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获殊荣科学家引用600份证据称武汉实验室为COVID-19起因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Bruce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TrueSky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Antsee-GTV

据《国家脉动》娜塔丽·温特斯2月19日报道:

Wiesendanger
图片人物:维森丹格教授
摄影:塞巴斯蒂安·因戈尔斯

汉堡大学著名研究员罗兰·维森丹格(Roland Wiesendanger)的一项新研究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是COVID-19的”起因”。

2月份的研究反对两种主流理论,即COVID-19是通过海鲜市场或实验室事故传播给人类的。

到目前为止,上述两种理论都没有科学的严谨证据”,维森丹格曾三次获得享有盛誉的欧洲研究委会的资助。

维森丹格在长达105页的报告中继续问道:”当前全球危机实际上是自然界巧合的结果吗?冠状病毒是蝙蝠在中间宿主的协助下偶然发生的突变吗?还是该具有全球大流行潜力的高风险研究项目的科学家在实施过程中粗心大意的结果?”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维森丹格列举了600个无可辩驳的事实来支持他的理论,”证据的数量和质量清楚地表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发生了实验室事故。”

报告摘要概述了支持维森丹格案的主要论点,强调宿主仍未确定;该病毒可以”与人体细胞受体惊人地偶联良好”;武汉实验室”多年来对冠状病毒进行了基因操作,目的是使其对人类更具传染性、危险性和致命性”;该设施存在”重大安全缺陷”。

  • 与早期的冠状病毒相关的流行病如SARSMERS相比,直到今天,也就是在当前流行病爆发后一年多的时间里,还没有发现任何中间宿主可以使SARS-CoV-2病原体从蝙蝠传播到人类。因此,以人畜共患病理论作为这次大流行的可能解释是没有充分的科学依据的。
  • SARS-CoV-2病毒可以出人意料地与人体细胞受体结合,并穿透人体细胞。这是由于特殊的细胞受体结合域与冠状病毒刺突蛋白的特殊弗林蛋白酶切位点相连而实现的。这两种特性合在一起是以前在冠状病毒中不为人知的,表明SARS-CoV-2病原体的非自然来源。
  •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个研究小组多年来对冠状病毒进行了基因操作,目的是使冠状病毒对人类具有更强的传染性、危险性和致命性。这一点已被科学专家文献中的大量出版物所证明。
  • 有据可查的是,在冠状病毒大流行爆发之前,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就存在重大的安全缺陷。
  • 大量的直接迹象表明,SARS-CoV-2病原体来源于实验室。据说,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位年轻科学家首先被感染。还有众多迹象表明,SARS-CoV-2病原体早在201910月就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向武汉及周边扩散。也有迹象表明,201910月上旬,中共当局将对该病毒学研究所进行相应调查。

报告还指出,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策划了一场掩盖事实的行动:

有充分的独立证据表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一名年轻研究人员是第一个与新型冠状病毒打交道的人,因此处于COVID-19感染链的起点。该所网站上的条目已被删除,视为消失。

自1986年以来,维森丹格的工作被引用了35000多次,他为30多个国家和国际资助机构审查了提案,撰写了2本教科书和620篇出版物,并参加了130次国际会议或为其提供咨询。他还获得了20多个奖项,包括成为欧洲科学院的当选成员,并获得汉堡科学院的汉堡科学奖。

原文链接: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