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羟氯喹救治中共病毒染疫者的瑞士医生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锦

图片来源:COVEXIT

中共病毒新闻和政策分析网站COVEXIT于2月6日刊文,介绍了一位瑞士法语区蒙特勒内科医生克劳斯·舒斯特德(Klaus Schustereder)用羟氯喹治疗中共病毒染疫患者的故事。

克劳斯·舒斯特德医生在欧洲和非洲都有丰富的医学经验。2005年,他去了中非共和国。在那里他既是医生,又是疟疾患者。他曾患13次疟疾,深知病重的感受——连几米都走不动、发烧整夜发抖、疯狂呕吐等等,对当年照料他的人他心怀谦卑和感激。

屡患疟疾的刻骨铭心经历,令他对传染病本身及疗法的认识不断加深。如今舒斯特德医生对诊治患者持开放态度,学会了通过观察、倾听和实际检查来评估病人,而不受任何模式、意识形态以及世界观的影响。

舒斯特德医生在非洲看到了对简单、安全、有效和廉价治疗的巨大需求。他一点都不会迟疑用羟氯喹治疗中共病毒患者,为痛苦的病人缓解病情。他不会拒绝这种已经被世界传染病权威之一——法国马赛的拉乌尔特(Raoult)教授研究过的药物,不会拒绝这种便宜的、医学界熟悉了60多年的老药。他在遵循指南和国家建议的前提下,首要目的是想方设法令患者康复,而不是拘泥于官方的指令。

在中共病毒疫情中,克劳斯·舒斯特德医生发现西方医学界瘫痪了。只要国家建议(最好是美国建议)中没有明确定义的治疗方法,医生就无法用来对任何人进行治疗。这样的做法让医生束手无策,因为官方还没有在双盲随机临床试验中证明任何一种治疗方法是有效的。也就是说,病人只能送回家,并被告知,如果你的情况不好,就去医院。对医生来说,这没有法律问题。但是,这明显有一个道德问题! 甚至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每个医生,每个护士都该先学会相信自己的亲眼观察,而不是刻板地执行大型临床研究试验得出的结论。现在有所作为的医疗界同行是那些在抗疫一线充满勇气和热情工作的人。他们愿意冒险,因为他们内心深处知道自己依照希波克拉底誓言在做正确的事。

希波克拉底誓言

图片来源:Slidesplayer

这是医学生第一课就要学并正式宣誓的誓言,向世人公示了四条戒律:对知识传授者心存感激; 为患者谋福利,做有能力做的事; 绝不利用职业便利做缺德乃至违法之事; 严格保守秘密,尊重个人隐私。

该誓言是对行医者的道德要求,是人类历史上影响最大、最深远的誓言。

舒斯特德医生将该誓言铭记在心并践行,用羟氯喹治疗中共病毒患者。如今,那些身居高位、为中共站台的的医学界砖家、叫兽有谁还记得入医学院第一课时立下的誓言呢?

原文链接

校对 小鸥

发稿 文锦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