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淀区教师侵犯学生隐私(三):澄清帖及深层原因探究

作者:Y.M.O

在校方做出说明以及部分家长发出呼吁之后,网络上出现了一些关于本次事件的澄清帖,学校的微信公众号下面也出现了一些支持校方或是这位教师的评论。这种操作其实大家都很熟悉,而这些澄清帖以及评论都带来了什么,整个过程中各方又有什么样的心态,这些都值得去探究一番。

如果去看这些澄清帖与评论,会发现都很苍白无力。在前两篇系列文章中有一个问题未被提及,就是这个事件的真实性。笔者不是当事人,不知道现场具体情况,但这些说明、呼吁和澄清帖口径一致的程度已经让学生方的真实性在上升,并且帮学生说话或者叙述和官方口径不一致的情况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删帖或者降热搜的待遇。在中共国看资讯有两个参考,第一是官媒消息反着看,第二就是被打压的消息都会比较真实,这两条你照做的话就已经准确了一半。

就像UP主在这篇澄清帖有关专栏中写的那样,大家没必要太关注这位教师和具体来洗白的人,对这A、B、C、D四位同学造成最深影响的是校方、教师和家长的态度以及行为方式。学校非但不给出满意的回应和明确的处理方式,还找公关降热搜,企图逼受害者认错、息事宁人。包括校方说明、家长的呼吁以及这些澄清帖,行为上都可以用“维稳”这两个字来概括,那么维稳的原因是什么,各方选择同一个方向是否代表各方的原因也一样呢?

虽然都是维稳,但这些普通的教师家长和中共相比原因还是有所不同的。中共的维稳是因为对混乱的恐惧,如果社会混乱那就给敌对派系以及外部对手可乘之机了。但普通人的动机就比中共要复杂得多,他们又没有像中共那么大的利益要争,就算真混乱了也阻止不了。就像教师需求一点课堂的秩序那样,虽然都对混乱感到恐惧,但普通人的恐惧是对于混乱本身,还是说把目光放平常一点,恐惧的是因为混乱会带来别人对自己产生不好的观感,然后自身的社会价值出现的减损?

再深入一些,有没有可能其实恐惧的是自己不确定想要在别人的生命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带来什么样的生命经验。因为就像学生跟教师彼此之间,或者社会上任何几个身份彼此之间的关系,人们很害怕自己表达的是一个在这个角色上面违背原意的生命经验,所以人们就会去寻求比如说教师该是什么样,学生该是什么样,于是去刻意扮演它,然后以为提供这个权威准则中的生命经验给对方,就是一个相对来说处理过的或者是打包好的结果。

其实像上面的这些分析对普通人来说也是人之常情,为人父母都是第一回,很多经验都需要去学习。但社会中的这个权威准则如果被动了手脚那就是有问题了。对于一个民主社会来说,就算不能绝对自由,一套准则也会提供尽可能多的选项,可能选项没那么多,但每一个选项也都显得四平八稳。再来看中共操纵的社会,不仅选项一个个消失,仅剩的几个选项也都是包藏祸心。像是中共国的选项当中有一个词出场率极高,那就是“美好”。

“美好”这样的形容词本来是用来形容人的主观感受,也许你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身份或者生活有多美好,更多的人会说“平凡”这样的字眼,可是在中共的宣传体系之下你必须要证明你的存在并没有不美好,这样美好就变成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了。你必须要举证你够美好,不然就变成不美好,即使你从来没想过说你要有多美好。这种字眼在使用上面并不会感觉到特别的压抑,但当别人利用它去强调你身上没有的东西的时候,这个东西就可以变成某种指控或压迫。因为你要不断地举证,美好就变成了一个很严重的字眼。

回到这个事件,四位学生的行动显然对于中共国社会来说就是不美好的,而家长与教师或者是害怕也被圈到不美好的那类,或者是害怕这种行动让自己承受不好的观感,后续的这些反应也就不奇怪了。中共除了利用美好这个字眼来指控压迫民众,另外它的高压统治也让民众缺乏可以累积的生命经验,坐井观天自然也会觉得帮着维稳理所应当。

另外从主观上说不管是社会也好,人的层次也好,即使现在资讯这么发达,都要开始隐隐约约面对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应该开始要大量地累积各种行业或者是各种角色上面对彼此真实的生命经验。每个人性格不一样,行事风格或者操作手段不一样,看待问题的思考方式也不一样,如果想获得突破就需要大量地增加真实的或者是鲜明的生命经验。

而对于作为普通人来说目前缺乏的其实就是关于生命经验的累积,好像自己一直都在扮演别人设定好的某种角色。怎样活出独特的自我,这是灭共的同时要去思考的很重要的事。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责任编辑: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孙行者
校对: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锦
发布:巴黎七星农场 文月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