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专家: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

新闻来源:《Zerohedge《零对冲》》| 作者:TYLER DURDEN泰勒·德顿 | 发布时间:2021年2月19日

翻译/简评:clau | 校对:freedust | 审核:万人往 | Page:Daoiii

来自英喜海报组

简评:

德国的纳米技术领域的著名专家罗兰·维森丹格博士教授历经一年的研究,发表的长报告明确提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事故是造成本次大流行病的原因。该报告以跨学科的科学方法为基础,利用各种信息来源进行广泛的研究。

英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鼓舞和激励了越来越多的有正义感的科学家站了出来,他们都会用自己擅长的研究方法和研究角度论证新冠病毒的实验室起源这一事实。维森丹格教授不是第一个站出来的,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所有的这些研究报告都是往中共棺材板钉上的一颗颗钉子,铁证如山。世卫组织的那些与中共同流合污、出卖灵魂的“专家”再如何洗地最终都是无济于事的。一切已经开始!

来自英喜海报组

原文翻译:

德国研究:实验室事故最可能是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原因

瑞士政策研究中心撰写(我们的重点)

德国纳米技术领域的著名专家,三次获得著名的欧洲研究委员会高级基金的罗兰·维森丹格(Roland Wiesendanger)博士教授,完成了为期一年、长达百页的新冠状病毒起源研究。维森丹格教授的结论是“旁证的数量和质量都表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事故是造成本次大流行病的原因。”

在接下来的段落里,瑞士政策研究中心提供汉堡大学的德国官方新闻稿的英文翻译。这篇长达100页的德语研究报告是由史密斯教授撰写的。可以在这里找到Wiesendanger教授进行的长达一百页的德语研究。

瑞士政策研究中心希望添加以下信息:最近两次全球大流行是1977年的“俄罗斯流感”和2009年的“猪流感”。在这两种情况下,现代基因研究表明,实验室逃逸是大流行病毒最有可能的起源(见这里这里)。

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起源研究报告公布

汉堡大学Roland Wiesendanger博士教授

一年多来,冠状病毒导致了全球性的危机。在一项研究中,纳米科学家罗兰·维森丹格(Roland Wiesendanger)博士教授现已阐明了该病毒的来源。他的结论是,旁证的数量和质量都表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事故是造成本次疫情的原因。

————————————————————————————————————

此研究在2020年1月至2020年12月期间完成。该研究以跨学科的科学方法为基础,利用各种信息来源进行广泛的研究。其中包括科学文献、印刷和在线媒体上的文章以及与国际同事的个人交流。它并没有提供高度科学的证据,但它确实提供了充分而严肃的旁证:

•同以往与冠状病毒相关的流行病如SARS和MERS不同的是,到目前为止,在本次大流行病爆发一年多后,还没有发现任何可以促进SARS-CoV-2病原体从蝙蝠传播给人类的中间宿主动物。因此,以人畜共患理论作为对该大流行病的一种可能的解释,没有充分的科学依据。

•SARS-CoV-2病毒在与人类细胞受体结合并穿透人类细胞方面的能力出奇的好。这是因为特殊的细胞受体结合域与冠状病毒zigzag蛋白特殊的(弗林)酶切位点相结合而导致的。这两种特性同时存在于冠状病毒中在之前未被发现过,这表明SARS-CoV-2病原体不是源于自然。

闫丽梦博士早在2020年10月份就揭露了弗林酶切位点对于病毒研究的重要性

•在武汉市中心怀疑的水产市场并没有贩售蝙蝠。不过,武汉病毒研究所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蝙蝠病原体收藏库之一,这些病原体来源于中国南方各省的远古洞穴。蝙蝠自然的迁徙近2000公里的距离来到武汉后,只在这个病毒学研究所附近引发了全球大流行病,这些都是极不可能的。

•武汉市病毒所的一个研究小组多年来一直在对冠状病毒进行基因改造,目的是使其对人类的传染性、危险性和致命性更强。这在科学文献中已被众多出版物所记载。

•早在冠状病毒大流行爆发之前,武汉市病毒所就存在严重的安全缺陷,且已经被记录在案。

•有许多关于SARS-CoV-2病原体来自实验室的直接记载。例如,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一位年轻女科学家被认为是第一个被感染的人。还有很多迹象表明,早在2019年10月,SARS-CoV-2病原体就从病毒学研究所扩散到武汉市及其他地区。此外,有迹象表明,该病毒学研究所在2019年10月上旬被中共国当局调查。

“目前的冠状病毒大流行不仅是当下的头条新闻,而且将在今后许多年内伴随着我们——尤其因为其对社会和经济影响。几个月来,处理和管理冠状病毒危机一直是政治和媒体的首要问题,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以科学为基础对本次大流行的起源问题进行批判性的研究,在今天已经非常重要,因为只有在这些知识的基础上,才能采取足够的预防措施,将未来发生类似大流行的概率降到最低。”罗兰·威森丹格博士教授说。

该研究于2021年1月完成,最初在科学界进行了分发和讨论。现在,该出版物旨在激发广泛的讨论,特别是关于所谓的“功能增强性”研究的伦理问题,这种研究使病原体对人类更具传染性、危险性和致命性。“这不能再在只是一小撮科学家们的职责,而必须迅速的成为公众辩论的主题。”该研究的作者说。

来自英喜海报组

同时……在世界卫生组织结束了两周的武汉行程后,他们对自然起源假说进行加倍研究,并在潜在的中间宿主名单中增加了两个物种:鼬獾和兔子,这两种动物在病毒传播给人类的过程中“可能扮演了一个角色”。当然,他们需要在野外找到一只能够携带SARS-Cov-2并感染人类的动物。

根据参加了世卫组织武汉之行的生态健康联盟的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非常矛盾的说法(在2015年奥巴马政府削减了美国对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资金后,他参与了该研究所的冠状病毒研究),那些一直在创造可以更好地感染人类的嵌合型冠状病毒的基因专家不可能是事情的源头。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