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2)

翻译:洛杉矶天使农场-Jessi/詹茜
校对:洛杉矶天使农场-Feihua
审核:洛杉矶天使农场-V

本文接: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1)

4.世界上占主导地位、极其不准确的PRC检测方案均基于中国提供的不完整的理论性基因组序列

在病毒学家维克多.科曼(Victor Corman)和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Christian Drosten)的领导下,迅速制造出第一个covid-19 PCR检测方案(“科曼-德罗斯滕方案”);它是现在世界上最常用的检测SARS-CoV-2病毒的测试方案,在某些情况下,SARS-CoV-2病毒可能会导致covid-19疾病。

(正如下文所讨论的,里斯本上诉法院得出的结论是这个检测方案产生了高达97%的假阳性。)

包括张永振和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石正丽在内的中国科学家向科曼和德罗斯滕提供了由电脑模拟(理论上的)的基因组序列,他们二人据此制作出了他们的PCR测试方案。(这些基因组序列随后于2020年1月10日被发布到开源库病毒学((Virological.org)网站上)。 科曼-德罗斯滕方案于1月13号提交给了世卫组织,8天后提交给了医学杂志《欧洲监视》进行“同行评议”。

世卫组织1月21日发布了科曼-德罗斯滕方案,同一天该方案又被提交给了《欧洲监视》。德罗斯滕是《欧洲监视》的董事会成员,这存在着利益冲突。就在第二天即1月22日,《欧洲监视》认可了科曼-德罗斯滕方案,(同一天世卫组织证实了人传人),多么快的转变;科学期刊的同行评审是个需要外部评审人员进行识别和行动的密集的过程,通常持续几周到几个月的时间。自2015以来,《欧洲监视》上发表的所有1595篇文章,没有一篇研究论文在不到20天内完成评审并得到认可。《欧洲监视》的同行评审过程还要求作者声明不存在利益冲突,而在本案中,这是一个虚假陈述。这种异常快速的转变使得任何其他PCR方案都不可能在科曼-德罗斯滕方案之前得以发表,该方案 1月23日发表在文献服务检索系统上,这给予了它宝贵的“先发”优势,确保它成为了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PCR检测方案。

分子生物学家彼得.博格(Pieter Borger)和他的团队提交了撤回科曼-德罗斯滕方案的要求的报告。根据博格的报告,科曼-德罗斯滕PCR测试流程包含许多致命的错误。最明显的问题是,提交该方案时,甚至没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有必要进行广泛的PCR检测。

作者介绍了他们进行科学工作的背景:“因为无法获得病毒分离株,最近出现的新冠状病毒(2019-nCoV)的持续爆发给公共卫生实验室带来了挑战,而且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爆发比我们最初设想得范围更广,而且已经发生了通过游客的国际传播。

根据BBC的新闻报道和谷歌统计,2020年1月21日,全世界范围内只有6个人死于covid-19—这一天正是博格报告提交的日子。为什么作者就认为公共卫生实验室面临挑战,而当时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表明疫情的爆发比最初设想的更为广泛?(重点)

博格报告接着详细指出了科曼-德罗斯滕方案中的十个主要缺陷,最大的问题是整个测试是基于中国提供的由电脑模拟(理论上的)的基因组序列:

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问题是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已发表的论文称其为2019-冠状病毒,2020年2月国际病毒专家联盟将其命名为SARS -CoV-2)是基于中国一家实验室提供的电脑模拟的基因组序列,因为在当时,作者即没有传染病(活的)或灭活的SARS冠状病毒控制材料,也没有分离的病毒基因组RNA。迄今为止,文章的作者尚未基于分离的SARS冠状病毒-2或其全长的RNA的进行验证。

    此外,科曼-德罗斯滕方案中的引物和探针不完整且非特异性;引物浓度过高4到5倍;GC含量又极低(链接强度);引子对的退火点温差高达五倍;PCR产品在分子层面尚未得到验证,致使该检测无法作为鉴定SARS-CoV-2的特殊诊断工具;并且,–鉴于该测试方案在仅仅提交给《欧洲监视》一天后就被接受发表–很明显它根本没有经过有意义的同行评审。

因此科曼-德罗斯滕方案有充分的欺诈迹象。

在6月份,一份经过同行评审的研究报告发表,比较了世卫组织推荐的候选名单上的COVID-19 PCR检测方案的准确性。由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开发的PCR检测方案(美国CDC N2协议)–同样是基于由中国提供的电脑模拟的基因组序列—其效果并不比科曼-德罗斯滕方案好。

E查利特[科曼-德罗斯滕方案]和美国疾控中心的N2协议对所有标本的检测都呈阳性,包括阴性样本和阴性对照物(水)。

这两种PCR检测方案一起承包了这个国家绝大部分的PCR检测。二者都是基于中国提供的电脑模拟的基因组序列,而且测试结果极为不准确,所有的样本测试结果均为阳性,包括阴性样本和淡水。

5.主要的、太多的PCR检测方案都来自中国

根据世卫组织和其他公共卫生当局的建议,无数实验室开展了针对SARS-CoV-2 的大规模PCR检测。PCR测试的基本概念是“循环阈值”,PCR测试扩增病毒循环的遗传物质周期;所需要的周期越少,样本中的病毒数量或病毒裁量就越大。病毒裁量越大,病人被感染的可能就越大。因此,PCR的周期阈值越高,触发阳性PCR测试需要的病毒裁量就越低。

如果显示“阳性”PCR阈值周期设置的太高了,阳性结果甚至不可能显示任何有意义的活性病毒颗粒数量。正如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在2020年7月的一次采访中提到的,周期阈值为35或以上不应该被看作是阳性结果:

现在有的已经进化成一种标准了…如果你将周期阈值设定为35或更高…它肯定复制的可能性是极少的…所以我认为某人确实达到了37,38,甚至36,你得说,你知道,这只是死的核苷酸。(重点)

2020年3月19日,世卫组织发布了当前著名的COVID-19实验室检测指南,该指南只包括三项讨论PCR周期阈值的研究。三项研究都来自中国并且使用的周期阈值从37到40:“周期阈值低于37为阳性, 40及以上为阴性。”

正如纽约时报所描述的,美国绝大数实验室和生产厂家将他们产品的阳性PCR测试周期阈值下限设定在37到40:“绝大数测试上限设成40,少数为37。这意味着如果测试过程需要多达40个周期,或者37个周期来检测病毒,则你的冠状病毒测试呈阳性。”

37周期时,任何病毒的RNA或DNA将扩增680亿次,40周期时,将扩增5000亿次。

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医生们同意福奇博士的观点,认为任何周期阈值高于35的东西都太敏感了。“更合理的下限是30到35,”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病毒学家朱丽叶.莫里森(Juliet Morrison)说。哈佛大学的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家迈克尔.迈纳(Michael Mina)博士说他会把数值设定在30,甚至更低。使用当前的周期阈值为37到40的测试标准:

泰晤士报的一篇评论发现,由马萨诸塞、纽约和内华达的官员编辑的包括周期阈值的三组测试数据里,多达90%测试呈阳性的人们几乎没有携带任何病毒…迈纳博士说,在马萨诸塞州, 7月份阈值为40个周期测试呈阳性的人们,如果阈值为30 个周期,85%到90%会被认定为阴性。他还说:“这些人中没有一个应该被接触追踪,一个都不应该。”(重点)

最近的一次裁决中,里斯本上诉法庭得出了结论:“鉴于目前的科学证据,测试表明其本身无法排除合理怀疑,确定这种阳性反应实际上与人感染SARS冠状-2病毒有关。”法官们说两个最重要的原因是“测试的可信性取决于使用的周期次数”和“测试的可信性取决于目前的病毒载量。”

法院援引了一项由“一些欧洲和世界领先的专家”进行的研究,该研究表明如果有人在周期阈值为35或更高的条件下,covid-19测试呈阳性的话,此人实际上被感染的几率不到3%,并且“接受到错误的阳性测试反应的概率为97%甚至更高。”

总而言之,基于世卫组织发布的,引用了三个来自中国的研究的指南,全美国和很多国家的实验室和制造商正使用37到40的PCR周期阈值检测covid-19 PCR,此检测是利用中国某个实验室提供的电脑模拟的基因组序列创建出来的,根据这些序列,covid-19病例数被浮夸了10到30倍。

6.对健康的人群进行封城的唯一科学依据是中国的无症状显著传播的研究

“封城”政策是基于“无症状传播”的科学理念。世卫组织称,“来自中国的早期数据表明没有症状的人也可能感染他人。”这种无症状传播的观点反映在世卫组织的2月份的报告中,根据这一理念,健康人群,或者“沉默的传播者”可能是大规模的SARS新冠病毒-2传播的原因。着手阻止无症状传播的想法与之前呼吸道病毒大流行病期间盛行的公共卫生指导和经验完全背道而驰。

根据在中国开展的几项研究,认为无症状显著传播是SARS新冠病毒的一个新特征。其他国家的多项研究均未发现无症状个体传播SARS新冠病毒-2。

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的一份论文做出了 “很多研究记录了无症状期间传播”的结论,但是所有这些研究都是在中国进行的;中国以外的研究试图去复制这些发现,但都以失败告终。意大利的一项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两个检测呈阳性无症状感染的人,是被另外两个无症状感染的人传染的,但是这个结论是基于2,800份PCR检测结果;考虑到本文前面讨论的假阳性率,这个结论是值得可疑的。一项来自文莱达鲁萨兰国有影响的研究发现了显著的无症状传播,但是其发现被糟糕的病例定义大大削弱了;两个无症状传播的发现是一个没有症状的年轻女孩,声称向她的老师传播了SARS新冠病毒-2,而他老师只不过“某天有轻微的咳嗽”,另一例是一位无症状的父亲,但是他妻子有短暂的流鼻涕,而且他们的婴儿某天也有轻微的咳嗽。

德国一项由克里斯蒂安·德罗斯滕共同撰写的研究宣称,发现了“德国无症状接触者2019-nCoV感染的传播”,但是研究者在发布论文之前实际上并没有同这位妇女交谈,而且后来官员证实她在德国的时候实际上是有症状的。

没有显著无症状传播的概念,就没有对健康人群进行封城的科学依据。SARS新冠状病毒-2的显著无症状传播的概念和支持这一概念的研究都来自中国。

7.中国共产党很早就开始了一场广泛、系统的全球宣传运动以推销它的封城应对措施

在总结了中国共产党(ccp)的封城措施在中国实现了“病例激增的逆转”后,世卫组织并不是唯一一个呼吁世界“照搬中国应对covid-19的措施”的组织。CCP开始对湖北省进行封城的同一天,“泄漏”的武汉视频开始涌进国际社交媒体网站上,包括脸书、推特、和油管—所有这些网站在中国都是被屏蔽的—声称要展示武汉传染病的恐怖和封城的严重性,一些场景跟《僵尸之地》和《行尸走肉》里的一样。中国官方帐号普遍分享着可能是一天之内建成的一个医院侧楼的图像,但是实际上显示的是600英里外的一栋公寓。

然后,从2020年3月开始,整个世界充斥着宣传和歌颂中国的高压政策优点的狂轰乱炸。中国官方媒体购买了大量的脸书广告,宣传中国的大流行病应对措施(全部没有脸书要求的政治免责声明),并且开始错误地将“群体免疫“—每次传染病不可避免的终点,要么通过自然获得免疫要么通过接种疫苗—描述为一种“侵犯人权”的“策略。”由于瑞典的领导人是唯一放弃封城的人,因此瑞典成了CCP的宣传运动的主要目标。用中国的官方媒体《环球时报》的话来说:

中国的分析家们和网民们引用瑞典国内与其他北欧国家相比的高致死率,怀疑群体免疫并称其为侵犯人权。“瑞典所谓的人权、民主、自由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那些极端不负责任的国家不配做中国的朋友…”

当然,这一切发生在世卫组织采用了厚颜无耻、自相矛盾的策略,企图改写大规模群体免疫的历史定义之前。直到最近的2020年6月,世卫组织的群体免疫的定义还恰当地包括了“通过之前的感染产生的免疫”—但是在2020年10月15日,世卫组织实际上已经从其网站上删除了自然地获得免疫的悠久历史:

‘群体免疫力’,也称为‘人群免疫力’ ,是一个用于疫苗接种的概念,在这个概念中,如果达到了疫苗接种的某个阈值,那么一个群体就可以免受某种病毒的感染。群体免疫力是通过保护人们免于感染上病毒而实现,而不是通过使他们暴露在病毒中而实现。(重点)

中国的官方发言人华春莹,发布了一段视频,一个7岁的女孩正在背诵在儿童中保持严格社交距离的重要性。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秘密社交媒体的帖子,后来被打上了国家支持的标记,赞扬中国的封城措施,渴望全世界的政府效仿中国政府,诋毁污蔑没有效仿的政府和世界领导人;这些政府包括,但不限于:尼日利亚,加纳,南非,纳米比亚,肯尼亚,法国,西班牙,哥伦比亚,巴西,阿根廷,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德国,英国和美国。这不但是一种全球糟糕的公民身份,而且特别是鉴于上面讨论的可疑的科学,所以值得怀疑的是,这些社交媒体帖子是否将推广封城作为其最终目的。

当意大利成了除中国以外第一个实施封城的国家时,中国专家在3月12到达两天后,建议实施更严格的封城措施:“街上仍然有太多的人和需要改善的行为。”3月19日,他们重申意大利的封城措施“不够严格。”“在米兰这里,covid-19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没有实施非常严格的封城措施…我们需要每一个公民都参与到抗击covid-19疫情之战中并且遵守这一政策。”

中国的大疆创新公司向美国的22个州捐赠了无人机,以帮助实施封城规定。几个月之后,该公司被美国列入了黑名单,理由是“通过滥用基因收集和分析或高科技监控,在中国境内大规模侵犯人权,并且/或促进中国向专制政权出口物资提供了便利…”7月7日,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透露,CCP甚至专门与当地政客接触,以支持其疫情应对措施。

我们从联邦、州甚至当地官员处得知,中国外交官积极主动地敦促他们支持中国处理covid-19危机的方法。是的,这在联邦和州两级都在发生。不久前,我们有一位州参议员,最近甚至被要求提出一项支持中国应对疫情的决议。

中国几乎在每一家顶级媒体机构都有投资。至于在封城等复杂问题上,中国的影响力可以将这些媒体机构共同推向一个危险的方向,例如鼓励各国照搬中国应对covid-19的做法。CCP通过持续不断地宣扬“中国控制住了病毒”的谎言,彻底塑造了媒体的科学叙事,当然,这是一个弥天大谎。然而,通过鼓励主流媒体重复“中国控制住了病毒”的谎言,CCP洗白了其谎言并确保其伪造的数据对于科学话语来说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同时,CCP开始密切监视国内关于covid-19的学术出版物。

中国进行的全球封城宣传运动的意义就是隐藏在其背后的目的。尽管存在上面讨论的科学问题—世卫组织的犯罪疏忽、危言耸听的死亡率模型、可疑的PCR检测方案以及关于无症状传播的糟糕的研究—可以从理论上归因于无能,但CCP的宣传就是其处心积虑的证据。草率的科学可能是专业上的不道德,但是这既不是犯罪也不是道德沦丧。另外一方面,腐败和欺骗的可能性是另外一件事情。(未完待续)

原文链接:https://ccpgloballockdownfraud.medium.com/
第一部分: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1)
第三部分:中共的全球封城大骗局(3)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