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希诺疫苗——中共对加拿大的又一次“完美犯罪”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路仁

据加拿大《国家邮报》3月11日报道,加拿大一位国会议员人为,中共积极的阻止了康希诺疫苗的合作开发,并称此举是出于政治图谋。

报道称,一位加拿大参与康希诺疫苗的研发人员称,他相信中共政府出于阴谋的政治目的,早于去年夏天就叫停了疫苗的合作。这个控诉,是加拿大疫苗中心主任斯科尔特哈珀林博士(Dr. Scott Halperin),在上星期四面对中加关系特别委员会(Special Committee on Canada-China Relations)时提出的。

康希诺疫苗的合作,最初计划是由中国康希诺生物和加拿大疫苗中心,在新斯科特省的戴尔豪斯大学进行。为此加拿大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特授权康希诺生物,允许其在疫苗的研发中使用一种加拿大生物制剂。

康希诺生物本应于2020年5月末将疫苗运送给戴尔豪斯大学,以便进行人体实验。但原计划被中共政府阻挠了。

哈珀林博士起初被告知,原因是由于官僚机构的文书工作导致疫苗没能及时运出。但到了8月份,他坚信,很明显是中共政府不想让疫苗运出国。

哈珀林说,他发现该疫苗已获准从中共国运往俄罗斯,巴基斯坦,墨西哥,智利和阿根廷后,就意识到根本不是文书工作的问题。而上述所有这些国家都是研究人员计划进行第三次临床试验阶段的国家。“很明显,这不是康希诺疫苗无法运出该国,而是针对加拿大。”  哈珀林周四说:“那是很明显的,这是政治上的事情,而不是需要更多文书工作才能解决的事情。”

康希诺生物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哈珀林说,康希诺官员一再向研究人员保证,这个问题将得到解决,但延误很快导致研究人员所做的工作变得无关紧要。他说:“在那之前,安排运输疫苗的日期一直在不断地往后推,最终疫苗被从机场运回到康西诺公司。”

特别委员会成员质疑哈珀林在合伙关系开始之前是否知晓康希诺生物(CanSino)与中共政府有联系。

哈珀林说:“我知道创始人以前曾在加拿大赛诺菲巴斯德(Sanofi Pasteur)工作,然后又回到中国创办了这家公司。”

哈珀林还被问及,康希诺生物从合作伙伴关系中获得了什么?比如获得加拿大研究成果,而未提供任何回报?他说:“对于最终被取消的第一阶段研究,他们一无所获,我们也一无所获,因为我们无法从计划中的研究中得到任何数据。”  “最终,这只是浪费所有各方的时间。”

【路仁评】:

“傻白甜”是加拿大某些政客以及知识分子的标签。极左盛行的加拿大,是中共“蓝金黄”的重灾区。康希诺生物,技术源自于加拿大,创始团队几乎都是从加拿大回国。而这次的疫苗合作事件,活脱脱上演了一幕现实版“农夫与蛇”。希望小土豆政府能够清醒,正如不能把生产链寄托与中共国一样,把关系到民生的医疗供应、药品疫苗等寄托在中共身上,换来的只能是鸡飞蛋打,人财两空。

原文链接

延伸阅读:

康希诺生物高管参与中共“千人计划”– GNews


校对、发稿 文锦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