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士兵!大师种族! – 中共想要做什么?

翻译报道:Daisy MD
责编:白夜

本文作者Gordon G. Chang是《中共即将崩溃》的作者,盖茨通研究所特聘资深研究员,及其顾问委员会成员。文章称:

前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于去年12月3日在《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专栏发文“中共是头号国家安全威胁吗?” 文中指出中共在人民解放军中进行人体实验, 企图增强士兵的生物功能。深圳的贺建奎因其危险和不道德的工作而引起国际骚动后,因“非法进行人类胚胎基因编辑”而被罚款和监禁,这意味着什么?

布兰登·韦歇特(Brandon Weichert)在2021年2月接受盖茨通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的采访中表示:在这些科学进展中最令人不安的是,中共与美国和其他西方先进国家的关系。经由这些关系,中共已经获得了CRISPR基因编辑以及其他的先进基因和生物技术。

中共的所有这些举动都是为了获得“生物优势”。正如拉特克利夫(Ratcliffe)指出的那样,“北京为追求权力完全没有道德界限”。实验唤起了人们对纳粹第三帝国创建“大师种族” (master race)优生计划的记忆。

中共政权没有道德或品格,不受法律约束,也没有束缚感。随着生物技术的迅速武器化,它确实拥有了一种技术,可以启动一种全新的,遗传改良的,踢着正步向前行的人类。

 国营昆明动物研究所的中共遗传学家苏兵最近将人类控制大脑发育的MCPH1基因植入到猴子体内。使低等灵长类动物的智力可以更像人类。苏的下一个实验是在猴子中植入直接与人类智力有关的SRGAP2C基因和与语言技能相关的FOXP2基因。

 在中共没有人看过《人猿星球》吗?也许正是因为他们看过了。 《韦氏报告》(The Weichert Report)的布兰登·韦彻(Brandon Weichert)在《美国伟大》(American Greatness)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中共的生物技术发展正在朝着一个恐怖的方向发展。”在一个野心勃勃的共产主义社会中,研究人员正在追求古怪的科学。当您混合猪和猴子的DNA时会发生什么?中共实验人员可以告诉您。如何在动物体内生长类人器官呢?是的,这事他们也做了。

 而且,北京可能已经在制造“超级士兵”。国家情报局局长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于12月3日在《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上发表题为“中共是国家安全威胁第一吗?”的评论。文中表示目前尚不清楚中共军事研究人员已经走到了什么地步,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提倡使用CRISPR基因编辑工具来增强人类能力,而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正在支持增强人类性能和’新概念’生物技术的研究”。

解放军全力以赴地进行人类基因编辑。正如分析家艾尔莎·卡尼亚(Elsa Kania)和威尔逊·沃恩·迪克(Wilson VornDick)的报告所述,“在深具影响力的机构里许多解放军学者和科学家都在此议题上反复提出类似的论述。”

所有这些中共人的举动都是为了获得“生物优势”。正如拉特克利夫(Ratcliffe)指出的那样,“北京对权力的追逐不受任何道德约束”。显然,共产党在考虑的不仅仅是士兵。一位中共研究人员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对产生活产的人类胚胎进行基因编辑的人。

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的贺建奎曾用CRISPR-Cas9工具去除胚胎中CCR5基因,使在2018年底出生的双胞胎女孩,产生对HIV免疫,并可能增强了智力。这实验让人想起了纳粹第三帝国的优生计划,为创造一个“大师种族” (master race)。

“赢得太空”(Winning Space)的作者韦彻特(Weichert)告诉盖茨通 (Gatestone),中共正在建立“完美的共产党员”。 “中共政权迷信人类的完美性,随着现代基因和生物技术研究的出现,中共中央的核心策划者正根据其政治议程来完善人类基因组合的本身。”

与拒绝接受这些有争议的作法的国家相比,中共科学家已经在“基因掺杂” (gene-doping)的道路上使后代变得更加聪明和更具创新力。韦彻特写道:“您在中共所看到的是先进技术与尖端生物科学的融合,这使反复无常异想天开的共产主义政权,得以从根本上改变地球上的所有生命。”

深圳的贺建奎因其被认为危险和不道德的基因编辑工作而引起国际骚动后,因“非法进行人类胚胎基因编辑”而被罚款和监禁,但整个中共社会一向处于近乎被共产党全盘监视的状态下,他得以进行基因编辑的实验显然是得到了国家的支持。

贺建奎在基因编辑上的工作绝不是孤立事件。 《自然》杂志的新闻团队在2015年4月报导说,广州中山大学的中共研究人员在另一个世界第一的实验中,用CRISPR-Cas9编辑了“无生命”的人类胚胎。该杂志的网站说:“一位熟悉该领域发展的中共消息人士说,中共至少有四个组织正在对人类胚胎进行基因编辑。” 因此,北京对他的起诉似乎是在试图淡化谣言,阻止国际科学界对中共的活动进一步调查。

不幸的是,中共在为超级士兵进行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方面的进程,迫使其他人也必须这样做。例如,我们很快就会看到法国“终结者”(terminator)的出现。法国的军事道德委员会刚刚批准了对士兵功能增强的研发。法国武装部队部长佛罗伦萨·帕里 (Florence Parly)说:“我们必须清楚,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与我们相同的道德禁忌,我们必须为这样的未来做好准备。”

伦敦国王学院的迈克尔·克拉克(Michael Clarke)告诉英国太阳报,如今中共掀起了一场生物竞赛。难道真如国际军事伦理学会所称的那样,我们很快就会有一场“机器人”( homo robocopus)大竞赛吗?

如果真是这样,中共不会是唯一将为此负责的。韦彻特本月对盖特斯通说:“在这些科学发展中最令人不安的,是中共与美国和其他西方先进国家的关系。经由这些关系的建立,中共已经获得了基因编辑(CRISPR )以及其他先进生物技术。” “美国研究实验室,生物技术投资者和科学家们争先恐后地与中共新兴的生物技术领域开展研究和业务,正因为中共在研究这一敏感问题上设置的道德标准很低。”

韦彻特指出:中共对生物技术的快速武器化将成为对美国的长期战略威胁,但是华盛顿,华尔街或矽谷只有很少的人能认清这点。

原文链接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zhang
11 天 之前

“大师种族” (master race)感觉翻译得有点不贴切,优良人种,优等种族,种族主义会比较好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2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