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时评2021.2.19晚:邮件曝光皮特和马利克的关系不一般

文字整理:茅屎坑 青桐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编辑: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原标题

 2/19/2021路德时评(路博艾冠谈):WHO的Peter Daszak被曝光的邮件揭露和港大闫博士所在的P3实验室的头Malik以及和中共CDC主任高福之间的潜规则关系

 

视频



文字

 

路德:诸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时评之路博艾冠谈,今天是20 21年2月19日,美国东部时间现在是晚上8:30。今天我们来看看,这个闫博士一个推啊,这里有一个这个曝光的邮件,邮件的内容非常震撼,是皮特达扎克啊,这个发给相关的人的,这里面的人说他要进去,他要成为这个美国科学院的一个委员会的主席,然后里面提到了,专门提到了港大闫博士之前所在的这个实验室的这个老板,叫马里克,还提到了cdc的高福,说他们已经支持我啊,已经、私底下的关系在这个邮件里头一览无余。这里面的信息量很大啊,大家知道这就是为什么闫博士这么重要,大家看看啊,大家看看这个圈子,马里克啊在这个圈子里多么关键,这个皮特达扎克都要寻求马里克的支持,才可以竞选这个美国的这个三大院的微生物、微生物啊这个委员会的主席。好,待会我们详细看看这邮件到底是怎么回事,首先让这个博博士给大家分享其他相关资讯。

博博士:好的啊,大家好,自从昨天这个毅力号探测器这个降落在火星上以后啊,这个今天有更多的这个高清视频这些东西都出来了,所以很多这个航天迷啊都已经过足了瘾今天啊。因为这个探测器非常大,重量超过一吨啊,然后它的这个尺寸跟一辆家用小汽车上差不多大,所以说上面的这种这个探测仪器和这个相机这些东西都是非常的这个先进啊,都是啊,就是做了很多的这个传感器上面,今天发回来的一个26秒的一个视频,上面是全景的高清视频而且是带声音的啊,这是我们第1次听到从这个火星传来的这个声音,所以说这也是一个非常划时代的一个东西,而且今天还有一个非常牛的地方,就是说在这个毅力号降落的过程中间,在它着陆以前,由它的着陆的反推火箭的那个装置,给它拍了一副掉在这个反推火箭下面的时候这样的一个照片啊,这也是第1次见到,所以说这次真的是有很多的新的科技使用,而且都看了已经非常成熟了啊,非常非常的那个厉害,这是NASA的这个消息。还有另外一条消息是法国的消息,就是两条消息,第1条消息就是说法国的两栖战备群,包括两期护卫舰包括那个驱逐舰一起的战备群,上面搭载法国特种部队,前往南中国海,会两次经过南中国海进行训练和通航。第2个消息就是今天法国消息出来说法国将开始换代它的战略核潜艇,就是说法国的这个新款的战略导弹核潜艇将开始新的这个研制,这个基本上这个时间和它的功能这些东西和美国正在建造的哥伦比亚号是比较相似的。可见这个战略核力量在北约的国家里面都是处在非常非常高的一个优先级,所以说这个也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消息。好的路德。

路德:这个艾丽分享一下。

艾丽:今天这有一个调查报告,在中国疫苗和免疫杂志上高福作为通讯作者之一的这样一篇文章,就是讲了中国的调查,指出医疗人员接种疫苗的意愿非常低,这是一个调查报告。从去年9月到10月就开始进行这种疫苗的这个接种调查报告,这个疫苗在紧急使用过程中愿意接种的人数的比例42%,疫苗上市以后呢,就降到了27.65%,明显低于一般市民,一般市民是多少?90%愿意接受,所以大家看到吗?知道真相的人他就会越来越知道真相,然后他的意愿会越来越低。这是第1条消息,要知道今年在春节过后,北京开始开展了这个全面的中国疫苗、新疫苗的全面接种工作,估计5月份完成接种,已经有大概500万人预约了接种啊,北京要知道一共有2100多万人的这个固定居住人口,所以我们看到这都是一个问题啊,这个带给大家。那另外一条呢,就是关于芬兰发现的这个变种病毒呢,根据芬兰国家广播公司的一个报道呢,就是说芬兰出现的这个F796H的变种病毒呢,你可能核酸根本检测不出来,这个事情这就是问题了,以后会变种的越来越厉害,你的核酸真跟不上检测的这个变种的速度。这样的话呢大家都是阴性,天下一片大好,大家都是阴性,然后各自住院,然后早早死亡,这就成为这个病毒带给世界的灾难,所以在卫报、在今天的报道里边就是说因为冠状病毒男性的生命损失,生命损失啊比女性高44%。然后它说整个的在未来全人类的生命损失,从55岁到75岁的死亡率占了44.9% 55岁以下死亡病例占30.2%, 75岁以上又占了25%,所以大家看到这个生命的损失将是未来的一个大趋势,就是大家早早的都会感染这个病毒,特别是老年人会更早的离世,所以这个病毒的研究报告一样一样的出来,所以我们还是要密切关注病毒的动向以及传播真相。

路德:冠博士分享一下。

冠博士:第一条是G7峰会,在这个周五举行峰会就今天,那么他们就说呢将寻求一个集体措施以对抗中共的非市场导向的这种政策和做法,确保一个公平的多边的全球贸易,那么他们主要是在说到这个世界贸易秩序的时候呢,说现有的贸易体系并没有能遏制中共的这种非市场经济体的不良行为,所以现在这个贸易的事情也是几个主要的西方国家的一个头等的大事。那么第2件事情要说的是川普总统的弹劾案律师,有一个律师叫大卫施恩,那么他就因为作为川普总统的这个辩护律师被一家法学院取消了授课,那么还从一个律师电邮列表中被除名,但是他在接受新闻采访的时候,他说捍卫宪法为川普总统辩护是他的荣幸,所以这就是我们看到美国的伟大之处,就是在于每一次在这种危机的时候,在这种好像是黑暗占了上风的时刻,总有这种正义的人,他能和这个像川普总统这样的人站在一起。第3条要说的是美国联邦众议院监督委员会的共和党议员,那么向拜登政府发声严厉警告说,南部边境的健康危机迫在眉睫,拜登现在的政策和言论呢正在加剧这一危机。因为现在拜登对于这个限制非法移民的这种边境的安全政策,是在一个全面的消弱状态,那么再加上他释放出的这样一种对非法移民友好的信号,使得这些非法移民现在在南部是越来越多,而这里面共和党议员他讲的意思就是说现在这种中共病毒流行的情况,如果说你在这个边境不能限制非法移民的话,那么这样的这种移民进来会导致这种健康危机,会导致一些这种医疗的这种机构,边境医疗机构也许会出现饱和的情况,所以他在向拜登政府提出那这个问题希望可以得到这个解决。所以这件事情也是看到了现在的这个共和党人,他们作为这种不在台上的党的这种监督作用,也是会影响拜登政府未来的政策。

路德:好的这里有个邮件,闫博士啊在推特里发出来的,这个邮件啊很重磅,是皮特达扎克,看到没有?皮特达扎克当时作为什么健康的一个联盟的这个president总裁发给相关的人的啊,很多人说这里面的内容啊非常震撼,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啊,他要评选美国科学院的院士,要评选需要一定的院士包括外籍院士的支持啊,然后还要有院士提名,其他人估计要提名别人,所以他就去找熟悉的叫瑞塔这个人,他信里说只要瑞塔提名,其他人都会投票就可以当选。他说他自己已经是美国医学科学等机构院士,现在就差这个美国国家科学院的院士,这里都专门说了啊,他已经得到了谁呢?高福,还有一个琳达,还有马里克的支持,说白了你只要一提名这几个人就会支持我。你看马里克跟他什么关系?很铁的关系啊,具体的内容冠博士啊,你来从头到尾给大家说一下,解读一下好吗?说一下。

冠博士:这个就是皮特达扎克首先给这个Rita也是一个这个比较有名的院士,写信说你能不能帮我去提名做这个美国国家科学院的院士,那么接下来他就说啊你也知道了其实我也是有一些成就的,比如说我在以前的这种国家科学院的这种委员会上也当过这种成员,那么我现在呢还是这个一个NRC的委员会去给这个全球变暖的研究项目提供这种建议,那已经是10年了,那么我也是以前的这个国家科学委员会的微生物威胁论坛这种主席,那这是他的一种政治地位他也说了。那么现在呢,他还说那也许我不确定这些是不是能足够让我当这个被提名,所以我在这儿呢,我把我自己的简历贴上了,那么你看看,你能不能帮我提名?那么他这个又说我之前是被选到这个国家医学科学院作为成员,那么现在我想再次上升到就是说当这个国家科学院的院士,那他就讲说我有几个同事,那他们都是国家科学院院士,如果我被提名了他们都会帮助我,就会支持我。在这里面说了这几个人的名字,我们最熟悉的就有这个高福和马里克这两个人,他都是里面把名字点出来了,说一定会支持他。那么这个邮件上面给他回复,上来就直接说我很高兴去给你提名,虽然这个过程可能会很长啊,但是呢,我还是会帮你的,那今年的这个提名已经过去了,那么我会给你提名这个2021年的这一轮的这种提名,也许第1个提名的成功率不是很高,因为前面也许有很多提名人已经在等着了,但是呢,无论如何我还是会帮你往前推进这件事情,然后接下来他就说那你要把这个什么东西发给我,你要写给我一个200字的你的成就的总结,然后还要发你的这个最好的12篇论文,特别是你第一作者的论文要发给我,那么如果说你能把这些东西给我的话,我就可以继续帮你推进。那么最后他说这个不用着急,在2020年的3月份才是这个截止日期,所以他就这么意思,意思就是总的来说皮特达扎克说我以前有这样成就,那如果被提名了,有这些人帮我给我背书,你能不能帮我?瑞塔就说我可以帮你。

路德:这是2019年11月5号啊,11月5号,核心的你看中国cdc高福,更重要的是马里克,这就是啊,这个里头你看他是什么关系啊?通过这个邮件里头,博博士,你们看闫博士在里面啊,又是马里克这个实验室、p3实验室,很多人说江湖,这就叫江湖。博博士你看出什么样的一个蛛丝马迹?

博博士:这是圈子,讲白了这就是圈子啊,就是说这些人都是互相提携,一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这种圈子啊,这个这东西在学术界其实怎么说呢,这种现象存在已经不是一天了,在墨博士这个节目里面也已经讲过,在中共国这种圈子是怎么运作的啊,现在发现在这个世界各地的这个圈子,世界上的这个很多的国家,其实包括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像这样的圈子、这种概念也是极其普遍的这个存在的啊,就是说你看像这个瑞塔,她也是这个方面的这个大牛,超级大牛啊,而且成名很久了这个病毒学家,然后她是在这个63区她就在里面,她曾经也是在里面重要的一个成员,所以说由她来负责提名是可以的。但是呢这个皮特达扎克在这里面写了一封信,就是一封自荐信,毛遂自荐,然后呢说我在里面有什么样的背景,我做什么样的工作怎么怎么样,然后还说把自己的一些就是说可以、就是帮他说话的人名字给列出来了,其中就有刚才冠博士给我们解释了,其中就有高福和这个马里克。所以说从这里面可以看到这些科学家,他们怎么说呢?如果就是说属于正常的这个互相推荐什么的倒也罢,但这个里面我们可以看到皮特达扎克他在里面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他跟中共国的关系啊,就是在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这些都是这种这个学术圈子里面说不成文的一些规定,就是说可以在这之间互相、只要是啊你上去了你拉我一把,我上去了我拉你一把是吧?互相提携,互相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啊,这就是跟这个中共国的一些现象其实是非常非常相似的。所以我觉得这些东西也是属于怎么说呢?在学术圈子里面的一种隐形的这种腐败啊,虽然说可能里面没有什么金钱交易或者怎么样,但是在这个里面,他们之间互相之间这些协作,就把有一些真正的独立的、有这个不愿意和他们在一起拉帮结派的这样的一些人的这个上升的这个路线就会被堵死,所以说从这里面可以看出来,这其实也是学术腐败的一种。

路德:这个、其实这封邮件实际上没什么问题啊,就是他互相推荐这个没问题,核心的就是暴露出他跟马里克和高福的这种紧密的关系,是不是?这就是说啊,顶级的这几个圈子,就是你要到美国国家科学院里头的这种,他把这个名单、说白了江湖啊,这个有名望的人全部、你看都支持我,其中就包括了高福、马里克,cdc的那毫无疑问,更重要的是马里克,这就是别忘了马里克啊,这个斯里兰卡人,闫博士的啊这个先生就是马里克的可以说最器重的什么?秘书,相当于这种。这就是这个最顶级的这个圈子里头,就是病毒,病毒界最顶级的圈子,你说闫博士是不是圈子里面的?所以很多事情啊这就是影响力,就是你任何事啊,就是圈子很关键,因为马里克他是、等于说是港大实验室捧出来的唯一的一个明珠,你在这个实验室里就相当于你在这个最顶级的圈子里头,说白了你啥事你都知道,他到底在干嘛?他到底在干啥?所以这是关键,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说的。这个皮特达扎克他要做什么事,他都需要高福和马里克给他背书,那你想想在这种、把他派到中共国去调查的时候,这有多少东西,他回头一个电话,啊,没问题,这个事情放心吧,我绝对帮你们搞定啊这个事情。高福代表是中共,马里克背后为什么现在一直没出来?为什么藏着不出来?这里头就有故事,艾丽女士。

艾丽:这封邮件就非常清晰的说出了,其实他在和港大以及和中国cdc之间合作,以及和这些大佬们的关系,那么也就可以看出当who聘请他的时候,聘请他去中国的时候,他是绝对有利益冲突的,而在之前他自己说没有利益冲突,而且他自己又说我在中国做了20年的研究,那这个东西都是自我打脸啊,自己说的话打自己的脸。所以这个就是非常直接的证明,另外呢,就像刚才路德说的这个其实就是证明了闫博士的重要性,她的地位,她的验明正身,就是所有的这些,其实谁说他们不认识她?谁说他们不会关注闫博士的报告?这些都是谎话。我觉得在这一个Email都看到了,就是说什么都说闫博士不是港大的,什么港大跟她撇清关系,所有的这一切你自己的邮件就证明了闫博士身边的人对你的重要性,你自己想当院士都得求这些人了,所以大家看到这个谎言绝对是戳破了,就是闫博士的重要性,她的身份的重要性,通过这些她的反对者的Email或者想搞想砸她的报告的这些人的Email,就直接可以证明。最后呢,就是我想说整个的这个圈子,当然这个我们之前其实是讲过这个瑞塔,瑞塔她是美国的,非常老,她很老了,之前我们在节目里讲过,她就说这些人申请基金呢,整个的这些科研的这方面的研究基金基本上都是通过她手批出去的,所以他们这样的一个小圈子,这些名字就这么几个人,所以为什么也就反过来验证了,当闫博士还没有出逃之前,为什么会有给她下毒的动作?就是因为她和美国的相关的人士通了一次电话以后,人家想确认一下子就确认出来,这个圈子如此之小,想被消失被灭口太容易了,因为你根本就跑不出去,互相之间的验证个个都是裁判员,个个也都是运动员,所以这就是这么小的病毒圈子的一个顶级生态圈,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所以没有什么我们认为的所谓的公平或者是其他的。大家知道,能给你验证的,能给你做支持的也是你的合作人,也是你的这个项目审批人,也是你跟who里边你们一起来审批这个项目,再来验证中国cdc或者中国的武汉病毒所做没做这个病毒?这还用说吗?你拜码头都拜到马里克那去了,都拜到高福那儿去了,他们在干什么你不知道吗?你又是他的合作伙伴,你的这个什么都是靠他的,你现在又代表WHO去查他,这不是哥们、兄弟互相之间查吗?出了门换一件衣服来查你了,穿上警察的衣服还回来自己家来查,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吗?所以这种腐败和这种完全无视秩序,或者无视这种第三方调查的这种起码的逻辑,就已经展现给大家。

路德:我始终核心要传递的一个信号是什么?你看啊,这个港大,在这个顶级的就是这个马里克,他的所在的这个江湖地位,是不是?那闫博士在这个圈子里头,她的啊她的先生是马里克的高徒,再加上科学家专家、再加上秘书,就是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她的先生做的,这就是他们紧张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中共紧张的地方。你想想如果啊出来是另外一个人,都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是不是?根本、哪怕是个病毒学家中共也不会紧张,为什么现在这样紧张?是不是?为什么要做这么多漫画要攻击?要这个啊一连串的又是华尔街日报等等,为什么?这个邮件其实就已经告知出来。这个冠博士啊,你该知道的,因为我们不是关注说他找什么人给他背书,这个很正常,在美国很正常,所以有几个人支持我。核心的就是说啊,这个圈子他里头这两个人跟他在一起,高福是代表中共cdc的,马里克是港大的,跟美国皮特达扎克关系这么铁,这里头串在一起,他们能做什么事你大家想一想?而闫博士又是在马里克这底下的,马里克到现在都不露面,突然间又回斯里兰卡退休了,突然间退休啊,是不是?在闫博士出来以后。这就是为什么闫博士飞机还没到洛杉矶当时整个就是几十个人啊在查,在调查,马上当晚就已经到了北京公安部,为什么?这些迹象这才是最关键大家要知道这点啊,这个冠博士啊你来说一下啊,核心是这个,可不是关于学术腐败这些东西啊。

冠博士:首先他如果要入选美国科学院找人背书,那找的肯定都是说是那种最顶尖级别的。这里面一个高福一个马里克,这就说明了这两个人的这个江湖地位,那么冠状病毒圈呢,实际上就是这个港大为主的这样的一种研究,当然中国也有一些,那么他们在这个形成的这个圈子,包括往往大了说就是病毒圈最顶尖的这些圈子,他们之间的这些互动,他们之间的这些关系都是非常紧密的。那么实际上呢,一般来说作为一个最顶尖的、因为哪行哪业都讲圈子嘛,如果说你是这种病毒学得最顶尖的,他一般在这种交流的时候也不会去和这个中层或者下层的有太多的交集,那换句话说中层下层他也不知道马里克这些上层的最顶尖的他们到底在做什么。那这件事情确实就这样,闫博士就是港大这个最顶尖圈子的这个实验室出来的,特别是言博士的丈夫还是参与这个实验,是很多很多内容的这样的一位知情者,所以说这个是他们对闫博士恐惧的原因。那除了科学上另外一方面从这个圈子上,闫博士因为是在这里面待着,所以她对他们这个圈子如何运作也是非常了解,所以这两个方面就导致了这一次对于闫博士中共是如此的恐惧,而我们就可以看到这次WHO的这种去中国的假调查,实际上他找的皮特达扎克也是他们这一个圈子,也就是说最后他们一定是要找这个自己人去为自己人说话,那最后就是形成事实上的几个统治的小圈子,每个领域都是,包括这些病毒,包括其他的一些科学,像化学啊,物理啊,最后都是达到这种效,如果我要说话的时候,如果我要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就是有我可以控制的这几个圈子人出来为我填。但是闫博士在病毒这件事情上恰恰就是这个在这个圈子里面出来的,所以说这个是这件事情核心的核心,那么如果说不是一个这个核心圈子里的人,中共也不会如此的恐惧,所以就相当于闫博士这个最早的爆料,把他们事实上的这种独裁的圈子,或者说提前已经设计好的这一系列的这种掩盖的这种网络和这样的设计全部给打破了。

路德:首先啊,你看这封邮件就彻底验证了我们之前去年做的节目告诉了,第一,闫博士是不是来自全球最顶级的这个病毒的这个实验室?马里克就是实验室老大,不就验证了嘛,是不是啊?马克都给我、你看马里克都给我那样,高度都那个。第二,那闫博士在高福那里,在cdc,中共的疾控中心有没有信息渠道?肯定有啊,你看马里克和高福在一起很熟,为什么?因为闫博士是这个马里克的啊他的最重要的、可以说是就像那贴身秘书啊类似于这种,加上专家他的徒弟,最重要因为她去过马里克家里,马里克斯里兰卡她就去过,他们就去啊,相当于去他们家里那个,因为他们都是斯里兰卡人,整个这个实验室就两个斯里兰卡的老乡加什么?加战友是不是?这里头、就是如果我们可以这样说啊,这个港大的实验室里头,马里克是最重要的,那基本上马里克他不可能自己去啊,什么事都自己做,他得有个人帮他去做,最终的最最机密的事情都谁做?一定是闫博士她的老公,是不是?这不用问吗?就说白了,这里啥都跟闫博士说,啥都知道了,你实验室还有别的人,就是正常上下班的,说白了都没有这个,都不可能获得这么重要的东西,这都没有闫博士这么重要。所以这真的是天意告诉大家,很多人说啊,这个港大实验室不重要,这个邮件推翻了,因为之前我们说港大实验室啊多那个,影响力多大,你看这个邮件,行内人都知道港大的p3实验室有多厉害多重要。第二,是吧,很多人说这个闫博士在里面不重要,哎,业内的人都知道,皮特达扎克一定会第一时间给马里克打电话,你们港大出来的是谁呀?第一时间肯定都已经知道是咋回事。第三说闫博士没料,不是证人,这个邮件不彻底曝光了嘛?高福跟港大之间的关系,通过这个邮件你就知道了,第二,皮特达扎克跟高福之间的关系,通过这里的一个电话都知道,等于说,高福隐瞒疫情真相的,皮特达扎克都知道,他们这个关系他肯定第一时间会给的。就像我们圈内的人,比如说啊,我们投一个标啊,这个标刚出来,我们圈内的就会打几个电话,唉,这个标到底谁负责啊?欸,这个标这个甲方有没有钱啊?就是这些信息,几个电话业内就全了解,我跟你说,这个病毒一出来,皮特达扎克肯定第一时间就会给高福给Malik打个电话。欸,这个病毒到底咋回事啊?这马利克要去了解这所有的东西,说中文的,对大陆唯一了解的只有谁?就是闫博士啊,跟CDC之间,是不是啊?不就是闫博士吗?据我了解他们CDC还有人之前在港大,是不是,专门做博士后的专门派过来,这些信息,你说这不就是证人吗?第一最重要的证人,最重要所有的东西他们知道是真正有东西的,有料的,真正的知道他们的弱点的,因为马利克更加害怕,为什么?因为他们还在他家住了很长时间,他的电脑随时可以用,他里头,他是去了他的电脑房,对这些才是我们今天为什么要谈这里头?因为马利克现在一直没出来啊,为什么不让他出来?这就是心里有鬼嘛,说白了他只要一出来,这个,我告诉你啊,就会被相关的部门给盯上,所有的东西那可能就会让你到美国去作证,一旦做作证所有东西他都那个啊,就会被戳穿,因为他也是美国科学院的院士据说,这个博博士。所以我们不是关注他什么什么啊这个推荐(博博士:对)推荐在美国很正常,核心的是这两个人在这个推荐名单里头。

博博士:这个里面这封Email的这个,就是把这三个人的关系给完完全全的写出来了啊,就是说因为大家可以知道这些我们刚才说的这个圈子的问题啊,就是说这些人都是同一个圈子里面,就是说互相提携,互相互通有无的啊。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可以看到当时闫博士在这里,也在节目里经常指出了,他当时和这个马利克的这个就是关系式是是是什么样的,而且就是说是完完全全的跟这个马立克走得很近的这样的关系啊,经常都在都在他家里这样的关系,然后呢这篇里面可以看出来皮特达扎克在这个说这些人可以帮他推荐的时候,里面就有高福和这个马利克,这就是把皮特达扎克美国的这个病毒学界的这样的一个啊一个人和这个这次的这个WHO的这个调查的领队啊和中国的疾控中心和香港的港大的这个P3P4实验室,P3实验室啊,这些人就全部连在一起了,就是说这些人这三个人的名字出现在同一个Email里面,它的意义不同,就是在于把这三个人的这个关系的亲密关系给暴露出来了啊,就是说这这三个人其实他们之间是非常熟悉的,所以说甚至可以达到那种互相这个啊推荐的这个这样的这步。大家大家要知道这个推荐人其实是很关键的啊,就是说你不能随随便便就说我跟这个教授有有个一面之缘,我认识他,我我我们在吃饭见过一次就能推荐,其实不是的,因为推荐的时候像尤其像这样这种国家,美国国家科学院这种推荐的话,万一那个推荐人说了任何不利于这个被推荐人的话的话立刻完蛋啊,所以说这个里面就是说它关系是非常之好才能够说,唉,你能不能帮我在这个里面要讲两句话,甚至怎么讲,讲什么都要跟人家说好,知道吧,这才能够把人的名字写到这个推荐那个名单上面去,所以说这就是说我刚才说这为什么在这个里面其实存在着很深的这种关系,因为在这个名单上的人他把这个名字写给Rita,因为因为大家要知道Rita是一个真正的这种江湖大佬,他如他能把这些名字写给Rita,那就说明这些人在名单上这些人都是跟这个这个皮特达扎克的关系不一般,而且他们都知道皮特达扎克要去申请这个东西而且都准备好了怎么样给他来帮他说好话来给他就是说背书,知道吧,就是关系不一般的人才会出现在这样的一个推荐名单上面啊,所以说这个里面大家一定要知道,因为这个里面我我刚才为什么说?就是说别人肯帮你说这个话,就不容易就非常非常近的关系才会这个样子,如果比方说他说,噢,皮特这个人啊,噢,我认识,对吧,以前我们共事过一次也不太熟,但是呢他以前做过以前做过什么好事,但是他以前做过这方面的也有欠缺,那立刻就完蛋了,对吧,所以说从这个上面一定是说一定要是说要非常熟,关系非常好的人,愿意帮你说好话和愿意帮你掩盖你的这个不足的这样的人才能够把这个名字写给这个这个委员会,然后让人家说这些人可以帮我推荐啊,这个里面其实意思是在这个地方。是能上这个名单的人都是跟皮特达扎克关系非同一般的人啊,所以说这里面,你看,把美国的、把中国疾控中心,把港大的P3实验室,就有闫丽梦博士的那个实验室都连在一起了,所以这些人他们之间肯定在病毒事情上面在第一时间就互通了有无,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可以看到整个的这个WHO的这个整个的这个呃····去中共去武汉这样的就是一场完完全全的作秀啊,因为一头就是高福那边,一头就皮特的扎克这边嘛,是吧,两边其实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都是来自一个地方互相提携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一帮人,所以说这些人都是连在一起的,所以可见这个里面真的是有非常非常非常大的这个呃···怎么说呢,一个小圈子,只手遮天,所造成现在的现在的这样的一个情况啊,路德。

路德:大家知道那个达扎克是美国医学科学院院士已经很多年了,还有美国三大医院的各种头衔,是吧?这他都需要高福和马利克给他推荐啊,给他写推荐,这别忘了之前我们做节目去年记不记得高福和闫博士的1个合影,当时是高福到港大专门致谢马利克,致谢马利克什么咧?马利克给高福推荐成美国科学院院士,当时啊是马利克推荐高福,还有石正丽也是马利克推荐的,啊,这个闫博士跟我们说过。这里头你就知道,这里头,为什么我们说马利克他是整个中共这个超限战病毒中的核心人物,最重要的,因为闫博士给的情报很关键,就是高福也是马利克推荐的、石正丽也是马利克推荐,现在皮特达扎克都要马利克推荐,哎,你看他为什么不去找那石正丽给他推荐啊,皮特达扎克?就级别不够,他为什么不去找什么王林发这些推荐,也是级别不够,这里头就信息量就很大的,大家知道啊。中共马利克做这些事情,他一定是最最机密的,这,我们之前记不记得跟大家说过啊,港大的实验室里头有一个一个秘密的一个房子专门做动物实验,只有马克克和另外一个人可以进去啊,除此之外他们还在外面有一个冰箱,有个冰柜,冰柜里全放的病毒啊,除此之外他们还在秘密研究啊,搞什么西尼罗河病毒啊等等一系列的病毒的研究,这些闫博士都知道,这些说白了说一点东西都会把他们吓死,我们今天说的这些,包括这个邮件怎么出来的?估计都会把他们吓死,这就是啊,这里的其实我刚才说完了,他们当事人,估计得吓死,特别是那个冰柜,他们冰柜里放了很多病毒的样本,放在在外面,具体哪个地方,我这都有照片的,具体哪栋楼,第几层,是吧,这都是闫博士的先生啊就是他负责的,这就是中共害怕的地方,大家知道这一点啊。因为他不知道到底闫博士到底手上还有哪些东西?这就是为什么?因为这个邮件彻底告诉大家了,这就是为什么闫博士啊,上飞机,晚上十一二点,还没到洛杉矶,这就已经据说有人都已经查到她什么,就已经在香港报警,说什么失踪,一般24小时才失踪了,就可以组织当时港大的那个什么校长,就组织在整个校园里找,然后又跑到她家去找,翻了底朝天,三拨人,然后还有一波人到公安部,国安部、北京,然后马上当天就已经到了青岛,层层下来,第一时间打电话的时候,他父亲说,都已经哭了半天,说啊到底去哪?所以很多东西串起来,你看这个邮件就已经透露透露出很多重要信息啊,知道吗?啊?这个艾丽女士。

艾丽:双方打仗的时候最大的问题就是你不知道对方的底细啊,这个是最重要的,要知道中共干什么都是举一国之力,所谓的举一国之力啊,集中力量办大事,集中力量查闫博士,大家也不要忘了就是这个在5月呃·····4月闫博士这个4月29号啊从香港出来当天的晚上这个新闻联播就开始炮轰美国,说美国要在病毒问题上甩锅中共啊这个国际锐评,那么这个对闫博士到底手上有什么资料?真的是不确定的,他们真的不是,是不清楚的,完全是措手不及的,一直在怀疑到底什么人在向路德社爆料,一直以为是这个美国这方面还是路德是什么样的情报,为什么如此之准确?一直找不到这样的人,所以这个大家看到,中共如果他没有做恶他怕什么?一个港大的研究员而已,他有什么可可担心的,如果里边没有要隐藏的东西,所以我们知道就是说当你作恶的时候,你作案之后最怕那个拍了你当时作案照片的人以及拿到了你作案扔掉的那把刀的人,这都是最可怕,这就是犯罪心理,非常直接的,中共政府引导的这种犯罪和犯罪之后怕别人所有的这些执行人员有人泄露机密啊,这样的一个行为,无嘴和灭口的动作,这是非常非常清晰的,这是第1个;另外呢,我们也看了闫不博士确实是真的是在虎口里,大家想一想,如果你的先生是做这种关键的,如果你的老板是这个最顶级的这个科学家,你有没有可能在选择真相和亲情以及个身的个人的安危上做出什么样的选择?真的是上帝概率非常非常的小,就是说你真的能够站出来把这个真相出于良知把它爆出来,所以我们看到这个过程当中确实是险之又险,而这就是因为闫博士站出来,我们现在那么多人抹黑,都是中共的花大外宣花大量的力气和金钱在全世界的抹黑,各种报纸造假,以及甚至把2020年中国科学院的中国科学这个科学院的最高的问题就是怎么样找到啊这个中共病毒自然来源啊,作为第一大这个选奖,都已经都做到这个份上,就说明这个闫博士的重要性和她作为当事证人的这样的一个重要性,所以她的地位反衬出来了,路德。

路德:所以这就是啊皮特达扎克啊,当时第一时间啊就是要攻击闫博士,在各种啊什么华尔街日报啊,他的领头啊,第二就是啊把闫博士推特拉黑,是吧;第三,这就是当时,我告诉大家为什么,为什么闫博士当时在香港很危险?因为她还没来香港之前,我们之前说过吧,好像,当时我联系的啊,跟班农先生有一个视频,班农先生找了白宫的另外一个生物武器专家,也跟她对话了,后来据我了解这个对完话这个人也跟马利克熟,第一时间就问啊,当然很正常,美国人他们总觉得,你们是不是这个···是不是故意就是,他也不知道马利克跟中共政府关系第一时间去问马利克,知道吧,你们这里有个这个Limeng Yan 这个什么什么啊?果真,当时我们现在回忆,当时打了电话,第2天其实情况就有变化,就很紧张,知道吗?就是她的先生,就很紧张,盯得很紧,申妈妈跑了一样啊,这个现在所有的验证了,确实这个圈子就是他们心里有鬼,知道吧,他们心里有鬼,而这个鬼你想想。
知道吧,就说他的先生就很紧张,盯的很紧,生怕她跑了一样,这个现在所有都验证了,就说这个圈子,就他们心里有鬼,知道吧,他们心里有鬼,这个鬼,你想想,说白了如果没···心里没鬼这有必要这么着急吗?是不是有必要这么啊紧张吗,是不是?所以这一切,大家知道,串在一起,所以那天其实那天走,这个她上飞机以后,是吧?啊,这个她上飞机以后啊,后面发生的事情你就知道,一切都验证了,这就是为什么闫博士还没出来的时候5月26号中共就已经组织了,是吧,组织了大量的这个5毛在推特上说她是养仓鼠的,你想想,养仓鼠的,你现在别人不提养仓鼠的了吧,不提了吧,现在啊,知道没啥意义是不是?然后之前还说什么港大这个实验室没什么没什么那个啊,就是一个P3有啥啊,这种p3多的多的去了,是不是?现在他们不提了,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圈内的人都知道闫博士的重要性,因为这个圈内做到这种大佬的都很清楚,他一定是要有一个助理,一定是有一个最亲近信任的人啊,帮他去做很多很多事,他不可能啥都自己去做,买个冰箱也自己去买啊,然后把这个这个病毒样本阿安排放在这个冰柜里头,别的冰柜,怕别人来查,然后再放病毒也不可能自己天天去放吧,他一定是有人,并且这里面有很多机密的事情,他一定是要找人去做的,所以他们知道这里的害怕就怕在这里,中共他们现在一直在想办法,探试闫博士到底手上还有什么料,还有什么东西?我告诉你啊,这闫博士手上绝对啊,还有很多,只是,之前只是科学证据,这情报方面的她还没有那个,还没有亮出来,明白吗,啊这个就相当于那天我们看的那个美国的空军啊那个写的,说前苏联的什么叛逃这些,一样的概念,你有没有真正参与过,有没有真正参与过,这是最核心的,所以这就是这个邮件就已经验证了很多东西,闫博士,这里头中共所做的这种事情,闫博士就是证人,就跟当年前苏联那个人什么参与,什么苏联的什么什么啊生物武器的研究一样,就是证人,这是最关键的证人,这些人就跟我们之前说过香港,他们都是用香港作跳板去跟世界联系,这为什么高福也要找马利克?为什么找斯里兰卡,斯里兰卡是谁执政?大家知道,斯里兰卡共产党,就是共产主义的一个党,斯里兰卡是中共绝对100%控制,就跟那个伊朗一样啊,是吧,他这个地缘政治,斯里兰卡基本上就是拥抱中共,绝对反映印度的啊,斯里兰卡,这里头我们之前说过,马利克是什么?是之前共产国际联盟的一个常委,这种级别的,很多事啊,大家知道这里头牵扯到什么?情报圈。之前前苏联的共产国际的继承者继任者的这个圈子,苏联垮了,共产国际这个神秘的圈子并没有垮呀,大家要知道,是不是?中共通过香港作为跳板,它不仅仅是资金啊,港币啊这种方式,还有技术,偷技术都是通过香港。通过香港这些,你看,就是斯里兰卡人啊,什么巴基斯坦人啊这种,说白了就是中共可以控制的人来迷惑,迷惑什么?迷惑美国人,蓝金黄美国人像皮特达扎克,他就已经彻底内化了,他是帮中共去主动站台,这就叫做超限战,这就是我们一直说的超限战的中共最重要的一个武器就是超限生物武器,是不是,超限战怎么实现的?这是他一整套的一整套的布局,一整套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闫博士说是超限生物武器,为什么不叫生物武器啊?为什么我们把这个书给大家看出来,看到没有啊?这里头串在一起,这就是最核心的,最核心的就是这个,这个冠博士。

冠博士:是,中共它在这个生物武器这个方面,包括是像这个港大马利克这些人包括像石正丽这些人,实际上他做的都是一种建立组织的一种行为啊,(路德:对)这个就像中共的什么这个共产国际组织一样,他在这个病毒圈他也要建立自己的组织,那么这个就是说为什么皮特达扎克这个人他可以得到如此的器重,他搞的这个绿色生态联盟实际上就是这么一个可以通过把这个中共的钱吸进来,然后拿它作为一个中转站去统战全世界的科学家然后建立合作建立联系,建立蓝金黄的关系,那么最后呢再形成自己的圈子,如果说这个中共实际上他们像马利克这些人都是核心的,再,石正丽这些人都是核心的,在组织内部的人,那像外面有一些为他们就站台或者说一些好话的,那些都是圈子里面的人,那么这一次闫博士呢相当于是闫博士是他们认为组织内部的人因为这个确实是这样,毕竟闫博士的这个丈夫和马利克的这些关系,而且另一方面呢就是闫博士她之前这个被安排去接这个贺的作为中间宿主这个盘(路德:对)实际上也是中共这个组织,把闫博士认定成一个这个接班人啊,这个其实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信号,那么结合起来看呢,实际上这个在闫博士这件事情,在中共眼中看来就是他们认为组织内部的人跑去当爆料者的,这个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情,那么不但有科学的证据,还有情报的证据,而这些就是中共它核心的这种内容,所以从这件事情来看了,我们说现在从闫博士出来两篇报告出来之后,这些攻击闫博士的人,打闫博士的人,你看到的都是中共他圈子里这些人,也就是他们的统战对象,而真正在组织核心组织内部真正知道这些事情这些人,没有一个敢站出来说这个攻击闫博士,说闫博士说的不对,就像马利克这些人他绝对不敢出来的,因为如果他出来他怕闫博士把他们这些这个作恶的东西再继续这个曝光出来,那他们就到时候就真的是这个颜面扫地就没有任何余地了,所以说现在的这种闫博士这种地位真的使得中共他在这个病毒这件事情上他不知道怎么办好了?他他虽然说,这就是我们之前说的,他打这个一堆三一堆四,实际上他们找的都是这个统战的对象,那统战的对象他他不知道这个很多东西的核心,那么他很多时候在这个攻击闫博士上也就只能做的这个拿钱办事,然后做的这个也是粗制滥造,因为知道核心的不敢出来,实际上这个就是闫博士的核心意义,那么当然,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个闫博士她做的这些事情是多么多么的伟大和不容易,因为你抛弃了这个,如果说你跟着组织走,你就是荣华富贵,那你背离组织你有生命危险,你还舍弃了这个家人和所有的生活,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真的是这个是上帝概率送给了这个世界,送给了所有人这么一位天使,好的,路德。

路德:大家看啊,这个马利克是斯里兰卡人,斯里兰卡是南亚,南亚什么概念?印度有一个最大的什么东西?叫做种姓制度,很多人斯里兰卡有没有?斯里兰卡也有种姓制度,大家去查啊,大家去查,但斯里兰卡种姓制度和印度不一样,但是也是分等级的,印度的种姓制度婆罗门、什么刹帝利,是吧,刹帝利、吠舍、首陀罗、达特达利特、然后还有贱民,你就看那个白虎,文贵先生先说白虎这个电影,我那天去看了一下,我就发现他们这个,第1种性的,知道吧,他是很仇恨这个社会的,非常仇恨啊,他有的时候,只要被啊这些共产主义挑拨,他就是有一个极度的这个,这叫做什么?这个什么一个变态心理啊,所以闫博士去年我们做节目就说了,闫博士的先生就一直跟闫博士说,说马利克是一个什么什么人,什么人格什么什么一个什么一个特点啊,说是就是啊,怎么说呢,这句话我待会儿想想,非常,这就是跟他的社会环境他的环境有关系,那个白虎那个电影啊,那个低种姓的,想方设法就要混到这个高种姓的家里去做司机,他骨子里恨白人,对,骨子里恨白人啊,说的太对了,就骨子里恨白人,骨子里就像,那个白虎那个电影啊,就那个司机,他呢,在印度,就是他是低种姓的,他说只要在高种姓你做司机都觉得自己很有面子,就觉得这个,但是做着做着,由于跟这个高种姓之间的啊,就反社会人格,对对对,反社会人格,高种姓的这种对他们的这种不平等,他们慢慢培养出了很多种仇恨。因为他高种姓的日子过得太好了,全是你看这个房子就这个宫殿一样,这低种姓回到家里头,那房子基本上就是中世纪的房子,原始社会的房子,蹲在地上用手抓饭吃,是吧,反社会人格,变态,连环杀手,说马利克是,后来,最后她他把那男主人给杀了,很残忍的啊,就是为了钱,然后最后结尾的时候,他说他把所有的他就开了一个出租车公司嘛,司机,他把所有的司机全部放在这种,我已经把这个把这所有的这种仇恨的东西,已经让这所有的司机全部出去,放出去了,把这个种子放出去,这就是啊,很多就难,这就是文贵先生说啊,仇恨白人,这就是,这就为什么你看你看这马利克为什么参与其中?这是很关键的一点,这就是为什么闫博士老公说他马利克是属于什么反社会人格,变态连环杀手。你看那个白虎那个电影里头,那个高种姓的这个家里头,逢人就说啊,我们是从纽约回来的啊,纽约的日子是什么,就等于你在印度过得再好,一说是纽约大学回来的就是在美国,就感觉很有面子,等于说你高种姓再怎么滴,在国际上,他又觉得自己比别人低一等,就这种感觉,所以很多人说马利克在斯里兰卡应该属于高种姓,但是由于他们啊这个社会的整体环境,它会造成一种这种,很容易被中共给利用,什么共产主义是吧,共产主义这种方式。所以你去看印度啊,现在就是,这个印度通过了一个法律,就是消除阿,宪法里头说不能有种族种姓的歧视,然后咧给低种姓的呢就给他高福利就是各种福利,他通过一个这样的法律,宪法,等于说啊这种所谓的福利的不就是白左吗?就是共产主义说白了,所以很多很多他就产生了这种连锁反应啊,它就会就是被中共啊一利用,所以我我一直在想这个事情,一直在想,为什么啊会被中共这种,他也是老外,他接受英国教育啊,都是在英国牛津上大学的这些人,为什么会跟中共?那个白虎电影一看完我彻底明白了,彻底明白了,这就是由于他们生···他一贯的这种骨子里的这种种姓制度,说白了,灭白人,就是文贵先生灭白灭白计划啊等等这些,是不是,所以他要跟中共搞在一起,引导仇恨就是共产党拿手手段,说的太对了,这个所以啊,因为他们又是啊,你看长着一个老外的脸,那是南亚人嘛,是不是啊?然后又是英国的教育,比中国人咧更容易啊跟老外打交道,所以他们呢又很容易被中共给利用,所以他们加入共产国际啊等等这一系列,都是他们这个根源,根源性的东西就在这里,这个墨博士啊呃··博博士不知道我说清楚没有,有的时候有些话说的不清楚,大家谅解啊。

博博士:这个,对,这个其实呃··怎么说呢,我们以前节目里面也跟大家分享过,就是说中共他一贯的这些搞法,一贯的搞法,他从他建,从他在革命时代开始最厉害的一个是什么?阶级斗争。他就把人分成各种阶级,然后挑动一个阶级去斗另一个阶级,这就是中共一贯搞法,你看,像以前在土改的时候都是一个村里的,有的人是富农,有的是地主,有的是平民,其实很多的时候平时都还好,关系都不错的,有钱人接济没钱的人,但是一旦开始斗争的时候,那些贫农这些东西就会把这些地主往死里整,这是为什么?这就是典型的一种反社会人格,对,因为他有一个机会他就会报复,知道吧,就是对社会的一种不公所造成这种报复,而这个中共就特别会利用这一点,而现在中共它现在在这个国际上面的时候,它因为美国它是没有阶级,但是美国它可以用用肤色对吧,美国现在这个这个极左他们所做的事情就是说这个critical race theory对吧?他们就是要做一样的事情。就是说把把人分成各种族裔,用一个族裔去斗另一个族裔,而不是像中共那样分成阶级,因为中共大家都是黄种人没有没有这个这个这个这个族裔的区别嘛,所以说在这个时候很多的这种这个共产势力他们想所想想在世界上所做所做的事情其实是一样的,刚才那个路德讲的马力克的这样的一个东西是说尤其是这种在这个第三世界国家像这样的人,有色人种的话,他们对于白人的仇恨就更加的厉害啊,所以说在这个时候而西方人他们经过了这个长期的这种这个文化,就是说文明教育以后他们对于这个反而是最嗯,怎么说呢,自己谴责自己谴责的最狠的啊,今天刚看一个消息说可口可乐公司的这个培训里面说要你不要那么白,你都要思想上要斗私批修啊,不要那么白啊,你的这个行为你的思想都不要那么白啊,这个就非常非常危险,为什么?就是说美国的左派现在他们不是要把这个套索往自己头上套,知道吧?拿着这个种族去搞共产主义,就是说搞社会主义,就是说把种族的这个斗争靠到这个阶级斗争上面去,所以说从这个里面大家一定要知道,现在文贵先生说这个灭白计划真的不是在耸人听闻啊,这个就是说已经挑动了美国的白左,在美国开始自己检查自己的,这这跟以前中共国所做的事情是一模一样的,中共国你看在那个六几年的时候对吧,反右的时候右派对吧,斗了右派的时候并不是说所有右派他都是被斗的,很多右派是自己检举自己,自己深挖自己的思想根源啊,大家要知道,我们当我当时听过我家里的老人很多人在说这样的事情。右派的很多都是自己批评和自我批评啊,别人批评你你都要自我批评啊,是吧,所以说这个时候都是在一样的事情正在发生,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其实大家一定要搞搞清楚啊,现在中共他往西方输出,这个共产主义输出阶级斗争,他的这个形象其实已经改变了非常非常的隐晦了。因为在西方输出阶级斗争非常非常的敏感,大家肯定说这个东西是共产主义对吧,但是你输出种族斗争就会不一样,为什么?因为西方的主流的白人他们会觉得噢,我是白人,我可能压迫过压迫黑人,可能我的祖先压迫过黑人,所以我对黑人有愧疚,所以我有罪,所以如果我反对这个我就是种族主义者,所以说在这个里面其实中共的这个策略其实非常非常阴毒的,我们再回到这个马力克他们的事情上面看,他们这样的人因为自己的这个黑皮肤洗不白啊,就是当年那个迈克尔杰克逊一样对吧,你再怎么白你再怎么有钱你再怎么牛逼你再怎么天王巨星,你的皮肤洗不白啊,这就是迈克尔杰克逊为什么一直去漂白自己的皮肤,他就是这种心理他没有办法去根除掉,而现在的这个情况下,马力克像他们这样的人有甚至有很多在中共国境内的,要把美国人全杀光要把要把白人全杀光的种族主义者非常多的种族主义者,他们秉承东西是一样的,因为他们是一种极度的自卑,极度的憎恨,看到自己这身黄皮肤就站不起来的这种人。所以他们只能够用这种阴暗的方式去达到自己反社会反人类的这样的一个一个目的啊,所以这个里面其实根源非常非常的深,这个整个是中共共产主义的一盘大棋在这个里面,真的是很大的一盘大题,目的就是要削弱西方,削弱基督社会,消弱白人力量而统治全世界。啊,路德。

路德:对,这就是超限战啊。大家知道这超限就包括这些啊,刚才说可口可乐,你看强迫员工完成在线培训,告诉他们尽量减少白人,阿白我不是白人这种培训,这就是超限战啊超限战,这所有的都被他们利用了,各个地方你南亚人就利用你南亚的种姓制度啊,来撒播这种仇恨,这就是很奇怪,为什么这个马力克啊,为什么如此替中共服务啊?帮中共那个很正常的,大家看明白了没有?这就看清楚了很多事情,所以很多事情结合在一起,你就是中共为了这个超限战啊超限战可以说布局了很多年,布局,十几年几十年啊,几十年,现在这个总算由咱们闫博士站出来揭露,因为他之前的那种超限战,比如说网络战是吧,媒体战这都属于超限战的一部分,法律战蓝金黄等3F那些东西,你都找不到证据,你找不到他的这些东西啊,他比如说媒体战他买通这个媒体买通那个,你无法因为他发动了媒体战你就给他,是吧,给他定罪没法,他哪怕网络战他也可以抵赖耍赖,但是这个超限生物武器这个,他是最后关键时刻说白了就是什么东西都准备好,进攻就靠的这玩意,别的都是做铺垫啊,做就是挖阵地一样,做好各种这种布局,真正攻击的就是这个,如果如果说实话真的,如果啊这个上天啊没有这个天意的话,真的如果闫博士不站出来揭露,那真的中共这次真的赢了啊,这是绝对的啊。美国都不知道咋回事,你看这个Peter Daszak还自己替中共去站台,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灭白计划被灭的人,这就是中共邪恶都邪恶到这个地步,这个艾丽女士。

艾丽:是啊,这个分化的政策就是中共搞这个阶级斗争所谓用穷人来斗富人,因为穷人毕竟是大多数,就利用这种仇恨,然后如果你没有仇恨我帮你培养成仇恨,这就是共产主义,在这个特别是嗯,三四十年代吧,那个时候他搞的就是二战前后,其实像在斯里兰卡就已经建立了它的这个共产国际,那么这个其实就是他们的一贯的套路,这样你没有仇恨,我教你仇恨,所有所有,但凡共产党共产思潮到达之处就是这个社会的不稳定就来了,就一定是他利用一帮打一帮,我们之前讲过最典型的,其实就是印尼,印尼1960年之前你听说过有排华吗?为什么60年62 年大量的这种动乱啊,这种骚乱其实就是在散播这个告诉你们,你们要是不去把这个现有的政府推翻掉你就不行,一样的斯里兰卡也是,斯里兰卡这个和他的这个关系,他建立共产党共产国际接接接下来的这个这个第4共产国际等等,在斯里兰卡。当时中共要跟它建交,以及中共跟斯里兰卡能够形成同盟,来拉着斯里兰卡打印度,然后拉着巴基斯坦打印度,这都是它的这个战略,这是中共国内的这些稍微有上一点岁数的人应该都知道的,这就是中共的战略,他必须要分化它斯里兰卡没有了猛虎组织我就给你搞自己底下的这个阶层继续给你搞乱,所以像刚才讲到的这个它的斯里兰卡这些多少个社会主义党,很多,好几个社会主义党斯里兰卡共产党是吧,斯里兰卡还有社会党这种这种这个党派,都是通过年轻学生来组织的,那么大家知道这个斯里兰卡去过的就是他种姓制度或者他底层人生活就跟印度是一样的啊,他跟印度是一样的,这个也是就是很贫穷,尤其是肤色比较黑,你看像马力克很典型,肤色比较黑,脸上两个眼是这个黑眼圈的这种,这个很典型的这样的一个一个当地的人种,那么你想,你,我因为我我见过,就是说同样是印度人。他是有纯跟白人一样白的印度人,还有那那些人就是自天生自带这种信任就是自信,但毕竟是非常少非常少的这一些雅利安人,那么所以我就说这个这就是中共,其实它在所有的一带一路上过去输出共产主义,中东它要有南亚它要有,东南亚它要有,然后非洲要有东欧要有整个这个东欧剧变之后,他要拉住东欧剧变的这些国家依然在进行渗透,这就是它的一直以来的这个计划,特别是八九年之后觉得自己有危机了,那更要加快速度的去搞这些东西,就是让你底层的人刚才讲了,因为底层的人,他光脚他不怕你有穿鞋的是吧?他可以搞革命。然后人口又多我们一聚众耍流氓,你这个有钱的人就得向我们低头,所有的这种做法都是共产主义,那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他要使把这个世界对中共最大的头号敌人美国要把它搞乱,而现在美国通过现在这一届的这个大选看出来现在真的是执行到可以讲快要成所谓黑命贵也好,就是通过加高税收增高福利来加大贫穷人口,其实贫穷的人,你越给他更高的福利,其实你就是养大这个人群,那么这个人群养大了,就真正是共产党的这个所有的这些无产阶级闹革命的这些分子就会越来越多,所以我觉得这个中共的讲起来这也是几十年,但是最快的推进应该就是中共有了钱以后用钱来喂养了一批贪腐,在国内分化搞阶级斗争,然后有钱的这些人搞贪腐,继续跟他们勾兑,这样就把你的社会搞乱搞弱,搞垮他,这真的是中共模式,中共在中共国的已经成功的模式全面的输出可以讲。好,路德。

路德:然后我再告诉大家啊,在我们大家知不知道在二战的时候,1931年日本就已经把东北给占领了,1937年就已经入侵华北对吧,全面开始,但是你知不知道真正宣战是什么时候?是1941年,是蒋介石国民政府对日本宣战,之前双方都互相都没宣战,大家看啊,很多时候为什么要说你看抗日战争中共不宣战,一直没宣战。迟迟不向日本宣战,为什么?就等于说,在那个时候,日本在美国就1941年日本偷袭美国珍珠港之前,日本和美国都是建交的,啊,这边也没宣战,因为你只你只要宣战啊,等于说当时国际法规定谁先宣战,谁就什么呢,就要制裁你,因为你是要打你是追求战争的,所以蒋介石对日本就不宣而战,他一直不宣战,所以蒋介石也不宣,因为你谁先宣战谁就会被别人制裁,国际当时有个国际法是这样的,一直没宣战,好,等到41年美国对日本宣战因为珍珠港之后,蒋介石对日本宣战,我想告诉大家的,之前这么多年,日本打中国都打成这样,照样没宣战是吧,美国日本当时给国际的舆论大家知道啊,它不是说侵华,它说是跟中国一直叫冲突,是不是,跟国民政府是中华民国是冲突,是冲突不是战争,反正媒体嘛,它反正可以随便乱写,是不是?所以我就要告诉大家现在中共也是学的日本这一招啊,也是学的日本这一招啊,不宣而战,但是到一定时候一定啊,当时你看都撑了这么多年,是不是,总算美国才明白啊,原来日本啊,是真正的战争,当时还以为不是战争呢,因为媒体你现在不要,千万不要看现在什么什么抗日神剧啊,这种啊当时觉得好像全世界都那个样啊,都很清楚这就是侵华,没这概念,当时媒体一样的被日本啊,给那个渲染的不是是不是因为日本赢了这些战争它打扫战场,然后拍几个大东亚共荣圈的这种照片,是不是当时还有汪精卫吗?在国际市场上没人觉得日本侵华都觉得日本只是一个冲突是不是?你是现在因为日本输了,所以啊,拍出来这个感觉,但是当时一直都没有宣战,这就告诉大家什么意思,就双方都没宣战,都是不宣而战,现在也是一样,这个亚洲啊,德国它就有种说宣战,对波兰宣战,说对这个苏联说宣战就宣战,亚洲的玩法一贯都这样,要让美国人让世界明白,真的,咱们每个人都要去做工作,所以这就是当时宋美龄为什么要去国会运作关系,告诉美国人日本已经在侵华了,千万不要被日本的这个媒体啊,当时给忽悠了,当时做工作也很很艰难啊,千万别以为啊,现在抗日赢了,所以就觉得宋美龄啊,好像一来到美国就是摧枯拉朽,个个都在镁光灯底下,然后这个一听说宋美龄来了这个所有的都是都是拔过去的啊,就好像这个,好像很容易啊。真没这么容易,都是很难的。冠博士。

冠博士:是的,这个因为实际上每一次战争都是邪恶的一方它找到了这种新的办法去这个攻击被害者,那战争永远都是邪恶的一方把它升级的,实际上从一战二战,这这个到后面都可以看到那么这一次呢,中共呢它的这种战争实际上就是以病毒为这个,以病毒战为开始,那最后呢是输入的是整个的种族战,那最后就是灭白战,灭白战灭的就是钱灭的是世界秩序,灭的是这个文明体系灭的是信仰,因为毕竟嘛这个,其实为什么说现在这个世界好像主流文明啊,主流这些钱啊,都是掌握在这个白人族群的这个情况,这是一个客观事实,那么这个背后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基督天主教文明体系,是这个目前世界上最有效的一种文明体系,这种文明体系恰好就发生在白人的族群,所以导致了现在的这样的一种世界秩序。那我不是说这白人的世界秩序就一定是完美的,而是说它相比之前之前的一些这种可能像这个纳粹啊,或者说中共这种世界秩序,它是目前是最有效的一种世界秩序,是相对来说文明程度最高的一种世界秩序,那么中共他在这里面,他想灭的是这种秩序灭的是钱,但是它表面上呢,就要把这个目标转移成这个白人,因为白人毕竟是这种世界秩序的这个主要的载体,所以说呢,他就是用这种现在的这样的一种情况去挑起这种种族矛盾,那么这刚才几位都讲过了,这美国这黑命贵的问题,共产主义的问题,那么实际上这个黑命贵说了半天,表面上是黑命贵,但实际上它真正的核心是另外三个字是白命贱,这个是他们表面上所有人都不敢说的,但是他们在执行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意思,那么我们就从可口可乐的事情也可以看到,从之前这种这个街头啊这种这种发生冲突的事情你也可以看到,那么当这个白人受到攻击的时候,这个往往是被媒体所忽略的,所以这个实际上推的就是白命贱,这背后就是这个中共的这样的一种全面的运作,那么中共它利用的就是这种任何一个社会的这种所谓的这种有钱人,或者说统治者和不统治者这种现状。因为你无论任何社会,它总是有统治者总是有被统治者,它总是有有钱人,总是有这个没钱的人,当然这背后的原因多种多样,那么也许是有的人聪明,也许有的人运气好,也许有的人懒惰造成了这种区别,但是中共的它的这样的一种理论就是只要你有这种情况,我就可以把你分割成各个阶级。我利用你阶级也好我利用你种族分割也好,利用种姓分割也好,我就是利用这种方式把你分割,然后我把这个社会上层的人只要是有钱的或者是高等的种姓的人或者是掌握资源的种族人,只要他是这样上层的,我就把它说成是坏的,然后我就团结这些下层的,我就去分化,把用这些下层对于心中的这样的一种对社会的不满,也就是说这个整个社会的矛盾,全部发泄到这个这个社会的这种上层或者有钱人身上,他利用这种方式,他目的是真正夺取这个社会上层人的这些地位,夺取他们的钱,夺取他们的世界秩序,所以这个就是中共现在很明显在世界上做这样的事情,那美国呢,它就利用种族问题那印度呢就利用种姓的问题,那印度的问题,比如说印度这种国家呢中共就说你这个国家的两个最主要的问题,一个是这个高种姓的问题,一个就是这个白人之前在你们这儿殖民这么多年的问题,那怎么办?但我们要打倒他们,所以当中共利用这些把各个国家都进行这种事实上的这种控制和渗透之后,这个就是把当年在中国玩儿的这一套这种打地主啊反右派推广到全世界,那最后呢,它渗透的推广的是这种社会主义的这种秩序,那它通过这种秩序反信仰、社会主义的信仰来统治话语权来统治钱,所以说这个是中共他的一种新时代战争5.0的这样的一种新时代的打法,那这个战争实际上最关键的就是始于这个病毒,所以现在已经开始了,那那当时就像二战一样,一开始日本侵华的时候侵略中国的时候,那需要这么长时间去反应,那包括这个当时德国入侵欧洲的时候也是有很多绥靖,但是当你绥靖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当这些这个世界的真正的力量发现中共他要想干什么的时候,那中共现在走的最远,最后走的越远,最后反弹的力量,它也是越大的,那么另外一方面呢,中共走的越远,它内部的不稳定性,也是逐渐在增大,所以说这个就是不论说现在中共它表面上是怎么样。最后都是会还回去的,而这一切的这种,而现在这种局势,其实这一切都源于这个爆料革命的出现,这个闫博士的出来爆料,那如果说没有这爆料革命和这个闫博士等等我们所有战友对病毒真相的揭露的话,那么这场战争中中共的位置他可能比现在他要好得多。好的,路德。

路德:是啊,所以大家知道这个历史啊,它就这样,它都是只是形式不一样而已,日本当时也是一样不宣而战,也是媒体啊,大量的宣传,但是当时有一批人站出来了,现在咱们的所有人都一样的站出来,千万不要以为我们我们在啊危言耸听,因为很多都已经验证了,对吧,好,最后博博士最后总结分享一下。

博博士:好的啊,今天咱们这个节目里面披露的是一个一封邮件啊,这封邮件当时这个啊,马里克,啊不不当时Peter Daszak去跟那个美国国家一个NIS去套瓷的这样的一封Email,但是呢,这个里面可以看到他的所列出的自己的推荐人里面有谁?有高福有这个马力克,这些都是我们非常熟悉的名字啊,为什么呢?大家要知道能够把这些名字列出去当作自己的推荐人的这些关系都不一般啊,这些人就说一定会给他说好话的,这些东西都是在以前会打过招呼,说哎我要申请了,我把你名字列上去了,你到时帮我美言几句啊,这些都是这种关系很好的,关系很近的人才能够做的事情,所以我们也后来也知道,像马力克他推荐了谁?推荐了高福,然后他推荐了这个石正丽啊,所以说这些他都是这样的一个小圈子,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大佬它会业界学界大佬,他会有这些小圈子的原因,因为它都是自己的这个像那个什么古代的科举自己的门生一样知道吗?都是这么一路上来的,知道吧,所以说这些人他都在以后的这些发展里面一一茬一茬的这样一些所谓的科学家互相提携互相帮助,对吧,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这些都是这种学术小圈子所带来的这样的一些一些嗯,怎么说呢这些现象啊,所以说这个里面我们一定要知道,但这里面显示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说把美国的病毒学界的这个大佬啊Peter Daszak,WHO的领队Peter Daszak和中国疾控中心的高福,然后和这个,嗯,这个香港的这个这个p3实验室的马力克都连在一起了,然后大家也都知道马力克和闫博士什么关系啊,所以说可见在这个里面他们对于病毒的来源,他们对于病毒的这些就是说一开始的时候的起源都是其实是心知肚明故意在这里为了中共在这里来装神弄鬼啊,所以我们这里面一定要看的非常清楚,要把他们这个东西给一定给披露出来,给世界知道真相到底是怎么样啊,好,然后我们后来啊好那今天我们就先讲这么多,路德。

路德:好,谢谢博博士,谢谢艾丽女士,谢谢冠博士,谢谢诸位观众观看,别忘了点赞分享,今天节目就到此结束。再见。

 

更多路德文字版请看:GwinsGnews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