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呼唤

撰稿: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审核:Jenny

在过去的两年里,老母亲总是在冰箱里为我留一份我最爱吃的,我最思念的经典美食,从开春的香椿芽,到她亲手包的粽子,从八月十五我最爱吃的的月饼,到正月里自家腌制的腊肠,换了两茬了,也没有等到我的不期而归(像我曾经做过的那样)。

直到年前,在航空公司工作的邻居告诉她,一张美国往返中国的机票居然高达14万人民币时,再加上此起彼伏的封锁、解禁消息。年儿三十的视频里,她沉默了,不再追问我什么时候可能回家,母亲默默地望著我,眼角泛著泪花,我的心在那一霎那碎了,化作流不尽的眼泪。

妈妈,原谅我的不孝,我再一次感到无比的自责,对不住年迈的双亲,我从来不敢告诉母亲我在做什么,就想等著CCP倒台的那一天,给她报喜讯,只想让她为我骄傲而不是担忧。

今年的除夕夜,对很多身在海外并参加了爆料革命的战友都是一次痛苦的回忆,我们的天使闫丽梦也第一次在直播里留下了眼泪,她思念故乡思念父母和朋友,思念香港,但回不去了。我们都知道我们再也回不去我们记忆中的故土了。这一切都是CCP的错!

我的故乡也和她一样,那座我们魂牵梦绕美丽的海滨城市。那里的山,那里的水,那里的人,甚至我曾经嫌弃的乡音,都在今年变得越发遥不可及和令我思念到抓狂。然而高昂的机票加隔离费用,来回14天的酒店隔离期,以及可能带给家人的危险,让我望而却步。这一切都是CCP的错!他们将万倍亿倍的偿还!

曾经的故乡山清水秀,人杰地灵。但六年前我最后的一次探家之行却令我感到无比的失望和痛心。到处高楼林立,到处是车和一群操著外地口音的人,人们衣著华丽却傲慢无礼。宾馆酒店里面富丽堂皇,但马路上的一切都落著灰尘。那时候口罩已经成了出行的必备。睁开眼能看见蓝天白云成了奢求,自来水里那股怪怪的味道令你只想用矿泉水洗澡。

每一次回家前,都提前几个月激动万分,每一次都病恹恹的逃离那里。

这一切都是CCP的错!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些远离故土的人义无反顾的加入了爆料革命,只为有一天我们再次回到记忆中美好的故乡,愿那里的人们返璞归真,愿那里的天再次变蓝,愿那里的水永远清澈。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