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贵看春晚VII连线闫博士3,期待回到那块土地那是我们的家乡

编辑整理:

伦敦喜庄园:胖丁

法国巴黎七星农场:枫丹白露

郭文贵先生在辛丑年文贵看春晚对庚子灭共年爆料革命的成就进行了回顾,把辛丑年定为以毒灭共年和以钱灭共年,与各位战友进行连线,在三小时四十三分钟的时间内全球战友们与郭文贵先生共同辞旧岁迎新春,本系列将根据本届辛丑年文贵看春晚的不同内容逐一上传。

以下为第七部分——连线闫博士3,期待回到那块土地那是我们的家乡

辛丑年文贵看春晚时间点2:07:24——

郭文贵先生:我们现在呢,科学家最后要问你一个问题的也是很多战友想要问的,就是说现在你最想的你是不是想回到中国?如果没有共产党你愿不愿意回中国?那么你是不是怀念或者思念中国的生活方式,你回答大家一下,谢谢。 

闫丽梦:谢谢郭先生,我肯定是想念中国的,我也想念香港,因为我从来没有想到我在香港呆了将近八年。我没有想过,是,我知道作为研究来讲,美国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但就我内心来讲的话,当时在那个实验室里面和我的生活环境,我很喜欢那种研究,我很享受那种可以比内地还相对平静一些、干扰少一些,同时他们又真的是一个顶尖的实验室,真正有一定学术精神,比较严谨呀,就是说在这个范围内,在世界范围绝对是一个严谨的实验室。同时我可以跟全世界各国的这些顶尖的科学家经常有过交流,甚至有一些私人的交往,那我觉得这个生活环境是我很喜欢的、我也很享受。但突然一天,这个生活的平静就被香港运动打破了,这一切就再也回不去了。我想念香港、我想念那里的整个环境、我想念我在那里的生活、我想念香港的风土人情。同样,我也想念青岛,因为在那里是我的家乡。然后一年四季,春天有樱花、有樱桃、有草莓,夏天有西瓜、有桃子、有葡萄,秋天有苹果、有梨,冬天的时候在家里面呆着,虽然很冷,但是是一家人在一起。我想念,但是我知道我回不去,而且不光我回不去大家也回不去,因为现在是一场病毒战。如果119我不说出来的话会是什么样?我的家会是什么样?我的朋友们会是什么样?我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样?我一直是当时从一开始就是在第一天做的,当二月份、一月底的时候我进出香港的那个马家店医院,就是病人的确诊区取样本很多次,然后这些东西都是我们在P3亲手做的,如果不了解这个病毒的本质,对我来讲我也意识不到危害性。当病毒在空气当中肆虐的时候,我也一样会感染,我也可能就是那个得不到救治的人,谁都不知道。我们救不了别人,我们也救不了自己,所以这种情况下,我唯有那个选择,那么也就是说从那一刻开始,我也回不去中国。我也知道香港变了、中国变了,我现在唯有说的是,等有一天等共产党的威胁不再存在的时候,我非常想回去,我非常想念那里的土地,我想念青岛的海、青岛的,(闫博士再度哽咽),我想念香港

 文贵先生:呵呵呵呵,这个,七哥,今天你是,从你出现你就没哭过,今天你从天使回到了人间,你掉出了眼泪,说明你还是正常的,我以为你不会掉眼泪呢,呵呵呵,你老娘被关,你都没掉出眼泪来

 闫丽梦:我,我觉得,这是战斗中。就像我说的,我知道我们在战争的路上,你的哭就是对方就会感到高兴。我们要让对方感到恐惧、我们要让对方去哭。我们可以哭,但是我们也不是说不能在公众面前哭,但是哭起不到推动的作用、哭起不到帮助,我们已经有太多伤痛,中国人心中能哭的事情太多了,每个人都哭不完,但是我们需要的是一直奋斗的勇气,把事情进行到底。 

文贵先生:你要学九指妖,你听得见九指妖一说就哭,一谈钱就哭,一谈钱就哭~~

闫丽梦:如果哭能灭共,如果哭能灭共,能够传播病毒真相,我现在天天24小时在电视机跟前哭,哭不出来我掐自己大腿都把自己掐哭了,有意义吗? 

文贵先生:我要为你宽带解衣,我当众脱衣裳我为了你,我豁出去了,呵呵~你哭我就脱衣裳呵,这个这个,继续说继续说,你这说的,你这把我说的刚才浑身出汗,我得赶快换衣裳。

闫丽梦:我想说的是,我非常期待回去和大家见面的时候,和回到那块土地上、踩着那个土地上,虽然有雾霾、水也污染,但那是我们的家乡。 

文贵先生:我,这个,这个想法我可以帮你实现,呵呵,我可以帮你实现,这个可以有,这个愿望可以有。

接上文——

文贵看春晚I送走庚子霹雳灭共年迎来辛丑以毒灭共以钱灭共年

文贵看春晚II联线简体中文战友谈中共经济危机四伏/G-News病毒专题

文贵看春晚III联线七星战友:全世界已没有选择必定火战灭共

文贵看春晚IV连线班农先生,99%的兄弟姐妹希望川普回归白宫

文贵看春晚V连线闫博士1是否有神秘力量在主宰和安排着闫博士

文贵看春晚VI连线闫博士2,病毒已被打磨已走向造成伤害的方向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