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详解一

撰稿:法国巴黎七星农场;审核:喜马拉雅的馍夹肉;校对:Maarago

路德社自2/9/2021路德时评(路博艾冠谈嘉宾闫博士):川普弹劾案参议院通过不违宪投票;美国蓬佩澳以及白宫对中共联合世卫的溯源报告纷纷否定意味着什么?军事科学院出版的教材揭露起开始探讨《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这本书,而这本书可以说是中共关于基因武器的最权威的理论基础,截止本稿发稿前路德社已经连续在2/10/2021路德时评(路安墨谈):2/10/2021路德时评(路博艾冠谈):拜登和习近平最快今晚通电话会勾兑哪些?继续深入挖中共军事科学院教材的内容揭示众多真相(第三期);作了三期解读,什么是基因武器?到底哪些人参与了编制这本书,在这本书里到底谈了哪些关于基因武器的问题,本系列将根据路德社的解读和《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书中的内容进行详细解读。

以下为《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的第一部分,在这一部分里我们要先把参与编制这本书的作者逐一列明,我们要对这本权威教材的出版前言进行详细解读,为什么要这样?因为我相信这些人都是反人类的罪犯!因为透过前言我们可以清楚地读出编者的编制思路和本书的宏观架构。

以下为第一部分:《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的编者及出版信息汇总——

这本书的主编:徐德忠  李锋

这本书的出版单位: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北京),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太平路27号,邮编:100850;发行部:(010)66931051,66931049;编辑部:(010)66931127,66931039,66931038;

策划编辑:孙宇;责任编辑:吕边婷

编委会成员分工和单位、职称

主编:

徐德忠:第四军医大学军队流行病学教研室,教授;INCLEN,CEU,主任;

李 锋:总后勤部卫生部防疫局,副局长;中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协会,副会长;

副主编:

王安辉:第四军医大学军队流行病学教研室,副主任,副教授;

李广林:陕西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副教授;

张磊:第四军医大学军队流行病学教研室,副教授;

吴秀化:陕西省武警医院消化内科,主任,主任医师;

编委:段广才:郑州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教研室,教授;

杨瑞馥: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分析微生物学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宋亚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分析微生物学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员;

张景霞:第四军医大学军队流行病学教研室,高级实验师;

唐晓凤:第四军医大学门诊部,副主任医师;

王波:第四军医大学军队流行病学教研室,副教授;

孙慧敏:第四军医大学军队流行病学教研室,博士后;

李端:第四军医大学军队流行病学教研室,讲师;

编者:

苏海霞:第四军医大学军队流行病学教研室,副教授;

王颖芳:河南科技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教研室,博士;

赵宁宁:第四军医大学军队流行病学教研室,助理实验师

以下为第二部分:《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出版前言部分内容摘录——

[虽然,给我国和全球带来沉重灾难之非典(传染性非典型肺炎,SARS)流行已过去十年多,为何其“来无影、去无踪”的问题却始终未解。即便在其发生十周年之际,发表了诸多议论、文章和专著,却未提及到头重要的非典“起源”!然后,不揭示其真实起源,如何能预防和控制非典卷土重来或类似非典的奇怪新发传染病(如2013年春又在我国首发、同样“来地影”的有H7N9禽流感)发生呢?!这原是个十分浅显、稍有头脑者一想即明白之道理,但关注的人却不我。可能有人认为,非典已经没有了,何必还多此一举追根究底呢?我的回答:否,否,否也!

解开非典真实起源之谜,是关系到防控类似新发传染病、我国和全球安全甚至人类未来之万分重要的科学命题!这是否危言耸听?!请读者将本书阅毕自有公论。当然,这也是编写本书的唯一宗旨。

首先,告知读者提及此科学命题或编写本书的起因和过程。在2003年非典流行终止前后,我在中央电视台新闻台、焦点访谈等栏目和卫生部组织的多省区培训班上多次提出:“今冬明春非典必将再次流行“,必须做好应对准备。这是根据几十年对我国传染病流行病学理论理解及其实践,结合非典流行具体规律做出的学术推断。但实际上,仅当年年底到次年年初广州出现4例轻型无续发患者之小爆发和2004年5月结束的3起实验室感染外,全球再无病例和感染发生。

此种意想不到之流行结局引起我极大的关注和深沉的思虑:非典违反了新发传染病流行的自然规律,很可能暗含着或大或小深层次之奥秘。我感到此事非同小可,决心探其究竟。然而,飞来横祸,诸病缠身。2010年前后有所好转,思忖尽量应在有生之年,揭示非典起源之谜!

广泛查阅国内外有关非典及其病毒(SARS-CoV)的专业文献,发现了许多非典异常起源之流行病学证据。但是,我深知,这些宏观的论点难以服人,尤其是高科技和DNA知识深入人心的今天;必须挖掘出分子病毒学甚至分子进化的资料作为证据链之有力支撑!功夫不负苦心人:在日夜的思索中,终于有一夜,脑海突然闪现已研读多遍的一篇描述SARS-CoV分子进化论文中的一幅图,并将其和“逆向进化“联系在一起。顿时,豁然开朗:找到了梦想多年、打开非典大门之”金钥匙“——”逆向理化“理论和技术!在自然界长期自然进化、先适应于与人亲缘关系很近的动物、再逐渐适应于人并在其群体中流行之新病毒,必须以”顺向进化“为主;相反,若是非自然起源、未经这个自然适应性进化过程之新病毒,在流行中必然不能适应于人类这种新宿主而出现”逆向进化“,最后离开人群!

第二,非典病毒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之间的关系。本书以流行病学、传染病学、分子病毒学、分子生物学和分子进化等大师证据判定SARS-CoV为非自然起源,即人为起源。目前,各种恐怖主义活动猖獗,无疑生物恐怖亦豪无例外;随着生物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生物武器、基因武器的研制手段和种类迅速更新。因此,非典病毒的人为起源,不能排除其是恐怖主义者所研制的新型(当代)基因武器。不期,此种推想在2013年夏得到了证实。当时,我查阅文献时,偶然发现了某国空军大学空军战时学院空军上校迈克尔.安尼斯可夫(Michael Ainscough)于2002年4月撰写的第14号防扩散系列文件全文,题目为:“下一代生物武器:基因工程应用于生物战和生物恐怖主义“(简称安文),其解密时间可能为2012年12月28日;同时还收集到西方其他学者发表在权威杂志的有关当代基因武器具体研制和防扩散技术之论文。从这些发表的文章中,使人们看到了连接非典病毒和当代基因武器之间的桥梁,即在学术上、技术上证明了两者之间的可靠联系(详见本书第四章)。因此,本书对当代基因武器的叙述及其与非典病毒联系的论证,均是以公开发表的文章为依据,并应用我国传染病学理论及其实践经验加以剖析之结果。

第三,主编的感受。某虽不才,然也主编或参编过多本当时国内未见的专著,但从无撰写本书中的下列各种。书写时,似感全向血液在奔腾、每块肌肉在用力;悲愤时欲蹬地使穿,恼怒时欲推倒书桌,激动时欲放喉高歌。因为我国和世界受害者太受伤害和冤屈了!恐怖主义者太和残酷了!而我国传染病流行病学理论太高明和微妙了!深信,读者在阅读本书时可能也将会产生同样的感觉。

第四,本书的内容紧紧围绕主题安排,读者一看目录便知。需强调两处。首先,“第四章当代基因(人制人新种病原体和致病基因)武器及其施放“,是在撰写过程中临时增加的。因为看到安文后异常震惊,2002年4月恐怖主义者研制基因武器的技术竟已如此高超:6种内至少2种,尤其是第五种产生”跨宿主的疾病“(host-swapping diseases)之方法,和SARS-CoV起源及其所致流行是何等相似!但在其流行前半年,研制的思路与步骤已经详细记载于此文件之内!所以,我决心更全面深入阅读有关论文,同时结合我国刚发生的人H7N9禽流感流行,思考当代基因武器的实际水平应该已达到何种程度?其具体的实验和试验步骤又怎样?其战剂类型和施放方式可能有何种变化?其所致流行状况和结局又如何?在理论层面又如何解释和深入?凡此种种,作者应在自己透彻理解、联系实际、合理推断和理论创新之基础上,进行逐层深入、具体翔实、全面剖析、理论和案例结合,才能使读者更清晰、更全面掌握上述有关”当代基因武器“的各种知识,才能使读者理解本书的宗旨和两大主题”非典非自然起源“与”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之间的内在联系。所以,我持这种心态撰写了此章。

其次,附件在本书占很大篇幅。因其虽为“附“,但作用不可小觑。其一,内容专一而系统、具体,如”附件二 和某国际组织总干事的来往信件“中一篇学术报告,仅引用文献即达95篇(其中英文90篇),全面叙述和论证了SARS-CoV的非自然起源。“附件六‘人感染H7N9禽流感分布异常及其异常起源之可能’转载“,该文发表于2003年8月,系统描述了当时人感染H7N9禽流感流行病学这反常及其病原体分子病毒学的有限证据,表明不能排除其病毒为非自然起源之可能。其二,附件一至四,多方面引证国际上对” SARS-CoV的非自然起源”的透明或半透明甚至”犹抱琵琶半遮面“之态度和看法或旁证;显然,此对实现本书的宗旨非常重要,但放在正文似欠妥。其三,附件五为发表于”Negative“的”R.sinicus should be reservoir of SL-CoV but not SARS-CoV: critical comments on Ce at al.’s paper in Nature“论文,逐条驳斥了国际某顶级杂志关于”中华菊头蝠为非典病毒(SARS-CoV)的贮存宿主“的错误学术观点。这不仅表明高不可及的杂志也会发表误导读者之论文,也反映迟至今日仍有某些人可能有意无意地阻碍” SARS-CoV 真实起源“的寻见!可见,本书出版之紧迫性和重要性不言而喻。此外,为点明每个之主题,均在其首页加”编者注“,便于读者将该文和本书宗旨加以联系。

对于本书,还有几点须谈。鲁迅曾说:“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我了,也便成了路。“现更有言:”没有创新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虽然现代化之起点较西方晚,但中华民族已有五千多年文明史,群体内传承着”四大发明“的基因,因此即使现在,我国人民的聪明才智和勤奋精神不亚于任何民族,不断涌现出令华人自豪甚至轰动世界的一流技术和突破性理论!在编写本书过程中,自始至终我真切地体会着此种情感!本书多处提及并举例说明,我国现在的传染病流行病学理论之系统性、严密性和实践性强于西方有关的理论;在应用”逆向进化“理论破解SARS-CoV的非自然起源之前,我们即先应用我国传染病流行病学理论,结合透过现象看本质的哲学思维,在流行病学和临床医学上提示了SARS非自然起源之真相,并且指出其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间的联系。不仅如此,在2012年9月,即人感染H7N9禽流感在我国流行半年多之前,以我国传染病流行病学理论为指针,我即在学术报告中判断:恐怖主义者进一步推出的为“生态型基因武器”。本书对这些均做了详细描述,并由此上升到新的理论高度,以中文形式首次提出国际上尚无的16种新概念或术语且加以定义,编入“本书提出的新术语”中。

本书虽有7章和6个附件,但仅2个主题,1个目的:阐明“非典病毒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及其相互关系。因此,各章节所引的实例或逻辑推理可能重复,甚至多次重复,然而,其均出自不同的目的,说明不同的学术规律;故实际起到两个作用:其一,强调其重要性;其二,便于读者领悟本书之宗旨。

(以下致谢及客套话不再摘录)

                                          徐德忠2015年3月11日]

为什么说前言很重要呢?因为前言可以告诉我们,这套关于基因武器的权威教材从根本上否决了2003年SARS-CoV的自然起源!为什么这很重要?因为为2003年SARS-CoV粉饰自然的石正丽们、王林发们、Peter Daszak们至今不仅仍然是2003年SARS-CoV的背书者,而且也是2019年SARS-CoV II起源自然的粉饰者!而且中共也是这两起非自然起源病毒的自然起源的坚定捍卫者,因为中共必须要粉饰和掩盖自己的反人类罪!

还有一点为什么前言非常重要的原因,因为前言告诉了人们这本书的结构——

本书虽有7章和6个附件,但仅2个主题,1个目的:阐明“非典病毒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种病毒基因武器”及其相互关系。

接下来我们就按照这个结构对中共的这本关于基因武器的权威教材进行按图索骥!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2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