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名办校”催生学区房 楼市监管形同虚设

作者:纽约香草山农场  鹰(文言)

澎湃网2月23日转载“半月谈”微信公号消息,近年来“挂牌办校”频发,一些地产商利用名校合作办学名义诱使家长买房入学,这一行径加剧了家长的经济负担。

一方面,名校招牌被用作“售楼”牌照。文章中提及西南某省会城市,14年至今各类联合办学学校多达200所,此类学校除名称与名校一致或相似外,教学资源配套设施等迥异。福建一所北大附属实验学校实为福建某集团与北大青鸟合作,前者虽支付了冠名和管理费,但后者却未有指导资源投入;重庆部分公办中小学名校与开发商合作,校方提供师资管理、品牌,开发商负责硬件配套,但在后续入学中却以“业主优先入校”变相助涨房价。

另一方面,冠名学校带动了高收费。凭借名校品牌加持,冠名挂牌学校收费高昂,重庆、福州等地此类高校收费从3万/年至10万/年不等,2020年福建公办高中收费约3000(课本费、实践活动费、伙食费等另计);与开放商合作办学的高校则迫使学生家长抢购高价学位房,或争抢10万余元择校费名额;名校冠名高校进驻吸取优质生源的同时,也压榨了当地民办学校的生存空间,这种内卷化现象只会催生高价学费、高价学区房等社会不良风气。

各地针对该乱象纷纷采取了措施,如重庆2019年出台政策严禁公办中小学新参与举办民办学校;贵阳出台政策严禁“贴牌”办校,公办学校(幼儿园)在严格审批下方可开办分校;长沙2020年叫停公办学校托管民办学校审批,并限定优质学校集团化规模在10所内。但此类政策“治标不治本”,在房市严加管控的前提下,地方政府为争夺外资进驻或阳奉阴违地提高房价等利益驱使下,合作办学仍会屡禁不止;但挂牌办学程序门槛地提高势必导致分校“物以稀为贵”的局面,审批难度也会被辗转提高学生家长的金钱门槛。

综上,“冠名办学”这一噱头引发热议,现阶段无法完全避免冠名办校被用作恶意炒房,成为官商勾结的牟利手段,同时生源争夺和高价收费等势必增大当地的义务教育经济负担。

(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参考链接:
警惕“冠名办校”:有地方现房企参与办校,业主可优先入读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1426371
福州2020年春季中小学收费情况表
http://fz.bendibao.com/edu/202041/53628.shtm


责任编辑: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锦
编辑/校对:华盛顿DC农场 光之子(沙加)
发布:纽约香草山农场 孤独的小生(文留)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