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闻】「国安法」凌驾于《基本法》与人权公约之上 以「不得保释」为前提

搜集\编撰:西西

壹传媒主席黎智英被控违反【港版国安法】案件,高等法院早前一度批准黎保释,律政司不服决定上诉,终审法院昨日颁下判词,一致裁定律政司上诉得直,黎智英须继续还押。终审法院判词指,原审高院法官错误诠释国安法 42(2)条,确立国安法下申请保释门槛较一般刑事程序严格。判词同时阐明,法院无权针对国安法进行违宪审查。

图片:立场新闻

终审法院:【港版国安法】以不得保释为前提

终审法院颁下长达35页的判词。判词指,双方的争论主要集于「国安法」第42(2)条的解释。 「国安法」第42(2)条写道:「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会继续实施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不得准予保释。」

终审法院五名指定法官,包括首席法官张举能、常任法官李义、霍兆刚、陈兆恺及司徒敬,一致裁定律政司上诉得直。判词指,原审法官在处理唐英杰及黎智英保释案时,错误诠释国安法42(2)条,把条文中「除非法官… 有充足理由相信被控人不会继续实施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不得准予保释」,变成「法庭须以信纳确实有理由相信被控人将会继续实施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作为拒绝保释的理由」,是错误剔除国安法就保释问题设立的严格门槛。

张达明:终审法院「投降了」 承认人大决定等同法律

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指出,终审庭指出,国安法第42(2)条与《刑事诉讼程序条例》第9G条,虽然均以被告可能于保释期间犯案的风险作为拒绝保释的基础,但前者的著眼点在于如被告获准保释,会否继续干犯危害国安行为的风险。

终院认为两者起点截然不同,当中《刑事诉讼程序条例》第9G包含有利保释的假定,但国安法第42(2)条则即时排除该假定,并开宗明义指出不得准予保释,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犯罪嫌疑人或被控人不会继续实施危害国家安全行为」,显然后者门槛要求严格得多。

终院判词订明「有利保释假定」不适用于国安法,同时承认法院无权裁定国安法违宪,变相若有条文违反人权,香港法院一样「无法争辩」,直言「终审法院已经投降了」。

社民连曾健成也到场声援。 (宋碧龙/大纪元)

香港监察:香港法律分水岭

英国人权组织「香港监察」发表声明,直言终审法院的这份判决是香港法律的「分水岭」,并请香港终审法院的海外法官审视自己的良心,是否还要留在香港法院,为一个破碎的制度蒙上一层画皮?

根据终审法院的判决,香港终审法院无权评估「国安法」是否符合《基本法》、人权公约中保障的权力。判词引用1999年的「吴嘉玲案」,说明中共人大与人大常委会的立法​​无法进行覆核。

「香港监察」指出,终审法院在判词中认定了「国安法」凌驾于《基本法》与人权公约之上。法院不允许任何以人权为理由挑战「国安法」,为香港确立了新的宪政秩序。换言之,中共人大可以任意为香港立法,不需要考虑《基本法》。 「国安法」中模糊不清的「国家安全」定义,可以凌驾于宪法保障的权利。

戴大为(Michael Davis)

战友点评:

美国法学家、政治学家戴大为(Michael Davis)曾在香港大学及中文大学教授人权及宪法超过三十年,他在《中国简报》(China Brief)上发表了《香港基本法与人权的倒退》(The Rollback of Human Rights and 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文章,戳穿《国安法》的出台与实施侵犯了这些《基本法》的保证。 《国安法》由中共中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草拟,并立即公布实施。 《国安法》忽略《基本法》在中国大陆涉港事务方面的限制,建立了直接的中共对香港本地事务的干涉机制。一个由香港特首和行政会议成员、执法官员组成的「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简称「国安委」),如今在中共中央的包庇下直接操控《国安法》的实施。 「国安委」接受中联办主任、现任国安事务顾问骆惠宁的监督。

戴教授认为《国安法》标志着香港独立司法的结束,并且造成了刑事司法范围的滥权和侵犯人权。诸如分裂国家罪、颠覆国家政权罪、恐怖活动罪,以及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在《国安法》中的定义广泛而模糊。另外,因违反《国安法》而被逮捕或指控的人中,有一半以上被指控仅是说出或发表言论或发表公众评论。

戴教授认为,中共有系统地干预香港,在经历逃犯条例及国安法,香港在人权、法治、教育、法庭等全方位受压。在《国安法》阴影笼罩之下,香港步向类似新疆及西藏的管治模式。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

资料来源:大纪元香港立场新闻

审稿:卡西欧 上传: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