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CCP治下严重异化的酒文化

撰稿人: 三只松鼠

审稿:文筝 编辑:五饼二鱼

一早起床,看见一条墙内新闻:一位23岁刚踏上社会的女孩,被其房地产公司的上司带去吃饭、喝酒,然后带去开房致死。非常令人痛心遗憾,23岁的大好年华就这样被墙内的这种极其丑陋的风气和及其混账的人渣摧残致死。

联想到近年,笔者有两位墙内同学,都是因为陪客吃饭,喝酒过度致死。呜呼!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下,自己一去黄泉,丢下家里年迈的父母及尚未成年的儿女,此中家人的痛苦,又岂可为外人道哉!

笔者也曾经在中共体制内呆过,自己也曾深受其害。也有过出于无奈,一个月有30天都在外陪客喝酒的时候,也有过极少数喝得烂醉如泥的时候。中国制酒历史源远流长,品种繁多。酒的文化也从史前时代开始就有,到近代,酒与人命运更为密切,酒文化更是广泛融入人们的工作和生活中。在中共国时期,酒文化更是变异成一种独特的餐桌文化。从餐桌就位到斟酒、敬酒,必须要按职务高低、年龄大小、宾主身份为序,越是有大领导在场越不能错乱。

网络截图

在中共国,大部分的酒场变成了名利场,利益掺杂其中,身处其中的酒徒变得丑态百出。酒成为了一种谋取利益、获得权势、争夺美女的一种变态的社交工具。尤其是劝酒文化要说第一,非中共国体制内的大小官员莫属。比如这些酒场语言“酒杯一端,政策放宽”、“月母子见到老情人,宁伤身体不伤感情”、“人民公安、举杯就端”、“人民军队、千杯不醉”、“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给领导倒杯酒,领导在上我在下,你说几下就几下”、“一喝就倒、官位不保;一半就跑、升官还早”等等。

尤其是在近几年,如果你请中共国官场中人喝酒,如果你不安排几个美女陪酒,俗称喝“花酒”,领导会不高兴的,会认为喝得没劲。文贵先生直播中也说过,在北京一些高层吃饭时,就有人专门安排歌舞团、文工团的一些名角陪领导喝酒,至于酒后再去哪里娱乐大家心知肚明。至于什么“八项规定”过后,一些饭局转移战场,从一些公开的大酒店转移到一些偏僻的山庄、私人会所,甚至请厨师到家庭内部搞豪华家庭宴。不准喝高档酒就把好酒漂亮的包装去掉,用矿泉水瓶子装上。“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一而足。

这种变异的酒文化,早就潜移默化地进入了中共国的干部任用机制当中,成为了规则之外的潜规则。饮酒者纵然心中有百般不愿,但被这种变异的潜规则裹挟,只能逢场作戏、醉生梦死。不然,要想在官场进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在生意场上,要是你不善于安排酒局,巴结逢迎相关官员,要想把生意做大也难于上青天。文贵先生自己也说到,有段时间天天陪各路官员,每天两斤白酒,喝完回家再抱着老母痛哭。个中艰辛,只有自己能体会。

在我看来,这种变异的酒文化根本不能叫文化了,是酒品、酒德的败坏,更摧残人性,这是CCP这种罪恶制度下的必然,是CCP统治人民的一种政治道具。所以,不消灭CCP,这种变异的酒文化仍然有存在的土壤,还会出现更多人间悲剧和丑恶现象。所以,“Take down the CCP”是人类正义的必须!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2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