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被封锁前后显现的价值与问题

作者:Y.M.O

2月8日前,美国语音社群软体Clubhouse由于尚未遭到中共当局言论审查,因此吸引了大批墙内用户加入,平台也涌现大量关于人权、国家认同和其他敏感议题的讨论。而在2月8日大约晚上7点中共出手封锁,墙内民众需要翻越网络防火墙才能使用。

而在Clubhouse被封锁后,阿里巴巴计划于农历新年前推出语音社交应用MeetClub,该应用与Clubhouse相似,同样有邀请入口以及创建房间功能,都可以选择角色(例如:管理员、听众以及特邀嘉宾),也可以举手申请发言或提问。另外,房间可以选择为公开或私聊。从UI设计来看,MeetClub与Clubhouse的极高相似度让人不得不怀疑其背后目的。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和罗宾汉首席执行官弗拉德·特内夫在该平台上进行了令人惊讶的讨论后,于2020年初推出的Clubhouse见证了用户数量的爆炸性增长。当然,Clubhouse背后有着那些大家所顾虑的地方,比如资本流向以及技术安全。但它也拥有在当下这个社会中所能闪光的价值,那就是这个以听觉、声音主导的社交方式。

虽然大多数的外界信息是经由视觉获得的,但就笔者个人来说对于视觉的东西并不感兴趣。就像台湾校园民歌运动前后的发展一样,之前的年轻人借美军电台来跳脱戒严束缚,听到自由的声音,其中包括当时的西洋流行乐。而后来在民歌运动中大家唱自己的歌,中广陶晓清陶姐的节目中另开了一个“中西民歌”时段,来介绍年轻人自己创作的歌谣,现在来看成为很重要的一个平台。

视觉虽然能很有效地接收信息,但如果大脑思考的深度跟不上信息接收速度的话,只会让你感到目不暇接,最后被完全误导,就像官媒上的各式照片以及视频中的各种大广角镜头一样,真相通通被埋在了深处。但在屏蔽视觉、只靠听觉的状况下,你必须通过更有深度的思考来填补视觉的空位,这样离真相当然就更近了。Clubhouse以及现在台湾很多音乐人开通的个人Podcast其实就是听觉、声音、电台这些关键词的现代化演绎。

就是因为这其中传递的真相以及每一个个体所做出的思考,所以中共出手封锁也在意料之中。而中共的反制手段向来不只是封杀这单一层面,毕竟不山寨出新的傀儡来顶替也无法向民众交代。封杀谷歌之后有了百度,封杀推特、脸书之后给你一个新浪微博。阿里巴巴这么快推出MeetClub明显就是维稳需要,快速填补空缺,不让大多数人知道这回事,所以没时间搞自己的UI设计。当然Clubhouse也有可能很早就被盯上了,只是因为这个时间段出现了这些议题才选择出手,至于MeetClub的设计那只能归结为极权体制对创造力的扼杀了。

而就像前文提到的那样,技术安全对于Clubhouse来说是一大问题。它的应用程序基于Agora进行构建,而Agora作为一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公司,所有用户的个人信息就会受到中共国法律的“合法招待“。这就是一个简单的九层妖塔,在躲过了封锁,识别了MeetClub的虚伪之后,你的个人信息还是会被中共所掌控。本来多么好的一种方式,最后你得到的结果却还是刑事指控,甚至人间蒸发。

与其四处灭火徒劳无功,还不如去一举抓住纵火的人。只要中共还存在世上一天,无论再好的创意都会被它收为己用为非作歹,而消灭了中共现在社会上的许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创造力、生命力也会得以回归。届时像声音所能带来的价值就可以真正影响整个社会,传播给不明真相的人们。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参考链接:

Clubhouse users could face arrest under Chinese law
Chinese users flock to U.S. chat app Clubhouse, evading censors
【商業熱話】Clubhouse內地被牆後,阿里計劃於農曆新年推meetclub

责任编辑: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锦
编辑/校对: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孙行者
发布: 台湾宝岛农场 Cute panda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