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闻】《港版国安法》律政司司长可引条文外理据 拒陪审团审讯

搜集\编撰:爱听歌的猫

高等法院一般刑事审讯程序设陪审团制度,但国安法下并非必然。根据涉及国安法陪审团审讯的第46条,列出了三种情况,律政司司长可指示毋须陪审团审讯。条文相关部分提及:「律政司司长可基于保护国家秘密、案件具有涉外因素或者保障陪审员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等理由,发出证书指示相关诉讼毋须在有陪审团的情况下进行审理。 」众新闻进一步发现,律政司的另一个理据是设陪审团「可能会妨碍司法公义妥为执行的实际风险」(real risk that the due 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might be impaired),但国安法第46条条文无提及有关理据。

追源溯本,国安法条文下一个「等」字,开启了控方引用法律条文无提及理据,推进国安法的检控程序。例如,在不公开审讯的第41条,亦留下了一个「等」字的尾巴。但律政司在上周唐英杰案中,引述了条文无提及的第四种情况,即设陪审团「可能会妨碍司法公义妥为执行的实际风险」,正是由于国安法第第46条「等」(among others)一字所致。

众新闻记者翻查整部国安法,另一条用了「等」字的关键条文,是第41条提及审讯如果「涉及国家秘密、公共秩序等情形不宜公开审理的,禁止新闻界及公众旁听全部或者一部分审理程序,但判决结果应当一律公开宣布。」

稍后不同的是,条文英文翻译则以本港法律草拟相对较常见的「such as」方式列举。类似写法亦见于国安法第42条,条文提及执法及司法机关在香港「现行法律有关羁押、审理期限等方面的规定时」,应当确保国家安全罪行及时办理及有效防范、制止和惩治犯罪。

本港法律条文的确存在「等」字列举,但基于法律的确切性,在赋予当局权力的条文非常罕有以无穷尽(non-exhaustive)、或者无概括性描述的方式表述,遑论是攸关人身自由的刑事法律。以《刑事诉讼程序条例》为例,232页双语条文合计17次提及「etc」,全数出现在标题而非具体条文;中文的95次「等」字,撇除高等法院或在标题,大部分都是有清楚的条件,形容上下文提及的「该等」(such/said)情况或文件。

唯独两个例外是,《刑事诉讼程序条例》83R及101H条列举时用等字,但英文用语却无提及「等」。

至于中国的《刑事诉讼法》, 等字用在法例列举使用则常见得多。例如,第51条提及,行政机关在执法及查办收集的「物证、书证、视听资料、电子数据」等证据材料,可在刑事诉讼中用作证据。

但在关键程序,有关不公开审讯的情况甚至比香港确切,表明:「有关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不公开审理」,香港相应条文反而多了「等」字。

郑若骅在国安法46条下有权向法院发出证明,要求案件没有陪审团审讯,改由三名法官审理。资料图片

战友点评:

《港区国安法》首宗案件当中,被告唐英杰被控煽动他人分裂国家及恐怖活动罪,案件不设陪审团、改由3名法官审讯。

一般而言,高院原讼庭刑事案件均会由法官连同7人或9人组成的陪审团,进行公开审讯;惟《港区国安法》第46条列明,律政司可提出国安法案件改由高院3名法官组成审判庭。

资深大律师、公民党主席梁家杰称,陪审团最初的设计是为了避免政权「大石砸死蟹(意谓屈服于压力之下,强权之下)」、政治逼害异见者。他忧虑如国安法下被告不准保释、不设陪审团等条文持续运用,要挽回香港法治精神在自由世界的公信力,会愈来愈难。

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指出,以「等」字较多见于内地法律,「因为他们不是很严谨,香港法律比较少,但也有」。他解释,即使引用无列出的条件,法庭诠释时仍要确保与已经列出的条件相约,防止有无限的权力。

陈文敏指出,普通法下刑事罪行写得好清楚和仔细,但国安法条例的写法都很含糊,「龙门可以随时搬,变成难以知道人身自由是否受保障。」而且,陪审团制度是彰显社会良心,尤其是政治审讯时发挥角色,「可能是严苛法律,陪审团可以作无罪判决,而毋需提出理由;法官不可能什么(控罪)都入罪,是一个professional judge without discretion」。他强调,陪审团是随机抽出组成,当局可能担心「全黄」陪审团,但「亦有可能是一个全蓝的jury出现,这就是我们的制度」。

他强调,取走陪审团审讯需要坚固的事实基础,反问目前陪审团都未组成,律政司凭什么觉得陪审员人身安全有问题呢? 「案件本身是一个人开电单车冲向警察,并非黑帮仇杀⋯⋯为何警察或法院不能保障呢?好多案件其实都可以有问题,但警察为什么可以绝对保障陪审团的人身安全呢?」可见,这里有其自相矛盾的地方。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

资料来源:众新闻

审稿:卡西欧/上传:文粤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