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追究中共病毒真相时 遇到的资本阻力

新闻来源:门户网《TheGateWayPundit》|作者:乔·霍夫特(Joe Hoft)|发布时间:2021年3月1日|
客贴:劳伦斯·塞林博士Lawrence Sellin, Ph.D

图片来自推特

简评

2021年3月1日,我们新中国联邦的闫丽梦科学家在推特上发推文表示,“2020年9月21日,Gigi K Gronvall 作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团队一员,写了批判中国爆料者(闫丽梦博士)所展现中共病毒是实验室制造的证据的的文章。”该新闻又证实了污蔑我和我报告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团队是亲共阵营的!(并附上新闻链接)

美国是资本主义社会,只要有人给出让人满意的利益,就有美国政府官员和科学家为中共政府以中共病毒(超限生物武器)来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去洗脱罪名,并摆脱法律对发动战争行为的问责!在该新闻中已赤裸裸的表达了这层雇佣关系。中共政府利用人性的恶来引导全人类的发展,这无疑动摇了当今世界的人类文明。其结果只会招来更大的恶来解决之前所做的恶的毒,这如同是在我们中国历史上的篡夺皇位的演变一样。

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盟将秉持唯真不破与正道主义的宗旨与之不同。我们会了解到在阳光下的“独裁者”只会耍流氓和对人民血腥暴力的手腕,还有替中共政府干活的帮凶的贪婪。

另外,据《国家脉动》3月1日娜塔莉·温特斯的报道,拜登政府负责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在为孔子学院辩护。可见,在孔子学院已被毋庸置疑是中共政府的宣传工具的背景下,拜登政府确实正在与中共有勾兑,这才出面为中共政府效力!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无关)

原文翻译

独家报道:新证据表明美国政府和美国科学机构参与掩盖中共病毒的起源

国际金融利益集团和全球科学机构从未希望中共病毒的真正来源被披露,尽管该病毒来自实验室在美国疫情爆发早期后就被怀疑。

现在有证据表明,美国政府内部人士与美国科学界的特定成员进行了协调,毫无疑问是在国际商界和媒体的支持下来保护中共国免受(疫情)责任,同时保护(中共政府给)他们自己的利益。

2020年1月13日,在网上已经评论称中共病毒是在中共国的一个实验室制造的,美国科学家可能已经帮助中共国科学家获得(实验室制造病毒)的知识,特别是在石正丽博士的武汉病毒研究所(WIV)是和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博士(Dr. Ralph Baric)的共同协助下。

2020年1月26日,尊敬的调查记者兼国防专家比尔·格茨(Bill Gertz)在《华盛顿时报》文章中写道:

“致命的在全球传播的中共病毒可能起源于武汉市的一个实验室,与中共国的秘密生物武器计划有关。”

2020年2月3日,共和党建制派的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OSTP)主任凯尔文·德罗格迈尔(Kelvin Droegemeier),给美国国家科学院(NAS)院长玛西娅·麦克纳特博士(Dr. Marcia McNutt)写了一封信,问道:

“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科学院(NASEM)将快速审查信息并确定有助于确定2019-nCoV起源的数据要求,特别是从进化/结构生物学的角度。”

奇怪的是,他的担忧是由一项晦涩难懂、未经同行评审且已经撤回的来自印度研究,名为“2019-nCoV刺突蛋白中的独特插入物与HIV-1 gp120Hag有惊人的相似性”。

回想起来,这篇文章似乎是一个科学稻草人,暗示其他政府动机也参与其中,但它们是什么仍然不清楚。

然而,根据被征召对OSTP的要求做出回应的科学家,德罗格迈尔(Droegemeier)的科学调查结果早已政治化,即完全免除中共国的责任。

那些科学家是克里斯蒂安·G.安徒生(斯克里普斯研究所)、拉尔夫·巴里克(北卡罗来纳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特雷弗·贝德福德(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所)、阿拉文达·查克拉瓦蒂(纽约大学医学院)、彼得·达扎克(生态健康联盟)、吉吉·K。格龙瓦尔(约翰·霍普金斯彭博公共卫生学院)、汤姆·英格尔斯比(约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和斯坦利·珀尔曼(爱荷华大学)。
Those scientists were Kristian G. Andersen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 Ralph Baric (UNC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Trevor Bedford (Fred Hutchinson Cancer Institute), Aravinda Chakravarti (New York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Peter Daszak (EcoHealth Alliance), Gigi K. Gronvall (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Tom Inglesby (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 Security), and Stanley Perlman (University of Iowa).

美国国家科学院致OSTP的信引用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篇科学文章,其中称疾病爆发“始于当地的海鲜市场”,明确支持了中国共产党政府的说法,即中共病毒疫情是动物向人类的自然传播

此外,美国国家科学院、工程和医学研究院的三院院长建议美国继续与中共国密切合作,特别是中共国科学院和武汉病毒研究所。

大多数为美国国家科学院响应咨询的科学家都有与中共国合作的悠久历史,包括后来与强有力的支持中共国以及中共病毒(Covid`19)起源于自然进化的理论有关。

在一些重要方面,美国国家科学院2020年2月6日的最终回复与2020年2月4日的原始草案几乎没有相似之处(见“OSTP NAS电子邮件2”PDF)

根据美国国家科学院和顾问科学家之间的电子邮件交流,科学家似乎做出了明确的努力来支持自然发生的理论,并消除或淡化任何关于中共病毒是来自实验室的,具有独特的人类改造特征,可能突变到具有更高的传染性,并在相关中共病毒中都没有对furin切位点方面有任何的提及。

随后,美国国家科学院响应咨询的科学家发起了自己的公关活动,以支持中共国以及中共病毒(covid-19)是动物向人类的自然传播的理论。

2020年3月7日,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斯坦利·珀尔曼(Stanley Perlman)是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上一篇文章的作者,该文章指出:“我们一起强烈谴责暗示中共病毒不是来自自然起源的阴谋论。”

2020年3月17日,克里斯蒂安·G.安徒生在文章《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中担任高级作者,该文章声称中共病毒“不是故意人为改造的病毒”。

2020 年 9 月 21 日,吉吉K.格隆瓦尔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团队的一员,该团队撰写了对中国爆料者闫丽梦博士批评的文章。闫丽梦博士她是提供了中共病毒是在实验室制造的证据

众所周知,拉尔夫·巴里克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蝙蝠女”石正丽长期合作,包括进行涉及高度危险的“功能获取”研究的实验。

正如尼尔·帕特尔(Neil Patel)最近在《每日信号报》中所描述的那样,世界卫生组织调查中共病毒起源团队中唯一的美国代表彼得·达扎克也是石正丽的亲密伙伴,也是将美国纳税人资金引导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关键人物。

达扎克甚至在进行任何彻底调查之前组织了一场公关活动,将实验室泄漏假说描绘成“阴谋”。他的发言人后来说,目标是保护实验室的科学家,但最终,也许有意的,受益者是中共国、国际金融利益集团和全球科学机构。

待续。

劳伦斯·塞林博士从国际商业和医学研究生涯中退休,在美国陆军预备役服役29年,是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老兵。他的电子邮件是[email protected] 

相关贴文如下:

吉姆·霍夫特Scribd上与美国国家科学院和科学家之间的电子邮件交流

🔗原文链接

+5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2020HXY
1 月 之前

泥潭深处

0

wenwu

3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