中共绑架外国人质知多少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𤦍(Manpui) 

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网站于2021年2月8日报道了备受质疑的中共国人质外交。

“人质外交”不是中共的新把戏, 此前中共国和东亚政治经济研究专家表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共政府一直将人质外交作其为讨价还价的筹码,以期从西方国家获得政治和经济上的好处。中共政府正在扩大使用人质外交。

 中共国的人质外交受害国家:

近年来,至少有12个国家或地区的公民-美国、台湾、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土耳其、哈萨克斯坦、爱尔兰、瑞典、英国、香港和伯利兹-在中共国被随意拘留,许多人被指控犯有危害国家安全罪,其他人则被困在新疆庞大的集中营。

澳大利亚

成蕾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在2020年10月,该网站对中共国的最新报导《不受欢迎的国家》发布后,现在有消息称,澳大利亚记者和中共国营媒体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主持人成蕾已被正式指控“ 在海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去年八月,在中共和澳大利亚关系恶化后,成蕾被送进指定地点进行监视居住。

澳大利亚领事官员于今年1月27日与成蕾会晤。她从被指定地点(黑监狱)转到正式拘留至少意味着她可能不再被单独监禁,并且至少在法律上有权寻求律师。 澳大利亚官员表示,此案不会很快解决,成蕾可能会在拘留所煎熬数月,甚至是数年之久。

图片来源:LINE TODAY

被指控同样罪名的瑞典籍公民、出版商桂敏海从泰国被绑架后于2015年被带回中共国,于2020年2月25日因“非法向海外提供情报”而被判处10年徒刑。

杨恒军 图片来源:RFI

2019年1月,澳大利亚作家杨恒军在中共国失踪。 后来发现他被安置在指定地点(黑监狱)中,随后以间谍罪名被捕。 新的细节浮出水面,他被阻止与律师见面,手脚被铐被讯问。2020年10月,他被正式指控从事间谍活动。持有澳大利亚护照的杨恒军是中共国前外交官,因亲民主的著作激怒了中共。自被拘以来,他的妻子袁小良(有澳大利亚永久居留权的中共国公民)也被禁止离开中共国。

麦克·史密斯(左)和比尔·比特尔斯(右) 图片来源:ABC News

去年9月初,在大使馆警告他们离开后,在中共国的最后两名澳大利亚记者逃离了中共国。中共方面以出口禁令威胁,除非他们同意接受一宗有关国家安全案件的质询。美国广播公司(ABC)驻中共记者比尔·比特尔斯(Bill Birtles)和在上海与澳大利亚金融评论(Austrian Financial Review)工作的麦克·史密斯(Mike Smith)在被允许回悉尼之前,躲在澳大利亚大使馆及其上海领事馆。他们被国家安全部官员的盘问是与被拘留记者成蕾有关,但质询的相关问题都是单调、平常的。

这可能部分是对澳洲情报官员和警察在6月对中共国记者的澳大利亚住房突击搜查针锋相对的报复。该调查涉及中共国特工涉嫌阴谋影响澳大利亚政客。

马修·卡尼和女儿 图片来源:南华早报

美国广播公司ABC前中共分社社长马修·卡尼(Matthew Carney)随后公开披露了中共如何在2018年威胁拘留他和他的14岁女儿,最终迫使他与家人逃离。他说,这种做法是为了报复他报导中共的新疆再教育营和中共不喜欢的其他故事,以及针对澳大利亚正在引入旨在针对中共的外国干涉法。

在卡尼及其家人被允许离开中共国之前,他和女儿被迫在摄像机前记录了他们犯有”签证欺诈”的供词。

自2017年以来,中共一直对澳大利亚搁置引渡条约感到愤怒。2018年,澳大利亚通过了反外国干预法(普遍被视为澳大利亚对中共在本国政治事务干预担忧的回应); 禁止使用中共华为的5G基础设施;并努力制止中共国向太平洋扩张。

矿业巨头力拓(Rio Tinto)的澳大利亚雇员和中共皇冠度假村(Crown Resorts)的赌场运营商也因涉嫌至少部分出于政治动机的案件而被捕。

 爱尔兰

理查德·奥哈罗兰(右)昔日全家福 图片来源:EVOKE. ie

爱尔兰成了中共国新的人质外交目标。中共已非法阻止爱尔兰商人理查德·奥哈罗兰(Richard O’Halloran)离开中共国两年之久,原因是他被指控的欺诈行为并非针对他,而是其供职的爱尔兰一家飞机租赁公司的中共国老板。出境禁令的压力和审讯导致奥哈罗兰(O’Halloran)(四个孩子的父亲)两次因严重健康问题住院。

如今失去父亲的一家人 图片来源:PressReader

尽管理查德没有犯罪,并与警方合作为针对中共国际航空租赁服务公司所有人闵杰东的案件提供证据。因涉嫌欺诈闵杰东在中共国被判入狱。现尚不清楚即使该案已经结案,为什么仍不许他离开。法律学家杰罗姆·科恩(Jerome Cohen)称处理奥哈罗兰为“纯正的文化大革命”,可能是“中央官员直接下达给当地官员的服从任务”的结果。

 台湾

去年,四名在中共国失踪一到两年的台湾公民在中共的党媒中央电视台节目出现,他们承认与国家安全有关的各种罪行。在三天内,四名男子李孟居

图片来源:Hong Kong Free Press

郑宇钦

蔡金树

和施正屏

被迫电视认罪,其中有人剃光头和穿著监狱背心,向他们的“祖国”表示歉意。郑宇钦的叙述充满了矛盾-声称他曾在台湾外交部工作,曾在捷克的查尔斯大学任教,并曾任前民进党主席的助理,所有似乎都是假的。这是草率的新闻还是中共冷漠及厚颜无耻党媒的一部分?

这些逼供的案子并非偶然,因为台湾国庆日刚过的第二天就播出了第一集。

2017年,在中共国失踪的台湾人权捍卫者李明哲(Lee Ming-che)被宣判”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5年。

图片来源:BBC

自2016年民进党上台以来,约67位台湾人在中共国失踪。在中共承认蔡金树被捕之前,他巳被拘留并与外界隔绝了一年多,这使人们想起了以下问题:失踪的67名人中有多少正在被拘留以及有多少被捕是出于政治理由。

此外,2019年西班牙将260名台湾公民引渡到中共国大陆,之后有几个人失踪了,西班牙的律师和台湾的亲属都一直无法联系到他们,中共当局从未告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这些出于政治动机的案件中,台湾公民通常被指控危害国家安全,而非台湾的外国人则被指控从事间谍活动。

 加拿大

近年来最明目张胆的人质外交案件发生在2018年12月,当时加拿大因应美国的引渡请求拘留了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激怒了中共。 数日之内,中共进行了报复,将两名加拿大公民,前外交官迈克尔·科夫里格(Michael Kovrig)和商人迈克尔·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逮捕到指定地点(黑监狱),此举被普遍视为典型的人质外交。

迈克尔·科夫里格(左)和迈克尔·斯帕沃尔(右) 图片来源:VOA

由于孟晚舟的案子仍被中共强力施压,两名迈克尔继续受到虐待。 他们于2020年6月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被正式起诉。他们应有的领事访问受到严重限制,以至于几个月来科夫里格甚至都不知道有中共病毒疫情。

去年年底,加拿大籍华裔政治家李灿明(Richard Lee)公开发布消息,称他于2015年在上海机场被拘留了8个小时,他的政府公务电话被搜查,并被指控“危害国家安全”,被驱逐出境。 他说之前从未谈及此事,因为不想危及加中关系,但自那时以来,中共对加拿大的干预已经升级。

李灿明 图片来源:Global News

中共出于对加拿大继续拒绝释放孟晚舟的愤怒之情而变本加厉,将原先因走私毒品而服刑15年的加拿大人罗伯特·谢伦贝格(Robert Schellenberg)判处死刑,此举被普遍视为政治行为,据中共的律师说该程序是史无前例的。

几个月后,中共以制造冰毒的罪名判处另一名加拿大范威(Fan Wei)死刑,这也被认为是一个异常苛刻的判决。

加拿大在中共人质外交方面比其他国家有更多的经验。早在2014年,加拿大夫妇朱莉娅(Julia)和凯文·加拉特(Kevin Garratt)都失踪于指定地点(黑监狱)中。像两个迈克尔一样,他们都没有律师,也没有被关押在秘密地点。 他们的拘留与加拿大对中共国民苏斌 (Su Bin)的拘留有关:中共航空企业家苏斌被美国指控为间谍,后来他因窃取军事机密在2016年被判入狱四年。

朱莉娅和凯文·加拉特夫妇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已归化为加拿大公民的陈志恒和陈志煜两兄弟于2018年4月被拘留,并被迫向中共党媒央视供认与郭文贵密谋。

陈氏兄弟 图片来源:Twitter

郭文贵先生是爆料革命发起者、中共的掘墓人,中共长期以来一直试图迫使他返回中共国、并以剥夺其财产、抹黑造谣等方式施加压力。最近洩露的有关中共针对新疆维吾尔族人民的大规模监禁政策的文件显示另一名加拿大人侯赛因·塞利尔(Huseyin Celil)于2005年在乌兹别克斯坦被拘留,并被带回中共国 ,此后一直被监禁。 加拿大被剥夺了探视其入狱公民的权利。

侯赛因·塞利尔 图片来源:Ottawa Citizen

 美国

2019年8月,住在亚利桑那州的按摩治疗师苏江(Sue Jiang)在飞机降落在上海后被中共警察带走。 亲朋好友仍在努力了解他为何被捕并被指控为“挑衅”。 有人推测她是美中关系恶化的结果。

美国人雅各布-哈伦(Jacob Harlan)和阿丽莎-彼得森(Alyssa Petersen)于2019年9月底在江苏被捕,罪名是非法越境转移人口。他们经营一家公司,将外国人带到中共国教英语已有很多年了。就在此事发生两周前,美国因涉嫌签证欺诈逮捕了中共政府官员刘忠三。之后两位美国人被保释,但他们家人说二人于2019年12月底再次被拘留。

2018年6月,美国公民,维克多(Victor)和辛西娅·刘(Cynthia Liu)被禁止离开中共国,而他们的母亲桑德拉·韩(Sandra Han)也是美国公民,则被拘留,这显然是在迫使他们已分居的父亲刘昌明回到中共国面对欺诈指控。

维克多·刘和辛西娅·刘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美国公民黄婉,是周永康的儿媳,于2013年在被指定地点(黑监狱)失踪了10个月。 2019年6月,她被允许离开中共国,但像刘家一样,她其实被禁止离开。

黄婉(右)

2015年,另一名美国人桑迪·潘·吉利斯(Sandy Phan-Gillis)失踪,并在秘密地点被关押了半年。

桑迪·潘·吉利斯 图片来源:Newsweek

曾在中共国和缅甸的学校工作过的牧师曹三强(John Cao)在帮助中共国教师越境进入缅甸举办知识讲座后于2018年3月因“组织他人非法越境”而被判入狱7年。 他的儿子说,这是在当局帮助下进行的工作。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认为,根据美国国会执行委员会的有关规定,他是被任意拘留。

曹三强 图片来源:vomKorea

商人李凯(Kai Li音译)于2016年9月被拘禁在被指定地点(黑监狱)当时他回上海纪念母亲逝世周年。2018年7月,基于他一年前的危害国家安全指控被秘密审判后判处十年徒刑。美国外交官被禁止参加他的审判。 他的儿子说父亲的健康在监狱中日益变差。

李凯(Kai Li音译)图片来源:CNN

较早的案件之一是美国地质学家薛峰(Xue Feng) 被捕。2007年起他在中共国失踪多年,因窃取机密而遭受酷刑和监禁。他于2015年获释,并被允许返回美国。

图片来源: BBC

2006年,牧师大卫·林(David Lin)因合同欺诈被判无期徒刑。 他来中共国建教堂。他的刑期最近有所减少,预计将于2030年获释。

图片来源:FreePastorLin.com

 日本

日本永久居民,生于中共国的北海道教育大学教授袁克勤(Yuan Kevin)去年夏天去中共国参加亲属葬礼时失踪。 终于在三月,中共承认它因涉嫌从事间谍活动而被拘留。

图片来源:喷嚏网

2019年9月,国家安全部逮捕了应中共国科学院邀请前往中共国的日本历史教授岩谷伸(Nobu Iwatani)。 两个月后,他被迫签署认罪书,称他一直在收集国家机密并受到国际压力,他因此被释放。岩谷以前曾在日本外务省和防卫省国立防卫研究所工作。

岩谷伸 图片来源:南华早报

日本与中共的紧张关系反映了它们持久的地缘政治竞争和领土争端,这可以从在大陆被捕的公民人数中看出。英文媒体报导的细节很少,但一些媒体报导说,自2015年以来,有9名日本公民因间谍罪而被监禁或拘留。而真实数字要高得多,但日本政府对此事保持沉默,很少在媒体曝光日本失踪者,使得很难获得更全面的了解。

 伯利兹

在2019年11月底,中共表示已在广州逮捕了一个名为李亨利(Lee Henley Hu Xiang)的伯利兹人,理由是“资助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他被指控为美国的反华组织提供资金,并与外国部队一起“干预香港事务”。伯利兹与台湾有外交关系。

图片来源:星岛日报

其他

作为其他国家公民的维吾尔族人被困在中共国的新疆集中营网络中。 从2017年至目前为止,似乎只有来自土耳其和哈萨克斯坦的维吾尔人的确认没有经过适当程序就被拘押。今年3月,美国网络新闻媒体Buzzfeed报告称,至少有六名土耳其国民,包括两个孩子在中共国境内失踪。

新疆也有哈萨克族人失踪,一些人被允许返回原地,其中一些人得以公开集中营的细节,其中包括奥米尔·贝卡利(Omir Bekali)和古尔巴哈·耶利洛娃(Gulbahar Jaliova )等。

图片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古尔巴哈·耶利洛娃 图片来源:ABC News

2019年8月,香港公民,曾在英国驻英国领事馆工作的郑文杰(Simon Cheng)在中共国失踪,中共承认已经拘留了他近两个星期。后来,他因涉嫌可疑的”嫖娼”指控而被行政拘留15天后被释放。郑文杰失踪后在11月公开露面,描述了他如何被束缚,蒙着头巾,蒙着眼睛和遭受酷刑。 他还被迫录制了几条录供词,其中之一是在他与新闻界交谈后几天由中共发布的。

图片来源:阿波罗网

2015年,香港居民(英国护照持有者)李波在香港被中共秘密警察绑架,并消失在中共国。 李与其他四人一起失踪了,他们与一家出版社有关,后者出版了有关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政治敏感书籍。

图片来源:DW

专家表示,“中共是土匪出身,人质绑架是其政党基因自带的邪恶。中共的所为向外界公开展示了其流氓无赖的本性。所以,中共作为一个篡政的政权,在国际事务上以绑架作为手段并不出人意料。”中共人质外交,其流氓本性使然。

上述案件明确显示了中共正在扩大其劫持人质的范围,从国内异见人士到海外华人,再到来自西方国家的非中共国公民。当中共政府希望利用人质来达到邪恶目的时,主要针对的是华裔公民。

“人质外交”使外国企业暴露于更大风险中,日后任何继续在中共国经营的外资,都要三思是否该撤走了。

最终只有各国政府联手彻底消灭中共这个邪恶政党,中共病毒威胁下的全人类才能得救!

原文链接

校对、配图发稿 文锦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