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时评2021.2.12晚:怎么看同一天哈佛出报道攻击闫博士,华盛顿邮报出报道替闫博士说话

文字整理:茅屎坑 kimkim(文沙) 战友长江 墨墨十七
编辑: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原标题

 2/13/2021路德社春节特别节目(郝海东球王、叶钊颖球后、安红、艾丽、墨博士):郝海东、叶钊颖回顾几十年,2020这一年排得上最值得回顾的第几?

 

视频



文字

路德:诸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时评之路博冠康胡谈今天是,我们还有嘉宾啊,这个闫博士啊,今天是2021年2月12日,美国东部时间,现在是晚上8:30,今天啊这个是大年初一啊,美国时间的大年初一。但是啊,这个今天我们看这个两大重要的平台,一个是哈佛大学啊,一个呢就是华盛顿邮报啊,可以说是在大年初一啊就贴出了两个,一个是报告,一个是这个华盛顿邮报的一个报道啊一篇,这个这个哈佛的是对闫博士的全面的攻击啊,因为为什么哈佛?因为之前我做节目说啊,说啊,你这个什么Gallo这个搞艾滋的,不是搞病毒的,什么麻省理工算啥,应该找个哈佛的过来,没想到没几天这叫哈佛就过来了啊,这就是你看这就是咱们咱们节目的影响力啊,中共这个这个很听话,但是华盛顿邮报实际上就是对哈佛的这篇一个综合式的一个一篇啊一篇报道,实际上,这里头意义重大这里面,因为大家知道这两个都是左派的,那左派的华盛顿邮报可以说是左派的这第1次啊没有说全面攻击闫博士,而是替闫博士在这里至少的中立了报了很多东西很多内容,这里头大年初一啊,这个文贵先生以毒灭共,大家就可以看到啊,这里面这个重磅的信息全部在这里头,看看他们在关注什么?这是我们需要看到的啊,好,首先这个让博博士给大家分享啊,其他相关资讯。博博士好,稍等稍等,稍等,稍等啊,稍等,博博士,(博博士:我在,我在,)好,可以了,(博博士:听见了啊。)对。

博博士:好,今天我给大家分享两条啊。今天年初一恭祝大家这个牛年大吉啊,然后首先一条消息就是说今天有消息出来啊,就是说我们大家都知道这个卡尔文森号航空母舰现在正在装备这个鱼鹰式的这个运输机取代以往的这个C-2灰狗对吧。我为什么要要装备这个鱼鹰式运输机呢?主要一点就是它的机舱够粗够够宽,所以可以装下这个F-35战机的这个F-135的这个发动机啊,今天终于是第1次实验成功,就是说整架的这个整组的这个F-135的这个引擎啊被由一架这个鱼鹰运输机啊顺利的运输到了这个航空母舰上面啊,所以说这是一个非常比较重要的一个事件,就标志着这个整个的这个F-35c的这个航母的后勤和这些所有东西都已经准备都已经完备了,所以说很快啊,很快这个卡尔文森号航空母舰会搭载F-35战机进行这个太平洋方向的这个战备值班啊,所以说这个是一个比较大的一个事情,跟大家分享一下,第2条也是航母的消息,在这条呢有点奇怪,就是说今天海军海军消息出来,说要给这个艾森豪威尔号航空母舰战斗群的5000名官兵接种疫苗,所以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临时仓促的决定,而且是就在这个艾森豪威尔号航母一样,开始这个呃···海啊就是呃···大西洋和这个中东海湾方向的这个部署的之前,所以说这是一个非常比较重要的一个消息,所以说可见现在这个军队里面对于疫情的这个防控还是紧张程度还是非常之高啊。好的,路德。

路德:好,接下来这个冠博士啊,分享一下。

冠博士:好的,这个今天说的第1条是给大家推荐一个这个北京台的春晚啊,非常有意思,因为什么呢?这个春晚最后一个节目是一个唱歌的节目,那么这个唱歌的这位先生呢,他是非常的这个有气质啊,这个身材也很苗条,穿着礼服,那么也没有肚子,虽然可能扛不了这个粮食,那么但是呢,他的这种气质是摆在那的,而且看上去很健康,没有这个心脑血管疾病啊这些都不应该有,脑子里也不会有瘤啊,那长得也不像面食,不像包子,不像烧卖,那么这位先生的名字呢,叫阎维文,唱歌唱的确实非常好听,那么大家呢也可以去北京电视台春晚去看一下这个节目;第2条要说的是这个赵乐际也就是常委赵乐际的弟弟叫赵乐秦,那么他最近被这个一个广西的这个日报爆出来说他不再担任中共桂林市委书记,所以这个可能也就代表说中共内部的它的这种内斗现在已经进入到了一个白热化,因为如果说连一个常委他自己的弟弟都保不住的话,那么可能这个情况就是非常严重了;第3条要说的是这个,CGTN它被英国摘牌之后呢,又在这个德国被停播,那么当时是欧洲是有一个这个欧洲跨境电视公约,那么电视台只要在其中一个国申请到播放牌照,那就有权向其他签署国播放,那么基本上还说了CGTN的这个牌照他是在英国申请的,但是呢,他并没有在德国特别申请牌照,所以现在的情况是英国的这个牌照被撤销以后,他连在德国这节目也被停播了,所以说呢,现在中共的他这个大外宣被停播的事情,在欧洲也开始在继续发酵,好的,路德。

路德:好,这个胡博士啊,咱们经常上节目,你有没有什么分享的?胡博士。

胡博士:我今天没有什么特别分享的,可以进入主题。

路德:好,好,那我们正式进入啊咱们今天的这个话题啊。首先啊,大家要看到啊,这里头这个今天首先是哈佛的一篇报道啊,一篇所谓的报告,说什么啊,什么很多人滥用了这个不需要预印版 Zenodo的这样的网站啊,这样的网站上传很多信息误导很多民众啊,是这样一个。但是华盛顿邮报这两天实际上采访了,秘密的采访了闫博士,随即今天也出来了,这个其实针对的就是哈佛的这篇报道啊、报告,啊,这个哈佛的这篇报告一看这就是中共啊,中共安排人搞的,为什么呢?因为那个那边教材里头啊,这个生物武器的教材里明确说了,就是让这个西方国家的某些正义人士,民主人士啊,让他们混淆视听,让你们稀里糊涂的,就啊意识到啊,站出来说这个东西啊要证据啊什么东西啊来误导,这实际上,但这两篇报道啊,都是非常啊,这个猛一看特别是华盛顿邮报的啊,他的这种写法我们待会首先啊关于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啊,首先让我们的冠博士给大家来,给大家说一下,呃···是,噢对,哈佛的这篇这个抹黑闫博士的这个攻击的报告让冠博士给大家啊来说一下它里面到底内容怎么写的?

冠博士:好的,这个首先他这个哈佛他···,但是他不是这个科学的这个人来写的,他是这个哈佛所谓的这个肯尼迪政府学院是有政治的这个人来写的,所以这个首先在这一点上,中共不是说一直这个问题你要病毒的问题要科学家来解决吗?他现在这个美国这个媒体推的背后有非常明显中共影子,它竟然是用政治的这个问题来说事。所以说这个真的是,首先从这个角度看,就是很是不合规范的一件事情,那么他这里面具体内容呢就是首先这个报告分5部分,那第1部分呢,他就讲了一下这个闫博士的她的这个前后的经过,但是他把所有的这些关键内容都略去了,那比如说他就说这个一开始是闫博士在这路德节目这个爆料嘛,然后就说是这个阴谋论啊之类的,然后又说这个GNEWS在1月25日发表的这个文章,然后又说GNEWS后面是文贵先生是班农先生,然后这位文贵先生班农先生是这个又是右翼媒体,然后就是这个传播阴谋论,所以在这个事情从头到尾都是有非常大的这个政治背景呢,那他实际上表达的是这个问题,那么他也,它这里面最关键的是他完全没有说到这个闫博士的这个爆料,最开始119都说了什么,那个人传人大爆发等等的事件全部验证,他一个都没有说,那么后来呢,他又提到说这个闫博士后面呢来到美国然后又去这个福克斯新闻啊,又去一些其他的新闻啊去这个上节目去说这些事实,但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说闫博士具体说了什么,没有说闫博士的这样的从头到尾遭受的危险和遭受的迫害,他从头到尾都是在强调这个右翼、强调班农先生、强调文贵先生、强调像Raheem先生这样的战友;那么第2部分呢,就说到闫博士的报告,那么他就说闫博士的报告呢实际上是发表在这个Zenodo上,所以他这里面他就是在攻击这个平台了,他意思是说你的这个科学的这个论文应该是在所谓的同行评议啊,发表在正式的这个杂志上,但是他说这个闫博士报告发表到了这个Zenodo这样的服务器上,那他就说了这Zenodo的服务器实际上是这个没有经过评议等等等等不专业等等这样的问题,那么然后呢,它这里面实际上,他这里面实际上还有一点就是说他比较了这所谓的BioRxiv和Zenodo,他说BioRxiv你上传之后要四五天审查的时间,但Zenodo可以立即提供,所以说Zenodo这种情况导致了这个论文这种阴谋论被这个放大;那么第3个部分呢就说的是这个各种社会的回应包括媒体啊,包括政客啊,就比如说闫博士的这个报告出来之后上福克斯有多少多少人看,有很多人看,那么然后说班农先生呢又就这件事情啊这个上福克斯新闻又说闫博士的事情,又说了纳瓦罗的事情,用闫博士的报告去说这个事,病毒是中共的错,那么它同时还把这个,呃··闫博士,他反正就是还把这件事情有的没的和这个川普总统连在一起啊,就是说了这个是就暗示说闫博士这个是帮川普总统说这个病毒的问题是中共的错;那么第4个这个第4个部分呢,就是说找的就是之前的这个霍普金斯这些人MIT这些人对闫博士报告写的那几篇文章的这种打击,那实际上就是引用了他们的话嘛,就是说这个没有论点啊,这个科学的信息不准确啊,虽然有术语,但是没有这个前后逻辑不对啊等等这样的问题,但是他并没有说出任何关于中共的···呃····任何关于科学本身的,到底这病毒是来自实验室还是来自自然?那么实际上最后还这个采访了这个Zenodo的人啊,显然这Zenodo在后面也遭到了中共巨大的压力,那么他就说Zenodo说了说这文章啊,我们之所以没有把它放下去,是因为我们把它这个摆在这让更多的科学家来看来这个批评和揭穿,这种所谓的这种可能存在错误信息的论文,这是第4部分;那么第5部分呢,是说到的这个闫博士在这个社交媒体上的这样的事情啊,他就是说闫博士的这个社交媒体这个推特账户呢,她实际上第1个是被封了,但是推特也没有说到底是为什么被封?那么他还说闫博士创立创立了第2个推特账户,还说这是作为战术调整的一部分啊。那当然了,第1个号被删了,建第2个账户,他就说是战术调整,所以我就不知道他这个人的逻辑到底是在哪啊?说闫博士(路德:他就帮中共说话,他就帮中共说话)是啊,我就说这人实在是太荒唐了,他就说闫博士建立第2个推特账号呢,是为了推这个第2条,第2篇论文,实际上就这个意思,那后面还说这个闫博士还这个建立了一个Gab的账户,然后就说Gab是一个这个白人至上主义阴谋论的人等等经常用的这个平台,然后他大概就是主要是说了这个这样的一个问题,那么总结下来呢,他就是在把这件事情的前后删去重要内容的部分,删去最重要的部分呈现了出来,然后把所有的这个闫博士的事情和这个政治挂钩,然后说成是阴谋论阴谋论,那他结论里就说的很清楚了,是因为这是班农先生和郭文贵先生在这个病毒期间利用闫博士去推进他的政治目标。所以从头到尾这个事都不是为左派用的,这是完完全全为中共来洗地的一篇文章,好的路德。

路德:作者啊就这个人你看啊,看到没有啊,就这个啊,是吧,是不是,这PhD什么哈佛肯尼迪学院的Director,Director是讲师,是吧?啊,就是Research Director啊接着。这一篇是华盛顿邮报的啊,也,华盛顿邮报的他也推出来了,华盛顿邮报的内容,这个具体是大概介绍一下这个让咱们让胡博士来说一下好吗?然后待会来补充一下各方好吧,胡博士。

胡博士:这个华盛顿邮报的内容,其实这个它的主体就是基于那个哈佛的那篇文章,但是他稍微有点不同的,就是他实际上,我认为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文章写得要比那篇哈佛的文章要科学得多,为什么这么说啊?虽然他那边号称是科学论文,因为那篇论文几乎不能叫做论文,应该把它叫做propganda,是个宣传,因为宣传的特点就是没有假设没有验证没有没有这个没有这个分析,它只有一个,就是我来告诉你他是怎么样的,这个华盛顿邮报呢它是这样,它是有一定的这个分析在里面,咱们先不管他分析的结果是什么,但是他他至少把闫博士的很多的这个论点说了出来,那么它这个它的这个主体呢,它也是在讲,他就是说这个他当然这个站在左派媒体,他也认为这个闫博士的这个论文这些东西说的很踏实,作为美国科学家我是不理解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能代表所有美国科学家这个,那那么多的奎伊博士不知道算不算美国科学家我不太清楚啊。那他是这么写的,他说美国科学家认为这是假的,这个地点经常让人觉得很,然后呢,紧接着他就说这个他们是怎么样他的图片呢主导主导就是说Zenodo这样子的网站可以被利用为作为这么一个虚假宣传工具,然后呢,但是呢,他自己呢又想要伪装着很中立,所以呢要把这个闫博士的一些话那表达出来,但值得肯定的就是比起以前的CNN啊纽约时报啊,要么就不放闫博士的话,要么就篡改闫博士的话,这个华盛顿邮报他毕竟是把闫博士的话原封不动的放出来,这一点我觉得还是蛮好的,因为这让明眼人啊自己可以去做判断至少,虽然他很努力很努力的想带风向,但至少让部分人先明白,其中还有一点他讲的特别做好的,就是花了很大的篇幅就比较BioRxiv Rxiv和这个和这个Zenodo之间的区别,为什么呢?因为他知道很多科学家都是发表在这些杂志上面,他就不想把自己杂志的一起都打掉了,他就说啊,噢,这些杂志还是好的,他会审核的,稍微看一下,他说Zenodo就什么都不看,所以说就被利用了,然后呢,最重要的时候最后它有一个专门的板块就把闫博士对自己的这个报告的这个回击和这个把它放了上来,包括这个也闫博士为什么不发在这个BioRxiv上,为什么会发在Zenodo,还有一些包括MIT阿和CNN的反击也把它放在上面,然后最后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这篇文章,最终呢有一个它有一个带的风向,就是说闫博士的这个东西是跟一个政治的这个smear这个抹黑的这个这个东西是扯在一起了,但实际上我们自己是很清楚的,这个闫博士的所有的报告里面没有任何政治的因素,没有任何中美政治任何的东西都没有,它就是一个科学讨论,也仅仅是简单设出假设,然后用自己憋出的事实去证明自己的假设,甚至还有****这个东西哪些地方还没有分析到闫博士也都列的很清楚,这是非常典型的科学论文,反而是华盛顿邮报的这个分析,我觉得可能还需要进一步的能够有改善的空间,就是这样。

路德:这个华盛顿邮报,你看这边报道啊,我们这个用这个谷歌的机翻,但是翻译的不好啊,翻译的不好,但是呢,你看这个照片是昨天啊这个大过年的闫博士还专门很冷很冷零下多少度专门他们的记者啊专门摄影师专门去拍的,这里头啊这个具体的我们会深入,但是有没有补充啊,康教授有没有补充、博博士有没有补充啊?关于华盛顿邮报这个。

康博士:嗯,我没有补充,但是我可以简单评论一下吗?还是等?

路德:可以,噢,不,就等一下再评论,等一下再评论啊,博博士有没有补充啊,华盛顿邮报这块?

博博士:有补充,就是大家要注意这个就是啊,就是美国的所谓的一些科学家啊,比方说是加州大学那位,他是他们组织反击的时候把那些艾滋病的那些那些大佬们拿出来反击的时候,所用的这个理由非常有意思,我们大家马上要好好要好好的去分析分析啊。他们为什么要用艾滋病的人来来反击闫博士啊?所以说非常能够说明问题,非常能够说明我们一直在说的问题啊,路德。

路德:好的啊,这个首先这个哈佛的这个站位啊,一看就是替中共站台,是典型的肯尼迪学院大家知道肯尼迪学院就花钱就可以上的啊,这种地方是吧,就是中共每年有多少官员跑到肯尼迪学院啊去培训你就知道啊,并且在里面完全是胡扯,他根本就不知道,他根本没有问过闫博士也没有发邮件啊,说这个事情是不是这样的,从来没有。但华盛顿邮报啊,实际上,这个自己就问了闫博士,说这里要有关于你的一个,欸,闫博士马上就给他回应,回应了以后然后相应的啊这个东西它就相对来说是客观很多,但是华盛顿邮报他知道他叫都是著名的左媒,但这里他都不可能完全,毕竟闫博士是跟,他们觉得是他们觉得是跟什么班农先生在一起啊等等,所以呢他是比较中立的,但是就这一点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我们现在就是让闫博士来说说这华盛顿邮报对你这个这几天这个采访的一个过程,这是第1点啊;第2点你对这篇报道你自己是怎么看你自己觉得这篇报道对你是一个抹黑了,还是说你觉得还是比较认可的啊?有没有把你想说的基本上都说了?有没有歪捏造你你的意思啊,华盛顿邮报这个。稍等稍等稍等,好,现在可以了,可以了,可以了。

闫博士:不好意思,我刚才关了,首先这位记者呢,他其实一直在想要联系我,然后我应该是在周二到,周二左右吧,收到他的通···就是首收到他这个邮件转过来的,然后我一看这个情况呢,因为他其实直接开门见山的就说他知道哈佛正在准备一份那个就是以我为反面例子来讲预印版网站这种形式有缺陷备案用的这样一份报告,嗯,所以呢我作为里面的典型反面教材,我都不知道它有这么典型啊,我我当时以为准备一份报告,哈佛吧它可能中间把我引用一下,我哪想到他的题目就是以我命名的叫伪科学闫的报告,这是让我觉得太荣幸了,对吧?中共花多大力气?好,言归正传,那个华盛顿邮报这个记者就想听一下我的意见,他在这方面做的不错,他至少持续发了几封邮件给那个,就是用不同的方法,最后这封到了我手里,而且他并没有像CNN和那个纽约时报那样子就是提出很多限制,尤其是当时纽约时报,那国家地理直接没有找过我,纽约时报当时就是换个名字就直接说我们今天下午要出稿你你有什么评论?也就是说提前大概半个小时发出邮件了,就是完成任务这样子,那我就算看到,我也没有时间去回应,他这种完全就是走过场的客套一下,假客套。那这个华盛顿邮报的记者我觉得他还是蛮有诚意的,然后我也不怕他来问我这些问题,所以我就也没有问他,就是你要问我什么,他本来是说你愿不愿跟我就是文字沟通这样子,我就直接回复他,我说我们约时间我喜欢直接用视频聊天,因为这样子我们更可以彼此明白表情的沟通啊什么的,对吧,然后他也很痛快答应了,所以我们就约在星期三进行了一个大概一个多小时,他本来以为大概采访我10分钟就差不多,因为他对我本人和所有的这些背后的故事实际上基本是属于不了解的,这个可以理解,因为这个记者本身不是政经类报道的记者,他是那个技术类报道的记者,嗯,但是在整个沟通过程当中我觉得是蛮好的,就是他在听我的叙述当中啊,明显的就是他的表情的变化,让人感到就是她发现这些东西他都不知道,而且当时问过我,他说,那你为什么你说那个你要告诉一下你为什么只去跟班农先生还有只去跟那个福克斯讲?然后我跟他讲我说我一直就是open的,左中右所有的媒体全世界的媒体都可以采访我,我说我在这里等他们,你知道中间有多少媒体最后由于中共的施压而突然间消失了吗?路德先生我可以报媒体的名字吗?(路德:可以、可以)好,有BBC,BBC的早间新闻,最大的全球播放量最广的这个早间广播,在9月份就联系我要求做一个早间广播,实时广播,但是这个在广播前一天晚上莫名其妙的这个人就再也不跟我联系,再也不回应了,之前我们沟通都是很好,他来邀请我,然后包括其中还有就是那个英国的那个独立电视台ITV的Loose women,因为他说我是当时评选就是20世纪呃··不···2020年还是我不记得了,反正就是最(路德:20年,20年)20年,噢,对,20年来他们他们节目 20年来最有影响力的女性第1位,然后当时对我的那个十几分钟的采访,现在在YouTube的播放量超过140万以上,当时他第1天播出以后他就觉得反响非常好,然后马上就还约我要求做下面的采访,并且一直在持续跟我沟通,都是非常积极的,突然间也在采访的就是前一天早上那个时候我报告都已经发了,他们也看过。就在采访的前一天···那个前一天晚上突然就跟我说了一句,好像就是被吓掉魂了一样就扔过来一句话说,那个我们封城啊,再也不能不能录节目了,所以那个明天取消,我说你们封城了,就这个要封到什么时候?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敢跟我联系过,实际上他们在当时的节目还是在持续的,所以,这些大的媒体包括纽约时报跟在我后面玩这些玩戏玩了很多,(路德:还有澳洲的)还有苹果,澳洲的60分钟,(路德:新闻60分)澳洲60分钟节目的那个制作人过来,就是60miniute,过来跟我解释,也是在我发报告那个时候非常感兴趣,跟我一聊就聊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然后就要一定好好的沟通,说他们的那个制作人非常喜欢这个话题,结果聊着突然人就神秘消失了,然后后来这个60分钟这个,就用别的这些话题来取代了这个病毒的话题,你们去看一下就知道了,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呢,我觉得就是像华盛顿邮报这个态度,我们这次沟通我觉得还是蛮好的,而且他确实一开始他准备了很多很有这个偏向性的问题,比如说,那个法治基金为什么那个和我连在一起,我就直接跟他说,我说,我讲过很多次了,只是媒体不报道,我说法治基金我写这个是因为我知道我这些话能写出来,只是我这个人不一定会存在多久,但是这些话我要写出来而能够让我把这些话这些证据传递给全世界的背后,是来自法治的基金所有的战友,所有捐款者所有默默付出的人的支持,我跟那个人说,我是,我说,那个我们中国人知道,如果想给法治基金这样反共的基金,这个反共的基金捐款的话,承受的事会被喝茶,会被抓到监狱里会被判刑,所有的这些风险和压力。我说我作为被他们救出来的人,我只是希望不管我在世界上存在多久,我的文字和我的证据和我们在反抗中共的这个病毒暴行当中的这些事情可以被记录下来,然后让大家知道,这并不只是我和作者们的贡献,这背后有法治基金爆料革命反共所有战友们默默付出默默支持的力量,我说我仅仅是表现敬意,我说我跟法治基金就是并不存在你们说这种它通过资助来左右我的这个这个研究,包括班农先生,这完全是不可能,他也没有给过一分钱,对我来说这完全是独立的研究。那个当然了,你如果说支持,那么我的机票和我在和我把因为把所有的积蓄都在出逃的时候留在了这个香港对吧,我账户里面那你们现在还有这个好几万港币的这个存款我也没有,一共也没有多少存款,对吧?都留在那里了,现在也出不来,那我这个是法治基金提供给我,就像提供给其他反共灭共人士的这种帮助是一样的。(路德:对)嗯,然后当时说了,那我还跟他说,我说你知道我为了写法治基金的名字经受多大压力吗?我说很多人来跟我讲这样会涉及政治,我说,但是我没有把它政治化,我们每个人都在经受病毒,是有人要把它政治化,而对我来说这个不重要,只要话能传递出去,大家能记住,在揭露病毒真相的事情上法治基金我们的战友们无名战友,我们致谢里面有专门写了致无名的战友,对吧,致无名的有付出的人们,这个就足够了,以后大家都能看到这是一份记录,然后看到那个时候,其实他我觉得他那个当时还是有触动的,然后后来我也跟他讲,我说这个Gallo你要来问我的话,那你不如去,你说这个艾滋病的Gallo,我说Gallo在山东医学科学院那里有中共给他做的Gallo病毒研究所以及个性化基因诊断中心,以Gallo的名字命名,他在担任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的这个啊病毒学所长的同时也兼任中共Gallo这个病毒研究所所长,这是2007年的事情,然后同时2020年去年底12月份就在Gallo帮助中共写了这个对我的污蔑的文章之后两个月他荣获了中国国家级别的最高科学奖项表彰他的忠诚度,我说还有很多其他人这里面知道的,不如去问问他们,我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平等的问题,你来问我,我很感谢,但我也希望你能够同样的去问一下这些这些大学这些教授,他们有没有得过中国的基金,中国的资助中国副部的这种旅行或者是中国给他们资助的旅行,对吧?以及现在有那么多的形式,你们美国都知道中共国在,中共的国家政府在以各种巧妙的形式通过学术机构,通过这个其他的一些组织或者是商业行为资助这些学术人士,不如问一下这些攻击我的人,他们背后的事,力量到底有没有跟中共联系在一起,对吧,那这样是一个平等的问题,而且有利于大家对事情的理解,当然这个记者在这部分上他没有讲,但是我觉的这个记者难能可贵是他写出了很多,就是我的谈话过程当中有很多重点,他确实也写出来了,那个比如说他明确的写到就是我在CNN的那件事情上,我指的是我没有拒绝过CNN,我说的是要先提供直播,以免误导别人,这个他写了,然后他也写了就是我当时跟他讲我之前给我,我知道为什么我不能投这个同行评议的这些杂志,他也写了我是发表过这个自然和柳叶刀这个传染病以及其他传统,那个医学杂志的作者,并且他跟我反复确认过这些文章,那个也确认过我是在哪里获得的学位,不是像有一些报道一样就说我是香港获得的学位啊或者什么。到山东师范学院中共造谣的地方,他清楚的列出了我的这个读书的过程,然后他也写明了,就是我知道那个我投这个同行评议杂志肯定会被拒,因为中共会尽力阻拦这些,但是我也是先选择了全港创立的相对在预印本行业最有这个话语权的这种网站,然后我还提供给他们证据证明我上传之后那个保尔k被黑过,所以我才敢投到Jnote,因为我怕这个证据被那个我的文章被中共拿去乱用,并且我也直接告诉过他,我说另一版网站不是我创造的,我也不拥有他们,这个形势你要问他们的拥有者。如果预印本网站被滥用,那是预印本网站的问题,我没有滥用他,同时传统媒体主流媒体也会被滥用,也已经被滥用了,那这件事情应该怎么讲呢?我想说的是,还有很多细节,我觉得我们大家一起讨论嘛,不让我一个人都说吧,

路德:你一直一直说下去就很枯燥啊,这个我们要互相的那个。要这篇报道里头啊,你看首先啊,这个他首先啊它一点啊,我看那里面他第一,他承认了,他说纳瓦罗替闫博士在站台啊,这里头写的阿纳瓦罗,他说包括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在内的共和党将闫的论文与带有cpplt一起推向了中国共产党是吧,第2个他说啊这个闫博士啊,在福克斯采访的他得卡尔森有接近1000万的啊点击率,480万是广播观众啊,就是电视280万在YouTube观看啊,他说,关键他说闫博士报道。一开始就是爆炸性的论文,爆炸性,9月发表了爆炸性的,他说现在所有的主流媒体不管他说,任何一篇都无法,无法什么呢,把闫博士的这个爆炸型的这个论文去进行啊,不管就是想方设法。他想把这个盖都盖不住了,现在他自己说的,就是,哪怕他们所谓的主流啊,说这个有什么有这个问题,但他们都盖不住啊,这是这是你看这是里面的重要的这个一个点啊,这重要的点,这是我看到我们嗯互相多交交流一下啊,这个从博士开始啊。你看的这个报告你看了哪些点啊?给我们观众们多沟通一下

博博士:我看到的这个点了,其实跟我们以前跟大家一直宣传的东西是非常接近的,就是说科学是个圈,你不在这个圈里的人,你就最好把嘴巴给闭上,就是这样的一个意思,为什么要说啊这个事。不可信的对吧,谁都可以提议,谁都没有经过同行评议,然后这些东西就是说只要不是那些在这个圈子里面的人,来经过评议的圈同意了你发表的东西,你都不能发表,你都不能见光,不管你有多少人看是吧,就说在这个里面这个里面就是说她还是口口声声的说啊我们的事这是我们的科学。不能把它政治化,但他们就在口口声声的做着一样的事情,把它给政治化好,我们可以在这个文章的下半部分有一个question about research on process,里面讲到了怎么样把伽罗杰弄出来的OK,首先是recruit是什么意思啊,是招募,是这个guide这个人把他从外面给招募进来专门用来攻击闫博士的,然后为什么呢?他说我想啊,我们应该赶快要把这个回击给做出去,但是呢,要一定要有这个科学的这个quality,一定要是一届大佬,他立刻就想到了盖娄了。然后他底下说什么,他说we need somebody of your stay to say this is the garbage,为什么就是说我们需要有你这样的一个江湖地位的人来说,这是一篇垃圾论文,是不是他就是说这完全就是一个拉山头啊,就是说我们是这个圈里的,我们这个帮派里的,我们要这个帮派大佬出来指责你这个外来户,说你说的是垃圾,根本就不管里面写了什么,根本就不管里面的东西是不是经过科学论证,比方说闫博士说的不对,拿出论点来拿出论证来是不是?现在就是说我们需要somebody of your schedule,就是说要有一个又有你这样江湖地位的人来说这是干嘛?这个地方把这个学术圈的肮脏和这个学术圈的这个黑暗啊,讲的真是淋漓尽致啊,真的是淋漓尽致,这就是一个圈子,就是一个水泄不通的一个小团体,就是说你只要你要想进我这个圈,你就必须交我这个圈的保护费,然后跟着我这个圈的人混是不是?你要必须要维护我这个圈的利益,你要立刻我要叫你咬谁你就咬谁是不是,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可以看出来现在的这个,对于这个病毒和这个生物这一块的这个这个研究的黑暗到了什么程度啊,各个地方就是说这种学霸知道吧,这种这个他们这些学霸就各个大学的那个系里面的系主任啊。这个大学研究的带头人啊,以及像这一些这个媒体这些这个就是说科学媒体的这些主编的这些东西,他们都已经结成了一个小团体,而这个小团体就在他们那一亩三分地的这个小沼泽里面,对吧?他们不是华盛顿的大沼泽,一亩三分地的小沼泽里面呢。几条本地小鳄鱼,但是就这些人就把他们这个小沼泽搞得乌烟瘴气,我们也看的很清楚,我觉得一定要有一个牛人来怼她,然后我就想到了你,只有你这种人你知道江湖地位才可以来怼他,这个里面写的真的是太乱了。太露骨了,这个记者他真的是我们的战友,

路德:这个Jnote创始人他在里面回复说啊,确实Jnote就因为闫博士太火了,火的不得了啊,是不是这是第一,第二然后这里面所有的科学家搞了一辈子八九十岁了,从来没有一篇这个论文超过5万10万点击率呢。没想到100万第1天就15万,这帮人绝对要羡慕嫉妒恨,我跟你说你什么干了什么,你有本事你也发个论文就放在这个运营版里头不需要同行评议评的,你看有几个人点,是不是,随你选你去看,你就放在经过同行评议的,你都没人看你。别说放的没经过同行评议的是不是啊?这个同行评议就相当于主流CNN,这个什么福克斯,非同行评议就相当于这个自媒体啊,类似于这种自媒体,闫博士这种不经过同行评议都有这么高点击率,如果放到你这个自然那不就至少过千万,是不是啊?这个康教授你怎么看啊?

康教授:大家说的非常对,就是这个里边我觉得他的目的性非常的明显,它以打击预印本这个模式说他不靠谱非科学主流,以这个为借口,它其实真正的目的呢,就是打击闫博士,打击闫博士这个报告,这个非常的明显,而且这是它是一个协调的一个动作,就是从他这篇文章出来到这个华盛顿邮报的文章马上跟上,这是非常明显的做了这么一个协调,刚才那个我在给博博士说的那点做一个补充就是galou这个人呢是一个特别大的大佬,这不是任何一个人随便说我想去record你我想去招募你就能招募的来的。就没有中共给他发大奖,没有中共给他去建立一个专门在山东建了一个学院,没有这样的利益撬动,撬动不了他。一个小小的这个叫叫这个编辑的人怎么去找一个最大的大佬不可能的,肯定是中共说你去找他,他有身份,而且已经被我们撬动好了对吧,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在科学从业者来说,你怎么可能随便一句话就把galou叫来了,对吧,xx也叫不来了,这不可能的,这肯定是背后的中共的操作是非常明显的,那回头说到最开始这个哈弗这个呢,我觉得这个里边非常有非常大的问题啊,就是这个发表这个文章的人呢,他们是。Political scientist, 对吧,他们是政治科学的文科的对吧,但是呢,他在里边说的话,他他的评论是一个是一个自然科学的一个问题,自然科学问题的本质是什么,谁对谁错,他完全没办法去理解,对吧?他没有能力作为一个political30。这种背景的人,搞政治的人,他来理解科学谁对谁错,然后你这个这里边你就明显出发点就错了,而且他这个立项的时候他就是完全就是只要是galou说的,只要是这个这个攻击闫博士另外两个人,就是xx和xx两个人,还有就是这个嗯,这个这个嗯霍普金斯大学一共就三个人攻击闫博士。他就把这事拿出来说,只要是攻击闫博士的,那他们就是对的,不攻击的就是错了,对吧,这个东西你作为根本没法判断的情况下,你这个出发点就错了,你这个项目你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你的出发点根基就没有了,你就已经偏颇了对吧,你不是一个真正能判断这个东西的人,你就说一方一个人对,一方一定是错了,这个项目已经就错了,而且他在描述的时候。把自己说成是一个内部人士,好像里边的所有的一些怎么去布局的,说郭先生跟班农先生怎么布局的,怎么去一步步运行的,好像他都完全知道已经知道内幕一样,这完全是非常滑稽非常毫无根据的这么一个东西,而之后呢,这个华盛顿邮报呢,就是在这个哈弗这个报道出来之后马上跟上用这个媒体放大的方式。把这个说法就是加强音量把它放出去,就说只要是预印本的文章,那么就是包括尤其是暗指闫博士的这个报告,就不能相信的是不被这个认可的,对吧?所以这个就是,当然闫博士报就是跟我们说一下这个背后她跟这个记者交流后面这个内幕也让我们了解这个事儿,为什么这篇文章读起来稍微会有一点模糊,就是他明显是在攻击闫博士的报告的,但同时到最后的时候又说了很多实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我们知道了这个事,可以说这个我觉得这个记者肯定一开始接的任务就是啊,你们现在你现在去写一个报道去这个打击这种预印本文章这个模式,就去打击闫博士这个报告,但这个在这个和闫博士交流的过程中。他有可能真的是被闫博士说的话感染了,所以他最后留了这么一段,反映真实情况的这么一小段,这里边有好多的数据也说出来了,说闫博士的爆料这个有多么大的影响啊,就可以说,可能最后这个他人性中的一点光辉流入了一点点吧,所以这是一个比较,感觉读起来有点有点乱,有点乱套,但是呢,现在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了。

路德,所以你看啊,咱们再看看刚才这个康教授说的太对,这个galou是属于这个病毒界的太佬,就不是病毒,艾滋病的泰斗,说白了就是华山论剑式的人物,突然打一个你报个名号过来,是不是你你说怎么定你这个丐帮帮主你不可能去对一个名号都没有的,闫博士跟他比是不是?在这个江湖上肯定没他那个是不是主动出来还不止一次,然后霍普金斯也出来,现在哈弗也要搬出来,你看基本上就是有点像啊,之前这个孙悟空啊大闹这个,那个时候的四大金刚出来不行,然后就是这个二郎神出来不行,然后太乙道长的什么都不行,玉皇大帝搬过来也不行,只能带如来佛,我告诉大家啊,告诉你啊,你这个什么哈弗太垃圾级别真不,够我告诉你,那那天我我就跟大家说了,石正丽在组织人,他们就找不到人,最后只找了这哈弗这种,你看看这个哈福出的东西,没有一句是说闫博士的报告的,啊,针对性怎么样?纯粹全都是这个就是比如说这个东西怎么样不讲这个这个他讲你加这个啊,别的什么又是法治基金,又什么跟班农的关系,你扯这些去了,你去扯报告他没人敢去扯报告。这是他们最悲哀的,所以说很多5毛想去攻击闫博士,告诉你你级别都不够你怎么滴,你也是哈弗也要混个博士后出来,你才有级别,这很多那什么一些什么在推特上也在这攻击啊,说白了你太low知道吗?你看中共都请了哈弗,霍普金斯医学最牛的,这个泰斗级的这种华山论剑人物都出来攻击,都压不住,因为这是真相,这个胡博士啊。

胡博士:首先是这个哈夫的报告,我以前从来没有看过政治的论文,我一直觉得这个政治的论文要拿一个PHD特别难啊,因为他们说他们要坐8个小时的辩论,能拿到他们的PHD,我现在看完这个以后我很惊讶,就是嗯大家,嗯有空喵一眼就可以知道,我简单给大家说,这其实就是一个小学生的日记的流水账,为啥说是流水账的,就是我刚才讲的是个科学论文,科学论文必须有假设,有验证有分析,必须有这个分析很可能证明回来以后他必须比较多可能的假设是错的,然后回过头来再重新分析根据证据了,但他这个基本就是记录,它实际上是一个recording,你知道吧,他就是把咱们这个历来干了所有的事情给我们记录下来了,然后呢,这个再加点这个这个这个抹黑的言语,仅此而已。这个根本就没有任何分析,比如说像他说他自己给的闫博士一个模式,首先什么,其实啊,然后再撒种子啊,然后再做调整了战术调整调整呢,首先你和闫博士一句话都没说过,你怎么知道闫博士在战术调整呢。实在是难以理解。第2个呢,就是他说的闫博士接受了所有的右翼媒体采访,但是他分析了一下为什么会这样子吗?就像刚才所说的,你左翼媒体你不敢报啊,告诉你们了甚至跟你们交谈完了,你们拿着手上就把它咪掉了,但是他这里面就没有任何分析,那你觉得这个东西还有什么科学可讲吗?然后另外一点我发现这里面很有意思的一点,就是大家看他。讲每一件事情的时候从来不讲这件事情是什么事情,比如说他说119,119怎么了?他不说,119疫情大爆发他他不敢说这个,因为他把这个写上来,怕别人一看后觉得很神的,真的预测准了,CNN的报道,他也不敢说CNN说了什么。他光说CNN打击了,然后闫博士反击就完了,然后呢,其实就是想说啊,你看CNN这么有名的都打击她了,科学家不应该注意应该是独立思考吗?你为什么光看CNN身上的光环你为什么不敢说,CNN当时说闫博士抄了别人的论文,结果证明是闫博士和自己和他那个康教授两个人一起合写的,他不敢说这种事情,因为他怕说出来。让人笑你知道吗?因为他写出来CNN在这个犯了错误,那我这个报告引用这个东西不是一个没有无厘头的事情吗?他不敢说,这就叫选择性的隐藏证据,他把证据隐藏起来,光说出了一些这些模棱两可的事情,他这篇报道是一篇真正的一个典范,什么典范,就是隐藏证据的典范,他把自己写的那么好,可能就是因为这个人这个人的这个所谓的专家的头衔,就是这个不实信息专家,专门的不实信息专家,但是他自己呢,就是用这篇文章证明了什么叫做不实信息,第一罗列,但是不采用两边的意见,光用他自己的意图去去抹黑,去收集证据,而且搜集证据还隐藏对他自己不有利的证据,只说对自己有利的证据,把这两条加起来不就是不实信息吗?然后第3点我特别想说的就是这篇文章全图看下来了,给人第1种情绪反应就是仇恨,这个人就是写这篇文章的人充满了对这个保守派和右派的仇恨,但是问题是谁在挑起或利用他的仇恨去写这样的文章。这种仇恨是他有没有公立的重点,他到底有没有看过闫博士的博客或者闫博士的文章,闫博士的文章里面没有任何一丝的政治观点,纯科学讨论,而他在这里一点科学都不提,把闫博士往各种的政治上去推,让我想到前段时间我们就能专门讲了这个ccp最近的策略就是一定要利用种族仇恨,大家可以看这个作者。如果看了以前的这个文章都是以前的文章,全部都是什么攻击这个种族主义白人至上啊,闫博士不是白人至上主义的,不是很明显的嘛,但是他就可能我相信一定能找到一通电话,是ccp或怎么样给这个人打电话,甚至通过他这个学生,这个闫博士啊,她就是被这个班农利用作为攻击的棋子,所以他才写出如此仇恨性的攻击性的语言,所以这也是这个,我觉得这篇文章真正的起源与科学毫无关系,纯粹就是他利用自己手中的政治资源,进行了一场政治攻击,就是这样,

路德:哈夫的报告你不得不承认啊,到2月10号闫博士报告的观看次数是104万3337次,下载次数735,879次,大家想想很多东西啊,比如说啊,如果这个东西不好你去强推你打广告都没人没人给你去下载,知道吧,你这个东西为什么别人真的要下载就是觉得好,明白不?这就叫是不是你去打再多的广告,再烂的东西,别人都不会去那个,闫博士的这个报告为什么,你还没打任何广告,直接一出来第1天就15万次下载啥意思?那第1天你还没有做这个福克斯的节目,是不是闫博士啊?是不是到晚上才做的?是不是啊?我记得9月15号那天做的,超过这些所谓的什么大佬,什么泰斗级,我发现我这一辈子也没有我的加起来的报告,估计也没这么大下载次数,这帮人羡慕嫉妒恨吧,说白了啊,咱们这里博士啊,刚才你看哈佛的耶鲁的是吧,霍普金斯的这些攻击炎博士的报告算啥?是不是根本都不值一提,冠博士你怎么看

冠博士:中共的逻辑呢?就是你跟他说政治的时候说你隐瞒疫情。它说隐瞒疫情的病毒是要听科学家的爱,你说不算数,那等科学家出来说是病毒来自实验室,他就说你这个是政治目的,你是背后是有政治力量支撑的,所以它是跟科学家说政治跟政治家说科学,只有当他控制的科学家说科学的时候,当他控制的政治家说政治上的事。唉,你看人家科学家都说了,你看这人家南非哪个谁谁都说了,不是种族灭绝,中共他一贯就这逻辑,它这里面核心就是要掌握它这里面的话语权,那么其实这个所谓的哈夫这报告它的逻辑呢,就是从这个Jnote这个平台开始说这个其实刚才几位都说过了,那么Jnote这个平台呢?他是这个熨板的,就是这种平台呢,他这个哈佛报告意思就是说你这种开放平台那谁传的阴谋论很快就传开了,这个炒作等等,但问题是这种科学报告如果说他不是专业的内容,因为它下载观看都是专业的人士去看的,那如果不是专业的内容的话,他是不会有人去这个访问啊下载,因为这个很简单的,你这个内容科不科学,到底是什么?这个懂科学的人大概不用仔细看上面前后上下大概浏览个10分钟,就大概能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不是科学,所以这个事情这个完全是说明了这份报告它的科学性,他的这种证据的完备性,而不是说他这个所谓的这个阴谋论等等这样的事情,那么还有一个问题,他就是说把这个所有的媒体政治化,我现在是第1步是要把你这个平台给你,这个说你是这个阴谋论的话,第2个就是媒体。所有的媒体它都是有政治倾向的,那么只要是有媒体曝他就可以说啊,你这媒体是为了政治目的,只要是有人出来说这个,就说按你们是为了政治目的,所以他这里面从头到尾就是通过他掌握的话语权,掌握在科学家的话语权掌握的科学平台的话语权掌握的媒体话语权来把这件事情来定性,所以说无论是怎么样,他只要掌握着话语权,他就可以把这个任何事情打成阴谋论,所以这个从头到尾就是中共的逻辑,那反而反过来说呢,之前已经找过很多科学家的什么这个啊,什么galou呀约翰霍普金斯的那个生化武器专家等等。写来写去也没有写出真正能反驳闫博士报告的东西,所以现在科学的牌快打完了,开始打政治牌了,所以中共的他这个一个一个搬啊现在,但是他的东西呢是越来越拙劣,说明打到最后也没牌了,那不行最后就习博士自己出来直播一下,说这病毒不是来自实验室,来自自然吧,我估计最后就只能习博士亲自上了,

路德:就是你要知道啊,这个战场上你看他们出动了什么样的啊,这个来对闫博士攻击,就知道这个闫博士的这个重要程度啊,这个江湖的水平啊,是不是啊横空出世,别人马上这个华山论剑的泰斗就过来了,如果说你像如果到galou这一层,没有后续的了,galou基本上就已经赢了,就把闫博士打的体无完肤了,但是后面还有哈弗,觉得你galou不行,你看你搞了半天这闫博士越来越厉害了啊,这个压不住啊,哈夫上,是不是因为路德时评说了,让哈弗就搞哈弗,爱。那个觉得比哈佛还牛的还有呢,因为之前为什么霍普金斯因为医学最牛的就是霍普金斯,之后就galou泰斗,然后用麻省理工的名义啊,是不是又不够,现在只有这个,这个我觉得最后应该要出港大了,是不是?闫博士你觉得是不是要出港大了?闫博士的师傅要出来了。过两天港大,别再给我搞什么政治,什么什么什么,你你找个真正的马利克,你得亲自过来,从这个报告的科学角度来一个个回应。闫博士港大出来,你觉得会不会下一个,

闫博士:你想的太天真了,如果港大会出手的话,马利克为什么要在7月份我上福克斯的事情确定下来的前几天辞职呢,马利克已经离开港大了,他怎么可以代表港大呢?中共现在对我的攻击就是我没有一个港大的这种身份啊,你这个名字上写个法治基金,就被他们拿来小题大做的在这里不停的吆喝,马利克是一个退休的教授,如果马利克可以被用来当挡箭牌,为什么会放了他回斯里兰卡,现在临时再把你请回来,对不对?那个我们的那个福田那位日那个美籍日本院长,就是在这个我离开我就开始爆料以后7月份之后没,他不就是说那你不够资格,所以就不跟你续约,那可是马利克从世界卫生组织挖出来的人,前秘书长陈冯富娟那都是好交情的呀。对吧,而且是在美国之前是在cdc这边做的,也是专门做传染病结合的,而且福田进二啊本人也认识我,我们俩那个之前也有过聊天,就包括在他办公室里面,对吧,那个为什么这些人都走了呢?中共本质上对外国人是不相信的,如果他信任这些人的话,他就不会在这些who专家都已经过筛以后,去这个武汉访问的时候还要前呼后拥的,这个对吧里三层外三层隔绝他们跟这个外界的联系,你们如果去看一下那个就连达扎克自己在他那个推上,这两天在那里洋洋得意的讲他的武汉收货的时候也都说漏嘴了。我们这十几个人都被这些天为何做出这个东西,就在宾馆的那一角呆着对吧,然后有很多人贴身的照顾我们,对吧?然后说我们这个行程很赶呀,要把这个做出来,换个角度想跟新疆集中营有区别吗?只不过吃的好点玩的好点,对吧,那个陪床的,这个可能多点看看咱们说的,

路德:咱们说的港大,港大如果出来讲,

闫博士:他敢吗,他现在是不敢。因为港大出来讲的话,港大已经在7月10号被用过了。他们说我逃离香港的过程是没有科学逻辑的,我也不知道买机票上飞机在家过海关需要什么样的科学证据才能证明对吧?他们对科学的定义让我很奇怪,包括他们现在把我定义为伪科学,如果伪科学是这样,就跟郭先生是骗子一样,那么我想我们对于世界的认识应该改变了,也可能我们现在说活着其实就是死啊,这些词可能都要反过来对不对?白天就是黑夜,那只是他们的说法,至于港大他们真的现在拿不出人来说我,港大有人倒是想跳出来,像那个那个哥伦比亚大学那个网红安吉拉啊,帮普京教授做打手的那个女的一样,到处出来指责我,有一个呀,在推上攻击过我好多次,终于有一次我不小心发现了这个推,对吧?然后他还要在下面那个说他是我的前同事,我也不知道这个匿名的是哪来的前同事反正我想了想,正经有资格说话的不包括这个人,然后这个人就说我是伪科学啊,然后说完后就跑到那个达扎克推底下,就是蝙蝠洞聚会的一条推下面,问达扎克我可不可以参加你们聚会啊?但就像那个黄教授在推上讲的,你这贡献显然不如人家哥伦比亚大学网红安吉拉做得多,所以达扎克连理都没理,你们去看达扎克推,有用的人的推他都回了,因为本来也没多少人搭理他,要不是这个病毒溯源溯源事件的话,他的推上面每次能有三五个人回应,都已经挺捧场的了,所以这个事情就是非常可笑。港大我断定它不敢出,因为我也觉得像袁国勇教授这样的人,其实他是不会站出来回击我,就包括其他的一些教授,我认识的人说明天可能就回来了,因为这些人在他们各自表述当中你能听出来。虽然他们不会明着站出来支持我,到现在为止也没有站出来实名的来,就是抨击我啊或者怎么样他们人在香港人在中共我可以理解他们有他们的顾虑啊或者什么,但是在这个情况下,如果中共能把这些人抓出来早就抓出来,我从报告里面到电视上到接受采访忽略过多少多少,昨天我跟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还说,我说名字都列给你了,石正丽对吧?包括王林发,但是王林发有可能是下一个,王林发现在开始活跃了在新加坡,对吧,同时还在泰国兼职,然后军科院的这些人,包括什么陈薇、曹富春,包括包括写生物武器这个指南教科书的这个徐德忠你们都可以出来,对吧你们英语讲得这么好,但母语交流更加愉快,大家都站在这儿说说你知道的我知道的,说说这个病毒是更像自然的还是更像实验室的,大家愉快的交流一下,也不用说谁对谁错就放给那个公众听就可以,对吧,咱们还可以同步翻译,很多很多形式啊,中共国它真的找不出这种人过来,石正丽自己说我的表述不够好,作为顶级的科学家,她到底怎么个表述不好,我也不知道啊,那个然后她嫌媒体的记者写的都不到位,对吧?那个很焦虑,但是她现在想找人能找到吗?我现在等着呢,最好赶紧写,写完了以后咱们最好直播,对吧?你也有理有据,我也有理有据,而且我的证据现在都还都已经摆在这儿给你看了,你就跟作弊一样,随便拿去抄,随便拿去改,你只要有本事把这个事情说成是自然起源,让公众信服,我服你啊,没问题啊。

路德:好,我来说啊,这个习总加速师啊,听咱们节目啊,记住,你看你这个搞的哈佛的这个真的白花钱,根本就没打到点子上,丢人丢大发了是吧,这里头全部又是跟以前的《华尔街日报》那个有啥区别,就是从政治的角度来谈,你真正的啊,你找的Gallo你也没啥用,是不是啊?也没有谈到点子上,所以到现在为止啊,这个他们为什么要做漫画来攻击,为什么要组织这一系列的来攻击,就是看到这个影响力太大了,并且揭露他们的真相,这个你看是不是?他们都说当代基因武器,中共搞的当代武器就是一种无形是不是,隐秘很难认别其施放方法,材料地点和时间,是不是?其施放者研制者以及策划者,因上述施放种种原因无法揭示,最终可能不了了之,这就是他们这本书说当代基因武器,就要研发这个,说美国不要当代基因武器、就要传统的,我们是要搞当代基因武器,就是在和平时期能放出去,最终不了了之。这就是他们目的知道吧,所以说啊,他们搞这玩意说白了就是之前所有的招都用了,基本上没用,所以现在啊,你看这个哈佛的这个,然后呢,《华盛顿邮报》,《华盛顿邮报》完全看完以后,我相信10个人看完9个都是支持闫博士的,毫无疑问啊。虽然这可能有可能啊他们有可能啊,但是这个记者看你跟闫博士接触完以后发现,这个还是良知在那里的这个笔墨啊,就往这边靠了一点拔河一样,然后接下来的,你还有什么招一直等着,这个咱们博博士。

博博士:是的,这个里面可以看出来,这个中共和这个整个它所能操纵的这个科学圈啊,已经基本上是乱了营了,就是怎么讲呢,有一种这个闫博士初生初生牛犊乱拳打死老师傅这种感觉啊,所以说这个老师傅一个一个一个来接招,结果一个一个败下阵去了,这个也太精彩了,这是一。第2个就是说今天那个那个Washington post的这一篇这个文章里面也提到了那个安吉拉拉斯姆森,就是那个哥伦比亚大学那个老师来懟闫博士的那个,而且我们还知道安吉拉拉斯姆森还记得刚刚闫博士还提到了在这个Peter Daszak推底下说你们去白酒卡啦OK我能不能也一起去啊,所以说都是这种人在这里来懟闫博士,都是跟着中共后面舔腚舔不上这种人来到这里,来到这里来攻击闫博士,所以你讲这个中共你也找点有路数的,其实真正的看出问题来的这些都知道闫博士说的是事实,在这个里面要么就是说没有站出来发声,要么就是说因为各方面的原因不敢发声,所以说从这里面大家可以看到这个江湖,这个有人就有江湖,是不是,所以说整个这一个这样的一个这个病毒圈学术圈,它就是一个江湖,一点都跟以前的这个这个帮派啊什么这些东西啊,从这个香港的这个黑帮到以前那个金庸小说里的那个帮派都是几乎是一样的这个道理啊,所以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说闫博士这样的一篇东西会引起这么他们这么多人这么多的大佬出来出招想反驳为什么?就是因为这篇东西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中共实在是招架不住啊,所以一定要用他们的这些所有能够雇佣来的,能够召集来到这个科学家都出来来赶紧出各种各样的招啊,不管是什么西洋拳,还是TM中国武术啊,全部都来啊,是吧,但是真的东西假不了,假的东西真不了,所以说这些东西到了闫博士都说了吗,有种的咱们是不是要开个擂台吗是不是,接下来给你掰开了揉碎了讲清楚嘛是吧,就是说如果敢接招的话那就来嘛是吧,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大家可以看到啊,谁是真正在这个里面是说的是真话,代表的是这个事情真的,而且谁在这个里面是真正的是拿了钱来办了一些黑心的见不得人的事情,我们可以看得非常清楚,而且最近这篇这本这个这个教材啊这个神书横空出世很又给这所有这些都找到了理论依据啊,现在这个真的是太牛了,为什么?就是说大家一定要知道,中共它厉害就厉害在它很多东西都是以政策导向,就是说它要在做事情以前它要找到一个政策,就是说要以这个政策去指导这个事情,而不是反过来。像很多东西就是说它美国有它的它的研究方式,就是说看这个学科是怎么发展,然后从这个学科这个角度,从实用的角度或者是从这个理论角度来进行引导,对吧,中共不是,中共是以政治的需要来进行引导,所以说他只要是以政治需要来进行引导的话,它就必须会要有把科学和这个研究跟政治结合在一起的东西,这个引导是怎么扯在一起的,这一本书就是怎么扯在一起的,所以说这个东西,其实我以前见过很多中共的内参,他们那里面东西跟你在外面看的完全不一样,这本东西的东西就非常非常像内参,我觉得中共给高层的因为不同级别的内参它的东西不一样的,省级的,市级的和这个国家级的或者是中南坑级的都不一样啊,但是这本东西里面有很多东西写得非常像内参,因为大家要知道,高层的这个当官的,中共当官的从省级市级到往上到那个叫什么啊中南坑像李宇这样的水平呢非常非常少,大部分这个这个这个学历啊,什么见识啊,什么知识面比路德差的远了,我跟你说啊,就说从这里可以看到,他们真的需要有一些科学家要能够像一个解释给一个5岁小孩听一样把这个事情给他们解释清楚他们才知道哦,原来这个东西是这样玩的,所以我们要用要去找。你看习总老是说什么区块链对吧,他懂个屁啊是吧,他他知道什么叫区块链吗,肯定是有科学家帮他们讲清楚了吗是吧,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大家一定要知道,中共的很多政策都是这么来的,都这么来的,所以说这些东西像这样的,这本书就是把政策和科学连接在一起的东西,所以非常之关键非常之重要啊,这是真的是理论依据啊,路德。

路德:好,这个冠博士冠博士分享一下,怎么看啊?

冠博士:好,其实我们说这个病毒这件事情本来是1月20号,大家都在说这个大选的事情都在说美国内部的事情,但是现在突然回到了病毒的战场上,重回焦点,这个就是因为上周中共这个和WHO共同搞的这个报告,一下子把全世界所有人的目光都拉回来了,那么WHO的报告我们说中共为什么要在现在这个各国病毒高发的时候突然推出这个,因为总加速师没有时间了,他必须把病毒的事情解套,他才能把他自己危机解决,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显然各国政府是不认的,那么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中共只能继续加速去把这个病毒真相的民意给抹平,那么病毒真相他如果想抹平的话,就是针对这爆料革命,就是针对闫博士,因为这个是谁在说病毒真相都跨不过去的一道坎,所以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这两个这个一个《华盛顿邮报》一个这个所谓哈佛大学的这样的一个文章,两个一起出来呢,就是说中共现在已经是动用它所有能用的力量来进行了新一轮的抹黑,这一轮的抹黑就是把这个思路非常明确,那么就是把这个闫博士的内容和这个什么政治啊右翼啊,这些完完全全搅在一起,那么现在这种情况是之前其实右派右翼的很多媒体已经采访过闫博士了,那么现在从《华盛顿邮报》开始,那毕竟美国它还是有底线的,如果说中共它在这种情况下动用这种左派的力量,它可以控制左派力量,想要抹黑的话,那么美国这种底线会使得就像《华盛顿邮报》这位记者去采访闫博士,但是他在采访闫博士的时候,他也了解到了很多他不知道的真相,因为美国实际上作为这个亲民主党的左派,他们自己也是一个信息孤岛,他们对很多信息也是完全认识不到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被中共这个压迫逼着去接触闫博士接触这些真相,反而从一定程度上能这个在他们这些左派亲民主党的内部开始让他们也慢慢觉醒,那么当这个美国两党都在这个方向上达成一致的时候,那病毒真相的事情也就可以解决了,而现在我们看美国的他的拜登政府在病毒真相这件事情上他还在观望,他还在等,等的就是这个到底真相互相的较量,到底那么谁能胜,然后他要是他会是按照这个舆论按照风向最后去做一个选择,所以说现在中共已经着急了,但是它的这种疯狂反而会加速它最后这个病毒真相的出来和它的灭亡。好的,路德。

路德:好,这个在这里啊,这个我们在深入的啊,再说一下,深入的这个《华盛顿邮报》啊,刚才说你看,他们找来找去已经找不到人了,这可见啊,找来找去找不到人,这什么意思?就是他们找的真正的牛人不愿意站出来,找来找去Peter Daszak是吧?死活就这个脸孔,然后就是Gallo说来说去,然后就是什么什么这个安吉拉啊,这种说白了根本就是无名小卒,根本就是说白了上不了台面的啊,然后现在找来找去哈佛又不是专业人士,啊这些记者再上台也不会给他们再写了,因为你比如《华尔街日报》攻击闫博士攻击一次,他不可能天天攻击吧,那不是跟闫博士有仇啊,再写一篇它不可能,《纽约时报》已经写了两篇,它也不可能再去攻击了,基本上能用的用完了。CNN搞过一次了,不可能再来又揭露闫博士是不是,所以他们能用的地方已经没地方用了,现在只有哈佛,哈佛已经攻击一次,每攻击完一次,实际上这个炮已经不管用了,知道吧啊,为什么不可能哈佛明天再出来一次,别人说我的天呐哈佛跟闫博士这个是不是有仇了,整个一个是大学给闫博士站台相当于啊,是不是?所以接下来他们还有啥招可用,只有唯一的一个招,习总加速师亲自出报告亲自指挥是不是啊?康教授。

康教授:嗯,说得太对了,确实感觉中共这个行为就明显说它太害怕了,就是我们之前一直分析了,它就是因为害怕才导致这样各种各样的手段啊,但它其实打击闫博士和闫博士报告最好的手段,它的首选肯定是科学的方式,以科学的方式打击是最有效的对吧,是最能够把它帮它翻盘的,对吧,但它反而做不到,不管它用任何媒体来宣传,它引用总是这三个人。要么就是Gallo,要么就是这个这个霍普金斯大学那个那个那个那几个人,要么就是这个安吉拉拉斯穆森这样的芮普金这个走狗,就这三个人,不管是任何报道,CNN啊,今天的Washington Post还是《纽约时报》啊,它全是这三个人,他没有人再有其他的资源,科学上的这种所谓的专家站出来供它来引用、供它来打击闫博士来用了它已经没有了,就说他在这个科学上是真的是没有能力来反击闫博士也不能反击就是这个报告了,这是中共最可悲的一点,为什么现在越出的招越混了一点,他这样用其他方式来打击的这个过程中反而暴露了自己这方面的无力,其实真的是他越来碰瓷儿,我觉得他越来碰瓷儿也把这个闫博士这个报告和闫博士爆料的真实性做得越实锤啊,这真是我觉得是这个总加速师这个又在发挥自己的作用啊,就是巩固自己这个总加速师这个历史地位,我觉得他们这个真是没有办法,但是会不停的出这样的招数,然后呢,我觉得这个过程中会让这个闫博士这个报告越来越实锤了,越来越难以反击了啊,路德。

路德:你看这个这本教材,你以为中共对他们对这个不了解写不出来吗,还是说你看你看别人,之前把SARS写的多清楚s蛋白,然后每个片段怎么怎么这么片段字母片段都分析的这么详细,他完全可以请徐德忠来攻回击闫博士的报告,从这个报告里通过的就说啊,闫博士的报告里说这个片段错的,你这里错的啊,实际上是应该是什么样,他们很专业呀,这个教材你看,都专业到片段这个水平,康教授你说是不是从结构,啊从各个方面E蛋白什么蛋白都很写的很详细了分析,你应该找这样的人来回击呀,为什么不回击?因为他知道回击不了,知道吗?你中共不是你最了解SARS冠状病毒的就在你中中共国的中共自己的国人啊自己,因为你从2003年就开始,是不是,你看片段的时候Orf1什么我都看不懂,但是他们已经研究了这么多年,闫博士的报告如果有任何一个漏洞有一个字母,比如说是s1区87478啊,这个写错了,你这个闫博士明明是479,你这搞错了,所以你的逻辑后面全全都是错的,就像拼积木一样,你说可以拼起来,但是你这个积木这一块明显是拼不到一起的,我给你展示出来。你的所有的全坍塌了,是不是,就是你的积木拼的最底层这个,你的逻辑是基于这个底层的就可以拼起来,他如果牛他就找到那一块你没拼上的那一个积木,他把它抽出来,然后说你看你这里都是错的,我随便指你两三个地方,你这报告不就不攻自破吗?明显是错的,别人你看别人的教材里头都已经研究到结构这么详细了,他也找不到人去来攻击,你不用写英文写中文也行啊,是不是啊啊?为什么不回应?胡博士,你说他为什么不回应啊,别人都研发的水平这么高了,你看啊。

胡博士:我觉得这个还有一种可能性是因为这个如果一旦开始真正的这种针对这些细节的科学讨论,等一下,一下就把真理辩出来了,本来好多东西,这个国际上还看不清楚呢,两个闫博士争论争论一下一不小心,哎,一下就把平时他隐藏的东西说出来了,他们可能也很害怕这些东西,因为这个东西说句实在话,他们现在来讲的话,你们发现每一次他们报告,无论是这个《纽约时报》还是CNN还是现在这个《华盛顿邮报》它只能谈政治,包括这个哈佛,只能谈政治,里面唯一的就是这个叫做这个这个约翰霍普金斯的那个公卫学院,公卫学院啊它非常努力的尝试了这个我就说和闫博士开玩笑说,这一看就是两个博士生打一杯咖啡坐在那儿一下午看看文献就开始打了,为什么?这个实在是丢了这个约翰霍普金斯的这个脸,我不知道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长看到他那篇报告是不得气死,因为他开宗立祖就把很多东西基本概念都做错了,他甚至说这个Mos和这个SARS是同一类的,他们连它们这个亚枝不是同一类的都分不清楚,唉,我们火来战友都把这个分得很清楚,这个他们所谓的这个这个各种这个专家教授既然把这个分不清楚就开始写评论了,这是让人觉得莫名其妙啊,包括它里面还有一条写出来让我们觉得很搞笑啊,当时看完都笑肚子疼了,他说这个闫博士说这个来自于军事院校,是他说这不很正常吗?我们美国的军事院校也研究这些东西,凭什么不指责美国就指责你们中国?我当时看完就说你你是哪国人?他们不知道你了不了解这个美国,那个DHS就是那个国家安全部那个国土安全部,人家的报告里写的很清楚,凡是攻击这个美国的这个东西它这叫misinformation component 人家说的外国攻击才这么攻击的,你这个你你拿的这个美国纳税人的钱攻击美国的军队这个,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两个东西这能是一回事吗?美国的军队属国家,中共的军队属党,这个东西能是一回事吗?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是他报告里就这么写的,堂而皇之就是这么写的,然后这个包括他里面讲的很多地方都是错漏百出,当时我也非常希望闫博士能够早点把他就是他这种搞笑报告的这个错漏百出给他给他回应回去,但是这个我们这个闫博士一直没有腾出手来,不愿意去跟这么低级这么low的人去这个这个这个具体回应,所以说现在大家也看不到这份搞笑的回击报告。然后这个其他两个就更更不用说了,就Gallo这是科学界的大牛,但是他是研究艾滋病的大牛,就像我们也知道你是做这个的大牛,你不一定你不了解那个方面的细节,对吧,其实从一个细节你看那个Gallo的回击,包括这个华盛顿时报它回击的时候抓住了哪一点,他说闫博士说这个啊,他们中国早都知道了这个这个这个用瑞德西韦就可以保护自己了,但实际上没有保护吗,他说好我们现在先说中国是不是现在来讲是在全球一枝独秀没错吧,第2个,闫博士当时在里面她是讨论这个RdRp有两个可能的方式,当时他们采用RdRp人家讨论两种方式你就只看一种,而且这一种你是把我们的一种讨论说成我们的一个结论,就说为什么?说明他在科学上他不知道该反击什么,他就拿了一条我们的讨论当中我们的结论,然后拿过来说,你看如果他们早知道有这个解药,他们为什么自己不用,这个咱们先不说这个当时他们抢注瑞德西韦的专利的事情,而且在不说他们当时人家我们说的是他在设计思路的时候,他有没有考虑到这方面,他把这个概念都搞反了,他把我们的设计思路的讨论变成了结论,这只能说明他对主体的科学讨论,没有办法去攻击,也不知道该怎么攻击,说白就是拿了钱不认真办事,看一下想一想就是拿这句话好像不太对,就这么说了就完了,反正我的名声已经在那给你镇场子了,你还想让我干什么,我还要回家睡觉了,所以这就是这样子的一种感觉。我是这么理解的。

路德:然后这个啊我们今年今天啊这个美国的初一啊,你看这个一下哈佛一下华盛顿邮报这出来,可见接下来就是病毒来源真相,是吧,所有的聚焦点关注点,其实就是闫博士的这个报告,想方设法要把它盖住,它就盖不掉,你100多万呢,70多万的下载,下载完了还不知道怎么传,你去互相,你有没有这个啊?给我发个邮件,然后你每发一个人发一次,乘以2就100多万是不是,整个科学界有多少人都不知道,现在啊,有没有这么多就搞病毒的肯定都没这么多,那可见就真是压不住啊,压不住,所有的他这些东西,这就是什么,就是所有人都会用这个去验证啊,去验证,现在你看WHO也在说这个东西也在什么到美国啊,到武汉去,这个检查这个一看所有人科学界根本就不认WHO这次,说白了就是忽悠的啊,就是跟中共去舔腚的,是不是,骗人的啊,这些东西根本就你想转移视线是转移不了,所以接下来啊闫博士啊,最后啊时间原因你觉得现在啊,接下来这个你想想,他这个华盛顿邮报的报告啊,还有这个哈佛的这个,你觉得是有压力呢还是一个动力啊?你是怎么看?

闫博士:好开心呀,就是我觉得第一点我不怕你们来讲我也不怕你们来挑战我,就怕你们在那里闷着头不出声装死对吧,那个竞技场上的人最喜欢有对手,反正我摆事实讲道理,我摆证据你也讲尽管讲,你要是能捉出一堆蝙蝠,我都说了吗,你把蝙蝠训练的讲普通话也好讲英语好站一排跟我讲,按照动物实验里样本量这个小型动物要大于10才有样本数的这个统计性的那个意义,所以我找10只以上的蝙蝠过来挨着个站着对跟你讲,稍息立正报到对吧,向右转向左转,我们蝙蝠就是这个事情的罪魁祸首,绝对不怪石正丽,我们自己飞出来而且你还冤枉了石正丽,石正丽是我们的好妈妈,她们对待我的恩情就是虽然没有党多,但是他们也是我们的再生父母,对吧。你你随便,你派一些这个蝙蝠过来唱赞歌呀,什么都可以对吧?这个这个我们公开在这里,而且我的东西,我真的是,我我想说我知道你们中共为什么心虚,就像刚才就是康教授啊,那个徐博士他们讲的一样,中共就怕真理越辩越明,如果他不不怕辩论不怕讲道理公开说话的话,他为什么要钳制言论自由呢?因为说句不好听的,我这报告现在只是科学报告,我一再强调,而且我放的全部都是让人挑不出错的实锤,你如果让我讲科学证据,如果不是百分百,我敢肯定放在这儿的,那我跟你讲,基本上我的报告还得再加厚好几倍。可以问我们团队的成员,大家都知道的,我压下去多少条本来可以拿出来讨论讨论,但是会导致歧义或者是被对方攻击的这个我都压在这儿,另外我也说了我也了解这些专家,你们讲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儿对吧?我本来我现在还等着咱们找一个大的平台一起说,你们一直没给我机会对吧?现在牛年开始了,你们有新的政治任务啊,赶快咱们过来一起讲一讲,对吧,你讲讲你知道的,我在实验室里到底是养仓鼠的还是我是香港大学医学院年度内部评选的时候,我们公共卫生学院的A+的那个内部评选,这是马力克和里奥给我评的,对吧,因为A+一般来讲一个学院可能都没有,因为它涉及到马上就要按照学校系统里面最高级别涨工资,所以一般的其他的系都不愿意给这种评比,毕竟它是一个软性的吗,学校资金有限的时候,年度评比是不愿意这样来的,但是为什么我能够拿到,要不要我给你们看看你们自己亲手跟亲自跟我交谈,完了看了成果以后亲手签名由院长全都过关了这个等级评定,对吧?养仓鼠能养出香港港大这个公共卫生学院这个全球顶尖学院的A+的内部资质的话,那我觉得你们实验室全部去养仓鼠还更好点,中共也不用那个赶超英美的什么top1top2了,中共马上清华北大全部改养仓鼠,一夜之间进入全球顶尖科研型大学行列,对吧?你们你们尽管过来,我一点都不怕,你看这个我跟这个华盛顿邮报讲了,我说我还在准备报告,他说那你为什么回击一直都没说呢?这个记者挺细心的,他看了我的那个第2份报告以后他说,那个你后面提到你会有回击是吧,我说对啊,我说我之所以没说,是因为时机不合适,我早就写好了。我说但是我出来讲这个事情的目的,不是为了我跟他们1对1的吵架,对吧?我为的是让大家尽快的知道这个事情的真相,尽快的可以采取正确的措施去处理这个疫情,所以我当时不需要马上回应他们,因为等别人看我的报告自然会有定论,对不对,我之前准备了几次要把我那份将近30页可能以后就是最后定稿还会再多一点,想把这个报告写出来,但是问题是那个时候我们觉得到游戏到最后我想大选之后马上出,大选前一天这个蓬佩奥先生都已经在国务院发文了,85%以上的专家都不支持自然来源,我在这个时候,再把这些人扯出来,是不是很没有意思,不如让大家先去接受这个概念,大家明白,对哦国务院都说这话啊,他就是这样,你看WHO现在出来洗地自然来源全球群嘲,各个国家都在嘲笑,有没有生物医学背景都在嘲笑,所以回头看看这篇文章什么那个安吉拉的文章,对吧?站得住脚吗?它如果站得住脚,为什么大家不在这个时候说对奥对奥,WHO有这些人作证,对不对,这个事情就很显而易见,并且这个华盛顿邮报他也专门写了一段,他说啊那个最近WHO也出来说他们他们的那个就是也说了,这个不是来自中国的也不是来自实验室的,他们的这个想法呢和闫的报告是相反的,哇塞这简直就是给我背书对不对?你问问现在华盛顿有人真的相信WHO这次说的话吗?所以我觉得这篇报告对我来讲我蛮开心的,我本来就想找个机会说哎我要出这个点对点的回应了,你看他最后一段还说那个闫说了她有30页的报告,她会逐字的去逐段的去回应回击这些,对不对?他也说我是,他们要来打击我,反而战斗得越勇,对吧,有脑子的人自己都知道它其实相当于给我做了一个预告,就是开篇说啊,我受到攻击,实际上结尾是哎她她还没回应呢,你们大家等等,对吧,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呀。那我我希望多一点这样的平台,哪怕今天我在warroom的时候班农先生问我他说那个你是欢迎所有的平台过来吧,那如果CNN呢,我说CNN它只要敢直播我欢迎啊,他敢不敢呀,然后班农先生和拉希姆他们都在笑,他说他当然不敢了,对不对?我人在这儿实名,就在这里,随时来联系我好不好?我我希望大家把我的话这个传播出去,包括国内人都让他们知道,想知道这个疫情是怎么回事,想打击我也不用花那么多钱,我不要出场费,找个平台,对吧,路德平台也好你们包括你中文的那些什么大外宣的平台也好,还是别的,只要你,环球时报那个不是都骂了我那么多次了,对吧,不如让我直播跟你们讲一下,讲完了你们要是想往我这儿砸锤子,你看看我递的证据是把我砸死还是把你砸死。

路德:对,中央电视台第1频道新闻联播也可以,不怕是不是闫博士,焦点访谈更不怕,春晚也没问题,还有这个元宵元宵晚会都可以知道吗?

闫博士:我其实特别期待啊,特别期待,既然现在就是文史类的博士、政经类的博士都出场,不如让我作为一个自然科学类的理工女去跟亲自指挥的政治学博士对吧,一起来,我们谈一谈,我们一起讲一讲这个事情,千万别污蔑了您老人家,这事儿要是坐实了,您连那种族灭绝的帽子,可能都可以摘了,对吧,国际社会对您的污蔑太大了。

路德:好,今天这个这里面啊,最后我们再说一下,这篇大家看着啊,咱们的战友要行动起来啊,200多页,咱们的这个翻译啊,不够啊,咱们要要把它要翻译,至少要几十二十个这个咱们英语好的,赶紧跟咱们博博士或者艾丽啊推特发私信啊联系,和冠博士报名啊报名啊。所有的每一页我们会底下写着谁翻译的啊,每一篇底下用你的笔名,你想出那个都行,我们要把它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共的这个当代基因武器啊,你看他怎么研发的,哦在这里啊,这个今天又是初一,所以呢,嗯,今早上已经给大家拜年了,然后我们就咱们的小扳手啊也非常感谢咱们的小扳手,每一次节目啊都在这里给我们清理这些5毛啊这些这个混淆视听的非常感激。最后啊博博士,我看你刚才笑得很欢,你来你来结束一下好吗?

博博士:我觉得今天真的是挺欢乐的一件事情,感觉这个整个的这个生就是病毒学界和中共都是这样,跟闫博士打牌对吧,闫博士1对2,中共小三,闫博士3个5,中共小三。感觉就是说没有牌打,就那几个,是吧。闫博士出两对,中共还是一张3,你就是完全感觉真的是没有牌可打,我们都已经见到他们的所有的招数了,这个里面连这个你看现在连这个哈佛的社会学博士都出来了,这个实在是有点这个这个这个太太low了吧这个,就说好歹也是,所以我觉得今天你讲的有一点其实很重要,就是说真正的啊,对于病毒学有研究的,看过闫博士的文章,了解其中的东西都不敢出来,要么就是说因为各方面的原因自己不好出来,要么就是说顶着太大的政治压力或怎么样,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真的是希望真的有一些这个有识之士真的是有有见识的人能够站出来,就是说闫博士写得好或者不好,真正需要有一个有见识的人能够站出来,能够来给出一些真正中肯的意见,我们也看到几个美国的这个,嗯,就是说出来来挺闫博士的文章,那些他们都是说的,就是说里面内容是怎样怎样怎样,我们认同这个观点,对吧?如果你们不认同的观点里面的内容请来批驳吗,是吧,但是我觉得中共真的是可能不敢啊,真的是一批的话整出这个病毒的真相了,因为这个病毒在全世界已经有那么多人生病,那么多人受到了伤害,而且死了那么多人了,到底是它是哪儿来的,到底谁应该负责,我们真的需要有个说法啊。路德。

路德:最后一个位置,Gallo如果说错了,我是搞艾滋的,是不是?我只是从某个角度来说是不是我又不是搞病毒的,所以这是真正的专业的他不敢出来,因为他知道一看明显太明显了,就是中共的这个痕迹啊,好今天节目就到这里结束。

冠博士:路德,路德我插一句。

路德:好。

冠博士:哈佛大学它有一个公共卫生学院是这个陈曾熙冠名的,是这个香港恒隆地产冠名的,应该也是中共的人,所以提醒一下中共啊公共卫生学院可能还有几张3找一找。

路德:对,全找出来啊,是不是。康教授要不要补充?

康教授:没有补充了。

路德:胡博士要不要补充?胡博士,没有是吧?

胡博士:没有没有。

路德:好,闫博士,嗯,要不要补充有没有补充?

闫博士:就给大家一起拜一个大年初一的年,对吧。我们下一年再接再厉,你看现在大年初一,中共哈佛啊什么一起给我们送大礼,大家开开心心牛年咱们红红火火一起用病毒的真相来灭共,好吧?

路德:好,再见,谢谢闫博士,谢谢冠博士,谢谢博博士,谢谢康教授,谢谢胡博士,今天节目就到此结束,别忘了点赞分享啊,点赞再见。

更多路德文字版请看:GwinsGnews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