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以文革式的手段攻击德国科学家的正义发声

作者:天鹅

审核:pv0, Peace Wind

图片: TheNewYorkTimes

2月22日,中共环球日报发表的文章德物理学家声称“武汉实验室泄露病毒”,德国媒体、学者声讨:学界的“耻辱”!污蔑其为“一堆网文纸屑”、学界的“耻辱”。中共的评论文章未加任何科学分析,毫无逻辑地以文革式的口吻攻击德国科学家罗兰德·维森丹格的正义发声。

首先,文章蛮不讲理,不讨论科学家提出的观点和论证依据,直接摘选其他媒体的负面评论,以此攻击科学家,误导读者观点。(如,“德国媒体、学者、政治家的齐声声讨,称之为“一堆网文纸屑”、学界的“耻辱”…德国《世界报》也讽刺说,“这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收藏而不是研究”等)(德国电视二台指出,大多数科学研究都认为新冠病毒来自自然界。)。试问既然你如此看重其他媒体的评论,那为什么不敢引用GNEWS,班农战斗室的媒体内容呢?这样带着有色眼镜来批判,毫无公正可言,完全是“愚民”。

第二,歪曲作者结论,给作者套上其他错误观点,以此驳斥作者的文章,赤裸裸的以假治国。其中写道,“其论文内容更是经不起推敲,他的论点是:人畜共通传染病的理论作为新冠大流行可能的解释缺乏合理的科学依据;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上没有买卖蝙蝠,武汉病毒研究所却收藏有蝙蝠病原体等,因此他得出了‘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的结论。在接受德国电视二台采访时他还信誓旦旦地说,他‘99.9%确信’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而我们根据德国Bild及美国National Pulse的报道可以看到,维森丹格的几个论点为:

1. 直到今天,即中共病毒爆发后的一年多,尚未发现能使蝙蝠传播中共病毒SARS-CoV-2病原体传播到人类的中间宿主。因此,人畜共患病理论作为大流行的一种可能解释没有充分的科学依据。

2. SARS-CoV-2中共病毒可以与人类细胞受体良好地偶联并穿透人类细胞。通过与冠状病毒刺突蛋白的特殊(弗林蛋白酶)切割位点相连的特殊细胞受体结合结构域,使之成为可能。这两种特性以前在冠状病毒中都是未知的,它们表明中共病毒SARS-CoV-2病原体是非天然来源。

3. 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一个研究小组多年来对冠状病毒进行了基因操作,目的是使它们对人类更具传染性,危险性和致命性。科学专家文献中的许多出版物证明了这一点。

4. 已有文献记载,甚至在中共病毒大流行爆发之前,武汉市病毒学研究所仍存在重大安全缺陷。

5. 有大量直接迹象表明中共病毒SARS-CoV-2病原体实验室来源。如,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的一位年轻科学家首先被感染;中共当局在第一时间对病毒学研究所进行了相应调查。 2019年10月下半月等。这些论点与环球时报报道的所谓观点“牛头不对马嘴”,再一次揭露出了中共在媒体上一贯的作假。

第三,穷凶极恶,进行人身侮辱。文章中写道,“该报告遭到来自各方的强烈批评。奥地利物理学家弗洛里安·埃格内在推特上写道,维森丹格的文稿如此缺乏科学性,这一“研究”简直是个耻辱。”我们都知道这样一份长达几百页的报告一定是由科学家团队共同完成的。而中共官媒竟然不经过考证直接照搬其他媒体的结论,进行刊登,攻击科学家团队。其嚣张程度可见一斑。

第四,不就事论事,将问题引入政治、宗教等其他无关范畴。文章写道,“维森丹格的理论采用的信息源有德国《焦点》周刊、邪教反华媒体,以及推特文章和YouTube视频,甚至摘录了多次发表谣言的印度媒体Great Game India的两篇文章。”请中共当局正面回应德国科学家报告中的几项疑问,不要东拉西扯的混淆视听。请有关负责人站出来走两步,不要自己躲在幕后,而让一帮大外宣在外面摇旗呐喊。更不要指望收买一些无名的政治家帮着中共洗地(如,“汉堡的社民党议员梅兰妮·莱昂哈德批评说,维森丹格的论文引用的是“阴谋论”内容”),这对揭开病毒真相没有任何帮助。

中共媒体文革式的宣传不会有任何作用,不敢面对面的回应中共病毒的科学报告,不敢公布原始数据,不敢开放独立调查,这些是中共的死穴。2021年以毒灭共已经吹响了号角,越来越多有良知的科学家会站出来,在闫博士的报告基础上揭露中共病毒真相。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将坚持传播病毒真相,唯真不破,坚持正道主义,CCP你完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发布: 法国巴黎七星编辑组

新闻来源:

人民日报钟声:“媒体自由”不应成为假新闻的遮羞布

„Corona kam doch aus einem Labor in Wuhan!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们: https://discord.gg/mM4pXyJJAx 2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