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中共才能打破《动物庄园》的极权魔咒(下)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文雪

编辑    水星    上传     银河

trident7.com

(上)、(中)两部分,精选了部分动物庄园发生的事件来对比中共的统治,揭示共产主义的本质。此外,在这(下)部我们继续,很多精彩细节值得深挖,值得我们警醒,值得我们深思。

也许有人会说如果后来掌权的不是拿破仑,而是雪球,小说的发展方向和最后的结局也许会好很多,我对此并不抱幻想。在小说最开始的部分,拿破仑和雪球最初的目的也是想要摆脱庄主琼斯的压迫,拿破仑有了权力后开始变得残忍暴戾、欺骗群众、以黑治庄(培养武装力量狗威吓动物)、打破七诫等等;而雪球有权力的时候,面对牛奶和苹果分配给猪的时候也没有异议。雪球和拿破仑的立场是一致的,关于风车的作用也是有欺瞒的,对庄园的管理也是官僚形式主义做派,对于动物们的牺牲也是觉得理所当然应该为集体奉献,可以预见无论是谁掌权最后的结局都是一样的。

决定事情发展方向的不是某个人,而是这个极权专政独裁的共产主义体制。在这个体制下,没有对权力的监督;在这种体制下,权力成了作恶的工具;在这个体制下,彼此终将陷入权利倾轧的恶性循环。在小说的结尾处“动物们的目光从人转到猪,又从猪转到人,再从人转到猪;现在,已经不可能分清哪张脸是猪的,哪张脸是人的了”,猪全部打破七诫,变成了他们自己的仇敌,是否会让你我想起那个传说“屠龙少年变成了龙”?

权力可以让人沉醉,让人腐败,让人暴戾。基辛格曾经说过权力是最好的春药,基辛格在中共与美国之间扮演的角色就是小说中的“皮条客”,非常享受中共极权带给他的利益,误导了整个美国和世界对中共的认识。有科学研究称权力会伤害大脑,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中刊登了一篇题为“权力导致大脑损伤(Power causes brain damage)”的文章,作者杰里·尤西姆(Jerry Useem )援引一系列心理学、神经科学的新研究指出,权力的副作用不只是令人迷醉、致人腐败,还可能带来大脑损伤。

该文章提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心理学教授达彻·凯尔特纳(Dacher Keltner)在纵跨20年的研究中发现,沉浸在权力感中的受试者,会表现出一种类似于创伤性脑损伤的症状:冲动性增强,风险意识减弱,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换位思考能力降低。

麦克马斯特大学的神经科学家Sukhvinder Obhi在对大脑的研究中也有相类似的发现。在对有权和无权的大脑进行经颅磁刺激时,他发现权力损害了一种特定的神经过程——“镜像反映(mirroring)”。这一发现也为凯尔特纳提出的“权力悖论(power paradox)”提供了神经学基础,他认为“人一旦拥有权力,就会失去某些最初获得权力时所必须的能力。”

这些研究让我想起了路德社2020年12月的系列报道。习总加速师——习天线宝宝患脑瘤,曾经多次手术,在2020年12月末又做了脑瘤手术。这些看来无意中又验证了上面科学家的结论“大脑损伤”,并且习的冲动性增强,一直以加速著称。这种权力带来的脑损伤在西方民主国家也存在,但是民主国家领导者的权力不是无限权力,且有任职期限。而中共国的权力是独裁,并且习总加速师把权力的期限改成了无限期。可见习总的脑瘤不是无缘无故的,是中共极权专政的产物。

以上的论述是关于权力对掌权者的影响。除此之外,权力对普通民众也有很深的影响,这使我想起了关于权力服从实验。服从权威实验是1961年耶鲁大学心理学助理教授斯坦利·米尔格兰姆(Stanley Milgram)做的心理学实验。该实验证明了人类有一种服从权威命令的天性,在某些情景下,人们会背叛自己一直以来遵守的道德规范,听从权威人士去伤害无辜的人。另外,在电影《浪潮》中进行的独裁实验,也是因为学生对赖纳老师的绝对服从,只用了5天便滑向了独裁的深渊。普通民众对于独裁统治真的一点责任也没有吗?显然不是,普通群众某种程度上纵容了极权专政,或者说独裁统治者利用了人在群体中的人性弱点和人性心理。关于这点,勒庞在《乌合之众》中做过精致的描述。

写了这么多权力对人的影响,并不是想批判权力本身,我们批判的是权力作为人性的致命弱点之一被共产主义利用了,同时作为人性致命弱点的金钱/资本和男女/性也被共产主义利用了。

中共利用人性的这三样最致命的弱点,以蓝金黄和3F为手段,在全世界范围内渗透。我们看到中共通过渗透美国的教育来传播邪恶的共产主义,中共通过渗透美国的主流媒体和社交网络来控制信息的传播、左右事实真相并通过言论审查来破坏言论自由,中共通过渗透美国的经济和金融来牵制并搞弱美国,中共通过渗透美国的司法和国会来破坏美国的法制,中共通过渗透科学和技术领域来偷盗美国的技术和掩盖中共犯下的罪恶,最终中共通过操控美国的大选得以控制美国的民主制度。

中共的最终目的是通过美国来操控全世界,通过颠覆美国的立国之本——基督文明,来实现共产主义也就是中共对全世界的统治。中共和邪恶集团所说的大重启,就是消灭私有制,消灭基督文明。事实上,共产主义的野心从创立之初就已经昭然若揭。有人曾经问马克思活着的目标是什么,那时他就说,推翻上帝,摧毁资本主义。

我们看到并体尝到人性的悲哀,如何呼唤人性的回归和改变?如何实现人类的大觉醒、认识到共产主义是人类的公敌并彻底消灭共产主义?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并不是,共产主义最想推翻的就是基督文明,这也是共产主义一直在天主教、基督教渗透的原因。事实上共产主义最害怕的也是基督文明,也就是信仰,所以回归信仰,通过信仰来改变人性也是消灭共产主义的最有力法宝。上帝正是通过拯救人,通过人的认罪悔改、脱去败坏而得到洁净,最终人性回归而得胜撒旦,到那时魔鬼撒旦的头子中共大红龙也就无机可乘了。消灭中共才能打破共产主义的极权魔咒。

恢复以信仰为基础的资本主义,不再是资本主导一切。文明是一个进步的过程,资本主义也需要完善,民主不是一个结果,民主一直在进程中。

参考链接:

1. 故事情节出自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

2. 对奥威尔话语的引用出自《动物庄园》乌克兰译本的序中

3. 对马克思的话语引用出自《赤裸的共产党》(The Naked Communist)

4. 基辛格话语引用的参考链接:

https://www.goodreads.com/quotes/59866-power-is-the-ultimate-aphrodisiac

5. 《大西洋月刊》中权力对大脑的损伤参考链接:

https://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17/07/power-causes-brain-damage/528711/

6. 路德社关于习近平患脑瘤报道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1Bw2zvMhz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MUxRkC1zqk

7. 米尔格兰姆实验参考链接: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ilgram_experiment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