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聊农村】鱼塘风波(二)

五月花写作组 | 作者:跟随战神 | 编辑:文合 | 美工、发稿:灭共小宇宙

往期链接:

【周末聊农村】鱼塘风波(一)


自从村长书记牛二惦记上鱼塘后,李福就在煎熬中度日如年。乡里的漠视、牛二的霸凌、父母的焦急、妻子的哀叹、孩子的待哺……像一座座大山似的向李福压来,这个中年汉子再也无法忍受了。

怀揣着一把菜刀,李福气冲冲地奔向了村委会。村委会在村庄的中部,一个大大的院子,高高的围墙,厚厚的铁门。院子中间矗立着一个旗杆,旗杆上挂着一面血红色的旗子,由于没有风的缘故,血旗就像一条死鱼一样悬在半空中,透出一丝阴森与恐怖。

门卫大爷随着咚咚的敲门声打开了铁门,见到李福凝重的表情立刻提高了警惕,声音比往常提高了八度:“李福,你干啥?你找谁?有啥事?”,李福看了他一眼,啥也没说,大步流星直奔村长书记办公室。村委会的院子里共有两排房,前排是会议室,后排是办公室,牛二的办公室在后排的最西侧,也就是距离大门最远的地方。可能是职业流氓的直觉和习惯告诉他哪里最安全,牛二选择了最西侧靠高墙的一间作为他的办公室,紧邻他的房间是治保主任。这样的安排是牛二能够想到最好的、最安全的。

治保主任的办公室里有三个人,治安保主任牛虎和另外两个彪形体壮的汉子,都是村里的小痞子,牛二当治保主任时手下,牛虎还是牛二的本家弟弟。门卫大爷的高声喊叫已经引起了牛虎的注意,这是他们约定好的特殊预警方式,况且他们已经演练过多次,熟悉的很。

没等李福赶到牛二的办公室,牛虎和两个打手已经站在了门口,因为声音毕竟比脚步快。李福想推开拦在面前的大汉,但是没有成功,相反,两人一左一右分别扭住了李福的胳膊。这时,门开了,牛二春风满面的走到了李福面前,嘴里还叼着一根香烟。“噗”一口浓浓的烟雾混着一股臭味喷在了李福的脸上,牛二得意洋洋地说道:“哼,知道你会来。”“呸”李福的一口吐沫吐向牛二,牛二恼羞成怒,抬起胳膊轮圆了扇向李福的脸,“啪”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李福的嘴角淌下了一股红色的液体。李福真的急眼了,拼命地挣脱,牛虎见状从后面死死抱住了李福。“咣当”一声,一把菜刀掉在在地上。看到菜刀的瞬间,牛二的眼里略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慌,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狂妄。“呵!你胆子不小啊李福!想要行凶杀人?报警!”

不到十分钟,一辆警车停在了村委会门口,从车上下来三个警察,简单的询问了几句后便将李福带上了警车,来到了派出所。

中共国的“以警治国”早在1949年窃取政权后就开始了。王岐山曾经说过对待老百姓就靠两样:一是宣传,二是鞭子。所谓宣传就是洗脑、就是愚民、欺骗,而警察就是鞭子之一。中共国最基层的警察组织称之为“派出所”,每个乡、镇设置一个派出所,派出所设所长一名、指导员一名、副所长几名、警员若干。截至到2013年上半年中共国共有14677个乡、19531个镇。可以说中共国的派出所数以万计,警察更是多如牛毛,这里还不包括武警和协警,数量庞大的协警更是超出了正式警察。更可悲的是警察完全成了领导手中的“刀把子”,为领导服务、为领导保驾护航、为领导打击异己。警察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人民币服务,有利可图就干、无钱可赚就算,这在基层警察中体现的尤为明显。这就是刑事案基本破不了,丢失物基本找不到,卖淫嫖娼基本跑不了,赌博基本被包饺子。

牛二可以说是派出所的老熟人了,还是小混混的时候就经常出入警局,一是为了铲事,二是为了拉关系。其实每次铲事也是拉关系,铲事的过程就是送礼、送钱的过程,钱送到了、事铲除了、关系建立了。说到底,警察也需要牛二这样的流氓帮助自己做一些事情,比如强拆,比如恐吓等等,这些都需要地痞流氓出面解决。警察和流氓互相勾结、互相利用,警察充当流氓的保护伞,流氓是警察的打手。再往深层次说警察就是流氓,只不过他们是带着执照的流氓,或者说是领着工资、穿着制服的流氓。警察与流氓都是社会黑的一部分,由于中共的黑暗体制造就了警察与流氓的畸形关系。

当了村长书记后牛二更是如鱼得水,公然利用职务之便和警察建立了更深入的关系,每逢节日送礼不说,派出所的领导们的红包更是大大的,反正也是慷公家之慨,花的全部是村民的钱。

到了警局,首先是询问、做笔录。李福说了鱼池的种种经过,警察勉强听完了他的叙述,指着菜刀说:这是你的凶器,你要负刑事责任。这时的李福已经完全冷静下来,警察的态度让他感到了事态的严重。他指着嘴角说牛二先动手打人,自己什么也没有做。警察看了看李福的脸,稍微有些肿,看不出其他的痕迹。原来在警察到来之前,治保主任牛虎早已将李福嘴角的血迹擦的干干净净,已经为推脱责任埋下了伏笔。论耍流氓的手段牛二早已炉火纯青。

从头至尾李福一口咬定菜刀不是行凶的,眼看24小时的羁押时间到了,更重要的是没有对牛二造成实际的伤害。牛二的用意也是用警察震慑李福,在全村面前树威。最后牛二提出和解,李福赔偿牛二九百元。李福想到父母已经在警局等了整整一天,叹了一口气,答应了和解条件。但是在签字的时候李福冷冷地说了的一句话:鱼塘的事没完,走着瞧!

李福虽然是老实人,但绝不是胆小怕事之人,他懂得越忍越被欺的道理。正是因为村民们的一味忍气吞声,一味的胆小怕事才造成了牛二的飞扬跋扈。在中共国沿袭着奸民统治良民的商鞅之术,奸民管理良民、奸民欺压良民,中共只需把奸民抓在手里,就可以统治广大的农村,控制广大的农民。毫不夸张的说,中共国的村长书记绝大多数属于奸民一类,这是可悲可叹的现实。

李福赔了钱,牛二树了威,但是不知为何牛二总觉得有点心惊肉跳。李福是村里第一个敢于挑战他的人。往日走在大街上,牛二看到哪个不顺眼,上去就一个大嘴巴,没人敢吭一声。想起落在地上那把明晃晃的菜刀,想想李福那句冰冷的话,牛二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

(未完待续)


更多文章欢迎浏览波士顿五月花GNEWS官方号

更多直播欢迎关注GTV官方号五月花之声五月花讲堂

欢迎加入波士顿五月花农场,订阅我们的官方推特账号官方油管账号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