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时评2021.2.14晚:川普会同意格雷厄姆通话要求的重建共和党吗?沙特将不顾拜登政府对胡塞武装认定

文字整理:茅屎坑 sdblack kimkim(文沙) 战友长江
编辑: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原标题

 2/14/2021路德时评(路博艾冠谈):缅甸断网部署军队,缅甸战友直接一手信息发布;川普会同意格雷厄姆通话要求的重建共和党吗?沙特将不顾拜登政府对胡塞武装认定

 

视频



文字

 

路德:诸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时评之路博艾冠谈,今天是2021年2月14日,美国东部时间,现在是晚上8:30啊,这个今天是初三,咱们美国时间是2月14日啊,我们首先来看啊,这个缅甸断网部署军队,咱们这里有缅甸的战友。发布了一手的信息啊,我们来看看到底什么情况,啊,这里头有些资讯可以给大家分享,看看到底缅甸的现状到底怎么回事,这是第一;第二,就是川普和格雷共和党的这个参议院的一个大佬叫做格林格雷厄姆啊通话要重建共和党,这意味着什么啊?首先我们待会用这个话题来揭开来进行咱们今天的节目的第1个啊,最后我们来看看沙特,将不顾拜登政府对胡塞武装的认定,什么认定呢?就是取消了认定就非恐怖组织,然后将继续对胡塞武装认定为恐怖组织,除了沙特以外还有很多其他国家都还会继续认定胡塞武装为恐怖组织。好,这里面这个和拜登政府啊,这首次的这个在这个美国的这个同盟上产生了分歧,这是一个大事啊。好,首先让博博士给大家分享其他相关资讯,博博士好。

博博士:大家好啊,今天分享啊,就是航空那个要要注意,今天耶·······同意有两·····,一个是这个俄罗斯的·······

路德:博博士,博博士你的那个信号很差,那个你去重启一下,让这个艾丽女士先分享,你待会进来一下啊。重新这个

艾丽:好的,我的声音还可以吧,(路德:对)我们看今天最新的消息啊,就是这个缅甸的很多的城市这个坦克装甲车已经进城了啊,今天是刚刚的消息在这个亚洲时间是早上,所以呢这个局势呢可能还会升级,然后待会我们在节目中详细的跟大家来沟通这个缅甸的事情,这个可见呢这可能是一种小型的也这个这个演示呢,其实也是中共在我们看到这个联合国对缅甸的这个事情封网也好,对他进行严重的谴责说他没有人权。事实上中共国这个围墙和封网,甚至比封网还要严重的这样的围墙,这个高的防火墙的事情呢也没有得到世界更多的这个关注和谴责,其实我们看这个才是问题啊;另外呢,关于啊这个胡塞武装,大家要知道,再补充一点消息就是待会在节目中详细说,其实在也门是共产主义在中东地区或者往欧洲输出的,在中东地区的最大的大本营也门要知道是由也门共产党啊也门社会党等等是多年搞这个共产主义运动的这个大基地啊,南北分割就是共产党搞的就是北京政权输出的革命在也门,所以呢,这些所有的事情,这些邪恶的力量都和共产主义离不开,好,我就分享这一条,谢谢。

路德:好,这个冠博士分享一下。

冠博士:大家好,今天第1条要说的是这个川普总统呢,他的一位辩护律师在参议院弹劾案中的辩护律师,那么他的位于郊区的住宅遭到涂鸦破坏,那么这个是有人在他的家里的车道上喷上了红色的叛徒的这个字样,而且他在这个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他家里就遭到了袭击,窗户被打破被涂鸦那么到处是被喷的很难听的脏话,还收到了将近100个死亡威胁,所以这就是川普总统的这个辩护律师的一个一个待遇;那么另外一个和这个相关的消息呢是这个有一位好莱坞女演员,她叫吉娜.卡拉诺娜是一个这个演配角的女演员,那么她之前是因为支持川普总统被这个迪士尼宣布不再合作,那么也不再属于这个星球大战系列,那么他最近发声明表示将与保守派网站每日连线合作开发制作电影项目,所以这两个新闻结合起来看就可以看到美国它现在这种形势是我们是肉眼可见的,正在往着社会主义的这种方向走,正在往这个这个以黑治国的这种方式的路上走,虽然说呢这条路如果真走到像中共那样的话,还有很长的路,但是呢这个方向已经是这样了,所以说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川普总统的回归他的这种民意的力量重建共和党将是这个对于美国的未来是至关重要的;那么第3个要说的是英国的国会委员会,那么有一个专门负责国防的这个委员会,那他在今天就说,应该要这个禁止中共对英国国防供应链的投资,因为他对于英国的国家安全产生了这个非常大的威胁,那么他当时还这个报告呢,还举了几个例子呢,例子就是大概是英国国防工业领域公司被中共收购的这种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所以现在在美国之后呢,英国对于中共的一系列这样的政策出现这个种族灭绝将要在这个在议会讨论啊,这样这个最高大法庭的审判这样的事情,到现在的这种中共禁止中共投资国防供应链,所以这个全球弱共的这个态势已经是形成了,这是之前4年推动的一个不可逆转的一个结果,特别是在病毒的压力下是更加不可逆转,好的路德。

路德:好,这个嗯,博博士分享一下。

博博士:现在声音怎么样?

路德:你再多说几句,先试一下。

博博士:大家分享了两条,第一条,晚上会有两·······航天发射········得11点左右,一个这个Space X·········60分,可同时啊,还有一场·····在这个俄罗斯联盟在···········这个发射一次,国际空间站·········这个任务,这是第二··;在同一时间······美国东部时间······希望天气配合·····

路德:好,博博士你声音还是断断续续啊,你看看,你可以不用视频的方式用这个直接拨打电话的方式加进来啊,啊,

博博士:行,先关了。

路德:你先处理一下,待会再说啊。

路德:这个咱们这里我们有个Jimmy Y,Jimmy Y说祝所有真情真意的人幸福快乐啊!今天是情人节在美国,谢谢阿,这个Jimmy Y。好,我们这个缅甸啊,缅甸,你看这2月14日,部署,断网部署军队2月14日,今天法新社仰光站消息称,继上周末断网未能平息民众怒火之后,缅甸目前再次出现断网现象,并且在各地部署军队严密戒备反抗。早些时候安全部队为了驱散该国北部的游行示威而开火,暂不清楚是橡胶子弹还是真正子弹,根据这一消息,缅甸军政府最近加强力度,试图平息要求昂山素季回归的人群的涌动,本次断网不久这之前,社交媒体上直播画面显出军用车辆和市民正在通过缅甸的一些区域,网络安全与互联网管理监督组织NetBlocks指出,来自缅甸政府的断网指令几乎让缅甸全境掉线,法新社指出在缅甸克钦邦的首都密之那,人们担心流传的消息,担心电网会被掐断,因此聚集起来,为了阻止人们聚集军队朝··曾朝众人发催泪瓦斯,之后开火,一名现场记者表示暂时不清楚警察开火用的是橡胶的还是真正子弹,当地媒体表示,现场冲冲突当中至少有5名记者被捕。发布的一些照片显示有一些人受伤,对此美国、英国和欧盟使馆联合发出一份声明,呼吁缅甸安全部队不要啊不要对平民误伤阿,联合声明指出三方呼吁缅甸安全部队不要向示威者使用暴力,示威者正在抗议他们的合法政府遭到推翻,联合国缅甸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汤姆安德鲁斯表示军政府强化管制,正是其“绝望的体现,相当于朝自己的人民宣战”,他在推特上写道,当心你们将被追责啊。缅甸的这个事啊,这个你看这是,这是新加坡的这个报纸,缅甸多市军车动员,美使馆称仰光有“军事行动”啊这个,这都是一些媒体的报道啊。咱们这儿咧,我们要给大家展示的是咱们缅甸的战友啊,缅甸的战友发给我的,发给我的信息啊,现在已经很长时间没联系上了,应该是已经被断网了啊,断网之前发的信息,我截屏给大家看一下啊,截屏给大家看一下。他说多谢路德先生,感恩啊,感谢,经过当地民众的无畏无惧的抗争,网络没有断,民众说了如果断网就把皎漂石油管道给炸了,吓的共匪和军政府勾兑,没敢断网,我刚听说明天早上1:00~9:00断网啊,到现在为止,联系我的这个战友一直,因为他这个是昨天啊呃···今天早上发的,缅甸的这个时间正好都是断的啊,果真断网了,军政府坏的释放大约2万多名罪犯出来,指示这指挥这些罪犯祸坏居民祸害居民,昨天晚上半夜民众轮流值班,手持大木棒,有的放火,有的拿刀,砍人,有的警察也出来祸害民众,带头捣乱,跟共匪完全一样的下三滥模式,国内好多人不敢出去,在微信圈里讲,就在缅甸的华人啊,很多人不敢出去,不要参与政治啊,说家里买好物资藏起来就可以了,路上全是游行的队伍,我就是不怕,每天我都开车出去,路上行人整齐有序,路边的小商贩都支持游行队伍,非常团结友爱,我出去也会向他们伸出三个手指头代表自由、民主、和平,多谢路德先生百忙中回复信息,这里的华侨有好多是亲共的,也有好多是反共的,反独裁的。这个大家看到没有,这就是咱们这个爆料革命啊的这种影响力看到缅甸的战友发布的一手的消息,这个艾丽女士你看什么感觉啊?艾丽。

艾丽:应该应该看到这个,就是说缅甸人民,大家要知道缅甸人民跟中国人民一样,他也经历了这种这个军政府经历了很多年阿战争,所以但是他们好歹是这个民意上是经历的要走向希望走向民主,有这样的机会,但是大家看到这个这一点啊,这个就是民众当民众的信息能够被发出来,当民众对信息的删除和这个打压没有像中共这么邪恶的时候,老百姓是能够得到相对的相应的这个相对的对称的信息的时候,他的反应他的这个民众的反应,特别是缅甸是佛教国家,它非常的祥和的这样的一个,他是佛教佛教徒是世界上最没有斗争性,就是最安和的这个和睦的一个群体,那他们看大家互相支持在路上,但是你做的太过分了,当他们知道了这个信息的时候是一定会反抗的;另外最后一点就说,他说如果民众的发声,如果你们敢断网,如果想捂住像中共在中国那样捂住百姓的眼睛的话,他们就会去炸了这个油气管道,知道,这才是他们的命根子,看到了吗?(路德:皎漂,皎漂石油管道),对,对,就说这条油管道我们之前一直在讲,这是中共重要的命脉,就是要从缅甸的这个码头卸了货,然后地下挖通道一直挖到海南,然后一直到了贵州,送到各个炼油厂去炼油的,这才是中共最怕的,所以这一点就是有震慑力,有效率、有效用的,这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好的这样的一个一个消息啊,很振奋人心,路德。

路德:好,这个冠博士你怎么看?

冠博士:这消息出来之后呢,我看的就是说这个和就是中共的这种镇压维稳的模式给搬到缅甸了,那当时两年前啊,这一年半以前香港返送中的运动时候发生了什么呢?(路德:对)那中共是找了这个白衣人,拿着大砍刀就当地的流氓黑帮,甚至是福建帮这个大陆去的这些黑帮,去到香港,你是一个这个和平游行的,你没有暴乱,那我就给你创造暴乱,我拿刀砍你,那你反击不反击,你要一反击我就说你是主动攻击,然后警察就上,所以这就是这种模式,他慢慢的也是这个在搬到这个缅甸了,那么缅甸人民在这个时候呢,他确实就像这个这位战友发来信息说他们是有一定的这个民心的呢,那大家都在这个一致的,有的这个轮流值班啊等等,这个和香港反送中运动当时是有一些这个相似的程度的,那么中共这件事情在缅甸的本质实际上就是用一个这个颠覆的方式去造成了一场事实上的政变,那么虽然说这个昂山素季和军政府它都是这种亲共,但是毕竟昂山素季他亲共的程度没有军政府那么高,就像文贵先生说的她没有把缅甸这个一些自然的东西全部卖给中共,那么另外一方面呢昂山素季她毕竟也是有这个民主的或者说她是有一个民主的标签呢,在缅甸人民心中是有这么一个这样的意思的,所以缅甸民众对于这种政变是不认的,特别是是中共后面指使的这场政变他是不认的,所以现在就出现了这样的一种全面上街的这个情况,那么之前也有报道说,中共他现在已经这个搬下来技术啊,设备啊,开始要帮缅甸军政府进行断网了,那缅甸人民之前也去到过这个中共的这样的大使馆的这个附近进行抗议,所以这个事情就明显体现出了中共它的传播共产主义的速度是多么的快,那如果说这缅甸的事情已经到这地步了,下一步肯定就是开枪杀人找借口,然后就全抓起来像香港一样,如果说这时候美国和西方在缅甸的事情再不管的话,那接下来那中共就是会把这东南亚一个一个国家全部变成缅甸,如果你这政府不听我的,我就在你国家搞政变,然后去做这样的事情,所以说呢现在这情况世界和中共真的到了这种共产主义和这种资本主义也好或者民主自由也好,这种这个体系之中快到这种你死我活的这样的程度了,好的,路德。

路德:这里有网友说啊,听到缅甸也有和你联系,真心的谢谢你,路德。爆料影响着世界啊,你看啊,这绝对的这个这个皎漂石油管道,什么叫皎漂石油管道?是中缅油气管道是连接中国西南地区和缅甸的原油及天然气输送管道全长793公里起点为若开邦的皎漂设有6站场6座站场工艺设备,在缅甸境内途经,若开邦、马奎省、曼德勒省啊,掸邦,经南坎进入中国瑞丽。2013年7月开始向中国输气。这个很长的啊,这个你看咱们战友他们说,缅甸人说啊就把你这个皎漂石油管道给炸了,吓的共匪和军政府勾兑,但是最终啊军政府用这个邪招又出来了,2万多名罪犯出来就跟当时香港一模一样啊,晚上这祸害居民是不是,这个晚上,你看他们这个晚上半夜民众轮流值班,手持大木棒,警察出来啊,有的放火,有的拿刀砍人啊,这些这些罪犯啊,然后这个手持大木棒,有的放火,有的拿刀砍人,祸害民众啊,带头捣乱跟共匪一样的下三滥模式,这是啊这是第1张啊,我们还有还有一页啊,他说今天早上一个多年的所谓朋友把我删除了,我这,我就问这,我这人就必须问个明白,我问他为什么删除我,他讲了,我们是三观不一致,发现我反祖国恨共产党,你看在缅甸全世界各地都有这种啊这种五毛这种真的是啊被洗脑了五毛,他说他是准备成立商会想,他想做会长,他说他与当地军政府有生意往来,更与央企合作的紧密,已经有大部分国内来的央企及商人不跟我做生意了,哪怕是小生意,他们是既得利益者,我和我的亲人已经在这里出名了反共,他们说因为我反共都互相转告,不要跟我做生意,所以我已经两年多没做生意,没生意做了,他们就差真的举报给大使馆了,去年是因为疫情生意更难做了,我的家人工作也受到了同样的影响,因为在海外华侨群里讲真话,宣传爆料革命群里的人都出奇的团结攻击我平时还都有生意往来的人,突然翻脸不认人,他说我觉得好奇怪。你看这就是什么,这些所谓的阿华侨这些群都是渗透到缅甸的啊这个,就是跟我们当时做节目那个尹队长说,早在4月份就他的同事就已经被派到香港去了,渗透进去,这些都是提前进行的渗透,这个艾丽女士你怎么看?

艾丽:在东南亚的渗透呢可不只是缅甸,但是他讲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说通过断你的经济脉命脉啊,就像我们早上路透社不是还讲吗,你只要反共的演员你都几年得不到演出,在香港反共的演员你也拿不到(路德:对)生意,没有,他已经下了死命令,然后你的广告你如果你反共的你的广告你别想在中国刊登啊,就是大的品牌,那这就是说他就用经济来威胁你,用生意来威胁你,让大家都孤立你,这就是中共最擅长干的,刚才讲了一个中共最擅长干的是什么?就是他要破坏你的团结怎么办呢?就像当年8964每一次搞活动不都是这样吗?专门派进去的这种沙子掺到你的那个里头去,然后挑动或者是打着你的名义把罪犯放出来,然后打半场,最后说是缅甸民众变成了暴徒,然后就抓你,这为什么?因为枪在他们的手里,因为话语权在这些这个啊官方的手里,所以他们就可以这样的勾结,用媒体和这个这种邪恶的作案方法就是掺沙子把它打到你中间去,那现在讲到的这个这个就是最重要的,其实说实在的很多人如果你不是公开的反共去弄,可能他还不会这么严格,因为你是公开的反共,因为你公开的讲述共产党的这些邪恶的事情宣传,那么它就会瞄准你,然后大使馆会派任务,所有的这些商会其实都是共匪的这个海外渗透机构,他们就会联合起来给你放入黑名单,让大家都要注意啊,这个人不能跟他做生意,如果你的生意绕不开了,我这个当然还是另外像文贵先生这样,你就绕不开的他的,他就比如说生意做得很大,在某一个行业里几乎是非常大的,那么他们就要跟你勾兑,如果绕得开你或者你很小,那么他们就要不是拉拢你直接打击你,把你打击到逼你到没有路可走,就是这样他就两条路可走,一个就是你跟他勾兑或者你,他跪下来他给你跪下来跟你勾兑或者是他们就把你一棒子打死,让你没有生意做,没有饭吃,就是这样的,这就是中共的邪恶,问题是这个邪恶已经不简简单单是跟美国,是跟这些东南亚的国家,大家一定要知道,东南亚是中共最大的海外第一大的这个世界最大的这个制造厂,是中共一定要拿下来的,是中共的影响圈,如果在东南亚都是被像缅甸这样被被它这个渗透被他拿下的话,那这就是非常可怕了,缅甸就是一个练兵场应该讲,是中共的要在东南亚所有的国家实行同等无差别对待的一个练兵场,那么如果他能把缅甸拿下,那么他就能把任何一个东南亚的国家拿下,同样的方法,如法炮制,所以这个才是可怕的。真是非常棒,他能讲出,而且他是跟,因为做很多生意,因为你想的都是跟中国有关系的或者卖掉中国···或者从中国进口的一些东西,总之如果你还拿着中国护照的话,就会存在这个问题,所以我们的战友真的还要保护好自己,路德。

路德:好,冠博士怎么看啊,这个咱们战友的发发布的这个信息啊。

冠博士:是,我们这个就可以看到中共他的这种蓝金黄渗透呢,它通过这种经济利益去绑架这个当地的华人华侨,当然有一些是他自己渗透进去的间谍,那从经济利益在配合着他这个洗脑宣传,那么当一个人他的这种利益是这个建立在中共这种生态圈的基础上的话,那么他的这种意识形态就非常自然的接受了这个中共这一套呢,更何况呢,嗯,一般来说这华人华侨都是在这个中共的毛屎坑长大的,都是接受他那一套教育去到国外的,所以当你这个有了钱的时候,那一套东西就更加难这个去反洗脑了。所以这件事情也可以看得出来,那么这个中共对于这种海外的这种意识形态利益绑架的渗透是很严重;但另外一方面呢,我们这爆料革命在每一个国家缅甸东南亚这些国家都有我们的战友,(路德:战友)实际上大家可能觉得说这些华人华侨的群好像这个我们一位战友发发言,其他人都合起来反对他,但实际上这些群里面呢其实大家都加过群,大部分人都不说话的,特别是明白的人,他都不说话的,说话的几个人一般都是带节奏的带任务,他把每一个群去这个做成这样的一个氛围,所以所以我相信啊这个在缅甸我们这爆料革命的战友绝对是也是有很多的。那么这中共他布的这些人在缅甸一方面是经济的利益绑架,另一方面当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那中共的这些人也可以为中共收集当地的情报,那么和他们的这种缅甸人的这种利益伙伴啊里应外合去把这个最后人民的这种东西都给出卖掉,就是和香港一样嘛,混在这抗争者当中,那么人民的什么计划,比如说炸油气管道这件事情,可能在很多时候在计划的时候,那中共就提早得知,提早防范,最后就未必能成功,所以说在这种在现在这种科技和中共渗透的情况下,这种平民运动他想要靠自己的力量胜利是非常非常难的,所以说这个对于这个西方国家也是是一个巨大的考验,那你到底管不管,你不管的话,东南亚其他国家不说,那台湾中共最想拿下的这个地方,它也可以用类似的形式,那台湾的这个内鬼(路德:对)台湾的这个和中共做生意的,台湾,中共在台湾布的线,绝对一点都不少,所以说这缅甸的事情,所有的亚洲国家都可以拿来做一个例子,看看自己的未来到底是不是这样,如果你不站起来反共的话,那自己的未来一定是这样,你不给中共跪下,就是这样,好的,路德。

路德:好,我们看啊,今儿看这个格雷厄姆啊就是我们前几天说的参议员,他说将会和川普总统通电话,那今天已经电话已经通完了,说正在和川普总统商谈啊下一步共和党的行动,川普总统说要重建共和党,以便在2020年中期选举为共和党重新夺回众议院和参议院啊,重建共和党。然后在这里阿,格雷拉厄姆是怎么说的?他说川普已经准备好继续前进重建共和党,并且对2022年感到兴奋啊,在接受福克斯的节目采访时说啊,他还表示将会在下周前往佛罗里达和川普会面,格雷厄姆强调没有川普和川普强大的人气基础共和党无法重现,他称这是一个川普+的公式,就互相阿双赢阿,川普和共和党,他说我说总统先生这场MAGA运动需要继续,我们需要团结这个党,川普+是2022年啊共和党夺回国会的路,格雷拉厄姆说,川普对一些人很生气,但我理解这一点。对哪些人生气啊?艾丽女士你觉得啊,他说如果没有川普我们就无法做到这一点,所以他已经准备好出发了,我也准备好与他合作,这个我们先说到这儿啊,这个艾丽女士,你怎么看阿,格雷拉厄姆说的这些,川普总统的这种影响力啊。

艾丽:对,是啊,这个川普,首先川普总统是这个一股不可,他的支持者和他现在的影响力以及他的对共共和党,不是像4年以前或者更早以前是川普总统依靠共产党,他从民主党跳到共和党,现在完全是共和党的这些所有的支持率和投票人基本上都是冲着川普来的。所以这个我们昨天已经分析了,就是说川普的这个影响力非常大,但是,我们刚才讲到了,就是说他如果,如果说格雷厄姆要拉住他要这个重新的再建共和党,就是等于,等于这个党内的革新嘛,党内重新革新把之前这些做坏事的人或是说藏在暗地里的人也许要对他们这个位置进行变更,那么或者是说另外有一些人当然之前表现的很不好,譬如说这个,那关键时刻啊,这个重要这个参议院的议长啊,我们我觉得肯定这个都是有问题的啊,之前都是在很多关键问题上可能没有支持,在最后的时刻没有支持川普,那么这些呢,嗯都是在这一次的大的大选当中呢已经彻底暴露出来的一些人;另外呢,还有就是这个制度,他到底选民的选票的制度,这些关键岗位上的人或者是这些监票人可能都在那儿做了很多年了,这一个县啊,一个市啊,各个县各个市的这些这些已有的人,那怎么样进行更新换届呢还是怎么样?我觉得肯定他们有很多要讨论的,有很多地方不如意的,在这一次大选中表现出来的,特别是这这个这个这过去的一年表现出来的,我觉得可能川普都会有很多的意见,要不然他就自己组党,那么现在格雷厄姆要拉住他的话,那肯定就是要进行党内的革新,我觉得这是一个必然的一个动作。但是他这个明显的放出来都说里边有一些人是不满意的哦,那么就是我想这个建制派里面怎么处理好,如果格雷厄姆处理不好建制派的话,我相信川普总统可能还有真有可能跟他谈崩,就是说各自建党,也许更有对未来的选举更有好处,好,路德。

路德:好,这是啊,我们来分析一下啊,这个格雷厄姆啊他代表共和党代表共和党啊这个建制派去试探川普总统的口风啊,就打了个电话,说接下来还会继续去往佛罗里达和川普总统会面,你就知道这里头,这里头啊,并且他在媒体上先宣布啊,川普总统什么呢?是要重建共和党。其实就是意思说啊,要打消啊,似乎在传递一个信息川普总统不会再自己组建新党,但他又说啊,这东西,共和党离不开川普总统,这是第一;第二,并且说MAGA这个运动也离不开,就共和党离不开MAGA,叫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这个运动,而这这几点信息啊,似乎想传递一个啊,这个川普就是不会再组建新党,稳住,他意思就是用这种方式来稳住川普,共和党可以让你来重建啊,给你这个权利让你来重建共和党,但核心是共和党这些大佬会不会让川普啊去重建啊,是不是?冠博士,你觉得呢啊?

冠博士:共和党这些大佬我觉得他们是有可能是假装让川普总统重建,然后借川普总统民意起来之后,最后再把川普总统卖了,因为共和党现在这情况,(路德:对,对)它,我们说你作为一个选民来说呢,你当你选举的时候,你就基本上就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就是你自己的情怀就是意识形态,所谓的就是社会正义,第2个就是你自己的利益。那民主党呢,你就说情怀这一块现在是基本上整个美国是百分之八九十甚至是这个90以上是被民主党这种意识形态控制的。如果你去看美国的这个教育系统,就是哈佛、耶鲁这些大学常青藤系统,还有这些美国学区好的这些这个小学中学这样的地方,基本上他们的意识形态全部都是这个民主党控制的这种平等啊社会主义啊这样的,美国的年轻人,特别是这些这受过教育的年轻人基本上都是这个很大程度上都是反川普,那么接受民主党这一套的,所以共和党如果说他还是建制派那一套的话,他在这情怀上已经输了,那他如何从利益上能击败这个民主党呢?因为建制派和民主党它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圈子的的,所以你这个搞来搞去的话也不是特也不是在利益上也不一定比民主党就能拿出什么新的东西,但是川普总统实际上就是说目前是从这个人民的利益角度,美国优先给中产阶级带来利益,然后呢,去这个积累民意,积累民意到这一定程度之后,它现在有了一个MAGA,当T他有了MAGA以后,他就可以从这个意识形态上去和民主党这个意识形态来扳扳手腕了,就是我通过这种让美国优先要揭露出这个腐败的事实啊,包括中共对美国渗透反共等等这一系列的去把这个民主党化的这个特别好的乌托邦式的意识形态给破局,那这个是这个是共和党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所以说在现在这个时刻就像这个格雷厄姆他自己也非常清楚,说这个是川普家的公式,就是共和党你没了川普总统这些惠民的政策以及这民意意识形态,你根本就无法和民主党竞争,所以说在这个时候不管怎么样,他一定是要争取川普总统和共和党一起的,那么现在问题就是说,他如果说他因为他现在不是执政党嘛,他是在下面的党,所以他在下面的时候他没有政策,他随便可以说,我说啊,上来会这样做那样做,他但他在这个过程中就可以利用川普总统,但是如果说他这个共和党真正翻过来以后呢,那像麦康奈尔这些人像这建制派的一些这些老油条,在最后的时刻会不会再次把这川普总统踢掉,出卖,那么这也是有可能的。所以说呢这个对川普总统来说,如果说他和共和党合作的话必须是他,我觉得他会有一些条件,那么能给他一定的这种影响力和空间,让他去重塑这个共和党,好的,路德。

路德:这个我们现在,就是说啊这个艾丽女士你觉得共和党之前之前的大佬会不会主动让川普总统去重建啊,有没有这个影响力川普总统去重建这个党啊,因为大家知道,这个一个组织,是不是,你要让位,这是很难的,是不是,艾丽女士啊。

艾丽:对,是的,大家知道这个建制派他是最主要的在党内的利益啊,我们看特别是小布什啊,布什家族这个以及整个的这这个建制派以及我们看参议院的这个啊这个麦康奈尔啊等等这些建制派最重要的他们是什么?他们是利益。一定要看到这是利益,如果你川普总统上来你做的这些事情,就是说影响了他们的,就是利益,我觉得这是一个力量的,利益和力量的较量,就是建制派,但是大家看到你是为了党,还是为了你的最终的你通过这个党最终保住你们的位置,然后在某些政策上能够保护这个这些建制派的这个背后大佬的利益,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关键的考量和较量的点。那么川普总统上来以后呢,因为他是政治素人,他和这些人是特别是共和党的建制派,其实这个最大的阻力我们看,在大选中和大选前这几年里,一直最大的阻力,其实除了民主党的意识形态以外,还有很大的一部分来自共和党内,所以我们看到这一块儿才是问题,就说他们愿意让川普总统重组吗?那么川普总统如果重组的话,要那肯定要谈条件,你要做到什么,你能够就是你要做什么,你会不会影响我们的利益,你如果要换人的话,如果没有了这些利益集团代言人在这个党内的话那么这个他们可能就是认为自己不安全了,失去话语权了,但是如果不把这些重要位置的人换掉的话,可能川普总统也不会加进来,为什么?因为这些人在关键的时刻,他可能没有对这个整个的推动有好处,对所有的法案的推动和真正川普要干的事情的推动没有法,可能这些人就是最大的沼泽地,那么这个时候他沼泽地不改变性质或者不做变更的话,或者认为他的人代表人必须得坐在那个位置上,那就成了这个犄角的形式就是真正的是成了矛盾,所以我觉得这块是非常大的事情,就是说有没有这种谈判的可能性或者是一个利益交换的可能性,如果川普总统真的是把谈判的艺术运用到这个和建制派的谈判上,如果能谈赢的话,我真的觉得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当然这是一个很好的是维护了美国的政党的传统,否则的话从川普这里就要打破美国政党的平衡,不是两党而是三分天下呀,所以这个就是过去几百年来啊,最起码是从林肯的时候成立的这个共和党到现在就要被打破,那么我觉得当然被打破一定是一个趋势永远的事情,他一旦旧了,一旦成就了他就要面临被打破这一这是一个事物发展的规律,那么在是否在这一次被打破还是以后被打破,那就要看川普总统愿不愿意跟他们谈判的筹码,真的,但是这个背后还有一个什么力呢,就是中共的力量一定不要忘了,这建制派后面还有一大派的中共力量,就是说中共如果这一次在这个时间足够长的里边能够和拜登以及建制派里面达成更多的交易的话,那我觉得这个事情就很难了,路德。

路德:大家知道真正啊这个大选,川普总统为什么呢?就是被共和党啊这些人出卖了,这个文贵先生直播说的很清楚,我们说为什么1000%?文贵先生谁说1000%的,班农说的,之前就说朱利安尼也这样说的,别人都这样说,为什么?包括每一步我们其实都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在关键的那一步的时候,一个个出卖啊,一个个被出卖,我告诉大家啊,是不是,这里头都是共和党的这些人,无论是麦康纳尔,还是彭斯啊,还是等等一系列,实际上包括到120那天,其实都有些很多策划最后也被出卖了,我告诉大家,今天其实可以跟大家透露那么一点点,但是我们还是不能说,毕竟没发生,没发生,没办法,你出卖了你没,你很多事没证据的,但是这里头私底下是有一些啊承诺的。所以,所以川普总统很憋屈啊,绝对的,就是这所有的事情大家就可以看到这个,这次格雷这个格雷厄姆之前,大家知道啊,在那个大选之前也是到见了这个川普总统,表面上支持后来反过来是反川,就是在1月6号也是反川普的啊,现在他说,因为他知道,麦康纳尔去川普肯定不可能答应的,百分,搭理的都不会搭理,所以让这个格雷厄姆去,但这格麦卡锡之前的那是绝对支持川普总统啊,大家知道啊,说白了你换个名字有啥区别,有啥,没什么概没什么区别,换个名字,是不是?但是核心就是谁掌控,这是最关键的,是不是?你到底这个MAGA的这个川普总统是被你用还是说川普总统说了算,如果你共和党是川普总统说了算,啪···全部的,整个体系全部改革、全部变化,那没问题,但如果说,你这个川普的MAGA是被共和党还是被这帮什么什么共和党这些大佬啊利用,再次出卖,我跟你说川普总统肯定不会答应。所以这这这一次啊这个这个牌,真正的掌控在川普总统手上,大家知道。这个这个风水轮流转啊,这个冠博士你怎么看?

冠博士:是的,因为现在川普总统绝对的主动权,因为如果你共和党离开了川普总统这一块民意的话,那你这个党就基本结束了,没有再任何和民主党在叫板的这个资本了,所以说现在这些共和党的建制派他肯定会摆出一个要妥协的这样的态度来去和川普总统谈,那至于他们到底心里这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那就是不知道了,那么毕竟政客嘛,最后全部都是要讲利益的,所以说川普总统之前他是政治素人,但是在4年的这个过程中,特别是11月3号之后120这一段时间,他已经完完全全不但摸清了,而且深刻感受到了这个政治沼泽地里面的游戏规则和这种到底谁可以信任、谁不可以信任、谁是最后出卖他、谁最后背叛他的?所以说现在这情况,我觉得川普总统他也许会在接下来这个过程中他会做一些测试,比如说呢,现在这个就拿弹劾这事情来说,那么共和党内部有7个共和党的参议员是同意弹劾川普总统的,所以你在这件事情上我觉得他就会做一个测试,那如果说你要是想让我川普总统回来共和党的话,那如果说你承诺给我一定的这种,你说是权力也好影响力也好或者话事权也好,那么这7个人是不是你,就不管怎么样,你是不是有共和党的有些人应该出来表态去谴责一下他们或者说做一些实质的行动啊,那么确实也是,现在比如说这个北卡的这个共和党的主席呢就在这个声明中就说了这个北卡的一个共和党参议员说这个,呃,投定罪川普是令人震惊和失望的,比如说像这样的表态这样的行动能不能做出来呢,那能不能表一个态?我觉得这个也是比较值得观望的,但是无论如何我相信,川普总统现在他手上有巨大筹码,因为他不着急嘛,他自己也不是政客,他自己也有一个巨大的产业,他是亿万富翁,所以他不论无论作为他自己的利益来说,他就算不参与政治他也可以活得很好,但是那帮建制派的政客们如果没了川普总统的民意,他们的这个这种政治生涯,往接下来的这个运,这个就非常非常难走了;那么另外一点呢,就是如果说川普总统这次回到这个共和党的话,那么我相信有很多共和党内年轻的这议员、年轻的力量都是会跟着川普总统走的,那么从这种年轻的力量自下而上,对于这个老的建制派会不会形成一种压力,我觉得也是值得观望的,但是无论如何我觉得这次川普总统他应该是会比较小心的来做这个决定,好的,路德。

路德:你看,格雷厄姆在福克斯还这样说,他说拉拉川普,拉拉川普是阿川普的儿子的啊就是他女这个媳妇啊,将会阿取代这个参议员现任这个北卡的参议员他的席位啊,明年他就会退休,叫Burr,我的朋友叫Richard Burr,刚刚说了说,嗯,明年北卡他一旦退休,他就会将这个位置让给让给,只要她愿意的话,将会让给这个参议员啊,这个Richard Burr是拉拉川普,拉拉川普就拉拉里特朗普,是Eric Trump川普,川普的儿子啊,Eric Trump川普的这个妻子啊,她是是川普真实新闻更新的制作人和主持人,她是一个主持人,看到没有,这个她一直生活在北卡罗来纳州啊,出生于北卡罗来纳州,所以他可以参加北卡罗来纳州的这个参议员的竞选,所以这个川普总统的这个家族也大,说是,这个女这个媳妇搞一个参议员,这个川普的大女儿,伊万卡也准备竞选这个佛罗里达的参议员,然后他儿子这里搞个参议员,两个儿子吗?搞个参议员,两个儿子还有两个媳妇又搞参议员,那整个家族不得了呀,艾丽女士,影响力啊,

艾丽女士:因为小川普两个川普吗Eric川普,还有一个joun,这个整个的他是都在这一次大选当中,我们看得很清楚啊,这个他的他的媳妇也是叫拉若川普也是很很大的一个就是帮他拉选票的这样的一个在这次选举中,他们整个家族出动,但是我觉得这些动作都是嗯,应该讲都是对川普的一个拉拢的动作,一定要看到这是一个拉拢的动作,他当了参议员,嗯,对他们对他的支持,希望他能够重回到这个共和党,因为他们全部都是共和党,就一直以来这个小川普都在说共和党人应该雄起是吧,应该站起来反抗,但事实上很多人没有出这个声音,他远远不如民主党那么齐心同进退啊,在这次弹劾中还出现了这7个人,大家看到这个就是说共和党的这个士气,它本身的这个代表的这个之前的意义我们都分析过,他现在能不能够聚拢到一起,大家合力而干,这个事情真的还不好说,所以他现在就是说说当然劳瑞川普可能更大的程度上就说在这一年中现在就开始行动,要把这些很多的议员退换掉或者替换掉,首当其冲的就是他的加家族啊,像这个包括伊万卡都已经开始出来竞选,要当佛罗里达州的这个议员是吧,这些都是这个动作我觉得都是一些动作,可能更有可能就是他们把他拉进到这个共和党的这些议员众议员参议员,嗯,做这些member,但事实上。最终的这个动作怎么样,我觉得就是还取决于这些老的建制派的人能不能真的转换思想,不在最后一刻背叛他们,或者说这些人代表的势力能不能低头,还是一个大问题啊,我觉得这个才是这个川普应该在这次谈判中的这个一个比较大的关注点和他有希望就是说跟这些人达成一致,而这些人不支持他,我觉得他接下来可能真的还不一定说能够走下去多远,还是说建立它的maga,那么他现在就已经在倒计时在数在急速的动作,因为巨大的民意在川普这边,在川普家族,他们都在,非常的你看到。你一直到他输掉都从来没有低过头啊,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清晰的这样的一个信号就是川普不会低头,那么接下来他的媒体公司,他的这个自己的发声的平台,就像将来可能会和gtv这样啊,就是gtv和gnews这样的这样的大的平台,将来都会显现出来那么这些巨大的民意的支持下总要有一个发声的平台和真正的,当他动作起来的时候,我觉得就是民意的真正的热身开始了啊,好的,

路德:我们接着看啊,沙特阿沙特阿拉伯联合国代表说沙特将继续将不再组织社会恐怖分子啊,这个也门胡塞武装尽管美国决定解除。对该组织的恐怖组织定义根据这个沙特啊,这在联合国代表说他们将继续认定啊,这个可见啊,这个这是首次啊,这个首次,我们可以看这个拜登的这个外交政策里头,啊,这个他们的盟国沙特跟美国绝对的啊盟国,他们有一个巨大的分歧啊,这个分歧可以说啊,应该是对拜登政府应该是有一个重要的一个影响巨大的影响,这个冠博士你怎么看胡塞武装呢?

冠博士:胡塞武装它确实是这个恐怖组织啊,它之前干的这些事情。也绝对对于沙特来说是把这个沙特给打疼了,那么你说这个在美国呢,嗯,在美国列定它为恐怖组织,之前这个之前呢,实际上沙特,阿联酋巴林和以色列都已经明确表示这个胡塞武装是恐怖主义组织啊,所以这里面既有这个以色列。那也有这个阿拉伯世界的这些国家,那么川普总统,他在4年中这政绩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这个中东的和平,让这个以色列和这个阿联酋等等国家签订了这种协议,那么这就相当于是在中东建立起了美国自己的中东的国际秩序。那么胡塞武装的背后呢,它实际上是伊朗支持的,伊朗支持也就是那背后是中共,那么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拜登一上来就给胡塞武装松绑,所以这个实际上又是卖了一个抓手给中共,那当这些事情在这个伊朗的这种控制下,在中东再出现很大的问题是,那么这个拜登又可以再和这个盟友啊和中共坐下来谈了,说这个问题很大,那我们谈一谈怎么办?是不是要重新回到伊朗核协议,是不是要再重新回到以前,这表面上国际合作说自己家互相勾兑的这种模式,但是呢这个这一次可以看到沙特他没有说是。是继续把胡塞武装列为恐怖组织,所以说呢,这就是我觉得这是一个信号在中东呢,如果说拜登在继续这样走下去,那么美国会慢慢的失去对于中东的这个控制力和影响力,那么如果说中东这些地方它不听美国的,那你的这种国际能源秩序这些一系列的国际秩序它只有是走向中共,因为毕竟没有美国就是中共,这就是两个世界上最大的两个这个国家,所以说这种情况下再继续下去的话,那么一定会引起美国内部的这种反弹,因为美国绝对不可以,这个丢了中东,

路德:这个事情啊大家知道,这个对胡塞武装的恐怖定义恐怖组织定义的一个重要的信任,你知道这个中东现在基本上走向了和平,因为中东的问题的来源就来自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现在是以色列,其实就是以色列,就是10次十字军东征也都是耶路撒冷跟阿拉伯啊,所有的穆斯林在中间,所以现在以色列跟阿联酋跟沙特都要建交了,等等一系列的联合建交了,在这种情况下,等于说美国就可以腾出中东这个火药桶来集中对准中共,这是川普总统啊,它的一个最重要的布局啊,就是。可以说这是在国际地缘政治上的最重要的布局,你以色列如果能腾出手不去对付沙特,埃及,他周边的这些穆斯林国家,以色列去对付一个伊朗,绰绰有余了,轻轻松松,但他最担心的,当你对着伊朗来说。你背后埃及啊什么,对他来,大家知道当时以色列建国之后的7日战争啊,大家都知道阿拉伯国家联合,突然某一天对以色列发动进攻,但是以色列依然打赢了,是吧,这就所以说要腾出手啊,这就是为什么说,这几十年中共发展黄金级水平,一个最重要的就是源自中东的乱局,美国拉拢拉拢中共啊,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在这和他们一起啊,打恐怖分子,打恐怖症,恐怖主义战争,所以中共跟美国啊,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说赚得盆满钵满。各种关系要搞定啊,蓝金黄的渗透全部做到了这一点,这个川普的整个团队,他的右翼啊,就是川普团队的这一帮,对中国很了解的债,完全很清晰的知道,灭中共你必须得把中东给他们抚平,所以先走了一步棋。就以色列和这些国家建交啊,是不是?并且在这期之前先把美国的大使馆直接搬到了在哪里耶路撒冷,这是一个重要信号,然后接下来跟沙特是不是傻子当时出现那个叫做卡瓦罗的那个叫什么,分尸的事情,他们都没找他们算数。傻得不得不妥协,阿联酋妥协的结果,建立了这种和平关系,大使级的这种互设可以说几十年啊,难得的中的和平即将来临之际啊,最后就差这个胡塞武装,胡塞武装是伊朗支持的。最终把胡塞武装认定为恐怖分子,最终大家一起正因为胡塞武装说白了就是一个很小的,也只在也门这个地区啊,影响力不大,但是啊,是不是你把它取消取消了呢,这些啊,伊朗就是合法的可以支持胡塞武装,等于说。很多人就可以合法去加入胡塞武装,那他的危害就很大,危害大的结果就是中东的火药桶要点燃,点燃中东火药桶,又腾不出手了,就以色列就腾不出手来了是不是去灭伊朗,美国就没法腾出手去印太地区来控制掌控,来对中共,这是所有的地缘政治啊,最核心的最关键所以这个拜登一上台为什么要取消胡塞武装?说白了就是就是帮中国啊,在中东继续点火,让这个火继续让美国无法同时。因为美国是可以同时在两个地方打战争啊,但是无法同时有三个地方,现在三大地方,一个是俄罗斯,这个北约地区,第2个中东地区,第三就是南海地区啊,南海等着亚洲的台海都是属于。一个地区就跟中共,就你无法做三场大战的时候,同时去赢三场的时候,他只能选两场中东,给你火药桶一点,俄罗斯再弄一下,又放过中共去了,这就是他们要干的事,然后这病毒慢慢的给你天天发,是不是这边让你腾不出手来?北朝鲜天天吓唬吓唬,是吧,韩国对日本,你要继续跟中国跪,然后你想想,你再搞个十几二十年中共就来了,什么20252035美国,啥东西都给你偷走了,美国直接给你控制了这个爱丽女士你怎么看?

艾丽女士:嗯,我觉得陆德分析的挺对的,就是说中东地区的和平是大事啊,但你要看到在川普总统的任下几次啊,包括之前的国防部长的辞职,小胡子还记得吗?当时吵起来都是因为伊朗伊拉克要对他们动武,川普总统坚决不同意动武,包括说如果派无人机去杀人,去杀都会死多少平民,要去炸的话死多少平民,全部全部停止了,不需要无辜的平民死亡,那么在几次以这种挑衅包括派了无人机把这个沙特的炼油厂都给点击了,都给点着了,就是为了引起希望美能够出兵沙特,出兵去打伊朗,出兵去打伊拉克,这些这些暗算都没有得逞几次,那么最终的也在中东地区的就说最大的Isis这些这个培养起来的在奥巴马时期培养起来,这个恐怖主义也已经被消除掉了,就说张一切的和平,当一切的潮水退去。这个时候所有的作恶的背后的影子已经跳出了,最大的恶魔,就是中共这个这个这个影子或者这个标杆已经露出来了,那就是集中所有的火力要去打中共,包括他在南海,它在台海整个第一岛链,所有的这些布局,要去拆除它的这些时候呢,那现在如果说重新。把胡塞运动定为不是这可不要忘了,1月10号这个刚刚这个国务卿蓬佩奥先生把它定为这个恐怖组织,结果过了一个月零16天啊,一个月06天,就已经把它拆除掉了,已经把它拆除了,那这个就是等于培养一股恐怖分子在也门,这个也门培养的非常的这个具有厄中共的特点啊,这这一波胡赛的所谓的信仰青年,全部都是这个,这是在也门北部阿在也门的北部地区培养出来的胡塞武装,那他就是这个,而且在2011年伊始,14年15年都进行了大部分的这个动作,要知道他没有什么水平胡塞武装非常容易就把它消除掉一些,所有的技术和支持来自于伊朗,伊朗来自于中共,就这么点事儿,所有用的无人机去放爆炸的都是什么大江啊,我们之前都讲过博博士,就说就都是这样的非常低级的这种技术就可以给你搞乱啊,而且大家都知道它其实带来了,这沙特是最主要的,因为它这个地方呢,不要忘记这个地方,为什么能暴乱?因为这个交界处和也门的交界处和这个阿曼的交界处这个地方呢,是沙特的石油产区?

路德: 我问下你啊,艾丽去过也门吧,那个也门他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什么情况啊,跟我们大家说一下好吧,也门的情况啊那边经济怎么样啊?

艾丽女士:南也门,在40年就有共产党啊,所谓的马列主义啊,学马列主义思潮,他这个是这个。南也门然后北也门南北也门搞动乱,就是中共在里边捣乱啊,要知道共产主义思潮就是到了也门,他就是想控制红海口,他一定要控制这些地方,是很早的时候就布局40年代50年代,他搞这个东西所以也门从来只要有共产主义的地方就没有平静,大家互相打,其是背后的始作俑者就是共产党,就告诉,所以这个也门从来资源很丰富的人口也比较多,人口是多过阿曼的,然后最重要的为什么在后来培养了这个北也门的这个胡塞武装呢,就是因为他在北也门的这个交界的地方啊,和沙特和阿曼交界的地方,这是一个大的石油产区,大家要知道这个。是本身它就是阿拉伯人就很乱啊,这个地区都都很,阿拉伯人自己分逊尼派和什叶派,只要逊尼派大家统统一个简单的一个概念跟大家讲就是掌权的都是逊尼派,然后有石油有钱的都是什叶派,这样一个简单的分析就能分出来,这一派,在这个地方是什叶派,那么你他什叶派在沙特这个或者也门这些主要的这个有钱人的这些,他们都是很讨厌乱的,但是他们就是通过可以讲这种势力的渗透渗透,就是通过搞乱在当地搞军火,搞得民不聊生,或者搞得你很冲突,你需要这个地方非常稳定,你进行石油生产,然后但是他就给你搞乱。沙特非常不满意的,就是一直在动乱当中,它其实它的物产和它的地理位置和它的海产和中非常重要,但是它就是一直在乱啊,就是说在这个乱的当中,希望能够钳制整个的中东的和平,就不让你和平,在不让你和平的过程中就牵制了美国的利益,要知道一旦把这个红海口把握住,全世界人民都控制你,把马六甲海峡把握住,把台湾海峡把握住,这个世界就是中共的,所以你想一想这是多么重要的事情,所以也门不能和平就通过也门的不和平,使得美国牵制他的力量,中共在走回老路,就像当年炸了911大楼给了中共10年的快速发展时机,这是中国的大战略肯定的啊,所以在这一次当中,拜登不管是出于有意的还是无意的配合了中共的,这样他们把这个取消掉以后,其实就是等于在这儿再继续把这个,还没有什么势力的,没有什么技术的胡塞武装可以继续武装它,让它变得有势力有力量,然后能够变出一个新的恐怖isis,然后呢。还牵扯美国的精力和这个欧洲的精力,因为这个地方离欧洲很近呀,大家知道这个地方的水产都是卖到巴黎卖到瑞士的啊,这个这个阿拉伯海的鱼是非常好吃的,所以整个的就是说我觉得他都是对欧洲和美国的影响是远远大于对这个就是牵扯到牵扯他们的精力,因为这个地方还是石油产区啊。如果一旦石油产区下来,对沙特是极大的打击,也就连带打击美国。中共也就是利用也门来牵制沙特。因为每桶油都和美国挂钩。这都是中共的战略。

路德:它这个金枪鱼和沙丁鱼很有名。亚丁湾,大卫说过中共想方设法要控制亚丁湾。亚丁湾的对面就是肯尼亚,再控制也门,两边一掐,亚丁湾就是他们说了算。再加上伊朗,那完了,中共控制全世界。沙特阿拉伯站出来明显反对拜登的做法,沙特和他们是邻居关系。胡塞武装主要在北也门。这个他们沙特最有发言权,说也门到底是不是啊?这个胡塞武装到底是不是?有没有作恶,他们都没说你这个远隔万里的啊,这个美国说他不是,如果说沙特没认定你美国认定那就是美国胡扯嘛,是不是啊?最基本的逻辑,所以这个拜登啊,这这这一步棋啊,你觉得这个从这个政治角度啊对美国的内部的政治角度,为什么刚才说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就是想帮助中共把这个亚丁湾啊,把中东的局势从新啊矛盾激化。
成为一个热点啊,让美国抽不开身啊,以色列抽不开身,但这种做法的话,冠博士你觉得在美国内部会引起什么样的一个啊,这个政治内部会引起什么,特别是背后的力量啊,会引进一个什么样的反应,

冠博士:我绝对会让这个沼泽地的主人越来越看清楚了,拜登。现在正在走向把美国送给中共这样的一个地步啊,因为这个拜登他之前一直在说美国和中共是这个战略竞争,那么既然是战略竞争的话,我们有对抗,比如说贸易问题知识产权的问题,那么我们也要有合作,合作是我承认你坏,我承认你实力强大,无法达到你在一起。结合的地方向国际啊,疫情啊,地球的问题我们要合作,所以说呢,如果说按照这个思路走下去的话,拜登他给中共输送利益的话,他必须在想这个合作的这些点,我怎么去给他给中共增加,所以说呢,他直接对于中国贸易的知识产权这部分他不敢放得太松,但是像这些事情。比如说这个北朝鲜的问题,拜登它政府之间已经开始说了,我们很关注北朝鲜这核问题,那么即将这个又变成我们的重点,比如说中东的问题,也门的这个武装,一取消的话,那么他就给你这个继续把中东的火点起来,那北朝鲜点一个中点一个那这两个又是两个可以合作的地方。那当这两个合作可以地方大家坐下来谈的时候,无论是己方会谈的桌子底下的交易,就可以继续进行了,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拜登在给这个美国内部给民众讲的时候,他也可以说这个是一些小的牺牲,但是为了大的和平,但实际上它是符合了就是这种中共先让中共进两步。然后中共退一步,总的来说中国还是进了一步,但是拜登他可以对全世界对美国人说,我把中共逼退了一步,所以他们这种玩法就是这样的,一种积极的玩法,那么作为沼泽的主人说,我相信他们看得都很清楚啊,那么现在特别是文贵先生已经把中共的这个战略说出来了,马六甲海峡台湾海峡一掐,现在这个也门的这个亚丁湾也掐住了,那么这整个的亚洲中中共就说了算了,中共说了算马上就推广数字货币,你拿住亚洲拿住南美之后就威胁美国欧洲,那当你这数字货币已经形成气候的时候,最后就是沼泽地主人像美联储的股东啊,这些人他们的美元体系。绝对是要被中共打破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拜登他做的事情,如果美国民众看不懂沼泽地主人不会看不懂,那沼泽地主人在逼得不行的时候一定会出手把这个拜登换掉,如果说真正走到把他们打疼的那一步,这个事一定会发生的,那么一旦拜登被换掉的话,那接下来无论是谁他必须要。这个收拾中共,必须要弱共反共,所以说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拜登他继续这样的政策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说拜登他算是个副总加速师了,但是无论接下来他的政策怎么样,我们还可以在这个继续观察,

路德:是的啊这个,所以啊我。这个冠博士我觉得分析的啊,很对啊,就是拜登的这个做法一定会让你要知道蓬佩奥他对也门的这个认定一定是这个,犹太人他肯定很开心的啊,这个以色列肯定很开心的啊,这个沙特肯定很开心的,在周边的这些国家啊,这个中东的你沙特开心了。
那以色列他就开心啊,是不是这所以它其实都是以色列和沙特,还有阿联酋建交的一个最重要的,应该是当时一个谈判的一个筹码重要的啊,现在你把这个平衡点给他拔掉了的沙特那就面临着也门的这个胡赛武装的,并且你这全面的骚扰,但是从2015年开始,沙特周边的和也门交界的城市啊,就被胡塞武装,经常骚扰,经常有一句说白了,就跟以前匈奴一样啊,骚扰一下,跑店里去抢抢东西啊等等,然后呢。现在并且这个还专门啊说了啊,我们看啊,这个专门说了,把这个就是拜登政府表示将停止美国对沙特支持的军事行动的支持,大家记一下,什么猴赛斯施加压力,或者在将杀之。市政府从首都上了赶下台,控制了也门北部就是将继续向上也没时间,但停止美国对沙特支持的军事行动的支持,后面是继续施压施加压力,那很简单,我们已经进行了严正谴责,那也叫施加压力,是不是啊?谁说我没有纸,所以这个支持何诗佳这两个不同的概念,佐利雅德指控伊朗向胡塞提供武器和训练,所以说啊这个你如果说啊,纯粹这个沙特去面对,这胡塞武装的应该问题不大,但是这伊朗在背后支持着,背后又是中共,是不是在沙特那绝对是士单力薄的她知道沙特这个国家纯粹就是富得流油啊,也是很腐,基本上老百姓那属于,这个没有任何的上进心也不会,这个从是在军事上啊,基本上能力是很弱的一个国家基本上都是美国支持的。美国不支持,说实话沙特基本上没任何做,就指望他们的军事行动,那没什么没什么效果的,所以这这啊,这个拜登政府的这一系列举动,像沙特啊现在面临着巨大的,可以说是威胁和压力,未来拜登政府啊,就是这种做法,明显就是一定会被验证是帮助啊伊朗帮助中共整个中东局势啊,变成重新点燃中东这个火药桶,爱丽女士你怎么看?

艾丽女士:好这个嗯,博博士也在这里,刚才想发言是关于也门的,

博博士:一定要说啊,是也门的也门的,胡塞武装背后就是伊朗。伊朗背后是中共。但是大家要知道这个,因为你认证了他是一个恐怖组织,以后你就不能任何国际公司就不能卖武器给他们知道吧,所以说所有的这些,他的这个进入这个啊,就是胡塞武装地区的船都会被都会被别人说美国军舰或者沙特军舰进行这个这个拦截啊检验啊这些东西,但是如果你认为,如果取消了这个。
嗯,这个恐怖组织这个定义的话,它就是说很多东西就是合法了,我们可以看到前一段时间被截获的,从这个伊朗运往这个胡塞武装的这些武器都是中国造的,比方说中共这个c801c802,反火箭导弹啊,火箭啊这些东西都是中共的货啊,然而这个时候把沙特就摆在一个非常非常尴尬的一个地位,就是说如果美国支持沙特的话,那沙特就是美国的铁杆盟友,但是如果美国不支持沙特的话,沙特就会倒向中共啊,沙特和中共在在长期的勾兑里面已经是非常非常的这个,这个生了当年很早以前保利公司啊,在在在沙特干的那那几票大的啊,甚至包括核武器里面啊。大家都已经有所传闻,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大家一定要知道,嗯,拜登取消这个胡塞的定义啊,其实不仅仅单单只是针对胡塞,而是他是说要把川普在整个中东所营造的和平的这个范围和平的氛围把它给毁掉,知道吗?就是所以说你,但是只要沙特一旦转向中共的话,那整个中东立刻又会又会回到那个以前的那种这个腥风血雨的这个时代啊,所以说从这个时候可以看出来这一招真的是非常非常之狠啊,然后呢,整个的比方说这边中东又乱了营了,那这个时候美国为了为了自己在中东的利益的话,他又必须把别人的兵力从这个印太又往回撤,这个时候又要给中共喘息的时间,其实他这个动作的意思就是说想给中国制造一些更多的喘息的时间啊,因为在川普总统的这个正确的这种外交政策的情况下,中东已经快被很快就要被美国搞成铁板一块了啊,伊朗和这个伊朗已经是就是强弩之末,你看把这个叫什么苏莱曼尼把你干掉了,伊朗也也没敢怎么样啊是吧,所以说从这个你可以看出来,拜登在做的事情,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胡塞武装啊,但是它这个里面想是为伊朗所支持的力量松绑,甚至要把沙特的这个嗯,这个啊资源所取消,然后让沙特倒向中共这个里面所所所走的这些题后面的这个含义啊。让人不寒而栗,而且大家不要忘了这个也门的对岸,穿过这个曼德海峡对岸就是吉布提啊,是兵家必争之地,吉布提现已经是中共最大的海外军事基地啊,这些东西都已经在建了,所以说只要沙特倒向中共的话,那整个中东就是中共的一,就没有什么好话可以说了,就说从这里面可以看出来这一招其实非常的阴。虽然说只是一个很小的一个一个一个一个认定,但是他其后的背后的意义非常之阴险,所以说这个时候大家一定要看清楚,绝对不能让他得逞啊,

路德:那你觉得美国美国这个办政府这种操作的,美国这些啊这些力量会怎么看,
博博士:沙特拒绝按照拜登要求的话,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现象。为什么沙特他为了他自己的利益,他当然是想和比方说这个以色列啊这些国家关系正常化,但是沙特和伊朗的关系是那种不共戴天的关系啊,这个是是就是说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敌我矛盾这样的关系啊,所以说从这个里面美国在其中斡旋的话,让沙特啊约旦啊这些国家和。这个嗯,这个啊以色列关系正常化,这是一个中东是非常大的一个事情,都有人给这个川普总统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吗?这个绝对是可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这个资质的,这样的,这个大的这个和平的这个方向这个进步啊,但是拜登现在就想把这个事情慢慢的慢慢的往回去了,他现在又不敢一下子把他给撤了,很多他就向他要。在这个事情上面慢慢的往回走,同时配合中共的,在这个不在这个区域的这个实力的进一步增加啊,所以说,所以说我觉得它这个里面是在和中共进行打配合的这样的一个行为啊,

路德:好的冠博士就分享一下

冠博士:最后啊最后好的这个今天我们说了有几件事情啊,第1件就是这个缅甸的事情,也有战友发布过来的信息,那么缅甸确实是我们看到缅甸的军政府,他现在的手法对付人民和这个香港反中运动,当时中共是一模一样的,那么就是通过中共当时找的黑社会找的是流氓的,缅甸是把这个罪犯放出来这个招。骚扰去这个攻击民众,所以现在这种缅甸在中共的这种控制下造成的这种镇压呢,已经到了一个这个非常高的地步,那么局势紧张,接下来西方的态度就比较关键,如果西方不管的话,那相当于是东南亚这东盟这一块基本上就是送给中共了,那么其他的国家。他看到这种情况,如果不听中共作对,那么自己也是这样的一种情况,所以在所以说厄缅甸的事情让这些,台湾和其他国家让美国都是看,更加看清楚中共的这样的本质和,这个控制全世界的这样的野心,那么第2个我们说到这个川普总统和格雷厄姆谈论重建共和党的事情啊,实际上,格雷厄姆呢,它是释放了一些比较友善的信号,他说共和党继续往下走,必须是一个公式川普加什么什么意思就必须有川普才能有共和党,因为确实是共和党作为一个这个党来说,他如果没有川普总统的话,川普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占据有利位置。但是另一方面,共和党建制派会不会利用川普民意,继续玩弄川普,最后当他们掌握实权,实力够强的时候最后再出卖川普总统或者说是个在和这个原来的这种体系去勾兑,所以这个我觉得是接下来川普总统和共和党之间谈判的一个重点,那么相信川普总统在经过这4年的事情,特别是10月3号到1月20号之后的事情,那么对于这个政治生态的沼泽地将会有一个深的和更加谨慎的认识。最后一件事就是拜登取消胡塞武装定义,但是沙特没有听,实际上这里面各位都讲到了就是中共就是拜登,想给中共再解套,因为也门背后是这个伊朗,伊朗,背后是中共,那么当也门的这个恐怖,胡塞武装恐怖组织被取消的时候,那么中东的这个火药桶将会继续被点燃,那么这样一旦点燃的话,拜登政府它视为战略竞争对手的中共之间的。合作又可以多了一个合作的点,当多了一个合作点的时候这个勾兑的空间也就变大了,但是另一方面来说呢,当拜登如果说给中共这样继续一个一个松绑配合中共这种控制全世界能源通道,控制东南亚中东推广数字货币,这样势必会威胁到美国沼泽地主人的利益,而习近平政权看到美国的这种态度,他也只会继续加速的去控制全世界,所以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那么如果拜登继续这个路线走下去,那一定是它是这个副总加速师的这样一个待遇,而美国内部也会起变化,所以在接下来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那么拜登政府会是继续还是在巨大压力下再往回收一点,

路德:谢谢冠博士,谢谢博博士,谢谢艾丽女士。

 

更多路德文字版请看:GwinsGnews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