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CIA局长提名人与中共关连之深令人担忧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𤦍(Manpui)

图片来源:neonnettle.com

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特别顾问(前国家情报局代理局长,及前美国驻德国大使)理查德·格伦内尔(Richard A.Grenell)2月12日在美国法律正义中心(简称ACLJ)撰文表示比尔·伯恩斯(Bill Burns)与中共的关系令人不安。

文中指出,最初得知拜登提名职业外交官比尔·伯恩斯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之时,作者完全支持该认命,因为他觉得局外人会为中央情报局带来新观点的想法绝对是值得支持的。伯恩斯担任美国外交官三十三年,他在2014年奥巴马政府时期卸任副国务卿后,转往经营国际事务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任该智库主席。

六十四岁的伯恩斯在国务院服务期间,历经共和党与民主党总统,担任过驻俄罗斯和约旦大使。伯恩斯也曾在前总统奥巴马任内,主导秘密谈判协商,为2015年伊朗核协议铺路。伯恩斯从2020年开始在《外交事务》等刊物撰文反对川普政府的外交政策。拜登声称伯恩斯是模范外交官“他和我都深深相信,情报必须不被政冶左右”。

但随后作者得知了伯恩斯与中共的密切往来,他指出,伯恩斯在2015年开始与中共紧密合作,接受中共国商人的大量捐款,敦促美国国会工作人员访问中共国并与中共领导人亲密交往,这种关系的揭露令作者对伯恩斯的被提名深感不安。

作为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主席,伯恩斯的年薪为540,580美元,其中一些钱来自智囊团与中共的联系。《每日传呼》(Daily Caller)的查克·罗斯(Chuck Ross)2月8日报道,近年伯恩斯领导该基金会接受了200万美元来自中共的利益。

伯恩斯担任美国驻约旦和俄罗斯大使时,还领导了奥巴马政府就伊朗协议进行的谈判。在2018年6月8日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马克·蒂森(Marc A. Thiessen)曾写道:

“首先,前总统奥巴马传递核协议时,没有向国会透露存在秘密协议。 (只有在时任堪蕯斯州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庞培(Mike Pompeii)和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在维也纳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官员会面时才偶然发现它们。)然后,据悉,奥巴马政府在伊朗释放四名美国人质的同一天,秘密地向德黑兰派遣了一架载有4亿美元等值的瑞士法郎、欧元和其他货币的飞机,随后又进行了另外两次秘密飞行,携带另外13亿美元现金。现在,由参议员罗伯· 波特曼(Rob Portman)领导的参议院常设调查小组委员会的共和党人在一个重磅炸弹的启示中,在一份新报告中透露,在向国会保证伊朗将无法使用美国金融体系后,奥巴马政府暗中试图帮助伊朗利用美国银行兑换价值57亿美元伊朗资产,然后就其所作所为向国会撒谎。”

作者最后指出有关伯恩斯外交后任期和与中共国的关系应该促使参议院拒绝他的提名。政府需要像比尔·伯恩斯这样的局外人,但需要没有与中共纠缠在一起的人。

伯恩斯与中共的关系异常密切

早前《国家脉动(national pulse)》独家报导称,伯恩斯任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主席时,该基金会与中美交流基金会和其他与中共有联系的团体有十多年的关系。

伯恩斯自2014年起担任智库主席,监督其与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的合作,该基金会至少可以追溯到2009年。中美交流基金会作为中共统一战线努力的一部分,旨在”联合和中和潜在的反对力量”,并鼓励外国人”采取支持中共首选政策的立场”,曾赞助中共官员前往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演讲。

2009年,该智库接待了前上海市市长、中共政协副主席,并在中美交流基金会支付的旅行中进行了”主题演讲”。

同样,两年后,根据中美交流基金会的宣传手册,中美交流基金会的创始人董建华(他是中共统一战线的”最高级别监督机构”)在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一次活动中发表了演讲。

更重要的是,《南华早报》称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是中美交流基金会的”资金接受者”,并经常与他们一起开展寻求促进中美合作的项目。

2012年,中美交流基金会与该智库合作开展了”美中安全认知项目”,该项目分析了”政府、企业、学术界、军方和媒体五个不同类别的公众和精英对广泛的国家 安全问题的看法,从美国和中共国在全球和亚洲的权力性质,到对彼此的国家性格所持有的形象”。

同样是与中共国战略文化促进会(CSCPA)合作–其领导人、前中共海军军官罗援主张中共军队要”强大”–这份62页的报告向美中两国决策者发出了一 系列”建议”,包括”强调合作而非竞争”,以及”防止台湾问题破坏更广泛的合作”。

卡内基基金会的一众领导人–包括副总裁帕尔(Douglas Paal)–也为中美交流基金会的季刊《中美聚焦》撰稿。自2014年以来,在伯恩斯领导下,包括高级助理黄育康(Yukon Huang)、驻校学者马特-费琛(Matt Ferchen)和驻校学者王涛与中共官员和解放军领导人一起为该杂志撰写了至少6篇文章。

卡内基基金会与中共还有一个联系:设在中共国的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该中心设在清华大学,由七位在中共政府资助的大学工作的人担任指导学者——石志勤、孙雪峰、赵克金、唐晓阳、陈琪、张丽华、张传杰。两位高级研究员与中共的关系更为明确,如”曾在北京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工作”的赵通和”中国商务部谘询委员会委员”阎学通。该中心旨在“促进美中合作”,曾举办过中共官员和美国议员如保罗-瑞安(Paul Ryan)、赵小兰( Elaine Chao)和约翰-克里(John Kerry)等出席的会议。

前国防情报局高级情报官员、国务院官员尼古拉斯-埃夫蒂米迪斯(Nicholas Eftimiades )称,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母校清华大学,甚至对美国政府发起了网络攻击,并与CNN和纽约时报等西方机构合作开展”马克思主义新闻”项目。

从目前看来,拜登政府的众多提名人与中共长期有着密切的关连,他们在任上将会如何作为呢?让我们保持密切关注。

原文链接

相关链接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