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的“洞穴隐喻”

一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在其经典著作《理想国》中,借助苏格拉底与朋友的对话,阐述了一个“洞穴隐喻”,其大概意思是:

在一个地下洞穴里住着一群囚徒,他们从出生就被枷锁禁锢了手脚和脖子,终生囚禁在洞里。因为他们的头被固定,所以只能看到面前的洞穴墙壁,看不到身后洞穴里的其他情景,以及一条通往洞外的、宽阔的通道。在他们身后有一堵矮墙,一群人时常沿着矮墙来回走动,手里高举着用木头和石头做的人、动物、器物的模型。在矮墙后面的高处,有一堆燃烧的篝火,将这些来回移动的模型的影子投射到囚徒面前的墙上。所以,囚徒们整日看到的是对面墙上反射的影子,听到的是来回走动的人说话的回音,(好像我们看过的皮影戏一样)。囚徒们可以交谈,于是他们争相给看到的东西起名字或猜测下一个出现什么,并褒奖他们中的优胜者。

(图片源自网络)

突然有一天,其中一个囚徒松开了枷锁,变得可以自由活动身体。经过一番挣扎,他穿过通道来到洞穴外面,第一次感受到了树木、花草、动物的真实存在。刚从阴暗处来到光亮处时,他眼睛被光刺痛,感觉很痛苦。(柏拉图说这是一个打破旧习适应新环境的艰难、漫长的过程,而且需要别人帮助和指导。)当看到、摸到外面世界真实存在的事物时,自由人意识到以前在洞中看到的那些不过是影子,虚幻不实,而且毫无意义。当眼睛更适应一些,他抬头看到了天,蓝天、白云、星月,以及最重要的太阳,此时他意识到,在万事万物之上,还有一个涵盖和维持万物存在和生长的太阳。此时,他已经从过去被禁锢在幻象中的囚徒变成了真实世界的自由人。柏拉图认为教育开智从中起关键作用,正义、勇气等美德也必不可少,而太阳代表的则是超脱一切有形事物之上的真理。

接下来有一个转折。出了洞穴的囚徒找到了自由和幸福,但回想起过去在洞中生活的痛苦和虚幻,想到那些玩偶模型的影子,想到他的囚徒同伴和他们为之争抢的愚蠢、琐碎、无意义的“游戏”,他感到了一种同情和责任,决定回到洞中告诉同伴真实世界是什么样的,而他们又是如何被控制和摆弄的。从光明到阴暗,他的眼睛再次经历痛苦的适应过程。但当囚徒们听了自由人的一番描述,却因为无知和不理解而认定自由人疯了,说的话无意义、疯狂,甚至危险、带有欺骗性,对他表示出厌恶和敌视。柏拉图说,囚徒们有三种可能的反应:嘲笑自由人,(而柏拉图说,只有自由人才有资格嘲笑当时的情景),认为自由人的目的是打击、损害他们已有的见解,还有暴力威胁,甚至找机会杀死自由人,(正如古希腊人判处苏格拉底死刑一样)。柏拉图不认为所有获得自由的囚徒都会选择返回洞中解救同伴,但在他的“理想国”中,这个自由人选择了回去。

柏拉图的《理想国》被认为西方政治哲学,乃至西方文明的奠基之作,“洞穴隐喻”出现在第七卷,目的在于说明哲学教育的重要性,真理高于人们认知的存在,以及超越物质形式追求事物真谛的意义,是书中被引用最多的内容之一,不同时期、不同人有着不同的解读。笔者读后心有戚戚焉。

柏拉图所描述的囚徒有一个特点,他们从一出生就被枷锁禁锢,见到、听到的都是对面墙壁上反射出的影子和回音,那些虚幻、毫无意义的影子是他们的认知世界里的全部,除此之外,他们一无所知。他们通过相互交谈选出了能猜中影子的“佼佼者”,推崇那些夸夸其谈和愚蠢的游戏,却排挤、打压那些对影子提出质疑的同伴。不但如此,他们对自己的“无知”也一无所知,反而认为他们感知的就是世间的一切,就是“现实”,却并不知道洞穴外面除了影子,还有真实存在的万物,以及超越万物代表真理的阳光。他们穷其一生,不过是维持生命地苟活着。

中国人70年,至少三代人,就是被类似防火墙、虚假繁荣这样的枷锁禁锢着,在被剥削和欺骗中成长起来的。我们看到的是“一切都是党的,一切都听党的”、“没有党就没有好生活”、“为人民服务”的影子,却生活在愚民、高压统治体系里,我们明明无法自由表达自己的思想、实践自己的信仰,没有拒绝一切侵犯自己人身和财产自由的权利,在那个“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体制中,很多人活的没有尊严和意义,却总是被冠以高大上的说辞,与洞穴里的囚徒何其相似?不但如此,即使柏拉图的隐喻也无法预见的一点是,中国人民在被禁锢的同时,血被渐渐抽干,创造的价值被源源不断地掠夺并输送到其它地方,留给中国人的是一个污染遍地、秩序混乱、人文倒退、病毒肆虐、隐患重重、千疮百孔的阴暗、巨大的“洞穴”。

柏拉图的隐喻意在说明教育的重要性和真理存在的形式。可知,解放第一个囚徒的是教育。但这并非中共国治下人们追逐的、一般意义上的升学考试,更不是通过书本、媒体、网络、舆论强加给中国人民的洗脑,而是真正的追求世界本质、追求真理的人性启蒙,正道主义。它应该让我们具备一种能力,可以区分影子和实物,认清我们自己和世界的关系,并且有能力和动力追求代表真理的阳光。从根本上说,让我们活成有尊严的个人,而不是金钱、权利和阶级的奴隶。现在,我们很多人已经挣脱了这个枷锁,看到了通往自由世界的通道。

其实,成为自由人的囚徒在得到阳光下的幸福生活后有三种选择:

第一,留在洞外,独善其身,再也不要回到洞中,更不要与洞里的囚徒和影子有任何瓜葛。

第二,自以为见过阳光,意图通过制造更多影子控制其他囚徒,于是穿梭于洞穴与外界之间,加入影子制造者的行列,成为欺骗和禁锢囚徒的帮手。像不像生活中我们所说的中共、“欺民贼”?还有袁腾飞老师说的“大pi眼子”?实际上,控制囚徒的是枷锁,而控制他们的是欲望和贪念,把生命浪费在洞穴与外界的交替穿梭中,他们亦失去了享受广阔天地的机会和追求真理的本能,而且还可能承担频繁交替带来的焦灼和后果。

第三,自由人冒着被嘲笑、排挤甚至杀害的危险,返回洞穴,唤醒其他囚徒。他怀着同情心和责任感,知道外面世界亦充满艰险,明白人类社会只有分工合作、共同繁荣才能有未来。他的唤醒可能触怒那些仍在禁锢中的同伴,让他们感到不解、彷徨,甚至愤怒,是一个充满了被误解、被挑衅甚至被伤害的危险的选择。但如果没有人这么做,洞穴里的囚徒会渐渐死去,洞穴的问题会越来越多,总有一天可能因为无可挽回而最终坍塌,洞穴上面的世界也会随之陷落。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阳光依旧照耀,真理永远存在,但人们有可能彻底失去追逐阳光、追求真理的机会。只有越来越多的“囚徒”被唤醒,才可能有未来和希望。“爆料革命”的战友和美国的有识之士便是明白了这一点,做出了这个选择。班农先生经常说,“只有中国人民自由了,世界人民才能真正自由”。中国社会如今面临的问题就是最真实的阐释。无论多难多险,这似乎是我们唯一的选择。2500年前,柏拉图的一个隐喻,似乎说中了今天现实的要害。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谢谢阅读。欢迎探讨。)

+8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Mark-LXQ
14 天 之前

点赞👍加油⛽️

0
765qhh765
14 天 之前

简直就是精辟的预言

0
PEDDINGTON
14 天 之前

聽佛教上師講課說過类似故事!

0

GM65

2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