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内阁要员曾在中共资助的中心担任研究员

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DongDong
编辑 水星 上传 银河

globalregulatoryenforcementlawblog.com


据《国家脉动》2月20日调查发现,拜登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和参与政策规划的中国问题高级顾问米拉·拉普·霍珀(Mira Rapp-Hooper)都曾在耶鲁大学的“蔡中曾中国研究中心”(Paul Tsai China Center)担任过研究员。该中心收受了中共数百万现金,并邀请了中共国政府及军方相关人士担任该中心的研究员和作演讲报告。

2016 年阿里巴巴副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蔡崇信向耶鲁大学捐赠 3000 万美元,以父亲蔡中曾(Paul Tsai)的名字命名,建立了蔡中曾中国研究中心。蔡中曾拥有耶鲁大学法学博士学位,在台湾创建了知名的律师事务所。


蔡崇信还是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的赞助人。中美交流基金会背后是中共,作为统战部门,通过邀请美记者和政客到中共国做客的名义,提供所谓的“赞助费”,以换取“赞美或有利于”中共国的新闻报导。


美国教育部(Department of Education)要求常春藤大学详细报告外国政府的捐赠情况和财务往来记录,在这封信件中特别提到了蔡中曾中国研究中心大约获得了 3.75 亿美元的捐赠,但耶鲁大学并没有提交该研究中心的财务往来记录。


蔡中曾中国研究中心打着帮助推进中共国的法律改革、改善美中关系、增加美国对中共国的了解的名义,私下协助中共与美内部势力进行勾兑。


在耶鲁中心的访问学者和教师中,混入了大量中共大学的教授、中共的爪牙和解放军顾问。例如,访问学者李强兼任北京军事法学会副秘书长、中共国政法大学军事法研究所所长、 2015 年至 2020 年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法制专家小组 ”成员。
某位客座研究员为中共官员出谋划策,是“民事保护令制度”草案的智囊。另一位研究员是中共国人民银行高级顾问办公室副主任、国务院办公厅金融研究中心秘书长。


还有一位曾任中共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官员,称自己曾“大量参与了食品药品电子商务等相关政策和法律的起草工作”,透露自己受到了中共国家级科研基金的支持。


该中心的美国同行还经常在西方媒体上兜售中共路线,为中共站台。例如,客座讲师、高级研究员杰米·霍斯利(Jamie Horsley)在布鲁金斯研究所一篇题为《让我们停止关于 COVID-19 的相互指责》的文章中,试图为中共开脱责任。


在这篇文章中他写到,“中(共)国确实在最初的疫情中处理不当。但根据现在对 COVID-19 早期无症状传播的了解,以及许多国家的无效反应,不清楚在最初几周提高透明度是否能防止其在海外传播。鉴于这种不确定性,以及 COVID-19 是二战以来最具破坏性的全球健康和经济危机,美国和中共国应该结束对这一流行病的相互指责。中美应就此事携手合作并征服它,为更有效处理未来的疫情奠定基础。”
她还在《外交政策》杂志的一篇文章中淡化了中共的社会信用和监控系统,题目是《中(共)国的社会信用分不是奥威尔式的监控》。乔治·奥威尔是著名小说《1984》的作者,其笔下政府秘密监控公民生活。


客座讲师、高级研究员苏珊·桑顿(Susan Thornton )也是给川普政府写信坚持 “中国不是敌人 ”的五位学者之一。


该中心开展报告和演讲,常常邀请中共大学的教授和院长参加。许多演讲嘉宾都是现任和前任中共官员,包括中纪委委员李适时、中共国最高法院副院长万鄂湘、国务院办公厅副部长王永庆、中共国大使馆知识产权参赞杨国华、大使吴建民等。
除了接待克林顿基金会中国项目国别主任何湘等人外,学校还接待了亚洲协会前会长陆克文、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程莉、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等亲华游说团体的知名成员。


拉普·胡珀已被安插为拜登的国务院政策规划和联合国中国问题高级顾问,她此前曾在蔡中曾中国中心担任高级研究员。


曾在蔡中曾中国研究中心担任高级研究员的拉普·胡珀(Rapp-Hooper)已被北京安插为拜登政府的国务院政策规划和联合国中国问题高级顾问。在 2019 年的两个小组会上她曾以 “美对华政策是什么 ”和 “美中关系:从接触到竞争 ”为题进行过演讲。


非常驻高级研究员(Non-resident Senior Fellow)沙利文在 2018 年也以 “美国还能领导吗?”为题发表过演讲。


在《国家脉动》的报导中,沙利文与哈佛大学贝尔弗中心有合作,后者与中共官员在网络安全措施和研讨会中进行合作和互动。


通过台湾亲中共的著名人士(如蔡崇信)和家族的帮助,中共国对其许以巨大大陆市场的利益,令其在美国常春藤名校(如耶鲁)建立学术交流中心。然后,中共国一方面通过第三方向这些名校提供巨额捐款并立项资助有利于中共国正面宣传的研究项目,通过学术界提供的有明显倾向性的研究报告影响美中的政治关系;另一方面,向这些研究中心派驻大量具有官方背景的访问学者,频繁与美同行接触,以资助其考察中共国的名义拉拢贿赂这些学者和研究人员,为宣传和树立中共国的正面形象,以邀请演讲的名义让中共国的高级官员和学者在美名校进行公开演讲。


现在,拜登政府关键位置的高级幕僚和官员都被发现曾与中共国有密切往来,在利益上有输送关系,这些官员具有亲中共国的背景,在制定美国的国家方针和政策时,必定会倾向于中共。外界普遍曾猜测拜登政府会对中共国较温和,会将川普政府一条条缠绕在中共国身上的索命绳逐一解开,这一点从新一届内阁成员的人事任命的背景调查这个侧面已经得到了证实。

参考链接:
[1] Joe Biden’s NatSec And China Policy Directors Served As Fellows At Chinese Communist Party-Funded Center.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