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竹声声一岁除,聊聊烟花爆竹背后的悲惨故事

【日本大阪方舟农场】作者:東山堂主 校对:miumiu law

尽管节前市里正式发文,春节期间禁放烟花,但今年的烟花爆竹燃放比往年热烈,百姓不理会官方的告示,县、镇政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持续2年的文革式CCP病毒防疫,人人憋了一股子闷气,放放爆竹,驱驱瘟神,也未尝不可,虽然他们不知瘟神从何处来,还向何处去!投诉是有的,特别是在庭院内和大楼顶燃放烟花的行为,但市政值班人员懒得理会,这也充分体现了社会主义的特色,法责不了众,规定是死的,只要大家都不理他,他就不会理你。

烟花爆竹一向是本地的支柱产业,本地政府也想消一消库存增加财政收入,自从习的“绿色发展论”出笼,烟花禁放使财政赤字年年扩大,年关是用钱高峰,财政局长已是焦头烂额,想借高利贷的心都有了。所以,只要党的机构运行正常,污染甚至爆炸死几个人,都在政府的可控范围。十年前,全市烟花爆竹私人作坊有100多间,每年烟花爆竹事故可致10-20人死于非命。迫于压力,政府公安组织多次打击私炮行动,收效甚微,只要公安出动,村里很快获悉,迅速应对,公安往往扑空。村民也知私炮业高危,但总比饿死强。一位乡镇工作人员说“村里做私炮的大部分是留守妇女儿童,壮劳力的男人都打工去了,村里其他男人从私人老板那里领任务和材料并回收成品,几个家庭的妇女儿童聚在一起干活,按件计酬。有一年冬天,有一户坊点突然爆炸,顿时血肉横飞,我们闻讯赶去,看到现场一片狼藉,房子塌了一半,地上躺着四具儿童尸体,年约10多岁左右,黑糊糊的,难以辨认,几个女人嚎啕大哭,事情太大,我当村长面报了120中心、公安和安监,当时是凌晨两点多,估算公安和安监会在7点半到来。但公安在7点多到达时,现场已被清理得干干净净,连塌了半边的房子都修好了.效率之高令人咂舌。”

习上来后,倡导绿色革命,污染企业一律关停并转,烟花爆竹业也不例外,事关乌纱帽,政府不得不认真对待,从原材料购进到销售和燃放环环严查,釜底抽薪,严禁银行放贷,小作坊纷纷倒闭,最后剩下七八家官方认可的“规范企业”,但为节约成本部分企业仍偷偷雇佣妇女儿童进行私炮制作,或操作不规范,故并不能完全杜绝事故的发生。我有一位朋友是其中一个企业的老总,算是行业老大,每年上缴利税有两千多万,年年被评为优秀企业家,洋洋得意,不料前年一个厂房天花板的灯泡破裂,瞬时引发烟花起火,三个工人烧伤,两人中度一人重度,一时六神无主,我建议他,全力抢救伤者,如果还干这行,必须改进工艺,填充车间危险,不能再用工人了,要引进无人机械手设备。他还算有良心,把几个烧伤的工人送到省城医院,光医药费就花了五百多万!

评:中共宣称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成就,全面脱贫是扯谈,北上广深的高楼大夏和车水马龙,掩盖了广大的农村还有大量的贫困人口,挣扎在饥饿线上,靠从事危险工作维持生活,无人知道有多少个杨改兰,中共的改革模式就是“杀贫济富”,杀的是10多亿百姓的韭菜,济的是盗国贼和与之勾兑的西方利益集团,只要中共还在,掠夺和欺骗就不会停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