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时评2021.2.9早间(路安墨谈):为什么说世卫与中共联合溯源发布会正式宣布转守为攻

文字整理:(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G-Talent技术社区)茅屎坑、叶落知秋(文秋)、hone_modaosi(文强)、文渺、Amber仰望星空、通天大道、蓉儿(文蓉)
编辑: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原标题

2/9/2021路德时评(路安墨谈嘉宾大卫先生):为什么说世卫与中共联合溯源发布会正式宣布转守为攻?接下来要用病毒来源推给美国来全面围剿川普等政治势力;

摘要

1·世衛組織與中共聯合無恥發佈滑稽結論:新冠病毒溯源從境外海鮮(冷凍)輸入。說明新一輪的戰略布署全面正式鋪開,中共開始轉守為攻。

2·拜登政府已作好準備向中共靠攏,要全面肅清川普總統的政策。Barr扣壓的30個行政命令每一道都劍指中共,若川普總統一旦歸來,中共必亡。

3·路徳社第一時間戳穿中共計謀,中共利用媒體宣傳作鋪墊精心策劃與美國的‘帶路黨’配合,妄圖把中共病毒嫁禍給川普總統。

4·香港打破陪審團制度改由法官組成的審判庭,徹底撕掉偽裝變成了一個人質集權社會。

5·大衛先生在2018年就看清Sara偽裝的本質與人品,與之決裂離開VOG自己單獨做節目。Sara利用戰友的信任,搬弄是非打壓欺騙戰友,圖財害命,無徳無腦無才。

6·揭露Sara事件的重要性,因為這是戰爭,是中共國安典型的一系列套路,有目的全面圍剿爆料革命。

7·中共出的每一爛招數,都讓我們新中國聯邦越來越強大!

 

视频

音频

 

文字

 

路德(00:00:00)

诸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时评之路安墨谈,今天我们有嘉宾大卫先生,大卫先生有两年多没来咱们路德节目啊,今天非常荣幸邀请到大卫先生来到路德节目。我们首先啊还是前面有几十分钟后我们来点评一下,这个世卫组织和中方联合召开了一个新冠病毒溯源发布会,里面非常滑稽啊,可以说是我们叫做无耻发布会啊!这里头说没有证据显示武汉2019年12月前有疫情,然后说海鲜市场,这个病毒来源于海鲜市场,是从境外输入,他是为组织得出这个结论,说病毒来源海鮮市场的境外的海鲜。牛啊,太厉害了啊,这就是PETER DASZAK啊,你看和中共搞在一起,我们待会儿详细来看,这个到底怎么说的啊?

这个閆博士今天下午將上WAR ROOM啊,在WAR ROOM班農宣佈和PETER DASZAK可以辩论啊, 辩论啊,大家今天下午的这个WAR ROOM节目可以看看 。

首先让大衛先生给大家打声招呼。

大衛(00:01:19)

路德先生好,尊敬的战友们大家好,安红女士好!这个兜兜转转啊,我们这个兄弟又回来了,然后今天也是非常开心,高兴啊,参加路德先生节目,这个还是那么亲切,这叫什么呢?真战友从未离开,是兄弟背靠背。谢谢路德先生。

路德(00:01:57)

好,謝謝大衛先生。之前是大卫小哥,当时咱们2018年大卫这个在路德节目,当时掀起了这个小哥帮的这个一阵旋风啊,大家全部都在疯传啊。

好,安红分享一下其他相关资讯。安红、墨博士。

安紅(00:02:19)

先説一句話吧,我今天完整地听完2月7号長島哥和老班长还有小飛象女士以及大卫先生的那个视频,我强烈建议大家都去听一听,因为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变声的大卫小哥就是大卫,那里面讲了很多故事,我们待会节目里细分好吧,但是这个非常震撼,也非常感愧啊,就说真战友真的是一直在。

第1条消息来自香港前沿,土瓜湾竟然被突襲。这个市民的抱怨说新年来峰区,总之呢,他们这个政府就这么胡作吧,不作不死,这个也就是说新年临近的时候,这个港府依旧还在恣意妄为,想封哪封哪。

第2条消息呢,是来自这个也是香港前沿,当时的連儂墻呢也有很多这个年轻人,他呢做了一些这种挂历哈,从今年2月份到明年1月份,那么这样的年轻人有不少依旧留在香港,也有很多呢去了英国和其他国家。我们看到了整个反送中运动到现在为止,依旧是这个虽然不是烈火熊熊,但是依旧保存着这个这个火種,所以一定有一天這個正義會戰勝邪惡。好,其他我們節目裏談,謝謝大家。

路德(00:03:28)

好,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03:31)

路德先生,安紅女士,大衛先生好。這裏先分享一个紐約市的一位70多嵗的老人周日在接種中共病毒疫苗25分鐘后突然猝死。所以説現在這個老年人接種疫苗的事件逐漸越來越報道很多,但是仍然認爲疫苗是安全的,由於疫苗的政治化需求,所以說現在的疫苗安全問題至今沒有得到科學的論證和解決,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事情。

再一個说到香港,香港的国安法现在直接对23岁的青年唐英杰的审讯的时候,改由法官组成的审判庭,打破了香港司法沿用已久的陪审团制度,也就是说香港彻底地撕掉了伪装,从一个法治国家变成了一个人质的集權的一个社会。

还有一个就是说最近这个国内很多用户突然发现一个club House,是一个可以自由聊天的一个软件,很多大批量的中文注册软件刚刚开始进入,但是随即被中共大陆无理由地封杀,可见中共对人民的这个封口和封嘴是多麽的嚴厲。也可以看出打破這個防火墻對中共囯的統治是至關重要的。好的路德。

路德(00:05:01)

好的,今天世衛組織的專家組和中共召開了一個聯合的新聞记者發佈會,说就是新冠病毒的溯源,他们经过世卫专家组认证,说首先得出结论,没有证据显示武汉2009年12月前有疫情;第2个呢,说啊,这个虽然蝙蝠与穿山甲可能是导致疫情宿主,但在这两个物种中发现病毒以及與新冠病毒相似度不足以就是病毒不是来自蝙蝠啊。然后来自哪里呢?来自海鲜,这个境外输入,就是海鲜市场的境外收入。说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病毒传播爆发点之一,但武汉其他地方似乎也有可能存在传播性,但目前无法判断病毒如何引入华南海鲜市场,但是他们共同走访了什么白沙洲贸易市场华南市场,湖北省疾控中心,武汉市疾控中心,等等啊,得出这样的一个啊,滑稽结论。說发现了重要线索,重要线索就是中共之前一直做铺垫的,铺垫什么呢?这个海鲜啊,三文鱼也可以传病毒啊,是吧,然后这个案板上也可以传病毒,现在就是海鲜市场的病毒是来自于冷冻的这个国际上的啊,是不是这种海鲜里面输入,不是蝙蝠了啊。这个首先安红你怎么看?

安紅(00:06:38)

这个滑天下之大稽,恐怕也就是只有中共能做出来的。我们之前知道远在2018年的这个4月份,中共自己CCTV就曾经报道过,他专注于这个研究这个病毒已经經年累月。在2019年的2月初北京台的一个节目,还专门请了P3专家来给大家解释那个是造假的数字里面的数字是人数从400多变成…..,但是起码那个时间在那。我们还知道,哪怕他们说这个武汉军运会他们是在2019年的9月18号还做过这种演绎,当时很多人发现呢,你要进入这个医院去真正去那个测量温度的时候,它把这个温度就设在37.2度。所以林林总总中共自己一年多以前做的事情这都还没有,这个这个墨迹还没有干,他今天可以既然可以大笔一挥把这个一笔勾销全免了,所以真正造假造到现在也可以说是无耻之极了。难怪说什么北欧的三文鱼,智利的樱桃以至于从哪进来的鋼材上面都有这样一些东西,我们真的可以看到哈中共,他已经无路可走,所以就是谎言套着谎言,但是由Peter Dazak这一拨人,WHO的人来把这些这个说定性为所谓的海外,那对不起,我们真要让他出具证据,而且你能否把之前你自己所有的演绎也重新自己推翻自己,那简直就是他自己的这个矛攻自己的盾,这不能自圆其说。謝謝路德。

路德(00:08:09)

你看他说主要的联合研究成果已经基本成型,说在蝙蝠、穿山甲中,虽然发现了与新冠病毒基本急需的,具有高度相似的冠状病毒,但其相似度不足以使其成为新冠病毒的直接祖先,水貂和猫等动物的新冠病毒高度易感染,提示蝙蝠、穿山甲或者幼科猫科动物以及其他动物,都可能是潜在的自然宿主。华南海鲜市场啊,说这个可能通过感染者被污染的冷链产品,动物产品的途径引入,但尚无法确定。对该市场动物产品大规模检测未发现阳性,对湖北省蝙蝠及中国各地大量的家畜,家禽动物野生采样监测均未发现新冠病毒,所以呢,意思就是说啊这个是被污染的冷链产品啊,动物产品,这种可能性会很大。所以他们还说要呼吁对全球的各个地方啊,都要开始要就是现在啊,这个基本上判断不是来自于中国啊,这个病毒是来自于哪呢,可能是来自海外,所以要在海外进行检查了啊。这个大衛先生你怎么看?

大卫(00:09:30)

謝謝路德先生。首先让我们回忆一下这个,你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你发现里边提到的几个关键点是不是似曾相识,比如说冷链这个词,比如说这个海鮮啊,跟这个冷冻方面的这个食品、商品有关的这些东西,大家回忆一下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出现在社交媒体的这些关键词?这是去年2020年,尤其是伴随着咱们爆料革命路德社爆出来,这个病毒来源真相,包括武汉实验室一系列揭露的时候,共产党怎么样,他为了撒第1个谎,後面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一系列的謊跟在後面。大家還記得網絡上放出的虛假消息,什么石正麗女士捧著乾冰,大家還記得吗?然後賴到三文魚,大家還記得吧?還有華南海鮮市場的7號攤、8號攤,大家也都记得吧?那麽現在这个世卫組織所謂來的新一輪的調查,為了把共产党曾经撒过的谎,把共产党曾经放过的屁给它圆回来,怎么样啊?就像那个剧本里一样,第1集我提到了某某一个人物,那么我在第8集、第9集后面我是不是还得提回来啊?怎么样这样链接在一起,然后呢,制造一个虚伪的逻辑,从前到后能够自圆其说。所以呢,这一波这个定调就是把之前的撒过的谎给他联系起来,让之前撒过的谎变成什么样,变成听上去那么的可信、可靠,是不是?但这个动作、这个痕迹,戰友們用一个常识,如果说你从一个冷链或者冷冻食品上能够检验这个病毒的来源的话,这个技术对于泱泱大国CCP来说,会至于到今天吗?会至于用世卫组织一起来背书吗?他们的实验室我相信咱們的戰友,咱們的几位博士團,在實驗室裏都能研究出來这东西能不能來自这个寒冷的这个冷冻食品,或是所謂的海鮮類的東西,这个有這麽難麽?過去一年了,爲什麽到今天得出這樣的一個結論?最后是这样一个論斷性的假説也好,证据性的定調也好,你的目的是爲了說冷凍食物有關,还是为了原中共之前撒下的谎,所以说你看他这个结论就看上去那么可笑,因为已经实在是没法再演下去了,第1集撒过的谎得在最后一集再圆回来。所以这个中共现在这个新闻发会我觉得只需要一个人就可以做到,共产党中宣下面的任何一個編輯和導演,隨便找一個剧本,草台班子的小组就可以完成这个报告了。謝謝路德先生。

路德(00:11:35)

這個大衛說得太對了,就跟說登陸火星一样,中共登陆火星只需要中宣部就可以做到,這火箭往天上一發,接下来就是導演的事情了,跟这个火星探測器沒關係啊。墨博士你怎麽看?

墨博士(00:12:24)

首先,我觉得他這個最後的報道與前幾次我們分析的PETER DAZAK的分析实际上有邏輯衝突。首先第一點就是我们说过說他们當時在華南海鮮市場的時候,他們说是跟这个管理人員談,跟下水道采樣的人談,但是在這個最終裏面他卻説是跟很多水產跟樣品发现问题,这説明什麽?説明他的前後開始出現矛盾,當時做的事情和隨後報道的事情,两个説的是分別不同的族類,這也就是說他是臨時更改的。為什麽臨時更改?我覺得他们很可能是因为听到我们路德节目的分析。还有一点可以证明呢,就是说他居然不再说蝙蝠是直接的祖先,为什么?当时記得吗,就因为说是蝙蝠他Peter Dazak要去自然的那个山洞里找蝙蝠的时候,特别强调要去自然里面找,说明他已经有一定结论,想要往蝙蝠身上挂这个病毒,但是被我们批得体无完肤,甚至要让他举证或是直播去蝙蝠洞采样,我估计听了以后他害怕了,所以临时在最后的结论把这个蝙蝠取消,也就是说他前后明显出现了这个逻辑和口误。

还有一点就是说,大家知道,他所说的所有樣品和序列在他們到達中共的時候,實際上他們并沒有進行任何的采樣病毒實驗室的工作,我們所有的跟踪和報道都看到。那麽就奇怪了,他們所得到的所有的樣品全部來自於中共的人員和中共的醫學人員提供,那麽你怎麽證明這個病毒是來自海鮮而不是来自于实验室自己製造呢?这是一個問題,你沒有直接采樣,你沒有直接拿樣,你沒有直接攥樣和沒有直接測序,你怎麽知道你看到的樣品是從冷鏈進來的?這是一個邏輯錯誤,這首先證明你接受的完全是中共的信息。

还有一点,一年以后如果华南海鲜市场所有的试验样本都在武汉实验室保留,为什么一年的时间没有任何的证据和事情出来,而武汉实验室只有在世卫组织到了一个礼拜后,突然证据全部可以确凿,难道除了这个世卫专家没有進實驗室就可以完成所有樣品的測序和認定麽?那你这个P4实验室里面的所有的院士和工作人员、博导都是吃干饭的吗,你们这一年拿着这么多的样品在干什么,在造翔吗?好的,路德。

路德(00:15:20)

好,我们再深入地说,因为这里头牵扯得比较多,我们一个个来说。

首先他说,无证据表明2009年12月前病毒就在武汉传播,他说对4500多份早期样本回顾,没有发现在12月之前就已经有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什么事情呢?就是现在啊,这个前几天昨天我们做节目,汪文斌在外交部的记者发布会上说,有证据显示,2019年10月份美国的这个血液样本里头就已经有新冠病毒的抗体。那现在说武汉没有证据显示12月之前有,那现在意思说,现在接下来,因为他后面还有说,现在要对早期的血库样本进行深入的研究。PETER DASZAK自己说的,世卫组织要对全世界的早期血库样本进行深入研究,不只会在中国,要覆盖全球。

看见没有,这个皮球马上要踢到美国去了,这绝对的。意大利美国全世界,就都会成为

这个病毒来源的这个,反正跟中国没关系了。这就是他们的这个这种做法。

我们看看现在这个安红你觉得这种做法,这种所谓的专家的这种做法,美国这边美国的拜登政府会不会认?你觉得?

安红(00:16:50)

拜登政府肯定是不会认的,为什么?因为他现在是执政府,他现在在台上,民众可能发现感染率已经在降低,但是死亡率天天在增高,所以真正拜登政府他要认的话,他多难受啊,一边拿着中共的吆喝听使唤,还要给中共跪下;另外一方面,美国人民不会饶了他,死了40多万,46万人了,对不对?

还有他并不是不知情,他是恰恰是很主动的表示,知道闫博士,也知道整个这个闫博士两篇论文的结果,非常愿意了解这个真相的。说他们口头上跟中共勾兑,或者私下里已经跟中共暗通款曲,这个我们都抛开不讲。但是他过不了美国人民这一关,也毕竟是一票一选。哪怕你是造假上了,但是你毕竟要对美国人负责,他不对中国人民负责,对不对?他得对美国人负责。

第2个想说一下意大利。意大利当时这个还举国欢庆,这个知道这个川普败选的时候还举国欢庆,很多街道还庆祝呢;然后意大利本身遭逢这么深重,那真正把这锅甩给他们时候,我记得我当时看过一个视频,是意大利某一个市的市长,这个200%斩钉截铁的说他们不会这样,结果马上那个区就LOCKDOWN,就已经封街了。那意大利死亡人数有多少,意大利遭逢有多少?多少个街道象我们浦东、东莞什么上海那个繁华区一样,整个那个店铺全部都关掉,全部都倒闭。所以他们最终能接这个锅吗?那如果中共用这个方式,想把这个锅扔到全世界,象扔飞镖似的全部扔出去,那肯定是一个一个全世界全部扔回来,砸死他。谢谢路德。

路德(00:18:32)

这里头大家看,他说这个华南海鲜市场只要售卖冷冻海鲜及动物养殖产品,今后将在全国各地以及进口食品方面等供应链做进一步研究。就现在等于说这个锅,首先他说有4种假设,他们说的:第一,动物直接传人;第二中间宿主说;第三食物链传播特别是冷冻食品;第四实验室泄漏。动物直接传人,他已经否掉了,穿山甲传人,不可能,已经否掉了;中间宿主说,他们想办法,现在是找不到;现在是往食物链传播,特别是冷冻食品,这个可能性会很大;实验室泄露,他们已经否掉了,PETER DASZAK昨天做节目已经说了,我们去P4实验室看了,不可能泄露.对吧?就是冷冻食品。

所以啊这个这就是咱们爆料革命节目最重要的一个点,就很多人看不出来,因为咱们有闫博士在背后;就告诉你,他现在正在做这个铺垫;接下来就是全世界,第一怎么到中共国来的?他说唉,为什么他说,为什么武汉先爆发?冷冻食品,冷冻食品,食物链传播;第二,然后呢我们在12月份之前没有发现,好你美国血库样本里头有,你美国最早发现的;第三,然后这个至于说,然后接下来就到你美国来检测,到底怎么回事。然后把锅甩到美国,或者甩到意大利,等等所有的这些国家。然后在这里头,是不是,你有些世卫组织,什么PETER 照样DASZAK照样从中共拿钱。然后昨天我们做节目,就已经揭穿了。他们说,为什么说是美国的生物武器?美国制造的。昨天什么巴拉克啊这些他都有这个水平技术,然后所有的,然后拜登政府估计就会低头,说你只要承认,给你多少亿,给你多少套这个资本啊,房子啊,什么什么资金、财富,那就所有的东西就踢回到美国去了。

这个就像那王健之死一样,让他们用合法的方式把这个东西就下个定论。

大卫先生,你觉得这种,世卫组织毕竟代表官方,你觉得他这种做法,未来有没有效?会不会有影响?

大卫(00:21:10)

好,谢谢路德先生。首先这种东西,我们还是看,世卫组织你作为国际上这样一家有权威专业性的一个机构,你在过去2020年这一年所做的,其实已经让所有全世界的人都已经看明白,你跟中共的关系了。对不对?比如谭德赛当时的言论,还有最早谁对全世界说没有人传人,这些东西都是他说过的话,对不对?这是在网络上、在新闻媒体上,全世界大家都看在眼里了。

那么以当时世卫组织你的能力,我同意刚才安红和各位博士说的,他的技术能力他能不能验证出来这个东西的来源?从一个基本的范围,譬如你说不清这个具体的过程,它大概的来源,是不是来源于自然界,一个基本事实;有没有人传人,这样的定性你都去撒谎。那么现在你圆回来,说今天的这番言论,其实本身就象刚才博士讲的,他本身就是矛盾的。对不对?你世卫组织,你的公信力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但是他为什么这样去说呢?大家要看到这个,这是我的理解,这里边有两点,第1个中共首先要摘掉它作为生物武器,把来自实验室这样一个最邪恶的本质,首先这是他最不敢提及,也不希望他再围绕着武汉P4实验室,因为有咱们这个爆料革命路德社的节目,关键是闫博士重磅的报告和这个过去这个大半年来,从她出境以来在美国、在西方,官方的,就是这个媒体平台下面,多次提及的有理有据的事实。对不对?这是一个基础。另外呢,就说中共至今没有人敢正面回应阎博士相关提及的报告,这是事实吧?那么你世卫组织能不能就闫博士作为一个专业人士,针锋相对的提及,正面的这个交锋,来把你的这个报告,你可以讲你的道理,世卫组织做到了吗?

一个连正常的学术交流的正面的报告都不敢回应,不敢去面对的,这样的一个国际机构,他现在来重新定性病毒的这个来源,或者说来自什么冷链和食物链里面,这不是荒唐可笑吗?

所以第一个共产党做到的目的,是把这个来自实验室生化武器这个超限战生物武器帽子摘掉,对不对?这是我们能看到的,站在他的角度,他也这么希望。

另外我们还看到第二点,拜登政府成立以来,十几天了,对吧,你看,拜登表现出的对中共的态度。实际上从CCP的角度,他有一个巨大的压力,所以他希望把这个坏事呢,一石二鸟,既推出去,同时又不要让国际社会担心中共下一步…..。中共这里他想干什么?谈经济,对吧?我还有一个市场,你还能跟我合作。那么如果他把这个病毒推到其他的未来希望发展的,或者说让西方经济进来这种领域,是不是影响他未来所谓经济上翻身的战略和民生啊。所以他希望推到一个不会影响到他未来经济生产和国际社会各方勾兑的一个地方,又把之前撒过的谎剧本里的那些关键词联系起来,那怎么办呢?就还往市场啊食物链啊…..。

大家想想中国一年老百姓消费的,咱就说三文鱼,说这个冷冻食品有多少,对吧?这个数额是在那摆着的,他并不能以这个消费的这个东西来改变一个大的市场的供需关系,或者说改变你的经济,好吧,那我就往这方面推,往这边赖。这样的话呢,我同时又把美国西方社会发生的事情,跟这个相关有些关联性的东西混在一起,所以叫什么,脱身、胡搅蛮缠,同时把自己这个来自实验室的事实这种东西给摘掉。所以呢,我们通过他这波操作可以看出来,他本身就是想什么呢,恰恰把之前撒的谎更加证实了。

还有一个什么心虚,另外一个就是趁乱想通过这个病毒突围,因为他下一步要推疫苗,他下一步要扮演救世主,是不是?他下一步要扮演这个全世界复苏了,那你看我中共扮演着积极的角色,那得站到这个天使的这个位置上和感觉上啊。所以呢,他要摘掉这些东西。同时呢,又表现出自己愿意跟国际社会拥抱,愿意希望跟西方资本社会拥抱,展现出这些虚伪的一面,所以这要看到。那反过来看,中共的虚伪、孱弱和内部政治上的这种高压。谢谢路德。

路德(00:25:44)

这里头大家有一点,拜登政府他很可能会这样做,他反而会承认,这个不是他的,是川普政府的。我跟你说啊,把锅全甩给川普政府,甩给共和党,就是共和党里面的川普这一派。这绝对有可能的啊,中共肯定是给拜登下的这一盘棋,说你甩给川普,让川普等等这反华的所有的右翼象班农啊,所有的全部永世不得翻身。这真有可能做得出来。拜登说这跟我没关系,是川普他们做的,是来自生物武器,是来自川普总统指使的什么德特里克堡。

大家你看,中共今天在抖音,你看这抖音,这有个什么叫主持人叫张洪涛的,开始利用抖音,说来自美军基地基因改造,所以他们在已经在全面地做铺垫啊,在做这个事情。所以你看着这一连串的操作,就是生物武器的痕迹他不可能抹去,这就是要把球一定要踢到美国;然后呢,踢到美国呢,拜登肯定不认,那就踢给川普,川普这里做的操作的,对吧?这里头,大家想想,说反人类罪,他们反而提了,说这是美国反人类罪,故意投放。也说是故意投放,这个张洪涛,这绝对是中共大外宣,就中宣部做的,这100%。是不是?能在抖音里宣传这?如果你说来自中共,抖音早就给你封了,说是找一个这样的这个这种主持人来做的,说故意投放反人类罪。

所以你就可以看到,现在,所以说最核心的最关键的点就是我们昨天说的,这个骨架舟山蝙蝠,所以你看世卫组织他就否掉,说不是来自于蝙蝠,跟蝙蝠没关系。他是这样,这叫什么呢?就要想否掉这个舟山蝙蝠的所有的一切,他们想方设法就是要把这个舟山蝙蝠这个骨架的痕迹给抹掉。

但这个东西,所以说啊,你看这个仗一定会是往这边打,往美国推,推完以后要查美国的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北卡罗来纳州的这个实验室,然后再进一步追查,追查完以后球踢给美国,然后拜登政府说承认是我们美国做的,是川普做的。这个路数,墨博士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分析一下。

墨博士(00:28:28)

我觉得有可能,因为这么短的时间里面,他们应该没有完整的就是说可以把自然特别是我们闫博士的出现,让他们既定的战略其实出现了重大的偏差,这也是我们爆料革命,特别是闫博士出来以后对他们的战略的一个巨大的影响。我估计他们这么多年一直到一年以后世卫组织的出现,基本上是新的战略的实施,而新的战略指示就有可能是路德社刚才分析的,他们因为无法抹去这个人造和生物武器的结论,那只有找一个可以背黑锅的地方,那川普总统特别是川普总统下台以后就会成为一个天然的非常好的一个背锅的,特别是川普总统的弹劾案可以看出,只要舆论只要有几个议员操作到位,任何的罪名都可以加在川普头上。

而且大家知道,美国的这个医药NIH的伏地魔这些人都已经可能做好了各种准备。中共已经…..,特别是大家知道钟南山马上就要跟这个伏地魔进行会谈和勾兑,那么这就会出现一个问题,可能3月份以后就会逐渐他们把娱乐和科学界的东西全部转向于美国,而且美国内部有人配合。这个事情我觉得是非常可能的。好的路德。

路德(00:30:01)

这个大卫先生,你觉得刚才说的这些,怎么样越发体现咱们爆料革命过程中,未来绝对的重要性。不管那个…..,你觉得会不会把火燃烧到咱们爆料革命这里,说咱们爆料革命配合川普总统和班农先生在一起搞这个那个,你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啊?

大卫(00:30:34)

这是一定的,路德先生!你看啊,这个从去年2020年1月19号这个石破天惊的咱们重磅爆料以来,从去年开始,中共一面制造虚假的假新闻,不是这个,不是这个,没有人传人,继续撒谎,然后世卫组织跟着配合。其实世卫组织在整个过程当中就像一个做了案的人,另外一个人完全是在帮凶,对吧?你说警察来抓小偷来了,问你看这人往哪跑了,世卫组织给你指往那边跑了,指反方向,是不是?你说市委组织现在扮演的角色是干啥的,对不对?所以说其实很low了。

另外一个就是你看社交媒体。我给大家举个例子,从去年的闫博士在福克斯,有个13分钟的最开始的这个小的一个亮相,正式提出对世卫组织质疑人传人中共的这个病毒来源的问题,然后陆续你看突然在推特、社交媒体上,包括在油管上大量的节目,中共制造的这种所谓的什么揭露病毒,他们来代表着科学了。你一年前武汉到处是尸体的时候,你中共的那个调查部门和中共的文宣部门,为什么突然就不提病毒,不敢提么。那么为什么到了咱们爆料,尤其是闫博士出来以后铺天盖地的网上的假新闻,大家还记得吧,咱看他的时间节点,研究共产党很简单,就看他在那个关键时候他干嘛,什么套路,什么手法,是不是,很容易。那个时候大量的大家去啊,看推特上,每个国家比如说咱们这个加拿大,美国,澳洲、包括英国,你看都有,突然推上出现了多余的一些这个小号,然后呢他们也没有前面的这个经历,对不对?你看他们前面的记录都基本上没有,上来突然就给你这个打咱们爆料革命,打闫博士,包括路德社,那他最终的目的很简单嘛,他就是让整个的这个推特世界、社交媒体平台上,让大家对闫博士的报道,闫博士的言论产生困惑、产生不信任,或者叫阴谋论,然后把真的假的信息混在一起。大家发现没有,推特上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出现有个推,扮成闪亮的大V或者神秘人士,然后动不动给你玩那些猜测的料,实际上过头来看都是假料,引导着你。他为什么把这些东西丢在社交媒体,大量地丢在社交媒体,就是为了跟闫博士、路德社我们报出的真的信息混在一起,然后让墙内的那些战友,他看到以后他有一种反感,他觉得这不是扯淡么,这能是真的吗,对不对?尤其是让那个西方人他觉得这个就是一种阴谋论或者是有带有某种政治目的这种言论,这就是那个七哥前面提过的,为什么闫博士从不跟任何的党派、政治团体或者有经济利益的往来,不跟任何人接触,就做自己独立的一个爆料,一个专业人士,原因就在于此。

中共特别想把闫博士这样的人,敢于说真话的人和这些假的信息混在一起,然后降低你真爆料的公信力,降低爆料革命这个说话的爆料的本质,然后在这个当中浑水摸鱼,从中摘掉自己背负的巨大的犯罪本质。所以你说会不会对暴力革命,那一定会的,他下一步会编各种剧本,各种版本,然后呢不停地唱戏、演戏,包括最近现在共产党对G系列的打击,还有最近发生的很多这个爆料革命里边的这些大事情,都跟这个有关,都是一样的说法。路德先生。

路德(00:34:09)

安红,你觉得呢?咱们分析一下。

安红(00:34:13)

我认为也是的。像他们想实行南普陀计划,结果没想到文贵先生跑到海外来,把战场拉到美国。他们当时想做终身成就所谓习王一体,然后永远是这个领导人,但是没想到文贵先生曝光了海航,直接戳穿了这个王岐山所谓的无儿无女的这种真相。

当他们想说的这个病毒本身疫情啊,不是他们的实验室产品,但是真正有闫博士,然后法治基金或者法制社会来背后强有力的支撑,能够让真相曝光于全世界,而且真正引发了西方很多人的这种共鸣。你像我们澳大利在官方媒体没有正式曝光之前,老百姓心里都在猜测,那我们战友是一共发了至少25万加8万,33万的宣传册子,那最终整个民间他就会有一种潜意识,老百姓心里知道的清清楚楚的,连扫码的人他都知道,他是知道这是病毒,但是只是口头上他不说而已,心里明镜似的,只要愿意了解真相的,他们都一定是这样的。所以所有这些横空出世的包括我们爆料革命,都打破了中共的布置精心的这种盘算,或者说他们的布局,彻底被爆料革命击穿打破,而且包括我们路德士的节目,就像那天我们戳穿这个习包子照片是假的,那么他既然可以到这边做着节目,同时那边就给你改,一会改早了,一会改晚了,那我们就非常非常清晰地看到中共到底是什么货色。

更何况前国务卿蓬佩奥离任之前,把这个梁顶这个铁板钉钉的哈,就一个是种族灭绝,一个是反人类罪,再加上闫博士爆料曝出这个生化武器,这三个板子三座大山其实压得中共是喘不过气来。那这个时候呢,借着拜登政府,毕竟是他刚上台,那他一定是会利用这个方式,想做他能够达到的一切事情,但是这个历史或者说这个正义或者这个真相,能让他这么做到吗?那所有那些死了家里的亲人的人,能让他们就这么恣意妄为吗?所有世界上包括像我们爆料革命战友在内的,我们知道真相的,能够让他们继续跟邪魔恶鬼沆瀣一气吗?一定不能!但是中共有可能在某一个阶段上小小占了上风,尤其是最近,他非常惶恐地想把这三个牌子扔出去、推出去、散出去,但是能让他们得逞吗?一定不能!谢谢路德。

路德(00:36:48)

首先告诉大家,这个联合发布会可以说是正式的把新冠病毒啊,大家知道冷了一段时间后,就溯源的问题,正式地摆到桌面上了,中共出招了,看了没有,正式叫做官方出招,这对咱们说绝对是好事!大家说120之后没什么事,所以你出招了,这就是一个战场啊,这个战场中共先已经出招了。第一,说这个病毒是华南海鲜市场食物冷冻的;第二,没有证据证明来自武汉啊,就是最早的,12月之前没有证据来自武汉,那12月之前,你美国现在有这个抗体,意味着啥?你就是要接下来检查美国,知道吧。所有的中共已经出招了,这个招,接下来所有的我告诉你,都一定是围绕爆料革命形成这个战场,大家未来去看。这就是对咱们来说,中共的不可能是束手就毙啊,这绝对不可能说,就算是他做的,这个杀人犯就算是杀了人,他也要会说自己是冤枉的,这100%的,这是正常的。你不要指望中共就承认这是他们做的,不可能!这是很正常的,所以接下来就是一个新的战场正式全面形成。这个新的战场我们就第一时间先戳破戳穿他的计谋,未来会怎么走啊,这里头你看又牵扯到多少人拉进来了,拜登政府,川普政府,这两个政府相互之间,一定拜登政府会把球踢到川普政府操作的,一定说是来自于美国,一定说来自于美国的实验室。这个仗打起来就有意思了,墨博士你觉得呢?

墨博士(00:38:51)

实际上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就是说,不要认为就是说拜政府已经做好准备会推给川普,就一定川普这边无应对和无招式,我相信由于爆料革命和班农先生,其实这边已经是有所反应。这是最好的事情,就是说料敌为先,总是会有一个好的准备。

还有一点就是说砸给川普总统并不是说川普总统一个人接招,实际是整个美国跟川普有势利的人全部是接招的,也就是说美国在这个方面拜登即使能扔,他也是撇不干净的,因为这个事情很容易,他是前总统奥巴马的副总统,也就是说无论怎样追述,他也是有关系,包括奥巴马政府也有关系,那是整个美国的问题。也就是说这个病毒事件会把整个美国所有的病毒界,科学界和政坛全部拉下水,也就是说拜登到时候想和稀泥自保的时候,会发现他有可能无法抽身,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局,并不是坏事。好的路德。

路德(00:40:08)

对,墨博士分析的也有可能,就是说拜登一看扯来扯去最后还是扯到自己的身上,这里头扯到相应的建制派和深层政府身上。这个深层政府之所以邪恶就邪恶在哪里?他会自己有人站出来,就像PETER DASZAK一样,或者像巴里克一样说,这是我做的,主动承认都有可能,反正有钱捞就行了。你知道在美国把这个F22的这个战斗机所有的参数情报全部偷回去,最后只判了4年还是5年,如果偷个这个能赚几十亿美金,他判个5年在美国,他愿意,至少你要知道,因为美国要定罪是很难的,要12个陪审团全部搞定他才可以定罪,他只要有律师,一直打个10年、20年官司都有可能,所以美国的这个规则,大卫你觉得美国的这种规则会不会让中共在这个过程中啊,很多人愿不愿、会不会替中共来背这个锅,来赚这个钱,有没有这可能。

大卫(00:41:26)

好的路德先生,我说一下我的个人看法啊。首先呢,我们把这个共产党这一波他的这个出手的节奏,你再看一下美国,美国大家看一下这个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最近的这个动态啊,包括拜登他自己表示的,很多这届政府和上届政府虽然不一样,但是在有一点关于新疆这个问题上,对吧,你共产党扣着这个种族灭绝的这个帽子,这个罪在这摆着呢。那么最新的消息就是我看到刚才的这个报道,最新消息是中共希望邀请拜登团队去新疆考察一下。大家你看这个东西,你心不虚的话,你不用这么急,来跟拜登政府在新疆的这个问题上,来这样子去纠缠,因为你特别想摘掉这个帽子,所以说这就反过来说蓬佩奥国务卿之前在最后的这届政府,最后的出手有没有对中国造成伤害,他在不在乎,他下面共产党要翻身,他还想去跟那个美国和西方的资本去勾兑,对不对,那这个巨大的法律上的帽子和压力扣在头上,这是一个政治也是一个政治筹码,对政府来说也是政治筹码。但是现在呢,你一个事情没有解,你没有一个事情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比如说在香港问题上,你的强硬给西方、给欧洲,多个国家你并没有一个真正的想去改善国际关系的这个前提,结果你又拿病毒最刺激大家的,这个全世界死了多少人,每个国家的经济现在受打击到了什么程度,美国这么强大的国家蒙受这么大的损失,欧洲、英国像我们这儿也非常严重,那么正常来说呢,你从外交的角度你应该怎么办?你应该迎合外交关系,应该通过这个病毒,至少说你要表现的不要这么锋芒毕露,这么急于去否认以前。那么他现在做的其实就是什么呢?想通过这种强制的压迫手段,来让美国拜登政府屈服,你看病毒我可以往你这里赖,那我再强硬一点坐下来谈判的时候,有可能会和拜登政府谈摘掉这个新疆的种族灭绝这个帽子的问题,所以这都是中共在为自己积累筹码。所以他想坐下来谈的时候,首先自己手里得有点东西啊,得跟人去交涉呀,手里啥也没有,其实真正的情况是他手里真的什么也没有,因为你靠撒谎,骗来的东西那不是筹码,那只是你的罪孽和你的这个负累。那么日后呢,对于国际社会来调查整个新疆和武汉疫情病毒真正的问题的时候,这些恰恰成为你今天的罪状。所以中共在给自己背着这个原罪,背着这个包袱,因为你在犯罪,你在破坏原来的证据,对吧,而不是真的想去跟国际社会坐下来解决问题。但凡有一点想解决问题的,有一点面对自己曾经做过的错,一点点都没有,何况他是一个犯罪,赤裸裸的犯罪,就像咱们现在爆料革命最近发生的Sara事件,她不是说打着信仰的骗的问题,她是赤裸裸的在犯罪,它是一个犯罪集团,对不对,所以这个道理是一样的。

所以我觉得拜登这个政府不会这么简单的,被中共这个压力所蛰伏,因为这个你退一步,是中共摘掉了这个帽子,他逃脱了,而最后世界上病毒这么大的这个来源的问题,你去让美国去背吗?这个是谁也背不起的,而这个恰恰是最好的全世界联合起来,来对中共追责和灭共这样的一个最好的契机。战友们想想,如果这个由头,这个最好的证据都没有了,我们都不去追这个责了,那么这个世界还上哪里去找真相,对吧?全世界死了这么多人,全世界国家这么大的这个这么多的这个经济上的打击,这个帐就这样了了吗?那这不是荒唐嘛,对不对?那么这是非完全地颠倒,那么西方国家也不会去接受这个局面,去跟美国去要这个债吗,去要这个求偿吗?

对这个完全是什么,我认为啊,他撒的这个谎完全是想制造一个筹码,想坐下来跟美国去谈,或者想跟未来其他的国家包括欧洲坐下来勾兑,那这恰恰证明爆料革命在过去的这个过程当中起到了应有的作用,对吧,和灭共的这种打击。谢谢路德。

路德(00:45:41)

这里头我再来说一下这个我们昨天做节目说这个皮特纳瓦罗啊,在节目里头在福克斯采访明确透露有30个行政命令,被司法部最后卡着了。这30个行政命令他里面他说的就是针对CCP的,其中里面有很多包括这个病毒溯源,甚至实验室还包括生物武器,这所有的东西据说啊据说,因为至少有一个我是可以得到确认,就是说要成立(the president of commission)总统特别委员会,里面其中就有闫博士在里面,说要对关于这个病毒,这后面的一系列事情,不仅仅是溯源的,就是这后面的调查等等一系列这种事情,被卡住了。就这个30个行政命令,一定中共知道了,他一看,我这每一个下来我都要死啊,关键是川普总统这些人4年以后,就算他们再怎么操作,就4年以后,一旦回来的话,这些行政命令照样是发下去,中共还是死,知道吧啊,他只有先一定要把这4年之内,他一定是要把川普总统咱们这一派全部要灭掉,不灭掉等那个上来了,那中共还是死。因为纳瓦罗说了,他说川普总统4年以后不一定川普总统上,反正只要是这边的人上来以后,因为美国是钟摆效应嘛,是不是啊?钟摆效应一定会恢复这些行政命令,一定就整死你CCP,知道吧。他怕不怕?他绝对怕,所以我觉得你看他现在就是主动进攻,就是他用防守的态势去主动进攻,他选择了进攻啊,这有点当年纳粹那感觉一样啊。我跟你说跟希特勒当年感觉一模一样,直接进攻先下手为强,我主动进攻,这个联合发布会,这就吹响了中共主动进攻的这个号角。开始一直都想着去对中共进行溯源,他来反过来,接下来就是要对你美国,他应该已经布好了各种局,有人已经要跟他配合实验室来源,主动进攻,针对的就是川普以及班农、纳瓦罗等等咱们这一系列的。你看前段时间推特上是这样写的,说闫博士,双面间谍都有可能,文贵先生双面间谍,闫博士什么配合什么班农来做这个东西来,把这个锅推给中共啊。你看很多五毛都这样做,这就是他们要接下布的局,用这个方式配合拜登政府,把我们一锅端都有可能啊。这个安红你怎么看?

安红(00:48:46)

这个当年纳粹集结波兰,然后长线直接他想去的地方不管签没签什么所谓友好协定,最终纳粹是可以说横穿了整个欧洲,甚至向其他地方进发,但最终又如何呢,对不对?

第二我们想一下这个日本,所谓的日本军国也是一样拉长了战线,在中国大陆打阵,最终也是被阻击和阻止。

那个长时间我个人希望啊,就说这个不作不死,希望他出手,希望他出招,因为只有他出招,我们才有应对,而且才可以变被动为主动,要知道这种较量和角逐里面也是想知双方兵力的。真正川普下台之后,他偃旗息鼓并不意味着他这些事情他没有在做,对不对?我看了一个这个消息,就是说川普总统起码应该有5-12项左右的这个上诉这些状纸他都在一直在做,根本就没有停。他的儿子小川普也一直在Facebook上和这个能看到这个媒体里面一直在大声呼吁,而且要知道那将近7000-8000万支持川普总统的,不可能被中共这种要挟压低下头,更遑论美国人民知道真相之后,一定会反击。再加上这一大锅不是光甩给美国,是甩给全世界的,所有被这个病毒侵袭的地方,所有死亡人数的地方,每个国家的人民都会联合起来。

所以真正有可能在一开始纳粹闪电袭击的时候,整个世界猝不及防,但最终全世界较力,正义聚集在一起直接把他灭掉。当然咯,我个人不希望这时间很长,但是这个中共有可能算好这个算盘一定是在4年以内,甚至可能更早一些,2022年对吧,有个中期选举。那我们真正看到只要川普不是灭共的,那川普本身一定是遭逢滑铁卢,川普遭逢滑铁卢,任何一方能上来的,因为他参众议院的这个席位肯定是要大为改观,那真正能上来的,大家可以想一想,拍拍脑子都知道是谁,那中国还能活几年?所以这时候不怕他出手,就怕他不动,而那真正才是我们找不到这种破绽或者露出的地方。同时,也能让全世界看到野心。我们就举一个例子,这个巴尔,巴尔可能无论跟中共勾兑有多深,或者跟拜登勾兑有多深,但是巴尔可是前川普总统的一个大将,你是国防部的,那你最后就有权利,你就有义务背这个锅,为什么?川普30项行政命令发给你的,你那个地方卡住了,那如果说川普要甩锅的话,直接甩给巴尔就可以了,谢谢。

路德(00:51:23)

这个墨博士,你怎么看?

墨博士(00:51:26)

我觉得美国现在实际上并不是很太平,包括我这个最近拜登还有他的新政府上台,他们在很积极地肃清川普总统的政策,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开始逐步向中共靠拢。也就是说中共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让这个拜登来跟他们勾兑,但是我觉得病毒这个上面,他们的筹码和代价应该是大到两方面都很难谈拢。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朝着这个方向走,但是最终就会谈出线的问题就是当这个利益和伤害达到一定临界值,双方都吃不住的时候,两个人方向只能有一个,就相当于什么,已经到了黑吃黑的境界的时候,两方面最终会闹翻的,而这个时候两个方面的人才会下死手,我觉得拜登上面一定是在等待机会。好的路德。

路德(00:52:25)

大家知道当年二战是吧,这个德国当时去打法国或者打前苏联的时候,一样前苏联都有带入党,它里面一样的。法国总理贝当直接签投降协议,这都是就跟那个一模一样,所以大家千万不要以为美国啊这个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人,那100%跟他们配合,带入党主动承认、主动缴白旗。当年打苏联的时候,那个前苏联很多军队一样的,马上反转枪头说啊这个世界大救星来了,说希特勒纳粹属于文明的这个先进文明的代表,咱们这个前苏联是被这个共产主义啊给统治得不行了,很多人还把它带路,包括法国也是一样。所以,这个任何时代都有,都有这样的事情都有这样,但是当时法国是戴高乐将军,照样在英国组织抵抗力量。

最终这些告诉大家就是这个所有的这个现在的风向就是中共在全面进攻,转守为攻啊。这个120之后,你看冷静了,冷了十几天以后就开始转守为攻了,接下来中共你看现在中共无论外交部发言人啊,不仅仅是战狼了,现在战豹战虎都有可能,然后各方面啊什么各种瑞平社论都是极端的,极具攻击力、攻击性,包括咱们爆料革命,这个你看Sara,这攻击性多强,是不是啊?大卫,你来说说啊,怎么个攻击性强啊?

大卫(00:54:12)

这个感谢路德先生啊,我们呢这样我们作为爆料革命的战友啊,我们只说事实,为真不破。咱们呢这个其实3年爆料革命啊,我们大家要明白,是文贵先生给了我们一个战斗的平台,一个机会,对不对,路德先生?如果说没有爆料革命,没有这个文贵先生给的我们这个打下的基础,我们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灭共这个终极目标,咱们现在这些战友可以说我们可能大家在各个行各业,各个国家,我们可能没有机会或者没有这个缘分,大家能相识,走在一起,所以我觉得人要有…..,一句话就是人要不忘初心,或者说要学会饮水思源。所以说你回看爆料革命这三年其实就是即使跟共产党较量的,这么一个涂涂会,也是人性整个展现出来这么一个过程。我觉得所以说,嗯,从我个人来讲,我学到了很多,都是一种考验,那么就这个我跟路德先生,其实咱们俩也是很有缘分了,对不对?

那么2018年5月份我跟路德先生从最初做这个,这个节目从谈一带一路,从做原油这个节目开始,所以我觉得其实心里啊都是对对方、对战友的这种珍惜、这种感情,因为不容易。那么反过来讲,我们都不是想做网红,对吧,我们也都不是想去利用爆料革命让自己获得什么。那么如果这个话三年前说,战友们可能觉得微微一笑,那么三年过去了,现在4年了,我们回看今天,是吧,什么人在什么位置,做了什么,我觉得交给时间。就像三年爆料革命,七哥在2017年出来的时候,他报的海航,他报道国内中南坑爆了这么多中共的本质,还用去谁证实吗?我们爆料革命我们这些战友,包括路德先生,咱们做了那么多事情,我们在意谁评价吗,我们在意谁的看法来证明我们自己做了什么吗,对吧,战友们?包括安红女士,你看看在这个,最早在澳洲,对吧,那么难,那么这个看不到我们前方谁是真战友,谁是假战友的时候大家就在那儿做这个各种直播,最早出来坚持咱们的这种信仰,坚持对文贵先生我们这个正道主义,对吧,最早我们叫郭七条。一直坚持一路走来,所以我只想说什么,这是时间在这摆着呢,事儿在这摆着呢,结果在这摆着呢,所以有些东西呢,不是你用谎言,你就可以去把事实给掩盖掉了。所以三年爆料革命有无数的战友,对吧,优秀的…..,我们几位今天有幸坐在这儿,那还有多少他们因为种种的原因他们不能出来,或者不能发声,甚至在墙内,现在迫于各种压力。所以我们坐那儿,我们说的每句话,我们要对得起自己,对吧,三年所做的我们也要对得起那些战友,唯真不破。

那么你像Sara这个事情,那么回头来讲,现在这个路德先生也知道了很多鲜为人知的这个蒙在鼓里的这个真相,就是说什么呢,她利用你战友之间那种信任,利用爆料革命的这个平台,因为大家现在都是在各个国家、各个不同的时区,然后呢打着大旗正确,打着文贵先生的各种名头由头,我为你好啊,是吧,路德我只信你啊,是吧,一会儿让路德自己说说,路德就认你,是吧,然后呢,你象那个我2018年当时给路德做节目的时候啊,因为那个时候路德先生这个平台,很多这个各种人物都出来了,对不对?嗯,那个时候呢,说实话来讲,我们并不是说想利用这个平台让自己觉得多么伟大、多么正确,是想有一个发声的机会,然后呢,把爆料革命的这种勇气,心中点燃的那种希望的东西分享给身边的人,让给身边的人打开一扇窗,或者说一个开智的那么一个观点,我们就找到了这种这种我能为爆料革命做点什么的这种感觉了,并不是说这个,我们去拿它去做一个掘起的利益,三年前四年前战友们那有啥利益啊。我本人我三年四年我跟七哥一分钱,我想吃七哥一根冰棍儿,七哥到现在还没给我吃上呢,对吧?回头我得跟七哥说说,呵呵。所以说咱们说什么呢,你自己就是这个,我想起那句话无欲则刚,对吧,安红姐,我们没有那个欲求,心里坦然,开心愿意去做,我们把它当成一个战斗的机会去珍惜,同时也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们心里很坦然。但是呢,你象Sara这个事情回头来看,她跟我最早说,唉呀,这个路德也不可靠啊,你不能一直给他做,这文贵先生也在考察路德先生,里挑外掘。我当然知道她是在一个这个她干嘛,他想让我多给她做事情,她想让我多给这个VOG这个Sara多做这个义工。尤其是那个时候,Sara她喜欢打着神秘的招牌,你是这个什么所谓的神秘人物,使这种东西在2019年我离开VOG的时候,我就把这个所谓的那个虚伪的光环摘下来,我不想当什么小哥,因为当时是路德先生给我的,我自我介绍我叫大卫,他说那你就大卫小哥吧,毕竟上节目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在生活里我们不要装神秘,对不对,生活里不要把自己欺骗了,生活里不要跟自己再去演戏,而Sara错就错在,她把爆料革命当成了生意,她把爆料革命把真实的跟人与人的接触,跟战友的接触,她当成了什么演戏,而且演到最后,把自己演进去了,自己相信了,自己在欺骗自己,因为什么,因为你身边会越来越多的小人。因为你身边会越来越多的人围着你转,知道你的弱点,知道你喜欢听什么,知道你的弱点是什么以后,然后围绕着你,迷惑你、扰乱你,借你这把刀去杀其他的战友,去灭其他的战友,去灭爆料革命,所以三年来你回看Sara现在通过撒谎,对战友阵营之间的伤害非常之大。我相信现在很多战友在下面看节目呢,在VOG有过经历的,都有各种不同的经历,我们不是说现在来一个叫什么墙倒众人推,我们只说事实。那么是什么呢?是因为我们这些战友我们看的是爆料革命的大局,我们看的是我们的目标,我们没有跟她一般见识而已,我也不喜欢说把七哥挂在嘴边,我为了七哥,我不行,就像我离开VOG,其实当时的情况是7哥都好奇,因为那时候七哥在守孝,对吧,我不想因为个人之间的一个纷争,实际上她已经超越个人了,因为我最早发现Sara的本质和人品,包括几次戳穿了以后,我们之间是产生很大的隔阂,我知道她什么本质,所以呢,这种所谓的战友的感觉已经渐行渐远,只不过最后做那几件事情,包括文欣、她下面那些人被我发现了以后,这种不正常,跟她正面交锋以后产生争吵,彻底决裂,我说那我自己做节目,我不用你找一帮战友给我做节目。可是那时候我还没想说离开VOG,我说我还继续帮你,我自己孵化一档节目,这个时候跟我就已经翻脸了。然后呢,对外打的这个招牌是什么?大卫想做节目,挣广告费。了解我的战友,我们战鹰团的兄弟姐妹都知道我这人,我对待战友,我花钱还有对待农场建设,我眨不眨眼睛?然后呢,我会在乎那个广告费吗,兄弟姐妹们?我三年爆料革命,为了上路德节目有的时候在车里直播,家里头没法说话,或者我那个环境,我还有公司呢,我还有工作呢,我的生意彻底cut off,和中共国的社会关系彻底断了,现在的北京上海帮里面还有我那些大哥呢,到现在他们联系不到我。现在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看到节目,为什么我不回他们的信息,我为了保护他们,对吧?我放弃了,我放弃了我一年在伦敦一区,七哥知道,七哥用的布料,七哥穿的那个布料,我知道在哪儿做的,伦敦的萨维尔街哪一家会所,我不说我都去过,有一些我也是常去的,因为那时候陪国内的客户,我小日子过得虽然不是很富足、多牛,但我过得很悠哉悠哉,所以我没有任何的负累,我没有任何的索求,说白了,哥们牛逼,我就是挺七哥挺暴料革命,就这么简单!我都不要了无所谓!

所以说我跟Sara在最初,在价值观上,包括对战友的感觉上,粗暴地对待战友,包括对暴料革命、对信仰,这些问题我们有重大分歧!那么她后来做的这些事情使我坚决离开VOG,只是那个时候我没法揭穿她,为什么?当时的VOG是唯一的一个爆料革命的战友聚拢的平台,还有七哥正在守孝,我那个时候出手或者我们俩闹了矛盾,会让整个共产党看笑话,对吧,安红姐,咱们就说实在的,谁的实惠?共产党最实惠。所以无所谓,我大不了就当吃了个苍蝇,我咽下去,我就走了。细节我并没有多讲,包括7号在老班长联盟那里我都没讲,对吧?关于她跟男战友之间搞的一些私下里…..,不用我来曝,干闺女、干儿子会出来一堆来慢慢爆她的,对吧?那是她道德品质品行的问题,是另外一码事情。我们现在就想说什么呢,爆料革命,容不得任何私心私欲,和你拿这个东西把你的价值观,你的欲望放在里面成为你的发展壮大扩大自己,然后打压战友,欺瞒战友,对吧,包括最后伤害文贵先生,这些都是最low最low的。换句话说,她现在做的事情把战友们置于生命危险,置于图财害命的状态,这是我们看不下去的,所以我们才坐在这里和安红女士、路德先生、还有几位博士,我们去分享这些,我们是告诉战友们,她真正的这个人的本质和中共他们在做什么……

我再举一个例子,从凤凰说我不玩儿了,对吧,说白了,我翻脸了,好聚好散人之常情,对不对?这么短的时间内她搞出个服务器,搞出个博客论坛,然后呢里面现在的人都是去年12月底,2021年1月、2月刚刚进到服务器里的人,打着什么请来的有个叫韭菜醒来的写博客,里面罗列的转款账号信息。它是什么呢?截一段语音上面配一段文字,用说明式的引导你,误导你,然后来得出结论。可是你纵横上下,但凡有点脑子的,一看那上面的是啥啊?说明这个钱恰恰是合理合法安全地转移到了G系列,恰恰这个钱没有花到七哥包里么,没买奔驰、宝马,没买迈巴赫么,这恰恰说明七哥把战友们的钱财保护的好啊,对不对?所以你要看你们代表谁,就这个人他发的这个东西他代表谁,你用的论据论点来自哪里。

我们是反共灭共的,我们当然要规避共产党的围剿,是不是这个道理?我这个钱我没花到伦敦一区那会所去,我没去Sgabol买布料去,所以说这个拿出来的东西,恰恰是帮了我们,告诉了我们这个钱该怎么花。

还有一点战友们看到吗,你既然想说这个钱的来源,你为什么不上来谈VOG的钱是怎么回事,她先谈凤凰。就相当于长岛哥昨天答疑说的一个非常经典的例子:安红姐你在对面坐着,你说大卫,还我100块钱;我说,安红80打你账号啦;你又问我,还我那100块钱,我说,80到你账上了……我就不提那20,我就提打给你80,啥意思?很简单,把咱俩的银行流水,100块钱单子怎么来的,往这一摆,迎刃而解了,对不对?你想去杀爆料革命,你想去灭文贵先生、G系列,很简单啊,拿出实锤证据,银行账单往里一对,一剑封喉!就像我讲的,你至于脱裤子放屁费这么大劲吗,是不是?你演得这么low吗?还一条文字配一条语音,其实很简单,上下这个东拼西凑剪接,因为你听不到的那个上下文语音,你为啥不敢放?是不是这个逻辑?上下文语音她不放,她用编好的文字放在那儿,叫什么?引导你的思路,让你想象下一句话,对方怎么答的,这是最low的招儿,这是中央电视台里边就像我说草台班子的剧组,整个剪辑师都能做到的。而他们现在这个手法,服务器里边你注意看她那个语言,就是当年共产党“扫地僧”出来打爆料革命、诋毁七哥那一套活是一样的。

而且今天我在这讲,我当着这个视频直播,Sara你听着,今天我就再次爆料,最早在战友里你亲口跟我说过一句话,你说你怀疑文贵先生的啪啪啪,郭三秒的视频就是真的,是不是你Sara?对吧,是不是你Sara说过这样的话?这就是Sara这个人。所以说我想说什么呢,一个人的本质和本性她是掩盖不住的,只是早漏或晚漏。我们是因为暴力革命,我们都不care,我知道她很low,就像我7号给她概括的无德、无脑、无才,这个人就是三无人员!OK,所以说只是你玩得太烂了,现在你去伤害那些战友,对不起了,老天都看着呢,你会遭到应有的报应和惩罚。路德先生回应两句吧,谢谢!路德先生,Sara很多事情其实是奔你来的,你只是并不知道,我只是没讲。

路德(01:08:22

对,你知道那个Sara当着我面一直都说,啊呀,路德我这个…..,意思就是绝对最挺我啊,就是要让我100%相信她,然后再跟我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这个一定是特务,那个一定是特务,说大卫是特务,老江是特务,然后你不要跟大卫做节目,她说大卫怎么怎么啊,老江也是一样,反正就是这种。现在我还没想到她原来在你面前是这样说我的,这些我们都不care,说白了,因为我们往前走,你看照样的该怎么滴怎么滴,是吧?

那时候战友之家你也知道我不跟他们联系了,因为我觉得这里面完全就是一个比文革还不如的一个地方,知道吧?我们这里做直播,做着做着Sara突然来一句,这个谁不能说话啊,谁少说点。你说这比共产党还共产党,说白了,就是这个意思啊。但是当时文贵先生对战友之家没有多的微辞,咱们就不去说,但是现在实际上她一直再搞一个类似于这种借着文贵先生、一会儿借着大卫,一会借着路德,然后在这里给自己说白了狐假虎威,找一个…..。然后呢实行那种洗脑的东西,实际上危害很大!

文贵先生也知道,我们在最后我们都没有说要对Sara怎么样,Sara还觉得我跟郭先生一起故意陷害她,胡扯,知道吧?当时我跟Sara说的,凤凰农场你别搞了,因为本身我也没参与,我当时是为她好,我说既然这么多人说你权力欲啊怎么怎么,她经常给我打电话就是哭啊,说啊,你看我多惨啊,无线网说我是江青啊,说我是什么权利欲啊。我说,如果这样你就别搞了嘛,你不搞了不就得了么。我说不搞也没说让你解散,她突然来个解散,除了解散,啥都不交接,啥都不那个!这在我们公司里头就相当于在公司里员工,做了一个副总或者一个销售部经理,最后走的时候摆烂么,是不是啊?什么都不交接,你肯定要交接,你不能说你没拿工资你就不交接,明白不?因为这是一个同盟组织,你肯定是要交接的,她不交接,然后就开始摆烂,然后慢慢的一点一点,到现在这个地步。当时她说得很清楚,绝对不会砸爆料革命,她不会跟咱们来那个什么,一直会挺郭,当时还做了一个直播她自己说的,是不是?

那就没问题啊,那就挺好的,因为之前你自己说这个,“极端挺郭”始作俑者就是Sara。大卫,你承不承认,是不是啊?从2018年开始极端挺郭就是她,“无脑挺郭”始作俑者也是Sara。你说是不是,大卫?

大卫(01:12:13

没错,我跟你这样讲,看一个人是不是可以信赖的人,很简单,就看在利益面前,就是两个人,利益来了,一堆金条摆在面前,咱俩咋分?你知道盗亦有道,黑帮也是这样的,看在利益面前的表现;还有一个最重要,看在危机面前,就说在压力面前,你说咱俩谈不拢,谈不拢也有谈不拢的,这个时候才恰恰看一个人的人品,谈不拢,互相敬一步,我们不共事,谈不拢不意味着互相捅刀子。

所以你看Sara在2018年我离开VOG的时候,我转身离开,我并没有揭露他,为了大局,无所谓了,我不跟你共事么。但是她反过来把我打成了什么变了声的,在她VOG做节目的是真大卫,出去现在在其它地方开频道的是个伪类,是假的。这种谎她都能撒,然后VOG里边把大卫设成关键词,现在VOG在这儿,包括康州的小帅,面具先生都能证实。我这人做人光明磊落,我三年四年我所有的跟七哥的私信我说过我可以公开拿出来晒出来,无所谓,因为什么?我没去做过什么,我留意七哥的话呀,截屏呀、录音呀,咱不干那些下三滥的事儿,我们灭共,只要奔这个目标干啥都行。咱们做人是这样的一个心里,坦荡嘛,无所谓,但是她呢把你设成屏蔽词,然后到后面发生的一系列,战友啊踢呀打压呀,踩死碾死。她曾经亲口跟我说过一句话,倘若共产党把我给拿下了,我绝对不会挣扎,因为我害怕,我绝对第1个投降,这是跟我说过的话。我当时想,你一个女人嘛很正常,对吧?但是呢,就是说在最后,在我离开VOG的时候,你用我的时候你恨不得天天管我叫爹叫爷,不停打电话,让我给出主意,路德先生是知道的。这是一件事情,她对你什么态度,你能看出这个人的品性、本性,对不对?我并没有伤害你,但你伤害我了,这是一个。

第二一个,她拿法治基金,拿七哥说的这种资源她当生意,你让法治基金最早4位董事,路德先生,你知道Sara跟我怎么说的吗?她让我死心塌地跟着,你好好做啊,我跟文贵先生说了,会推荐你,最早有4把椅子法治基金,我这给你留一个,这是跟我说的原话。Sara,你现在敢不敢跟我对质?就这么一个人。我听她这话的时候,说实话战友们,别说有1把椅子,10把椅子我都不要,我不配,我没有那个能力去做那个事儿,我自己知道几斤几两。何况当时的2018年、2019年我还跟我的工作,我的这个生意伙伴我还有很多这个生意上的事情,我没法解决自己的个人问题,我不可能去惦记一个什么法律基金的董事,对不对?但是她能拿这个东西,变成一个筹码来跟你,这个给你画饼,这个就是一件事情,等等等等,包括后面他跟我多次对路得的这个就是路德有问题了,最近你要注意啊,路德有问题了。其实就是做这种人设,让什么呢,让她觉得她有资源,你看制造神秘感,然后呢,那个这个我现在我能掌控局面,你要听我的,你不要跟他瞎搞,你不要轻举妄动,就这些小儿科对我来说很low的。路德我说句心里话,咱们都在国内混过,对不对?我们混社会时候她在哪儿穿开裆裤呢,只是说拿你当战友了,我们有的时候怎么样,就跟你做面上过了,对不对?我不想去揭穿你,但是你现在做的事还是那句话,你现在伤害爆料革命,伤害战友,你让千千万万战友墙内被喝茶,你让这些战友的资料曝于危险之中,你做的这个事儿现在你是引起众怒了。对吧?咱们说的是这个,为真不破,对吧,路德?

路德(01:16:13)

现在其实她经常做这些,就是经常动不动“哎,郭先生对你有意见了,你这不提那个”,我就很奇怪,咱们什么时候没提过爆料革命,什么时候不提?她就说“哎,这个…..”,其实她都是一直故意在这设的那个,所以呢,在这里呢玩的啊这种剂量真的是…..。现在其实啊这个都是来回挑,来回挑啊。安红,你怎么看啊?

安红(01:16:43)

我记得因为我是后来才去法治基金的么,我记得那时候开会上她也说过路德,说谁看路德社呀,没时间看路德社。我记得那时候她,只是觉得是个玩笑话,现在看来恐怕不是玩笑话。我应该比较早的是在2018年的,我想应该是新生的时候六七月份、七八月份,甚至再稍微晚一点,那时候曾经有那么两三个战友就是来跟我倾诉过,就是有加拿大的也有美国的,因为毕竟隔着时差么,他就说因为Sara那个地方战友之家里那个经常是这个打击异己,排斥异己,这个她当时有句口号,就是说只有文贵先生说的是对的,其他人都是错的,那文贵先生也会有口误的时候,万一说错了怎么办?那个意见不同就被踢走。对,而且踢的都是干活的,干事情的。其中有一位战友,就忧郁了好久,他后来一度有忧郁症,这个情绪很糟糕,他无怨无悔来奉献的,结果做了很多事情被一脚踢飞,那你想想最后就有点忧郁症,忧郁至少了挺长一段时间,那后来那时候聊开的时候,我也跟大卫先生特别像,我就觉得,毕竟那个VOG战友之家是个挺大的平台,还没有那么多,那这个人的个性上呢可能…..。文贵先生也说过他们这个太小心眼,太争强好胜,容不得这个不同意见,我说能…..,但是很多战友是因为那时候就是因为这个听到这个她这种做法、做派,人家就走了,然后又到了别的农场去帮忙。你像我们当时新生的时候也有一些战友来帮忙,我就觉得…..。唉呀,那时候就听一耳朵。我现在觉得心里蛮庆幸,我那时候本来就是电脑和这些discord大白,我好不容易进了战友之家,一直在那个新人培训区,玩不转里头到底怎么回事。我记得我去过几次,她当时给我发过语音就要求,哎呀,安好你来一块来做节目,参加我们战友之家,怎么着怎么着。后来进去以后呢,她当时24小时都是那个聊天室里都有人,然后那个里面我就觉得有点乌烟瘴气的,我就觉得唉呀,不像我想象那样,那我还是踏踏实实做我们这边的。那时候我就推脱了一下,我说我们这边有时差,那个没想考虑到这个,而且我真的不是特别会玩discord,所以相对而言毕竟就心存侥幸,觉得我在南半球离得还比较远。后来咱们多少次连线对吧,比如说64连线,之前的那个母亲节啊什么的这些连线,也没觉得她不太对,反正人前那毕竟她展示人前那个挺积极挺power那一面,所以就没什么觉得。但是有两件事情,我想想应该三件事情吧,第1件就是说这个文贵母亲往生的时候,她说的她做了个小视频,她说的那段话,我觉得那段话就怎么都我都不可以理解,是从Sara嘴里说出来的,就是当时我想很多战友看着有问题,大家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对吧?我就觉得,怎么说话都不应该这么说话。第2件事情也是因为是我想是什么事情,这个这个,就是她到了大使馆,她后来醉醺醺的那一次。我觉得如果是那种状态你就不要做视频了,她当时这个战服这晃晃晃。唉呀,我当时觉得也可能我自己也是个女性,我要是醉成那样子,我就摆脱,我就不去上视频了。结果这个似醉非醉半醒非醒,然后做那个视频,唉呀,我也勉勉强强看看,还是觉得好难受。第3个事情就是说这个,我那天其实已经吐槽了,我们澳洲战友平时不是特别多,当时男女号大大小小拉了个单子60件还是50套战服,七八次货退来退去就不知道在哪,那时候频繁的跟那个是不是就是那个公司打交道,最后才知道那个货到了澳洲又退回去,到了澳洲退回去,最后我们终于收到的时候就20件战服,而且那个没分男女号,就是那么一个中号,一个大号就没有了。我当时其实一直想能不能跟Sara再…..,我就一直好久,因为战友们都没拿齐么,我就特别想给Sara发个信息如果那个战装有富裕的话,能不能再给我们澳洲寄一批。我也知道那个邮费挺贵的,我也知道挺不容易的,她负责全世界那个战服投递,可能真的不容易。好多澳洲战友再提。等到事后后来听文贵先生说她那边至少还有1000件战装的时候,我真的是心里觉得太替这些战友这个抱不平,我觉得太难受了。我们这边能体谅她,尽可能都不去骚扰她,都能不添麻烦不添麻烦,但是就这件事情弄得我也好尴尬,我觉得呀,1000多件战装,我们最后都没有,知道吗?很多战友就是哪怕想留一件,你知道我当时有两位,一位大哥,一位大姐,我帮他们捐款,每个人都捐了1000刀,那位大姐是每个月加200,一直在捐,就跟我说小爱能不能这个弄一套战装,我想完全合格,我手里都没有。唉哟,就觉得特别特别难受,就是她拿我们战友当什么了!而且我是听完完整地听完这个我说的那个2月7号这个。好的,路德。

路德(01:21:41)

这个,很多人说我们为什么要讨论Sara这个,首先我要告诉大家,这个很重要。你像这个闫博士当时啊,如果这个西斯啊,如果不揭露的话,她当时就是联系西斯了,有119这个事吗?那肯定的,第一时间可能就被卖了,知道吧?这就是一个概念,这是第1。你像那我们来联系路德社,闫博士现在好好的,是不是啊?这就是一点一点我们叫日拱一卒一点。那Sara当时也针对我,但我们做事就是日拱一卒,一天一天用行动来验证一切,知道吧,所以这个就是说我们…..。你像川普总统身边都有…..,你像巴尔到最后暴露的,那川普总统、班农都对巴尔多信任,大家知道吗,因为文贵先生在去年几月份的时候就说,啊,我们跟巴尔,班农跟巴尔正在商量这些对中共的各种行政命令呢。巴尔当时都是很支持的,没想到到最后你看…..。纳瓦罗直接说了,不是我们说的,所以很多事情这是战争,知道吗,Sara的这种事你就知道啊,就是他的中共就是转守为攻。

大家看啊,今天晚上我们做节目将会来谈,是不是中共这个,这个转守为攻啊,现在全面的啊,要来围剿咱们,这绝对的啊,告诉大家啊。这个事情不是大家想象的这么简单,战场上,你以为啊,光享受着大家这个千呼万唤那种感觉,随时一样的,就会毙命的。你身边的每一个人说不定啊像Sara这种,她的暴露,她的曝光,主要的目的就是什么,目的就是在之前就收集大家…..,现在其实就验证了,不断地来回挑,是不是?到后期你知道她怎么挑吗?因为她挑我和文贵先生,挑不动,挑了可以说挑了两年多几年,到后期她换策略了,知道吧啊?他就整个战友之家直接就把我抬起来,哎,我们只听路德节目,我们只听…..。这个又是另外一个跳的方式,知道吧?所以当时文清发文说啊,我们只听路德和Sara的,她是另外一种挑的方法,知道吧,她就换挑方法。然后在凤凰农场,凤凰城那里说啊所有人天天就只听路德节目啊,吃饭也必须得看,就把这个东西传到文贵先生那里,知道吧?让别人觉得好像我跟她是一起的,所有的东西包括推特上,你看很多人也在这发推说什么啊,什么我是背后什么什么,说什么搞什么口罩厂。首先第一啊,口罩厂不是Sara的这个核心的问题,核心的问题是别的,知道吗?第二农场当时就是要建立这个叫生态圈,是不是啊,当时你记不记得,安红咱们直播的时候,你农场就是要让自己各自能够存活,你能发展自己的项目,这多好,是不是,是站在这个前提条件下。现在一个个说什么农场是我策划什么,首先第一啊,这个东西如果要能搞成,当然好,我绝对支持,如果说哪个地方如果是不是啊,能搞成自己每个农场能有自己的项目,能运转,那个肯定是好事啊,是不是?但是这个资金怎么来,所有的东西是不是规则没有定,未来按照规则走,这是很关键的。但核心的问题不是这个,核心的问题是什么?你不交接,说白了你在这里摆烂,然后最后反过来做这些事情,你说是不是啊?所以这是最核心的!但是你看着推特上就很多人来攻击啊,这个一系列又开始了。所以她的这种做法,就是一系列的这种做法是典型的,我们现在往回看,她是就是应该是这种国安的,就国宝的一系列的整套的运作方式啊,现在慢慢的,基本上看清楚了。

之前咱们也不是说随随便便,如果说Sara第1天我们就路德马上就做节目说把她打成特务,就跟Sara一样,啊安红你不在VOG了,大卫不在VOG了,第2天大卫就是特务,就开始…..。我们从来不这样做,都是一点一点一点一点,那十几天的,几十天,一个多月了,是不是?那文贵先生也没有说一开始就对她Sara说什么,这不是她一点点,天天啊,那所有的事情都她做的事,逐步地验证她所有的这些东西啊,他是有目的有策划的,这就基本上我们才开始来说这些事情。而说这个事的主要目的,不是说我们有多好啊,我们有多伟大,只是让更多人不要被骗,为什么呢?就像那个西斯一样的,如果不揭露出来,那闫博士可能当时就联系西斯去了,是不是,西斯这个电话可以做节目都可以去打嘛,是不是啊?就打完了估计也没啥效果,这是第一;第二条可能随时就被灭了,闫博士在香港,是吧?这是我们为什么要站出来,要做这个事情。那包括纳瓦罗也要揭露巴尔,那纳瓦罗这行为是不是也是文革?那不对,那就告诉大家,这里面是有问题的,这个问题是大家要看到的,未来在这个过程中会出现一系列这样的。战场上很正常啊,你身边的人一看原来是别人的特务,对方潜伏进来的,所以中共啊,就是在这里头搞事策划这一系列,扰乱咱们的军心,扰乱咱们的这个啊这个打心理战,这是中共的强项,但是没事,这更表明了咱们的强大啊。这个墨博士。

墨博士(01:28:11)

据我所知,当时我跟Sara基本上没有接触,但是我知道好像我们去年在这个病毒闫博士爆出来以后还有我那时候说羟氯喹以后好像群里很多的这个打压和不信任的声音,可能当时我记得,路德先生也是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这个事情可能好像也是来自于Sara那边的。所以说这个事情说明我们整个报了革命中,仍然在组织结构和形式中有很强的中共的特色,这也是给我们一次警钟。我们过于的对人不对事的一些作风让这些人有了可乘之机,那么现在这个事情暴露出来,其制,要有一个去中共化的机制,要像美国一样,即使总统出错也有人能指出和纠正,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制。这一次真的是给我们一个深刻的教训我们在灭共的同时仍然要在自己身体中去中共的毒。好的,路德。

路德(01:29:26)

这个大卫先生最后再分享一下,我们慢慢地说。

大卫(01:29:29)

非常感谢路德先生,安红女士还有博士们对我的这个评价。我觉得路德先生这点说得特别好,我们不是制造爆料革命的麻烦,但是爆料革命就像七哥说的,共产党给我们制造的这种愚民之术,让我们黑白不分、善恶不辨,很多事情是原则性的,真就是真、假就是假,对吧,善就是善,恶就是恶,中间没有一个模棱两可的中间地带。爆料革命更是这样,不能去,你去首鼠两端,是吧,然后呢这个我们在Sara这个问题上不是说我们去打她Sara一个个人,Sara现在的言论,她的出手和她现在后面这个团队已经完全跟共产党站在一起了,对吧,而且配合现在的社交媒体、推特,盖特等等整个社交媒体,油管呢,一伙的来,打病毒、打闫博士、路德社、然后爆料革命平台、G系列,如果G系列、爆料革命没让共产党害怕,没让共产党疼,他至于这么折腾吗,战友们就反问一下,至于花费这么大的精力,这么些人来跑到这里面去混淆视听吗?所以说这个本身就是第一轮较量里边。过去的这4年爆料革命起到什么作用,这些都是佐证。那么现在越是到这个时候,我们战友不能心就乱了,对吧,共产党欺负你,你能忍,你能认,是不是?然后爆料革命里边真相爆出来了,你不敢接受,你不敢面对,那是你脆弱,对吧,那是你没有心理准备,你善恶不辨,你有这个本事你跟中共去要去,讨真相去,海航投了多少钱,对吧,海航在海外的公司里注册转移了多少钱,对吧,海航破产了那么多人,你不敢要真相,突然在服务器里冒出来的,他要真相,他要退款的,哪一个退款联盟委员会没接受啊,对吧,按照法律七哥直播也说得很清楚,对吧,该报SEC,该签的字,款怎么给你,股票怎么取消,所以说一切按照流程。

但是突然蹦出来,跟Sara现在抱在一起的,这是一个敌我的问题,是谁是黑、谁是白、谁善、谁恶的问题,所以战友们一定要在这个问题上不能混淆,不能软弱,尤其是不能在这个时候,这个哭哭啼啼喊疼,像七哥说喊疼,反击呢,对吧,打回去!这是咱们爆料革命要的!为真不破,再次感谢这个路德先生,还有这个安红女士,还有这个博士,还有咱们这个战友,一路以来的支持,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候我们更加团结,爆料革命这个平台里面,更要展现出我们唯真不破,坚持正道主义的这种精神来,共产党你这下三滥的招对我们不好使。越是这样,我们各农场越强大,越把G系列做好,对吧?咱就跟他较上劲,就跟他较量一番,对不对路德先生?谢谢。

路德(01:32:23) 好,这个谢谢啊大卫,谢谢安红女士,谢谢墨博士,谢谢诸位观众观看,今天咱们节目就到此结束。谢谢,再见,别忘了点赞分享,再见!

 

更多路德文字版请看:GwinsGnews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