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拜登总统“文化常态”论的几点质疑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薇文

校对 上传 小鸥

图片来自 mediamatters.org

美国总统拜登周二(2月16日)在回答CNN主持人安德森·库珀(Anderson Cooper)向他询问与中共党魁习近平最近的对话时,他回答:

“你知道,中(共)国的领导人,如果你对中国历史有所了解的话,一直以来,中国总是在内部不统一的时候,遭受战乱蹂躏外部入侵。”

“所以习近平的核心——这是大大的夸张——核心原则是必须有一个统一的、严密控制的中(共)国。而他所作的都是基于这一原则,他用他的理念做事。”

“我向他指出,任何一个美国总统如果不反映美国的价值观,他就不可能继续担任总统。基于这一点,我不打算说反对他在香港和对中(共)国西部地区维吾尔人的所作所为,还有台湾,我不会强硬地使其结束‘一个中国’政策。——我说——他说他——他明白了。在文化常态上,每个国家和他们的领导人都遵循不同的规范。 ”

拜登此番话惊世骇俗,更是让海外华人惊诧莫名。

他似乎很了解中国历史,认为中国内部的分裂总是招致了外敌入侵,而且中共对香港人的镇压和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都是中共党魁习近平的大一统理念下自然而然的事,不必大惊小怪,并称每个国家“在文化常态上都有不同的规范”。

作为中国人,对拜登总统的此番言论有以下三个方面质疑。

一、历史上“中国内部”和“中国外部”

首先,民国之前,中国历史上并没有国家(country & state)的概念,只有朝代更迭。一个朝代灭亡并不意味亡国,只是统治者更替而已。历史上除了汉民族为主的王朝外,还有很多少数民族政权也在中原建立朝代,比如元朝和清朝,都属于朝代更替范畴。与英国历史上从约克王朝更替到多铎王朝再更替到斯图亚特王朝类似。

在中国古籍中出现的“国家”一词,并不是拜登总统所理解的主权国家(sovereign state)的含义,只是指某个姓氏家族形成的王朝,也就是“国”和“家”的合并。秦朝(公元前221年)后至今,中国百姓仍沿用历史上的“某国人”称呼,如湖北省一带的人,常称“楚人”,山东人则是“齐人”等。也就是说“中国”一词,在历朝历代有不同的内涵。既然没有一个固定的“中国”,也就没有拜总统所理解的的“中国内部”与“中国外部”之分,因为两者在不同的朝代可以转换。比如春秋战国时期的楚国、齐国、魏国、赵国、燕国、韩国和秦国,在当时都属于其中一国的“外国势力”,但楚、齐、魏、赵、燕和韩这六国,被秦国占领后,都属于“中国内部”了。

故此,拜登总统所说的历史上中国的“内部”和中国的“外部”,是似是而非的理解,不知道的他好朋友、小学生博士习近平,对自己国家的历史比美国总统又多了解多少。

二、中国历史上遭外族入侵前、后

       ֍ 中国历史上,什么情况下最易遭外族入侵?

在北宋 (960–1127年) 末年,宋徽宗不理朝政,政务都交给手下奸臣。奸臣们大兴党禁,排斥异己,迫害忠臣,致使正直的大臣全被排斥出政治中心。同时,朝廷大肆集权,地方官员都由中央派遣,地方财富全部转运到中央,致使地方更无存储(制钱谷)。强干而弱枝,地方平常就很艰苦,一旦有难,更是不可想象。所谓宋代的中央集权,是军权集中,财权集中,而地方则日趋贫弱。地方贫弱,所以金兵南下,只要首都汴京(开封)攻占,全国瓦解,难以抵抗。

因此,历史上中国,总是在朝廷最腐败无能,底层百姓最苦不堪言的时候遭到外族入侵,而绝非拜登总统所说的 “中国总是在内部不统一的时候,遭受战乱蹂躏外部入侵” 。作为世界第一大国的总统,不可犯常识性错误,误导“不明真相的群众”,否则真的地位不保,被“习总加速师”超越。

       ֍ 被外族入侵后地中华民族就灭亡了吗?答案是否。

中国3000多年的朝代更迭,是不同地域、不同民族不断地融合与分裂的过程,由此带来中国各朝代的疆域的变化,造成作为一个王朝的“中国”,天然具有多民族复杂争端的特性。现以元朝为例谈谈外国入侵。

元朝(1271-1368年)是外国入侵宋朝疆域后建立的王朝。当时已有65年历史的“大蒙古国”,相继消灭了北宋和南宋朝廷后建立了元朝。元朝是由蒙古族所建立的王朝 (见下图)。1271年,第五代大蒙古国大汗忽必烈,取汉文国号为“大元”,蒙古语国号为“大元大蒙古国”,定都于汉地大都 (今北京市)。 “1279年,元军攻灭南宋残余势力,统一整个中国。” 【1】

元朝疆域 图源:artsmia.org/art-of-asia/history/chinese-dynasty-guide.cfm

根据百度百科,忽必烈于 “1279年,彻底灭亡南宋流亡政权,结束了自唐末以来长期的混乱局面……元朝时期,统一多民族国家进一步巩固,疆域超越历代……元朝商品经济和海外贸易较繁荣。元朝时与各国外交往来频繁,各地派遣的使节、传教士、商旅等络绎不绝。在文化方面,期间出现了元曲等文化形式,更接近世俗化。”

由此可见,中共国自己编撰的历史,也承认了中国历史上这个蒙古族建立的朝代,并给予不俗的评价。此外,清朝也是外族入侵后建立的王朝,被中共宣传为“康乾盛世”,而成为中共影视界的“金矿”。

“外部入侵”其实在中国历史上占有宏大的篇章,是谁也无法抹去的事实,尤其近代,香港被英国殖民占领后直到回归之前,已发展成法治完备、金融发达、生活富裕的世界上最重要的金融中心和商业港口之一。反观中共国大陆,在中共七十多年大一统奴役下的人民,已成为几个利益集团的奴隶。

请问拜登总统,假设您是中国人,是愿意生活在被“外部入侵”地香港,还是生活在您好朋友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

三、双重标准的言论——“种族灭绝”因文化而有不同标准

“我不打算说反对他(习近平)在香港和对中共国西部地区维吾尔人的所作所为,还有台湾,我不会强硬地使其结束‘一个中国’政策。……在文化常态上,每个国家和他们的领导人都要遵循不同的规范。” 听了拜登总统这番话,人只要稍有点良心,都会怒不可遏。为什么?因为中共对人对己一贯使用的双重标准,已被自由灯塔国的总统信手拈来,游刃有余。

美国政府已经认定中共对100多万新疆维吾尔人犯下“种族灭绝”罪,但拜登总统因为各国文化差异的缘故,似乎对此罪不屑一顾。按拜登总统的文化差异标准,请解释以下事件:

        ֍1991开始的前南内战中,拜登最早呼吁解除对波斯尼亚穆斯林武器禁运,迫使布什政府武装波斯尼亚人,对付米洛舍维奇支持的塞族人;拜登支持北约对南联盟的空袭,拜登是调查战争罪行的政策制定人。拜登与米洛舍维奇面谈时,称他是“一个该死的战犯,你应该被当作战犯来审判” 。

拜登脱口而出米洛舍维奇是被诅咒的战争犯 图源: Google

在1999年科索沃战争期间,拜登呼吁克林顿总统动用一切必要的武力,包括地面部队,就南斯拉夫对科索沃阿尔巴尼亚族人的行动与米洛舍维奇对抗。

拜登自称,90年代中期他对巴尔干政策的影响、所扮演的角色,是他在外交政策事宜上“最为自豪的一刻”。

综上,请问拜登总统,20年前米洛舍维奇的“种族灭绝”罪行,与现在您眼里的习近平所代表的中共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行径,有什么不同?

        ֍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还是参议员的拜登先生,“成为了民主党领导的反校车运动斗士”。拜登反对用“废除种族隔离的巴士”(desegregation busing)政策,将学生载送到当地学区内外,来缓和种族隔离政策带来的影响。

拜登在澄清自己观点时称,并非反对校车政策本身,而是反对教育部门对该政策的强制推广。为此,拜登不惜与南方的种族隔离主义者结盟、与自由派共和党人发生冲突,甚至让自己党内的一些领导人反对校车政策以作为消除种族隔离的工具。

既然拜登总统如此强烈反对强制推广的政策,为什么对中共新疆实施的集中营式的强制隔离政策,却欣然接受?更何况还是拜登总统毕生反对的种族隔离政策?

        ֍中国新疆的大部分维吾尔人是信仰伊斯兰教(逊尼派)的穆斯林,他们与犹太教、基督教一样,是仅有的信仰独一真神(al)的三大宗教之一他们认为耶稣是前代的弥赛亚、先知、伟人和上帝的使者。追溯宗教信仰,都属于亚伯拉罕的血脉。

作为天主教徒的拜登总统,难道能否定自己与维吾尔人在信仰上是同根同源同血脉的吗?难道拜登总统与无神论的马克思主义中共更有文化上的认同感?

结语

拜登总统把中共对中国土地上的所有民族的迫害,说成是所谓“历史的”、“文化的”原因,完全无法自洽,并且是为独裁者开脱和遮掩。对自己失当言论所引起的轩然大波,拜登总统或许不会向公众作任何解释,但历史会记下是非功过,丑陋的不可告人的阴谋总会在阳光下彻底败露。拜登以为替中共擦屁股能得到习近平的感恩戴德,但恰恰相反,终有一天他会被中共和民主党当做弃子抛弃。

参考文献:

[1] https://twitter.com/JackPosobiec/status/1361890213669310464

[2] “He met the ‘Balkan butcher'” / When Biden blurted out the truth in Milosevic: You are a cursed war criminal

[3] Desegregation busing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tom
3 天 之前

在美国这算不算歧视华人,可以去法院告他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