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二元毒药 (mRNA 疫苗)第一部分疫苗种下木马,几年后第二部分让你致死却无法追踪

视频翻译制作:葡萄树, 视频上传: 迷迭香 , 旧金山金喜准农场

梅里特医生接受采访时说,她认为,” “我们正处于一场非常规的超限战争,就是30年前中国将军们所说的那种战争。”而且认为新冠病毒(CCP病毒)“ 是一种生物改造的生物武器。 ” 而美国人们目前接种的mRNA疫苗,在美国从来没有过成功的先例,在动物试验时,疫苗引起的ADE抗体依赖增强, 并以爆发性的败血症和心脏衰竭 使动物致死。


你感觉到,医学正被当作武器来反对我们的自由, 这个冠状病毒被用来践踏我们的权利。是的,你不是唯一一个有这样感觉的人。

今天我们请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她的名字是莉-梅里特医生。

我可以花半个小时来介绍她的简历。

我只是快速的介绍一下。她在4岁时就开始了她的医疗生涯,跟她父亲一起做上门服务的工作。她是阿尔法-欧米茄-阿尔法荣誉医学会的终身成员。她是美国内科和外科医生协会的前任主席,这是一群令人敬佩的医生。她是亚利桑那州医学协会的前董事会成员。这个简历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受过古典训练的医生。她从罗切斯特大学医学院和牙科学院获得医学学位。 她是一个骨科脊柱外科医生。27年来一直研究生物武器。在马里兰州贝塞斯达的国家海军医疗中心的内科实习。然后她在圣地亚哥海军医学中心做了骨科手术的住院医师。她在各地做了10年的军医。 她获得了路易斯-戈德斯坦脊柱外科奖学金,是唯一一个获得该奖学金的女性。

非常棒的履历。她曾在医生备灾会议上发表过演讲,如果你不熟悉这个会议的话,这个会议非常棒的。 她是一个自由的思想家。

梅里特医生,非常感谢你今天能来加入我们。

嗯,谢谢你。谢谢你。

过去这一周真令人兴奋。

在这之前我在华盛顿特区,所以…

哇,我敢打赌,一定很令人兴奋。


所以,请谈谈你关于这个covid的想法,它是如何看起来像是一个完美的借口,夺去我们的权力,关闭我们的商业, 破坏我们的经济,压制我们个人身体的完整性。现在,他们说要有强制性疫苗。

你对这个Covid有什么想法?


它是病毒。

它是否真的证明我们所看到的歇斯底里的程度,和政府权力的大规模扩张,是有道理的呢?

好吧,答案很简单,不,它不能。

你知道,当我在八月的医生备灾会议中演讲,

讲座的名字是SARS Covid 2和医疗技术统治的崛起。

我被邀请去演讲,然而在此几年前我就产生了一个想法。

真的我就开始考虑为他们做一个演讲。

在这几年里,因为我定期去参加会议,

而我的演讲是关于医学的武器化。

问题是,当我真正准备好要发表演讲的时候,

我不得不这么快地改变的一些东西,因为他们已经做了。

他们做了我所想的,你知道,

我真的相信我们是在战争中,

我们正处于一场非常规的超限战争,就是30年前中国将军们所说的那种战争。

我并不只是说这来自于中国, 而且是近似于这个(病毒)军事化。

而我之前的想法是….

这一切发生之前,我只是在理论上思考这个问题。

你知道,战争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

你知道,我们开始只是用棍棒互相打击,

然后我们转到设置和平战役,

然后我们转到…

你知道, 我们作为美国人,我们是游击战的先驱,

躲在树后打枪,而英国人认为这是不符合体育精神的,等等。

但是,但是在我们的一生中,我称之为军事冲突4. 0。

在我听人们说过以前,我就已经造出了这个词。

现在人们说的是第五代战争,但这才是我们真正要谈的。

4. 0是指当我们与, 比如说,ISIS恐怖主义,或塔, 或阿凯达基地组织作战。

根据日内瓦公约,你也许知道谁是敌人。

他们看起来像一个站立的军队。

他们有制服,他们有训练,他们使用,你知道,团体战术等等。

但你意识到,你并不能百分之百地确定敌人是谁。

因为你不知道谁在资助他们,谁在卖给他们武器,谁在进行真正的训练。

所以,就有了好像有道理的毫不知情(Plausible Deniability)。

但是,如果你能进一步思考,将会怎样呢?

所以,我被请来,我已经了解到,实际上,一些人叫做战争5. 0。

如果你有一个武器,是如此隐蔽,将会怎样呢?


不仅你不知道敌人是谁,

你甚至不知道你正在被攻击, 所以它看起来像自然发生的。

好吧,在我看来,这才是我们真正的处境。

不正是那样的情景吗?

所以,他们所做的是…这也是我的想法,

我没有在任何地方读到过,但我知道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

我了解到的一件事,其实我是从一个….

我有点想明白了,但后来在飞机上,一个台湾工程师给我证实了。

我在一个晚班(飞机上),他说他们不听,

他们没有被这个病毒重创的原因,

他们马上就想明白了,就是他们不听中共的宣传,中共的新闻。

他们不听他们(中共)的。

他们怎么做呢,他们有一整个部门,筛选中共的社交媒体。

当他们看到有些东西受到审查,

他们就开始关注它,那一定就是真相了。

这是我们今天在美国应该开始意识到的 。


我要告诉你,我早在二月份就相信这是一种生物改造的生物武器。

因为一旦有人提出了数据,暗示(生物武器)这一点,他们就会被查封。

你知道,飞行员老兵的格言是,“当你受到高射炮攻击时,意味着你到达目标上空了。”

所以我相信…我认为有一个…你知道…我们没有时间去深入了。

但我认为有一系列的证据表明,冠状病毒是一种自然发生的非常良性的病毒。

这甚至不会让大多数人太冷。

但最多只是给你一个普通的感冒,对吧,不会要了你的命。

不会让你病得很重。

但他们已经做的就是,这就是一个传染装置。

所以,想想多年前我们刚进入核时代时,是什么样子。

我们不能用简单的方式分发(运输)核武器,

我们必须把它们从日本的广岛和长崎上空投掷下去。

所以我们不得不用飞机携带它们。



但是现在我们有一个硬核部件,其实就是制导导弹,制导导弹的技术,

所以在生物武器方面,这些年我们有很多生物武器。

我非常担心的就是天花。

但这些生物武器大多不是难以分发(运输)到各地,就是有治疗方法,等等。

这里的困难是分发(运输)。

记得炭疽病的事情吗?

它从信封里出来的,然后进入国会。

发送炭疽病是很难的。

它可能会使一些人致命,但它是很难发送的。

所以让我们选择,让我们做一个导弹。

这个导弹就是冠状病毒,它是一种高传播性的极小颗粒病毒,它无法被掩盖掉。

无论宣传是什么,你都无法躲避它。

你不能躲在一个塑料的小屏障后面,而它花费了企业太多钱。

它的传播力惊人,但它是非常良性的。

现在把弹头添加到那个(冠状病毒)上,

而弹头是一个小小的他们添加的蛋白质,它会附着于你的ACE2序列上。

人类有这些ACE2序列,

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由基因决定的。

当你装上这个勾子,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刺突蛋白,

然后它进入这些ACE2序列, 也就是在你的心脏,你的肺,你的睾丸,和你的大脑。

它可以杀死你。


我相信这里发生的是…..我们可以探讨这一点,

我觉得它是故意被放出来的,但我也无法证明这一点。

要么是不小心放出来的,要么是故意放出来的,但毕竟它发生了。

当它刚出现时,像许多病毒一样,我相信它(比现在)更严重。

第一代更致命。

好吧,所以它出来了,

它确实在武汉杀死了很多人,在伦巴第杀死了很多人。

我告诉人们,你知道,有一个问题,医生都快死了。

伦巴第的医生和护士都快死了。

如果我们不能救我们自己,

我们就有麻烦了。

这时候就应该去地下室了 去地下室确实有帮助.

但你不能出去,喝啤酒或去杂货店买东西。

由于经济战争,关闭了人们的商业业务。

但真正的隔离,比如对天花,是有效的。

所以无论如何,它第一次出现在伦巴第,然后传到纽约。

那可能是第一代病毒,它确实在最初杀死了一堆人。


但就像大多数病毒一样,几乎所有我知道的病毒,

你知道,当它们通过人类宿主,他们变得越来越弱。

如果你是病毒界的拿破仑,你想统治世界的话, 这只是一个适应性的优势而已。

你不想杀死你遇到的每一个宿主,你将不会传播开。

所以,你要做的是,你会变得不那么致命,但更容易传播,这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所发生的一切。

我相信长远来看是这样。

但是,发生了什么呢,事情一出来,

它就变成了…..

你知道,挂靠到一些东西上是很容易的。

就像我说的,如果这是一个计划好了的释放, 那么我们谈论的是计划战争。

如果它是一个意外的释放,那么我们谈论的是挂靠着意外的释放发生的战争。

因为他们所做的是,他们已经用它来制造恐惧了。

恐惧是对人民进行心理操纵的一种奇妙手段。

如果我想让每个人…….

像你说的,他们已经拆毁了我们的经济。

他们已经用这些愚蠢的口罩拿下了我们这一代的孩子。

他们在用各种方式损害我们,从这一点看,这是一个心理战。

因为我们了解到的其它的事情是这样的:

我真的不认为他们会预料到我们这些医生像我一样。

我的意思是,我们没事可做,我们被关闭了,我们坐在家里,

我们做什么呢?我们的反应是研究,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

事实上,我发现我们有治疗病毒的方法,大概可以追溯到19世纪的70年代末。

我在1980年毕业于医学院。

所以我是个老家伙,但我儿子毕业的时间要晚得多,最近才毕业。

他是一个普外科医生。

我问他,我说,你在整个医学教育,你在搞的研究会堂等过程中,

你有没有听说过我们可以用抗微生物剂治疗病毒?

不,他从来没有听说过。

我打电话给我在佛罗里达州的朋友,40年的内科教授,真正的医学医生。

说你有没有听说过,我们可以用某种抗微生物剂治疗病毒?

不,他从来没有听说过。

所以这是最大的谎言。我曾想发表一篇这样的论文,

但他们让我修改了标题,我不记得了。

但这有关于一个事实:那就是在这个治疗方式上,他们已经骗了我们40年。


所以从大局看是这样的:

如果你带出一个这样的病毒,你不需要….我们谈论疫苗和相关事情,

为什么我们有疫苗?

我们有疫苗是因为我们没有治疗天花的方法,我们没有。

那是一种非常致命的疾病,所以有疫苗是有意义的。

我们最初没有治疗小儿麻痹症的方法,所以有疫苗是有意义的。

但这(Covid19),即使不做任何事情,这种疾病在上一个病毒季节有99.991%的存活率。

我把它称为病毒季节,因为它真的不只是一个流感季节了。

但你知道在冬季,这就是上个季节可怕的事,包括纽约和一切。

世界上整体的存活率,相比于标准的病毒性流感季节,存活率是99. 992%,你会看到很大的区别。

所以,所以第一,它不是说所有的都死亡。

但是,第二,我们实际上有一个治疗方法,而且非常有效,尽管所有的宣传和企图想要认定医学文献是错误的,

这一点已经被人们发现,他们还企图驳回任何他们不同意的东西。

我们有治疗方法,而且它确实有效。

所以我们不需要(疫苗)…..你说他们为什么要隐瞒治疗方法?

好吧,我可以想出两个原因。

一个是,如果对所有这些空气传播的病毒性疾病,你有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法,

你们690亿美元的疫苗产业就归零了,对不对?

所以,麻疹等等,

我们还不完全知道,

是的,你说的是,像氯喹和羟基氯喹,这些东西。

和伊维菌素,可能还有其他的。

这些都是所谓的亲溶酶体剂。

我可以告诉你,我的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

他是一个麻醉师,但他最初的训练是在印度,他是如此兴奋。

他在半夜给我打电话。

我们在川普说之前,就已经听说了。

因为我起初认为他们说…

他们不同意我们,因为橙色人(川普)不好。

他们仅仅只是不想要任何川普说的东西,“他很坏”。

但实际上我们事前已经知道了,

而且它不是与川普有关,它比任何事情都要大得多。

所以他打电话给我,他说,我想我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起效果的。

因为他拿出了他从印度拿来的旧教科书《传染病》和《生物化学》,然后他搞清楚了。

我说,好吧。

好吧,如果这是它的工作原理,会怎样呢?我们应该能够找到其他的药物,

然后我发现了亲溶酶体剂这个术语。

我开始寻找这些药物,结果发现有很多,但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他们不想让你知道?

好吧,690亿的疫苗行业会成为0,其实甚至比这更多。

如果我们现在处在生物战中,

作为这场多维战争的一部分,如果你的口袋里有治疗方法,他们就不能用疫苗来恐吓你,我是说用病毒。

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即使他们已经做了这个实验的方式, 它真的不是一个疫苗。

但不管这个东西是什么,他们称为斯佩泽疫苗,这个Moderna疫苗,这个RNA的东西。

他们自己也承认这并不能防止传播。

好吧,即使它能,它也是被创造出来,与弹头部分,即刺突蛋白起作用。

所以明年这些生物武器方面的家伙….

我了解到的另一件很悲哀的事是,在全国各地都有这些生物武器,我们真的资助了他们。

我们真的资助了,想想这个。

我们资助了一个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病毒学家,来我们的军队生物武器实验室工作。

疯狂,叛国的程度之深。

PLA,人民解放军,对于那些不熟悉它的人。

中国,不祥的征兆。

是的,是的,是的。

我的意思是,它在克林顿政府的治下进行。

顺便说一下,接收非联盟国的外国学生是完全非法的。

所以,如果你是来自伊朗,或不属于我们的盟友的某地,

你甚至不能在研究致命病原体的生物实验室工作。

你知道,就是任何可能被用作生物武器的病原体。

所以突然间,我们已经从克林顿政府下的立场,

转变到奥巴马政府下居然资助中共病毒学家,在我们的生物武器实验室工作。

这真是绝对的疯狂。但我发现有这些家伙,

我们的生物武器家伙比我预期的还多。

我知道苏联人有,而且他们可能就在附近。

但过去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将军。

这样他们就可以在这个冠状病毒上再装一个小东西了,

现在,他们有了导弹技术,

他们可以在上面放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这样每年你都要注射不同的疫苗。

所以,即使你相信这种疫苗会有效,我不相信,

即使你相信,这也不是一个永久的解决方案。

病毒就在我们身边,它们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我们和它们共存了一千年,

如果我们能活下来,希望我们能和他们再共存几千年。

但你知道,我们必须有一个解决方案,不涉及任何形式的疫苗,

而我们有这些解决方案。

我们有治疗方法,我们有预防方法。

因此,羟氯喹和氯喹不仅能用于治疗,也是很好的预防。

但另一方面,你可以通过补充剂来提高自己的免疫系统。

大药厂从不希望你这样做。

但毫无疑问,当我坐在家里,很生气,看着电脑,然后…

我不停地踢着屏幕说,你知道,所有的数十亿美元,我们支付给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为什么他们不钻研一下那些病的很厉害快死的人。

因为你有没有注意到,有一个双峰分布。

有的人胜过了这个东西。

90%以上的人他们从来没有真正的症状。

他们会有一点不舒服,或他们像得了流感一样, 但他们没事了。

然后有一个非常小的比例的人,进了重症监护室或死亡。 这些人是谁?

疾控中心花了那么多钱,却从不去研究一下。

他们也没告诉我们,但印尼人做了,他们研究了,

他们发现这几乎是最大的。

他们研究了一堆不同的东西。

但最大的最大的事情是你的维生素D水平。

如果它是高于30,你在ICU的机会,是小于4%的住院病人。

真的很少,当你考虑到这么大的人口数量。

所以人们能做的最大的事情就是让自己的维生素D水平提高,在阳光下是做不到的。

所以这是我对这件事的总体看法。

我真的认为它是击倒美国的一部分。

好精彩,梅里特博士

你知道,有趣的是,我不是医学专家,没有读过所有文献的情况下,我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是的,只是从我能辨明的,从媒体上看到的。

所以我想再深入了解一下这些疫苗,你知道,这是一个热门话题。

就在昨天拜登在1月14日星期四录制了节目,今天是15日,14日,是的,14日。

就在昨天拜登发了一条推特,说他要确保每个美国人都能接种这种疫苗。

你对疫苗的安全性有什么担心吗?

我的意思是,你会向你的病人推荐吗?

如果你在行医,你会根据他们的疾病风险档案,而推荐吗?你怎么看?

我有很多担心,其中最重要的是,我担心的是医疗行业的诚信和道德败坏。

因为你知道,我们从来不强迫人们接受医疗。

不管你怎么看它,

任何形式的疫苗,无论是流感疫苗或是一种医学治疗,

没有人应该被胁迫或强迫去注射。

顺便说一句,这就是二战后我们在德国吊死医生的原因。

但违反了这一原则,我们不应该这样做。

但医疗安全,呃是这样的,所以我总是告诉人们,你知道



我不会告诉你要不要打疫苗。

你必须现在自己做出决定,但你应该被允许有知情同意。

情况变得如此糟糕, 如果你把疫苗说明书放在你的Facebook上,你会被取下。

因此,让我们记住,

我们没有得到知情同意。

我们可能认为我们有,但我们没有。

所以,如果你快速地看看这些疫苗的历史,

这些都是实验性的生物制品。

我甚至不想把它们叫做疫苗,

因为经典的疫苗工作原理是这样的,你生长一堆的病原体。

所以比如我们说是麻疹,你把麻疹长在老鸡蛋里,

然后你再从中抽取一部分,你使它不那么强,你使病毒毒性减弱,你使它变弱。

有不同的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

然后你把它注射到人体,

他们自己的免疫系统看到了,然后对它做出反应,

只需要足够把它放在它们的免疫记忆里就可以了。

然后当他们下次暴露在病毒中, 他们记住它了,

理论上来说,他们就会更好地作出反应。

这就是你真正的身体,当它生病的时候,这些所做的。

没有疫苗接种,病毒引发你生病,

在大多数情况下,你获得完美的终身免疫力,然后就结束了。

那么,但这有什么不同呢?



他们不是给你一个病原体,或一小部分病原体,

或一小部分化学佐剂,可以让你的免疫系统产生更大的反应。

他们所做的是对mRNA进行编程,mRNA是一小块…它像DNA,但它是信使RNA。

它是制造体内蛋白质的东西。

它有点像一个放入3D打印机的电脑芯片,

然后你告诉它你想要它做什么,它就会打印出来,对吗?

在工程领域我们有这个技术,而这是生物领域的对应物。

我制造一些mRNA,它告诉你的身体产生某些东西。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所做的是,

他们已经做了一节这个mRNA,它在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制造刺突蛋白或至少它的一部分。



你实际上是在你的身体里制造病原体。

所以,你知道,实际上有多少该刺突蛋白被制造出来,这个问题就有点可疑了。

我不知道如何找到答案,我不能找到,但我相信有人知道。

这就是问题所在,

我会告诉你在动物研究时发生了什么。

我所知道的,有四个不同的疫苗,在三个不同的动物身上展开研究。

在雪貂身上,另一个是什么呢?猫,猫有与冠状病毒有着自然的联系。

所以是猫和雪貂,而且我想还有别的。

SARS之后他们开始研究, 他们做了猫。

然后在MERS之后,他们做了…所有更致命的冠状病毒病原体。

在MERS之后,他们尝试了在雪貂和其它动物身上做研究,

发生了什么事呢,所有的动物都死了。很明显。

但他们并没有死于疫苗,

他们死于所谓的免疫增强,或抗体诱导增强,

或抗体依赖增强,(现在他们称之为ADE,他们过去习惯称它为免疫增强。)

所发生的一切是这样的,他们制造了RNA…你要准备好接下来的内容啊。

你接种疫苗,你一切都好,没问题。

你接种疫苗是为了要对抗某种病毒,现在你用这个病毒对动物进行免疫性实验,

所以,当他们用SARS实验猫时,发生了什么事呢,没有杀死病毒,或者削弱,

这种建立在你的系统中的程式化的免疫反应,走出去,包裹住病毒。

病毒就像特洛伊木马一样进入了猫的体内,而猫自己的免疫系统却没有察觉到。

然后病毒不经检查就进行了复制,并以爆发性的败血症和心脏衰竭杀死了猫。

而这发生在雪貂身上,每次他们尝试,这都会发生。

所以,让我只是指出,


对于这种类型的病毒,我们从来没有成功地通过动物研究。

我们从来没有在人类身上做过这种研究,至少我们还没有,

也许中国人有,我待会再谈这个问题。

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没有成功的记录。

甚至在他们做节目,关心FDA是否会批准它之前,这种疫苗就已经被推出到分发中心了。

你意识到了吗?我的意思是,它被推出要分发出去?

我知道在内布拉斯加州,甚至在FDA说他们要批准它的几天之内,它已经在分发中心了。

什么?!我的意思是…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他们最长的一次跟踪疫苗的时间是两个月。

你看,时间不足够长,能让我们确定不会有抗体增强的问题。

我将从军事角度讲。

这是一个完美的二元武器。

我绝对不可能知道那个mRNA被编程,是用来做什么的。

你也不知道,大多数医生也不知道,医生无法得到这些数据。

只有这个项目的顶层人物(知道)。

好吧,他们知道,但我们不知道。

他们说它连接到刺突蛋白,但我们如何证明这一点?我们不知道。

所以,如果我是中国,我想打倒我们(美国)的军队,

这很容易。

我需要做的,已经发生了,就像我们看到的一样。

我使它连接到一个东西,一个我可以钩到这个冠状病毒上的东西,

比如刺突蛋白,或者是其它东西,另一种蛋白质,

我只是把mRNA连接到那(病毒的刺突蛋白)上。

但我知道它不存在于自然界。

所以没有人会死于疫苗。

然后两年后我又释放,任何我制造的东西。

明白我的意思吗?

咬合之物,然后它会导致这种免疫增强的死亡。

所以这是一种延迟死亡。

这就是所谓的二元毒药,

我给你第一部分,然后我就可以溜走了,

然后你不小心接触到第二部分,就死了,你却无法追踪它。

这不是一个假设的理论。是啊。

有一个中共党员名单从上海泄露出去。

他们(中共党员)中有数百人在辉瑞、阿斯利康和葛兰素史克等公司工作,

这些公司正在制造这些疫苗。

这绝对是很可怕的。

但我们却信任他们。

是的,他们装作以我们的最佳利益做事。

我们该何去何从呢? 梅里特医生?

我们还剩下最后几分钟。

你担心的是什么?

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呢?

我和医生们谈过了。

他们说,也许我们已经到了Covid2021年, 你知道有一些变体,

他们已经谈到这个冠状病毒突变,现在应该是70倍以上的毒性。

我甚至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不知道你如何测量。好的,我可以告诉你。

这个是从英国来的,根本不需要担心它,

他们说的是这个更易传播。

这就像说我在高速公路上开95,但现在我要加速到97。

你知道,我不担心的传播性。 我们不关心这个是极具传播性。


它会使情况变得有点更加糟糕。

这不会是问题,致命性是你应该担心的。

这里我们就不谈论了,

因为他们可能拿出别的东西。

但是,再说一次,如果你拿出来的东西,是基于这些空气传播病毒,比如冠状病毒,

我们基本上有一个治疗方法,就是羟氯喹,伊维菌素。

所以他们为什么要这么使劲(掩盖)?

所以,我们需要做的是,我们需要从病毒学家、坏男孩手中夺回我们的世界,

使伊维菌素,羟氯喹可以买到。

现在,也要注意到这一点。

两个羟氯喹厂都被烧毁的几率是多少呢?

他们说,“哦,不,那些不是羟氯喹厂。”

不,他们做的是羟氯喹的前体物。

是不是?所以,你知道每一个回合你都被骗了。

但我们需要做的是,我们需要站起来了。

我很自豪地说,内布拉斯加州的州长里基茨,

他是不以任何方式限制羟氯喹使用的五位州长之一。


每个人都需要呼吁他们的州长停止签署这个东西。

这是由医科大学给我们带来的。

他们(医科大学)都是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福奇给发工资的。

让我们克服这个困难,让我们给你们这些人能力来保护自己。

这就像说,好吧,我们将有导弹来了,

但你不能建造沙子,就是沙袋,

你不能有一个地下室,

你不能有一个防空洞,

不,这是不对的。

你应该能够有一个防御,医生应该知道防御。

我们不能再在防卫的问题上撒谎了,

我们要告诉人们,有五六样东西。

我的办公室里有一个小的covid套件。

有乙酰基半胱氨酸NAC,维生素C,维生素D,锌,硒和槲皮素Quercetin六样东西。

如果你这样做, 你可以提高你的免疫反应,

和你自己治好这个(疾病)的能力,而不会病的很难受。

有可能在未来,他们会再度放出更危险的东西,

那么我们需要更多的东西。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让真相传播出去。

人们必须推动周围的新闻,我们有治疗方法和病人得到它。

这是可悲的,病人害怕去医院,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不会得到正确的治疗。

这真是可悲。 但我只是想向医生表明我的看法。

我明白,如果你在接受培训,你不能说出来,

你被困住了。

我不怪你,

我怪的是上面的所有人。

那些从福奇拿钱的人,

那些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拿钱的人,

那些愿意拿着这些钱,因为职务的压力而杀人的人,

不一定要在职务服务中杀他们。

但他们给早期的门诊病人,有意略去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在杀害他们。

而那些已经结束培训的医生,他们必须在这里做出一个道德上的决定。

因为我们应该对养老院的人进行预防性治疗。

我们一周5块钱就可以救人了。


我们可以拯救很多老人,但他们(医生)不愿意。

他们(老人)被认为是对社会没有贡献的人。

纳粹就是这样,认为这些人不值得活下去。

我们必须克服这一点,因为你们这些医生都选择了沉默。

因为,是的,他们有贷款,他们有两个孩子,他们不想失去他们的大学工资。

现在是时候重新考虑你的立场了。

我想每个人都需要(这样做)。

在医学界,我们需要拿出男人的样子(雄起)和诚实。

信息就在那里,

不要告诉我没有证据。

你知道,在证据问题上,他们对你撒谎。

如果你真的在互联网上做任何努力, 你可以找到证据。

如果你找不到,你可以去America’s Frontline doctors美国的前线医生, aflds.com。

你可以去aapsonline.org,

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hysicians and surgeons美国内科医生和外科医生协会

许多其他组织现在都站出来说出真相。

好棒,梅里特医生,

还有最后一件事,我想问你,人们应该访问的最后一个网站。

美国内科和外科医生协会,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组织,

前线医生。还有没有其他的团体,还有没有任何的临别赠言给我们,

梅里特医生?

嗯,有巴灵顿宣言Barrington declaration。

我的意思是,有这么多。

如果你可以去替代网站,sott.net,有很多好文章。

我想说,如果你想摆脱现在的流行病,

这真的很容易,你关掉你的电视,摘掉你的口罩,

你重新开业,过你的生活,去拥抱你的亲戚,

去看看你的老亲戚,然后开个邻里聚会。

因为让我告诉你,我们不能住在地下室里,

即使你认为口罩很管用,不要这样对你的孩子。

你要这样做几十年?从现在开始,每年冬天都戴着口罩生活?

不,不要再戴口罩了。别担心,伙计。

是啊,梅里特医生,

非常感谢你花时间和我们在一起。

谢谢你分享你精彩的见解。

朋友们,这是梅里特医生,请把这段视频分享出去吧。

你和我一样清楚,这段视频可能不会在YouTube或Facebook上流传很久。

把这个拿出去发给你的朋友们,

给你的亲戚们,分享到你的邮件列表,在其他社交媒体平台上分享。

这个信息是绝对重要的。

朋友们,我们命悬一线了,我们的自由也在失去的边缘。

所以帮忙把这个信息传播出去,访问这些网站,

并与你知道的任何人分享。

梅里特博士,再次感谢你,感谢大家的收看,上帝保佑你们。

+8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zhang
18 天 之前

这已经不是种族灭绝了,是人类大屠杀,邪恶至极

0
hkguo66
18 天 之前

mRNA疫苗产生的抗体是将病毒带入人体的特洛伊木马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