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肝移植专家离奇“跳楼死”,细数中共那些“被自杀”

撰稿:必有回响

图片制作:澳喜农场©森森

2021月2月27日中共国内报道:“青岛大学附属医院讣告,2021年2月26日凌晨4时40分,我国著名器官移植专家、青岛大学医疗集团副院长臧运金在青岛大学附属医院辞世,享年57岁。”

根据百度百科显示:  “臧运金(1964年-2021年2月26日),男,中国共产党党员,泰山学者特聘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留美归国学者、中国器官移植专家。曾任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副所长,肝脏移植科主任,山东大学千佛山医院肝移植科主任,青岛大学医疗集团副院长、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外科主任、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移植医学研究所所长。”

中共体制的绞肉机本质

根据国内新闻报道,臧运金至今已完成肝脏移植手术超过2600例,如果按照臧运金57岁的年龄来算就是57×365/2600刚好约等于8天一例肝移植,肝的供应来源非常可疑,国际上现在众所周知中共一直进行“活摘”,所以想必这里面很多都是从活生生的人体摘取的。根据郭先以前的爆料江的儿子至少做过两次肾移植,为了掩盖江儿子进行过肾移植的绝秘信息,其中就有主刀医生“被跳楼”。

其实臧运金的年纪在医学领域也不算太老了,应该说他的职业生命还很长,国内医疗领域70、80岁的比比皆是。臧运金现在贵为研究所所长,也是肝移植的专家,职业生涯可以说是在巅峰的位置,他要钱有钱,要权也是所长和副院长, 管理不少人。这样的社会地位可以说是精英当中也算拔尖的了,他没有任何理由去“跳楼”。

中共体质就是一个绞肉机,不但中南坑里面互相撕杀,下面的人也是谁看谁不顺眼,或者谁掌握了某领导的绝秘信息,都有可能是被做掉的对象。中共体制里的当权一把手对于下属拥有生杀予夺的绝对权力,臧运金掌握了不该他掌握信息,他的下场是注定只有被杀掉,臧运金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这种下场的人,我们来翻翻在这之前的老帐例举2个同样下场的医生。

早在2007年根据国内报道:“患有抑郁症的医生李保春,从上海长海医院大楼的12层跳了下来。44岁的李保春是著名肾脏病学专家,中国透析移植协会委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肾脏病协会委员,上海长海医院肾内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

2019年1月7日郭先生爆料:“共产党你真不要脸哪,你真不要脸哪,你能把一个虔诚的郭文贵佛教徒能说成一个器官移植者,哇塞我第一个说你搞器官移植的好不好。你把器官移植的几个医生全给杀了,那李医生家里边是,人家家里边人不都是傻子,那都会说出来的。”

这个李医生无疑就是李保春医生了,试想他这么年轻,前途远大,他为什么要自杀呢?

还不是因为他知道了领导的绝秘信息。

另一个例子则发生在2010年:”84岁坠楼的黎磊石院士,南京军区总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著名肾脏病专家黎磊石,于2010年3月16日上午从位于南京市北京西路14层的家中跳楼身亡,享年84岁。知情人透露,使无数患者脱离病痛的他,最终没能摆脱自己身体和精神上的。“

郭先生2017年9月10日爆料:“所以孙立军你这个玩弄的女性、杀掉的人,这些人能跟你过得去吗?能拉倒吗?黎磊石到底是怎么死的?黎磊石的家人是什么下场?为什么孟建柱的家人换完器官以后这么健康?你们的血清是哪来的?

这个84岁的黎磊石院长就是为江家的人做过肾移植的,这些为中共高官做了器官移植的人都是一个共同特点,都没有好下场,不是“跳楼死”,就是其它死法,总之不会让你活着,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

当然被做掉的中共内部的知情人数不胜数,前不久被做掉的“王健”,他是多么位高权重的人物,海南航空公司的一、二把手的位置,就因为他知道了上面大领导的藏钱方式和机密,就被骗到法国给“脚痛死了”。还有一个科学界量子电脑的大佬“张首晟“,他也是因为知道中共对于美国科学界渗透的绝密信息,被“跳楼死”了。这一切说明中共是一个比黑社会还黑的组织,你有用的时候就给你钱给你权利用你,当你没用或者对领导有威胁的时候就把你做掉。

中共的拥护者们,希望你们看清现实,你们知道的越多就越可能被除掉。如果你们弃暗投明来投靠新中国联邦,必将保财,保命。甚至中共曾经害过你的,你有仇的也可以报仇。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审稿:Gradient Boost

新闻参考链接:

黎磊石引用

臧运金引用

李保春引用

澳喜文章

欢迎加入澳喜农场

+6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unsky
1 月 之前

如果按照臧运金57岁的年龄来算就是57×365/2600刚好约等于8天一例肝移植。
这个从出生开始计算,正常计算,这类专家应该从35岁开始主刀,每天肝移植在24例以上。
这太吓人了!优秀的技术人员成立中共的刀手,最终自己的生命也被中共而消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