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封杀”蚂蚁金服”的首次公开募股,显示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白热化

翻译者报道:牛小妹
责编:白夜
图片:AFP

中共国政治家族权力脉络错综复杂,借由层层隐晦不明的投资工具躲藏在商业的外衣下,这样隐藏的政治实力对于习近平的独裁体制构成了潜在的威胁。在彻查”蚂蚁金服”首次公开募股可能的受益人之后,中共国封杀了马云的”蚂蚁金服”的首次公开募股。马云对习政权金融体系愈来愈强大的威胁,以及他公开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共国金融体制都让习对”蚂蚁金服”及其背后的力量如坐针毡。

马云的发迹史

今年56岁的马云于1999年在自己所在的浙江省省会杭州的公寓里创办了阿里巴巴,杭州一直是经济活跃的地区。一年后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与马云举行短暂会晤后,决定投资2000万美元给阿里巴巴。天生冒险家的孙正义在2019年的一次公开演讲中回忆道:“我们臭气相投,我们是属于同一种人。”从2002年到2007年之间在浙江掌权的习近平,曾鼓励阿里巴巴等私人企业的扩张,因此,浙江企业家精神的价值在那个时期似乎还没有被中共政权完全吞噬。

马云的"蚂蚁金服"成为习近平的眼中钉、肉中刺

去年年底中共国领导人习近平取消”蚂蚁集团”的首次公开募股,其动机昭然若揭,他担心”蚂蚁金服”会给中共国的金融体系增加更多的风险,最重要的还是习对”蚂蚁金服”的创始人马云感到愤怒,因为马云公开批评习加强了对金融制度监管控制。在2020年10月24日的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马云严厉地批评中共金融监管机构的规则,他认为这些规则是不必要的,并且阻碍了金融的技术创新。他的谈话激怒中共国的高级财务官员,其中有些人参与了此次金融峰会的演讲。就在马云在上海会场发表批评性讲话同一天,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生在北京论坛上暗示了对蚂蚁金服所有者性质的担忧。潘功生在著名的北京大学主办的论坛上的讲话记录说:“一些非金融公司已经盲目地进入了金融业。”他补充说:“他们的股权结构和组织结构很复杂,甚至还存在着交叉持股,虚假注资和大量资本提取之类的严重问题。”接近中央银行的人士说,潘先生的言论是直接针对”蚂蚁金服”。中央银行一位官员说:“股权结构是我们需要监管像蚂蚁金服这样的公司的原因之一。”

根据知情人士说,由于马云对于国家金融监管权的公开抨击,及在马云演讲之前早就开始进行对蚂蚁金服所有权结构的调查,结果导致习近平下定决心阻止蚂蚁金服首次公开募股并迫使该公司缩减借贷规模的基础。

“蚂蚁金服”的潜在市值超过3000亿美元  

据调查的中共国官员和政府顾问了解,在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金服”计划公开上市的几周之前,此前未曾公开报导的中共中央政府调查发现,”蚂蚁金服”的首次公开募股招股说明书隐藏了公司所有权人的复杂性,透过种种不透明的投资工具拥有该公司股份的持有者背后,隐藏着错综复杂盘根错结的中共国权力结构,其中一些与江、曾、孟上海政治家族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对习近平及其内部权力核心构成了潜在性的巨大威胁。预计包括马云及”蚂蚁金服”的最高管理者,都可望从”蚂蚁金服”上市的股票获利十亿美元,而该公司的市值预估将超过3,000亿美元。”蚂蚁金服”的首次公开募股计划表明,习近平的政治对手长期以来一直在积累大量财富,而这是他不愿接受的。

马云背后的势力雄厚,就是中共国的沼泽地

马云与受过哈佛教育、被称为中共领导人后代的“太子帮”的江志成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当年马云创立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时候。2012年,年轻的江志成帮助马云谈判,成功收购了雅虎在阿里巴巴一半股权,其中交易所需要的71亿美元的一部分是由江泽民的博裕资本、中共国投资公司以及中共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共国中信集团的私募股权部门组成的投资者财团提供的。两年后,阿里巴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时,该财团获得的阿里巴巴近5%的股份的价值飙升。阿里巴巴的财富让马云成为中国最富有的人之一,并且最终催生了”蚂蚁金服”。

与江派势力相关的另一个利益拥有者是所谓的“上海帮”,该利益团体由贾庆林的女婿领导,贾庆林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原政治局常委。

知情人士说,其他可疑的江派支持者还包括一家房地产开发商,该公司早在几年前就从点对点贷款计划中受益,这个计划导致数十名投资者破产失去了一生积蓄。

习近平腥风血雨的权力斗争

习近平掌权八年以来,一路血雨腥风剷除异己,如今他的执政态势足可比拟当年的毛泽东。

习近平对中共国私营企业发起了一场政治运动,用政治力量全面控制中国的私人商业技术领域,以防止未来像”蚂蚁金服”这样的大公司利用其规模和他们的大量消费者数据从事市场垄断行为。

这些动作表示习近平在与高科技企业家打交道多年之后,更进一步的要求这些高科技企业家与习的政治立场一致。

习在执政期间表面上提倡包括打击房地产投机活动和其他高风险的金融活动等一系列反腐败运动,实际上是利用反贪污运动打击政治对手的势力,增强自己独裁的掌控权。

“蚂蚁金服”黑影幢幢

蚂蚁金服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蚂蚁金服股权结构的详细信息已在该集团的招股说明书和其公共业务注册记录中完全披露。

调查发现有些”蚂蚁金服”的股东将网际网路金融、金融科技领域玩弄于股掌之间,房地产开发商王小星就是其中之一。监管机构表示,她从对等借贷公司筹集资金,让一些夫妻投资者的终身储蓄全部用于高风险融资计划。

几年过去之后,当这些贷款计划破产时,王小星透过管道找到通过中国国际金融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Capital Corp.)或中国领先的投资银行中金公司(CICC)设立的私募股权基金投资蚂蚁的方式。

马云的一些老朋友也通过各种投资工具获得了蚂蚁金服的股份。其中包括中共国一些最富有的人,例如房地产大亨卢志强、在线游戏公司Giant Interactive的董事长史玉柱以及复星国际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郭广昌。

包括郭的复星,以及其他几家蓬勃发展的私人公司,都用关系向银行借了大笔贷款以资助海外购买热潮,几年前因为承担过多债务而陷入危机。监管机构发起了一系列调查,这些调查削弱了公司的借贷能力,此举震撼了当时中共国的企业菁英们。

“蚂蚁金服”将风险转嫁给中共国及大众

在调查之前,中共中央银行的监管机构十分担忧”蚂蚁金服”的商业模式,该公司拥有一个超过10亿人使用的Alipay的移动支付APP,它为蚂蚁金服提供了所有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借贷行为以及帐单和贷款支付历史的大量数据,这些数据让该公司有实力建立了一家金融服务业巨头。“蚂蚁金服”向中共国近五亿人提供贷款,并经营着中共国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出售许多其他金融产品。然而,”蚂蚁金服”却不须要提供大部分资金,反而是让中共国有银行提供大部分资金,并且让中共国有银行承担大部分的风险。”蚂蚁金服”不用遵循商业银行必须遵守的严格规定和资本要求,却轻易地从交易中获利。一位知情的调查人员说:“一方面,蚂蚁金服偷偷积累了一大堆有大量财富的人,另一方面,却将大量风险转嫁到中共国本身。”

马云在”蚂蚁金服”的股份是通过两个名为杭州君汉和杭州君澳的投资工具进行的。马云拥有阿里巴巴近5%的股份,而阿里巴巴又持有蚂蚁金服32.7%的股份。

知情人士说,随着监管机构深入研究招股说明书的细节,一些蚂蚁金服的投资者及其股权的结构引起了中共当局的警觉。

“蚂蚁金服” 与中共国沼泽地上海江家政商关系盘根错节

2016年,博裕资本的股权利用层层空壳公司迂回地进入蚂蚁金服,总部设在香港的博裕资本成为早期蚂蚁金服投资人之一,支付服务的所有权是蚂蚁金服业务的核心部分。当中共国法规限制“离岸”或在大陆以外地区的支付服务的所有权时,对博裕资本而言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商业记录,博裕资本首先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子公司,该子公司转投资了一家上海的投资公司。然后,该公司又转投资了一家名为北京京冠投资中心的私募股权公司,后者再收购”蚂蚁金服”的股票。

北京京冠是2016年向”蚂蚁金服”提供总投资291亿元人民币(约合45亿美元)的16个投资者之一,2018年北京京冠加入了另一笔向蚂蚁金服投资的218亿元人民币的基金。根据”蚂蚁金服”的首次公开募股文件,北京京冠拥有蚂蚁金服近1%的股份,使得北京京冠跻身”蚂蚁金服”前十大股东之列。招股说明书中并没有提到博裕与北京京冠之间的关系。

北京兆德投资集团是隐藏在层层投资工具背后的另一位利益相关者,该集团是由与中共前国家主席江泽民有密切联系的前政治局常委贾庆林的女婿李伯潭控制。

在中共国的商界和政治精英中,李伯潭最有名的是他于2009年帮助建立了茅台俱乐部,这是一家位于北京故宫附近历史悠久的民居中的私人俱乐部,一直都是太子帮与其同党鬼混的地方。

习近平是扫除江家势力的幕后推手

尽管习近平仍在幕后,然而他实际上就是扫除江(泽民)派势力的推手。其中之一就是博裕资本,博裕资本是一家私募股权公司,由前中国领导人江泽民的孙子江志诚创办,江泽民的许多盟友也在习近平此次借由反腐败运动中斗垮博裕资本被清除干净。

习近平自2012年底执政以来利用”以贪反贪”的手段,借机削弱政治对手的影响力。习认为像李伯潭创立的茅台俱乐部对共产党而言是一个毒瘤,这些高官的贪腐足以使得中共国的老百姓嘲讽共产党的表里不一并嗤之以鼻。习借由整肃党内的腐败、高官的豪华宴会和淫乱荒诞的行为,来达到清除异己的目的。据知情人士透露,习在任职之初与高级官员会晤时曾说,”你们的下场要么进监狱吃牢饭,要么死在监狱里。”

知情人士说,习近平反对将利润丰厚的金融股份集中到着名的中国太子党。对习而言,这样的做法只会加深贫富差距并与他执政时哄骗民众「消灭贫穷,让民众迈向小康!」的口号相悖。

马云对中共掌权者而言就是毫无意义的工具人                  

为了减缓”蚂蚁金服”扩展导致日益沉重的监管压力,马云提供”蚂蚁金服”的股份给一些国营机构讨好它们,例如中共国家养老基金、中共国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及其最大的保险公司中共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知情人士说,”蚂蚁金服”的所有投资方都热烈期待身为董事会成员的马云这样的“战略投资”可以让他们从首次公开募股中获利,而这样的做法也有助于”蚂蚁金服”2020年夏天申请的股票上市顺利通过各级证券监管机构,果不其然该申请在一个月之内就获得批准。

曾在2000年代初期帮助软银管理在亚洲的投资的投资家加里·里切尔(Gary Rieschel)分析说:“马云的政治正确性很高。然而,如果他没有让那些高官都变得很富有,那马云对他们而言就只是个工具人而已!”

中共政权下私人企业家的样板人生

多年以来,马云在政治上汲汲营营,让他已然成为“红色资本家”中最杰出的人物之一(与统治者有密切关联的商业大亨),这就是在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样板人物。

中共的私人企业家以为与中共红色政权挂勾就能保证苟且偷生,事实证明在中共政权的眼中,私人企业家永远是中共"过河拆桥"的那座桥。

举例来说,在1949年中共接管大陆之后,共产党求助于富有的实业家荣毅仁,希望让这个饱受战乱的国家重新站起来。中共明白,适度地给商界大亨一些甜头与支持对中共本身是有利的做法,荣毅仁曾因此得到中共的讚赏和重用。他于1957年出任上海市副市长,之后又担任了纺织工业部副部长。文革爆发初期,荣毅仁一家却受到极大冲击,荣毅仁的右手食指被铁柱打断,妻子杨鉴清更是昏死过多次,连他们因患大脑炎而精神障碍的四女儿智远也未能倖免。

另一个例子是联想集团的柳传志,中共国在1980年代初开始重整计划经济后不久,柳传志就在中共国政府的贷款下创立了现在的联想集团,联想集团目前是全球最大的个人电脑制造商,柳传志曾任联想控股有限公司总裁、联想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2019年12月,柳传志却被中共强迫退休。

中共的私人企业进入”国有化”

多年来,马云企业带给中共国经济的创新力量与中共领导人想要将中共国转变成科技强国的目标同步。最近十年来,阿里巴巴还涉足了人工智能和云计算领域,这被认为是中共国未来的重中之重。

虽然中共官员们有些小埋怨,然而2014年马云却将阿里巴巴的股票在纽约发行,中共政府仍然以放宽中国货币和增加股票投资的举动证明中共国政府的官方支持。

然而随着中共国经济的一蹶不振导致债务融资的增加与中共国股市的崩盘,2015年中共国的政策已转向将私人企业国家化,企图将魔手伸进私人企业家的口袋里。

“蚂蚁金服”无力可回天

据知情人士透露,马云曾计划在上海以新科技为导向的STAR股市及香港恒生股市上市,以取悦中共高层领导。上海 STAR市场是应习近平的要求所开发,其目的是要创建与纳斯达克媲美的科技公司为主的中共国股市。

可惜这一举动并没有减轻官员对马云这个亿万富翁关于蚂蚁金服的担忧。

“蚂蚁金服”现在主要是将作为一家金融公司进行重组,但要遵循对银行更为严格的资本要求。这项规定意味着”蚂蚁金服”可能不得不筹集资金以增强其资本基础,从而为大型国有银行或其他类型的政府控制实体购买股份打开大门,并且可能进一步稀释现有股东的股份。

此举预计也会让”蚂蚁金服”的主要股东,高级管理人员和董事受到金融监管机构的审查,金融监管机构审查的重点会是追查其资格和资金来源。

接近调查的官员表示,”蚂蚁金服”的重组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完成,至于该公司能否重启首次公开募股,目前并在中共国政府高层议程的范围之内。

点评:

习近平最近对中共私人企业的打压及阻止”蚂蚁金服”上市,在在显露出中共对于私有企业的真正嘴脸:”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对于阻止”蚂蚁金服”的首次公开募股,就是习近平对马云及其背后中共国沼泽地势力的斗争,显现出中共权力斗争的白热化。

然而无论如何,最后清理战场的一定是”新中国联邦”。”以钱灭共”不是一个口号,而是现在进行式。

文章链接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2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