镁光灯下的舞者——爆料革命心路历程(一)

作者:澳洲雅典娜农场  美国漂移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21年1月20日正午12点,随着拜登左手按着圣经右手举起,眼睛盯着硕大的提词器说出他的最后一句誓言,一切幻想着新中国联邦的伟大战友——川普在最后一刻出手终结这美国历史上最滑稽、最无耻的选举,如同好莱坞电影桥段般的场景终究还是没有出现。就在那一刻,无数的新中国联邦战友最直接的感触莫过于如同一把削尖的匕首扎在心尖上一般的难受。就连坐在镜头前与大卫连线直播的七哥刹那间也似乎憔悴了许多。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为了帮助我们伟大的朋友——川普竞选成功所付出的一切努力,在这场美国史上最滑稽、最无耻的总统选举的面前似乎没有一点重量,显得多么的无力,多么的虚无……

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战友像我一样感觉无助和绝望,甚至连呼吸都会痛不欲生,无数次地对自己说:面前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睁开双眼一切都不曾发生,可惜每一次我得到的都是失望。这就是现实,虽然残酷却又无法躲藏。而更现实的是,我们或许连躲藏的时间都没有了。

 “输了又如何,你没输过,怎么知道什么是赢呢?” 就是文贵先生这句话瞬间将沉浸于痛苦的我一巴掌打醒了。是啊!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与邪恶中共的战斗哪那么容易就完结?路德说得对:“大选的战斗已经结束,这一次我们虽然输了,但战友们重新集结再出发,投入到与邪恶中共的新一轮战役。虽然这次大选对于中共来说是一场终极之战,但对于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来说,那根本不算什么,只要我们赢一次中共就结束了。而且在接下来的无数的战役里,对于中共来说,每一场战役都将会是他们的一场关乎生死存亡的终极之战!”

好吧!既然新中国联邦的反共号角又再一次吹响,我如果还沉浸于痛苦之中无法自拔的话,那岂不是太矫情了吗?将一切不快的情绪留在身后,收拾好心情投入到新一轮滚滚的灭共浪潮中去吧!紧跟着文贵先生、路德以及博士军团们的脚步,慢慢地竟悟出了一些令人激动不已、夜不能寐的东西来。于是用文字记录下来与各位战友们共同分享。不关对错,无论好坏。其实也算是我多年跟随文贵先生引领的爆料革命的一段心路历程吧!

首先,说说我们伟大的战友——川普。这几年下来,川普总统在我们每个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的战友心中的地位,早已是除了文贵先生之外最重要的那一个。尤其是2020年,随着一个个对中共的重锤雨点般砸下来,每一天都让我兴奋不已。无论是企业脱钩、股市摘牌、对中共官员制裁、把中国定义为敌对国家、确认中共在新疆犯有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等等,每砸一锤都让我欣喜不已。记得2021年1月19日路德还专门在晚上的节目中系上了从干洗店里紧急取回来的红领带(据博博士爆料),那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是无比的美好,好到让我们几乎忘记了一些关于川普总统的事实。

我们忘了川普总统几乎从未听取过我们爆料革命的天使——闫丽梦博士对CCP病毒真相的揭露。印象中川普就听取了两次有关CCP病毒的资讯。一次是在2020年1月底,听从了由路德告诉给班农先生关于闫丽梦博士所提供的情报,确信中共正在掩盖病毒的相关真相,从而果断颁布了中止中美航班的旅行禁令;第二次就是提出了由墨博士告诉路德的关于墨太太推荐的,对CCP病毒有疗效的药物——“羟氯喹”。但随后在美国一片“伪科学专家”的吵嚷后,也没敢坚持太久,无疾而终。以至于到现在为止,羟氯喹也没能成为美国NIH推荐使用治疗和预防的药物,甚至都没能成为非处方药物。如果说,川普不是科学家,对CCP病毒不了解尚情有可原的话,但他对冒着生命危险、历经千辛万苦、九死一生勇敢的来到美国揭露CCP病毒真相的英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的冷落,则似乎注定了他只能成为一个在总统山演讲、在林肯纪念堂接受采访的“娱乐型总统”。即使川普自己和妻子以及其它家人都染上了CCP病毒,甚至自己的兄弟死于CCP病毒,也都无法唤醒他对CCP病毒的战斗决心。

在由闫丽梦博士牵头并与数名博士军团参与撰写的两篇无可辩驳的、揭露CCP病毒真相的论文中,展示了大量翔实的科学数据、科学证据、以及科学依据完全足以证明CCP病毒就是中共军方用来攻击全世界的“超限生化武器”。不仅如此,闫博士还在其接受的无数次媒体采访中,竭尽全力地努力去唤醒各国政府的政要、有良知的媒体以及全世界善良无辜、饱受CCP病毒摧残的人们。其心早已感天动地,日月可鉴,但却偏偏感动不了装睡的川普。看着每一天无辜的美国人都在因为他的愚蠢,而在CCP病毒肆虐中被感染和死去时,闫博士的心都碎了。可川普仍然是那样的无动于衷,虽然川普总是喜欢把“美国人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挂在嘴边,也总是在指责中共掩盖病毒真相,但直到他在任的最后一刻,也不敢接见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来到美国试图唤醒全世界的英雄斗士——闫丽梦博士。直到他在任的最后一刻也不敢面对CCP病毒就是中共攻击全世界的“超限生化武器”这一事实,甚至连早前同意成立的一个CCP病毒特别调查委员会都在最后一刻取消了。川普任内被CCP病毒攻击的美国有接近2千5百万美国人被感染,超40万美国人死于CCP病毒。这同时也是美国2百多年历史中,因为被外国攻击所造成的伤亡人数最多的一次。更可怕的是,这攻击每天都在持续进行中,伤亡人数每天都在增加,根本没有任何放缓的迹象。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川普总统也是美国两百多年历史中对中共政府最强硬的美国总统。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打心底里感激他为新中国联邦所做的一切,感恩他对中国人民所有的无私付出。这也是为何即使他在对病毒的无能和对闫博士无视的情况下,我仍然认为他是新中国联邦最伟大的朋友,目前没有之一的原因。

但有一说一,在捍卫美国民主、宪法、自由中,他也同样让我大跌眼镜。面对如此明目张胆的选举舞弊和欺诈,国会议员的腐败违宪,众多主流媒体合力压制言论自由、掩盖真相、洗脑人民,执法机构选择性执法对犯罪视而不见,甚至连曾经代表着无私和公正的法官都完全堕落、徇私舞弊时,川普竟然妥协退让了。自此,美国这个曾经让全世界人民羡慕和敬仰的民主灯塔所拥有的自由和法制,从他妥协的那一刻便已消亡了,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更为可恨的是,川普曾有机会成为挽救全世界和全人类的史诗级别的英雄,但不出意外的是与在和CCP病毒的战斗表现一样,他又一次选择了妥协退让。

当以中共为代表的全世界邪恶组织发起了灭绝人类文明的疯狂进攻时,川普的退让和懦弱,无疑等同于亲手扼杀了人类文明最后的希望。虽然文贵先生透露过,川普说:无论如何也不会动用叛乱法,将美国带入一种混乱不堪的局面。但遗憾的是,他不但没有使美国避免陷入混乱,现在连全世界的人类文明也从此陷入一个无尽的黑暗。川普总是想让自己成为一个可以与美国历史上其它伟大总统比肩的总统,可是想要成就伟大,你可是要做出一些伟大的事才行吧!“别看他说什么,要看他做什么”这句路德先生在他的直播里常常说的话,用在这里竟也是如此的贴切和讽刺。唉……

记得文贵先生早在一次直播中说过这样的话,大意是可能出于职业习惯,川普总统在镜头前就特别来劲,特别有精神。这言下之意,就是离开镜头,离开镁光灯的聚焦,也不过了了。也许,镁光灯下的舞者,是对川普总统最好的称谓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责任编辑:多伦多枫叶农场   孙行者
校对:首尔喜韩农场  文迹~见证神迹
发布:巴黎七星农场 文月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