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疫苗不靠谱,怎样避免成为中共病毒的受害者

作者:圣母院钟声

在有能力研发中共病毒疫苗的政府及大药商极力推动下,各种疫苗纷纷上市。很多国家已开始有步骤的疫苗接种。就已公开的接种数据分析,无论是传统灭活疫苗,腺病毒疫苗,重组蛋白疫苗,还是mRNA疫苗,接种后有严重的副反应的比例较高,甚至还有死亡案例的报道。根据国际免疫疫苗接种副反应病例汇报系统VAERS (Vaccine Adverse Event Reporting System) 1月23日公布的数据,过去7周,全世界因接种辉瑞(Pfizer)COVID -19疫苗死亡118例,因接种莫德纳(Moderna) 疫苗死亡64例。辉瑞比莫德纳早上市数周,自然处处“领先”。近日多例因接种疫苗后引发“血小板减少性紫癜”致死案例促使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Food and Drug Adeministration)决定接入调查。而总部在北京的生物医药公司科兴生物(Sinovac)研发的以腺病毒为载体的灭活疫苗克尔来福(CoronaVac),被中共大肆吹嘘,在中国、南美、非洲等地广泛试用。尽管各国媒体不断曝光克尔来福引发的严重副反应及死亡案例,但在VAERS系统中,却未见其完整记录。

人们把抗疫的希望寄托在疫苗接种上是可以理解的,但不得不承认,现实很残酷。自巴斯德于1879年研发出人类第一支实验室产疫苗–抗鸡霍乱疫苗,科学界普遍认为,研制一款安全、兼具极大免疫抗病效力和最少副反应的成功疫苗的平均周期约为6-7年(幸运的话)。因为疫苗一旦注入人体,其对人体的抗病效力和对肌体组织器官的影响,需要经过足够长的时间才能得出结论。而像中共病毒疫苗这种“大跃进”式不顾后果的全民接种,恐怕会带来比中共病毒感染本身更大的灾难。

接下来,笔者将人体自身免疫和疫苗的来龙去脉予以简要说明。

人体免疫系统的四道屏障可阻挡杀死病毒

其实疫苗之所以能够对抗病毒,依靠的是人体的自身免疫系统。人体的免疫系统是一个完整,有智慧的抗病毒系统,共有四道屏障,一层层把病毒阻隔在体外。

第一道屏障鼻子和咽喉

物理屏障是免疫系统的第一道屏障,体表的皮肤,黏液会排除大部分入侵的细菌,病毒等微生物。对于通过呼吸道传染的中共病毒,主要发挥阻挡作用的是鼻子和咽喉。鼻毛,鼻纤毛(鼻黏膜上的毛)会把一部分病毒阻挡在外,鼻涕随后把病毒黏住,然后通过打喷嚏排出体外。在张口说话,吸气时,咽喉里的唾液会把病毒包裹起来,通过咳嗽,咳痰排出体外。

第二道屏障上皮细胞

逃过了物理屏障的中共病毒会碰到上下呼吸道的上皮细胞。上皮细胞是覆盖在鼻腔,咽喉,气管,支气管和肺部等最表面的一层细胞。中共病毒主要攻击人的呼吸道上皮细胞。当病毒进入细胞时,细胞会分泌一种重要的抗病毒物质-干扰素,它能增强上皮细胞的抗病毒能力,抑制并减少病毒的繁殖和传播。

如果人的免疫系统足够强大,病毒在这里就会被全数消灭。

第三道屏障先天免疫

如果病毒没有被完全消灭,人的先天免疫就会被启动,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免疫力。人体内有负责吞噬病毒的巨噬细胞,有淋巴细胞分化的大量免疫细胞,体液中的补体也会参战,协同清除中共病毒。

先天免疫的特点是反应迅速,立刻出击,但不能持久运作。如果先天免疫抵挡不住,坏消息会被通知到后天免疫,也就是人体自然免疫的最后一道防线。

第四道屏障后天免疫

什么是后天免疫? 感谢造物主,人体免疫细胞具有储存记忆的能力。每个病毒都有它的外貌特征,冠状病毒表面的棘突蛋白有一个个突起的部位,相当于病毒的“脸”。后天免疫细胞可以记住这张脸。第一次碰到中共病毒,产生的杀伤力是1,第二次再碰到同样的病毒,肌体产生的杀伤力就会增加到5-6倍或更高。

后天免疫有两大重要细胞:T(记忆/杀伤等)细胞和B(浆)细胞。B细胞负责产生抗体,抗体能特异性地结合中共病毒,被抗体结合的病毒会被清除。T细胞则负责清理已经感染病毒的细胞,阻止病毒在体内复制,蔓延。最后,病毒的“尸体”会被巨噬细胞吞噬掉。人体免疫细胞共同构成了一个极为精细,复杂而完善的防卫体系。所有疫苗对抗病毒的地方就在这第四道屏障。

疫苗如何对抗中共病毒

疫苗仅使得人体免疫系统的一部分起作用,也就是B细胞产生抗体的后天免疫部分(也有少量对T细胞的作用)。B细胞是通过记住病毒的“长相”来产生抗体的,而疫苗相当于“病毒模拟物”,模拟病毒特征性部分,让B 细胞记住,并产生抗体。下次感染了真病毒时,B细胞会默认“老相识”,抗体就会出动。疫苗就相当于在人体感染真正病毒前帮助人体进行的 “演习”,使身体处于临战状态

人体的免疫系统比疫苗更强大

很多人以为只要注射了疫苗就万事大吉,因此不注意防护和对自身免疫力的提升。 事实上,你的免疫系统比疫苗起到的作用更关键,原因有三:

1疫苗只加强了免疫系统四道屏障中的最后一道。如果增强人的整体免疫力,病毒可能在达到后天免疫屏障前,就被挡住或消灭了。

2,疫苗是制式的,身体的免疫力是灵活应变的。随着南非变种病毒的出现,莫德纳,德国的诺瓦瓦克斯(Novavax)等疫苗的效力就被发现明显下降。比如,诺瓦瓦克斯病毒棘突重组蛋白疫苗对南非变种病毒的抗体中和力只有49%,莫德纳公司的疫苗则只剩下原先抗体中和力的1/6。为什么? 因为这些疫苗制造时所使用的病毒样本是去年1、2月份取得的,此后病毒发生了很多突变。迄今已发现并报道的变种病毒多达4000多种 (WIONews, Feb.8)。自去年7月,闫丽梦博士指控中共,“这个病毒是由中共军方掌控的实验室造出来的,在病毒基因组中引进了很多不同功能,以使其对人类产生更大攻击性。”变种的病毒更有免疫逃避功能,通过改变“长相“成功逃避了疫苗和人体免疫系统的识别。按照旧病毒模板制造的疫苗所激发的抗体,很难再去识别变种病毒。闫博士一再强调,“如果世界不去要求中共提供只有他们知道的秘密,任何疫苗和药物的研发将很难朝正确的方向发展。”目前世界的确面对一个可怕的现实,这个新冠病毒变异的速度远超人们曾给予厚望的疫苗研发的速度。

3,疫苗对免疫系统的作用是有限的,有些疫苗接种后产生的抗体存在有效期,随着时间延长会逐渐下降,比如目前正在广泛使用的各种中共病毒疫苗。而人体自身免疫系统是个灵活动态的系统,有源源不断的抗病毒潜力。当人体的免疫功能足够强大,即便病毒变种,自身的免疫力也能够杀死病毒。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同样面对变种病毒,有的人感染,有的人却不。

自去年初”路德访谈”节目揭示一款有70余年历史的抗疟和抗自身免疫系统疾病的廉价老药–硫酸羟氯喹对防治中共病毒有显著效果以来,全球各地临床一线医生陆续报道了使用硫酸羟氯喹与其它相关药物配合针对轻、中度患者的成功治疗经验。硫酸羟氯喹被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列入最安全药物名单已数十年,它可协助转运锌离子进入细胞膜,使锌离子在细胞内发挥抑制RNA病毒转录和复制的功能,从而抑制由抗体依赖增强效应(ADE,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介导的过度促炎因子分泌引发的细胞因子风暴。而细胞因子风暴引起的人体过度免疫反应是导致中共病毒感染者出现包括呼吸系统在内多系统器官衰竭,最终死亡的主要原因。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一位来自纽约的Vladimir Zelendo医生, 他的硫酸羟氯喹+ 锌离子+阿奇霉素三联药疗法成功救治了成千上万中共病毒感染者。同时,他推荐硫酸羟氯喹配合服用锌及维生素D3,C用以预防病毒感染。早在去年春, 他就呼吁开放此药在临床中的使用,这显然有悖于大药商正在开发的巨额疫苗市场计划,所有传播、推广该药的专业人士纷纷被美国主流媒体禁声。在成功治愈世界各地众多中共病毒感染者的事实和无可辩驳的统计数据面前,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及FDA不得不放弃对该药的禁令。

所以提升自身免疫力,再配合预防性服用硫酸羟氯喹及锌离子、维生素C、D3,才是对抗中共释放出的超限生化武器的利器。当然,只有中共的彻底垮台,才能保证没有更多致命人造病原体危害世人。

参考链接:

https://www.istockphoto.com/vector/activation-of-b-cell-leukocytes-gm840607012-138334243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