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世卫武汉调查白宫国务院答记者问之点评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仰望七星
编辑 水星 上传 银河

reddit.com

2月9日白宫新闻发言人和国务院发言人分别举行了记者新闻发布会,之后登出了新闻稿,现将有关中共国的问题翻译整理,供战友参考。

白宫的新闻稿有六千五百多字(英文)【1】,涉及中共国的问答如下:

记者:世界卫生组织今天说,CCP病毒从武汉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非常小”。我只是好奇,特别是现在我们已经恢复了参与世卫组织,政府是否同意这个评估?

答:是的,我们很明显看到了那些报道——我是说,公众对它的报道。我们期待着收到世卫组织的调查报告和数据,特别是,我们自己还没有看到数据,所以我们想这样做,我们已经表达了对这些问题的关注,需要中共国和世卫组织全面公开所有的有关CCP病毒早期的信息。但是,我们没有直接参与调查,再说一次,我们只希望详细审查调查的细节。

记者:你谈到希望中共国有透明度,你还谈到需要从世界卫生组织获得这些数据。在CCP病毒大流行的早些时候——你知道,4月和5月——有很多批评说,那段时间世界卫生组织赞扬中共国的透明度,而中共肯定没有那样做,现在美国重新加入,拜登总统希望从世界卫生组织看到什么样的改革?

记者:好吧,你知道,其中一个原因,当然,我们想看到自己的数据,是因为我们没有参与调查的计划和实施。我们也感到——当然,我们支持——我们重新加入了世界卫生组织——但是,迫切紧要的是,我们必须在我们驻北京的大使馆里有自己的专家团队,必须确保我们在当地能有眼见有耳闻。但在这个时候,我没有更多的改革(信息)或事情要向你宣布。

评:明知WHO继续在掩盖欺骗,还重新加入WHO,对世卫组织的调查报告有那样高的期待?对关键问题以“没有更多的信息向你宣布”来搪塞!

再看看同一天国务院发言人的答记者问【2】,更是令人震惊和诧异!

记者:我有一个关于CCP病毒的问题,实际上是两个,但他们有点——嗯,他们显然是相关的,但他们在不同的事情上,所以我就从第一个开始,然后其他人可以继续,我们会进行第二个问题,除非有人同时问。

我想,你已经看到世卫组织今天在武汉或在中共国发表的声明,他们不相信CCP病毒——是实验室泄漏的结果。你也知道,在过去的一年里,前任政府,包括前任国务卿,曾多次暗示病毒可能是从实验室泄漏出来的。世卫组织的声明或结论,不管你怎么称呼它,今天说,似乎不是这样,所以我想知道你们对此如何看?

答:当谈到你提到的报告或你提到的调查结果时,我认为,首先,我们期待着收到世卫组织调查的报告和数据。从广义上讲,我们已经表达了对这些问题的关注,需要中共国和世卫组织全面公开所有的有关CCP病毒早期的信息。全世界必须尽可能多地了解CCP病毒大流行的最初几天的情况,以便我们能够了解其起源,因此,重要的是,我们能够防止未来的生物灾难。

评:此部分回答如同白宫,但“重要的是要着眼未来”。

答:现在,你引用了上届政府的声明,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我相信国务院在1月15日发布了一份“事实说明”,而在这份“事实说明”中,关于CCP病毒的起源并没有定论。因此,我们今天所处的位置是,我们期待着收到(世卫组织)的报告和完整的数据,并亲自深入研究,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确实需要充分的透明度。

评:只强调“事实说明”中CCP病毒起源(暂无)结论,为何不提醒WHO应该按照“事实说明”指出的调查要点进行?

记者:到目前为止,你对完全透明很重视,认识到它还没有完成,你满意吗?你对中共给予世卫组织团队的透明度感到满意吗?

答:我想调查团还在进行,我认为,很明显,至少迄今为止,中共国没有向我们展示所需要的必要的透明度,同样重要的是,国际社会需要这样的透明度,以便我们能够防止这种流行病再次发生。这可以追溯到拜登总统在与世卫组织重新接触时采取的最早行动之一。

听着,我们知道,如果我们能够阻止未来的疫情或病情在成为流行病之前蔓延,就需要国际合作。世卫组织是这次调查的负责人,我们显然支持这项调查,我们认识到迫切需要进行调查,但我不想对世卫组织与中共国任何形式的似有似无的合作做出结论。

记者:但是,到目前为止(你还没有表示),你对他们的合作感到满意吗?还是——你——?
答:再说一次,在我们看到报告之前,我不想得出结论,我认为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下一个。

记者:同样的话题,正如马特提到的,布林肯国务卿的前任曾表示,有大量证据支持实验室理论,现在的国务卿是否认为情况并非如此,没有大量证据?

答:国务卿的观点就是国务院的观点,那就是我们需要看到这份报告,我们期待着看到这份报告。我们支持世卫组织的调查。我认为,更广泛地说,我们在进行我们自己的努力,我们将与我们的伙伴合作,并利用我们自己的情报机构收集和分析的信息,在我们收到报告以及世界卫生组织评估的数据后,对报告进行评估。

所以,我认为,与其急于得出结论,而不是由科学以外的任何东西来驱动,我们希望看到数据引导我们,科学引导我们,我们的结论将以此为基础。下一个。

记者欲追问,被打断。

评:狐狸尾巴终究显露,要由“科学引导我们”,听上去很耳熟,来自中共“歪叫部”的!重复强调期待看到世卫组织的调查报告。

记者:中共国建议,也许你们应该扩大调查范围,因为只有这些案件——第一批案件发生在2019年12月,世界其他地方也有案件。你认为应该调查其他地方的起源,还是应该把重点放在武汉?

答:我们在讨论CCP病毒的起源,我不认为存在这样理性的人,他们(还去)争论CCP病毒起源于其它地方,所以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聚焦在世卫组织的这项调查上。我们再次期待着看到这份报告,看到基本数据,根据我们自己的情报和分析,尽我们的力所能及来证实世卫组织的调查结果,得出我们自己的结论。下一个。

评:聚焦世卫组织的这次调查,被世卫组织牵着鼻子走,而世卫组织又是中共的提线木偶。

记者:接着前两位同事的问题,上届政府掌握了大量情报和其他证据,证明他们相信的CCP病毒的起源,你们大概也获得了同样的情报。国务卿——前国务卿站出来说,正如约翰(前一个记者)所说,他相信有重大证据表明是实验室的起源。你们这些家伙——为什么你们不能从他们得出结论的证据中得出结论?难道你们不认定这种病毒有来自实验室的可能性吗?

答:我注意到一些事情,第一,我肯定看到了有关世界卫生组织似乎有结论的一些报道,这些报道表明,至少在最初阶段,他们已经对病毒的起源得出了结论。不过,我们还是想亲眼看看。

关于你在1月20日之前从国务院所听到的情况,我可以告诉你的是1月15日的“情况说明”说得很清楚,这没有结论的。我们不能对所有理论都信以为真,因此,我们再次期待着收到世卫组织的完整报告,对其进行审查,审查基本数据,并将我们自己掌握的信息与之相互参照。 下一个。

评:如此依赖世卫组织的这次调查,如此看重世卫组织的这次调查,正是沿着中共预设的套路行进!

记者:部分原因是他们认为实验室理论不应该出现在假设中,我们将为未来的研究提供建议。那么,国务院是否同意我们应该停止这种调查,停止调查它是否来自实验室?

答:国务院同样希望看到这份报告。我们想看看基础数据。我们打算将这些基础数据与我们自己拥有的更广泛的数据结合起来,纳入我们的情报界。我们的结论只基于数据,只基于科学。在此基础上,我们得出结论。

记者:再来一个关于世卫组织的,上届政府也提出了一个论点,即世卫组织受到中共国的影响,这也是上届政府退出世卫组织的原因之一。你对世卫组织如何处理此事有信心吗?你有信心他们所进行的工作都是独立开展的,不会受到某国的过度影响吗?

答:这是我之前说过的,这也可以追溯到我昨天在一个完全不同的背景下所说的话,即美国认为,作为一个普遍问题,当我们参与时,当我们在谈判桌上时,我们可以帮助厘清世界(发生的)事件,我们可以帮助整改这些机构。当我们不在世卫组织内部,当我们不以这种身份行事时,我们就没有任何影响力来确保世卫组织按照其预期的方式运作,按照我们希望的方式运作——它应该运作。

很明显,通过与世卫组织重新接触,美国将能够推动任何必要的改革。需要明确的是,改革是必要的。正如任何机构或几乎所有的机构一样,世卫组织离完美还很远,这正是我们重新参与的原因,也是拜登总统在1月20日上任第一天就宣布我们打算重新参与的原因。

评:真天真,真有一套说辞!对待邪恶没有改造、合作一说,只有消灭,或者就是与他们同流合污。

记者:所以你已经多次提到1月15日国务院的报告说没有结论,你也曾说过,你不想急于得出一个结论,可能是出于科学以外的原因。我想这是一个援引,除非我把笔记弄错了,这是可能的,但我想这和你说的差不多,你是说前任政府或前任国务卿对此的评论是出于科学以外的动机吗?

答:我在这个讲台上的定位是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我说的是我们的定位,我们将以科学为指导,以数据为指导,我不想描述上届政府的行为,我是来描述我们自己的行为的。

记者追问:但是——是的,但是你说了,因为你这么说——

答:不,我没有,马特(提问题的记者),我说过我们的行动将以数据和科学为指导。

记者:你说过你不会急于下结论,因为这些结论可能是由科学以外的东西引起的。

答:没错。

记者:向所有人暗示,但——我不知道——上届政府是由科学以外的东西驱动的,是吗?

答:(打断)——马特——

记者:你是说你不是在暗示?不对吗?

答:我的话还没有讲完,马特,但我认为那句话里有一个前题,那就是我们,我从未提起过上届政府。我不打算离开这个讲台。 下一个。

评:露出的马脚必遭捉,为记者马特点赞,必须紧盯他们的一举一动!

记者:我能再问一下这个问题吗?你认为美国在这一过渡时期没有加入世界卫生组织,会使它在这样的事情上变得不那么客观吗?你认为它的客观性是否因为没有美国参与这些讨论和决定而受到损害?

答:我认为不可否认的是,美国在关键时期没有与世卫组织接触,这正是为什么在竞选过程中,当时的候选人拜登承诺在他上任第一天就重新加入世界卫生组织,这正是他上任第一天兑现承诺的原因。同样,当我们在谈判桌上,当我们参与时,当美国在场时,当我们参与时,无论是与世卫组织,与联合国,还是与其他机构,我们都可以确保我们的利益和价值观在那里被代表。我想当涉及到世卫组织时,这正是我们要做的。

评:连基本的前因后果都没有搞清楚,正是看到了世卫等机构与邪共的勾兑,使得美国话语权减弱,川普政府才不想为这样的机构出钱而退出,不相信新政府能有改造邪魔的能力,除非与之同流合污。

两个新闻发布会透露出一个主题,等待世卫组织的调查报告,且强调以科学为引导,仿佛正在走进中共设定的路线,不得不警惕!

参考链接:

【1】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press-briefings/2021/02/09/press-briefing-by-press-secretary-jen-psaki-february-9-2021/

【2】https://www.state.gov/briefings/department-press-briefing-february-9-2021/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