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科顿对抗中共“邪恶帝国”新 “冷战”的大胆战略

  • 编辑:Victor Torres
  • 发稿:Ranting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2月19日电/西喜社——据pjmedia2月18日报道,周四,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发布了一份反击中共、在新的 “冷战” 中战胜这个 “邪恶帝国” 的路线图。

“这个邪恶帝国捕食和监视美国人。它把无辜的人关在集中营里。它使用奴隶劳工来为其工厂提供燃料。它剥夺了14亿人的基本自由,”科顿在芝加哥罗纳德-里根学院的一次演讲中宣布。”我们需要打败这个邪恶的帝国—把中共,像布尔什维克一样,托付给历史的灰堆。”

他发布了一份报告题为 《打败中共国 :有针对性的脱钩和经济长期战》,提出了打击中共国的三个核心目标:脱钩、减轻脱钩的影响、重组联邦政府以更好地应对中共。

科顿赞扬了里根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打败苏联的历史性成功,但他警告说,针对中共国的 “冷战””将比第一次更加复杂。中共国比美国曾经面对过的任何敌人都要富裕,人口也更多。它在经济上与我们的纠葛也更多。”

科顿承认,美国 “对中共国的深度依赖并不是一夜之间增长的”。相反,美国人积极追求与中共建立 “战略伙伴关系”,理由是开放市场和开放边界会让中共国富裕,然后带领中国走上自由之路。中共国确实富起来了,”但中共不但没有改革,反而开始利用我们的自由社会与其极权社会之间的新联系”。

正如科顿所指出的那样,中共把来美国大学学习的中国学生当成间谍。北京强迫公司交出专利技术,以换取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中共国还威胁要切断美国外包给中国生产的必需品。本周,中共提议对稀土矿产品进行出口管制,而这些稀土矿产品对包括武器系统在内的各种形式的美国技术至关重要。

中共在中共病毒疫情上的恶劣渎职行为也应强调反制中共国的必要性。中共在早期撒谎掩盖疫情,等到500万人离开武汉后才封锁武汉市。该党销毁了早期的病毒样本,让试图向全世界发出警告的医生噤声,向世卫组织施压,让他们在疫情问题上说谎,向全世界索要个人防护装备(PPE),当外国提出同样的要求时,又对其进行敲诈。中共甚至阻止美国公司将医疗设备运回国内。

美国必须反击,科顿提出了反击的三个步骤。

  1. 脱钩

科顿的战略建立在脱钩的理念上,即在经济和政治方面将美国与中共国分开。”任何击败中共国的严肃战略都必须从承诺在关键领域使我们的国家脱钩开始,以便利用我们对中共国的影响力,并尽量减少它对我们的影响力,”他解释说。”在我们拉开距离的同时,我们也必须重建部分经济,以尽量降低分离的成本。”

科顿鼓励乔-拜登政府在川普政府制裁中共臭名昭著的行为者,特别是人权侵犯者的政策基础上,切断他们与美国金融体系的联系。

“我们应该把这场运动扩大到包括整个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中国公司—或者甚至从窃取的知识产权中获益。这个信息应该是明确的:从美国人那里偷一次,就会永远回头看你的肩膀。”科顿敦促道。

他还呼吁国会和总统扭转比尔-克林顿总统在2000年签署成为法律的中共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地位。在该法律之前,国会和总统每年都会根据中共在人权方面的进步来审查中共国的贸易特权。

科顿敦促美国加强出口管制,”防止中共国获得具有军事用途的尖端技术”。

他还呼吁美国 “切断助长中共国崛起、腐蚀我们精英阶层的资金来源,这些资金建立了一个从纽约和华盛顿延伸到硅谷和好莱坞的中共国游说团,中间触及企业董事会和大学校园。” 美国应该严格审查来自中共国的入境投资,同时防止对中共国的出境投资。这将包括 “防止美国养老基金投资于与共产党或人民解放军关系密切的公司”。

科顿呼吁美国减少接纳中共国公民工作和学习,在研究生及以上的高级STEM (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领域,一律不接纳。

  1. 重建美国

这些 “脱钩 “政策不仅会伤害中共国。它们还将使美国投资者的选择减少,美国大学的学生减少,美国工业的制成品减少,至少在短期内如此。

科顿坚持认为,美国必须加紧发展自己的经济,以应对来自中共国的威胁。

他承认,削减STEM领域的中国学生数量将 “对那些依靠中国公民支付账单和为实验室配备人员的大学和大科技公司来说,是一场痛苦的离婚”。然而,科顿坚持认为,”只要有正确的激励和支持,我们可以用美国学生取代中共国公民—一旦聪明的美国年轻人的供应耗尽,我们可以转向我们的盟友,而不是加深我们头号敌人的人才库。”

这位参议员坚持认为,美国必须打破 “对中共国的依赖,以获得对生存至关重要的基本商品,如基本药物、医疗用品和稀土元素。美国愚蠢地将这些生产的大部分送到海外,认为它们’价值低’。现在我们必须把它带回来。一个不能自愈、不能照顾病人、不能让飞机上天的国家是不安全的—也不会长久地保持超级大国的地位。”

科顿认为,美国应该将对尖端技术的出口管制与 “对研发和制造的投资 “搭配起来,这样这些关键技术的未来才是美国制造,而不是亚洲制造—当然也不是中国制造。”

  1. 调整联邦政府的结构

科顿指出,联邦政府已经30年没有面临 “大国竞争”,”所以脱钩必须伴随着政府的重组”。

他认为,像工业和安全局这样的出口管制部门应该从商务部转移到像国务院这样的国家安全部门。他呼吁财政部的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扩大规模,成立一个 “单独的专案组,专门负责制裁中共国的知识产权盗窃、军事公司和国有傀儡”。最后,他呼吁国防部长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中发挥更突出的作用,”以确保在有关中共国对美国投资的决策中,国家安全观点优先。”

科顿承认,他的战略 “只是一个草图”,但他认为,美国必须重新定位,避开中共的利用,重建自己,”为一场决定世界命运的旷日持久的黄昏斗争做准备”。

可悲的是,拜登还没有表现出打击像中共这样强大和有影响力的敌人的坚定决心。虽然他承诺要追究中共对维吾尔族可怕的侵犯人权行为的责任,但他承认在中国 “文化上有不同的规范”。拜登尚未解释亨特-拜登在中国的大量商业交易—其中许多交易可以说是以美国为代价增强了中共的能力—也没有明确回应托尼-波布林斯基的说法,他声称乔-拜登本人亲自参与了其中一些交易。

相反,拜登签署了一项范围广泛的气候变化行政命令,将从根本上重组联邦政府以对抗所谓的 “危机”,实际上使美国更容易受到中共国的影响。

虽然科顿为对抗中共国而重组联邦政府的计划可能会让一些保守派感到担忧,但与拜登试图将气候预警主义塞进华盛顿特区的每一个犄角旮旯相比,这只是一个微小的洗牌行为—中共对美国构成了真正的威胁,而气候预警主义者几十年来一直在错误地预测末日。

新闻来源:pjmedia

+8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