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中共数字集权货币体系(二)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普彤人

校对 上传 小鸥

图片来自 daoinsights.com

关于中共鼓吹的区块链数字货币,笔者对其公开资料做了学习与研究,逐渐形成了一些自己的理解,在此与读者分享。

本文是中共集权数字货币系列的第二篇。

四、数字极权

所谓共产主义,就是借助“按需分配”的口号掌握全部社会资源的控制权,即公有制,然后再按照权力运行的需要进行再分配的社会制度。在这个制度下,一切财富、资本甚至每个个体都必须依附于权力。

在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国家中,普遍因滥权导致市场的自主调节能力完全丧失,货币贬值,民生凋敝,最终以社会动荡惨淡收场。中共所设计的数字货币体系,通过配额、时效、信用等附加属性,在现代货币的基础上,强行植入非市场因素,使得自由市场以及等价交换原则仅存在于权力体系可控的特定阶层内部,对于社会稀缺资源或需要重点关照的个体,可以灵活运用前面提到的多维度属性进行高效、低成本、定点、秘密的管理。

在宏观层面,需要全民创业经济起飞之时,可将配额松绑激发市场活力;到了内外交困闭关保命之际,则勒紧配额的裤腰带稳固政权。对于这邪恶的配额制度,可以借助货币贬值的东风,将其包装为“社会主义特色的新型福利体系”而得以推广。

最终,中共的数字货币体系不仅是其荼毒中共国70余年结出的恶魔之果,更成为中共极权维持其体制长期存续不可或缺的重要工具。

五、疫情加持

笔者留意到,利用中共病毒疫情,中共为数字货币登场悄悄做着准备工作。

首先从2020年初武汉封城开始,我们看到百姓物资匮乏,心理崩溃。奇怪的是,政府禁止民众自发组织自救,故意用垃圾车运送蔬菜,直到民众忍无可忍上街大喊打倒共产党再派军队镇压。这些举动怎么看对当局的政权都没有好处,抛开官场内斗,从数字货币体系分析,这似乎可以成为一个典型的压力测试。

简单讲,当极端条件下货币大幅贬值,只能依靠配给制度,如用粮票来调配维持民众基本生存所需的粮食。那到无法维持生存的时候,民众能承受的下限在哪里呢?我们不知道答案,但可怜的武汉人民却给了共产党答案。

2021年春节前中共病毒再次在国内小范围爆发,这时无疑成为验证这个答案的最好时机。在北方不同的城市,共产党用极低的成本就维持住了社会稳定,几乎没有再出现成规模的“群众事件”,不是吗?

而配套的供销社制度,物流管理、军警调度,都在一次一次的封城运动中变得成熟,民众也在一轮轮的折腾中,习惯了被高压管理,被实时监控,接受了生计困难,经济凋敝。同时,与数字货币配套的配额管理与国家机器协同管理的方案,相信也得到了极大的磨合与完善。

六、奴役之路

由于疫情的影响,全世界各国政府都开启了举债补贴模式,由于大规模发债,迅速吹起一个无法收回的全球货币大泡泡。这个泡泡破灭之日,就是旧的货币体系被新的货币体系取代之时。

我们已经看到,中共利用疫情导致的经济萧条,通过数字货币消费券和送红包活动,在快速推进数字货币发展进程。当数字货币渗透率达到一定程度以后,甚至可以人为将数字货币与纸币脱钩形成汇率差来逼老百姓换用数字货币。

下一步,共产党完全可以在西方世界不停地制造混乱,使其维持在不断自我崩溃的苦难循环中,借助全球经济崩溃和主要货币贬值的掩护,推出数字粮票这一“社会主义新型福利”体系,利用疫情积累的维稳经验控制国内民众,迅速恢复生产,在供给侧发力,迅速抢回并稳固世界工厂的位置。

同时对于中共而言中共国人口基数庞大,所谓的让少部分人先富起来,另一层意思就是大部分人永远无法富起来。这少部分富裕阶层不需很多,只要有2%左右,即2至3千万人口达到富裕水平,对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讲都是不可忽视的巨大消费市场。

供给侧与消费侧同时发力,西方国家如果想要合作,必须接纳共产党的数字货币体系。唯资本是亲爹的西方资本家以及政客们,该如何抉择?

第二篇结语:

上面展示的都是中共打的如意算盘,相信有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在,他们无法得逞。我们清醒地知道面对的是一个邪恶的中共,它的貌似强大建立在无底线奴役自己百姓和控制全世界的狂妄野心之上。只有勇敢地面对才能体会灭共的抉择有多么伟大,需要极高耐心、智慧以及勇气来完成灭共事业,中国人和世界才能有更好的未来。

第一篇请参考链接:

+6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zeburmi
24 天 之前

感觉会变成消耗战了…新西兰被拿下的话( 其实差不多了), 估计五眼联盟的情报基本上算透明了…估计会发展成两极世界, 比苏联冷战时还夸张…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