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时评2021.3.14晚:美国安顾问明确不会和中共主谈贸易

文字整理:茅屎坑 青桐 kimkim(文沙) 墨墨十七 于人令(文一)
编辑: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原标题

 3/14/2021路德时评(路博艾冠谈):美国安顾问苏利文明确与杨洁篪见面核心议题不会是贸易,那是什么?美国防部长访亚洲目的就是“与盟友合作对付中共”;

 

视频



音频

 

文字

路德:诸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路德时评之路博艾冠谈,今天是2021年3月14日,美国东部时间现在是晚上8:30。我们今天来看,首先我们看围绕着即将在这个阿拉斯加的见面啊,这个咱们说的加油站旁边的这个厕所,对吧?加油站这个厕所就号称机场的贵宾厅啊,机场的这种接待厅。大家知道加阿拉斯加那个机场有多破啊就基本没人去的地方,贵宾厅有多破啊你就知道,这里头苏利文明确说了贸易将不会是主题,不是围绕贸易而是其他的,其他的是什么?我们待会节目中来给大家看看到底怎么说的。第二就是美国国防部长,美国国防部长明确啊,他怎么说的?他说也要访问亚洲,更重要的他说这个访问亚洲的目的就是盼加强与盟友之间的合作对抗中共,对付中共不是对抗,是对付中共。好,首先我们待会给大家带来这些相应的还有很多其他的相应的新闻,首先博博士给大家分享其他相关资讯。

博博士:好的,大家好啊,今天是星期天,给大家分享几条有意思的新闻,第1条就是说从这个卫星图上显示啊,从这个青海军基地的这个卫星图上显示,一艘052、055和辽宁舰已经离开了青岛海军基地,可能是在往南或者在一个航行之中,所以我们得拭目以待看这个辽宁舰啊去哪了。第2条就是说今天的最大的一个新闻,那应该就是这个space x今天凌晨又发射了一批次的这个萨凌克组网卫星啊,这一次的萨凌克组网卫星的话呢,当然了这个卫星的发射和这个第一级着船卓什么这些东西都很完美,都已经轻车熟路了没有问题,但是这个里面有一个值得注意的亮点,就是今天这个所使用的这个助推器是b1051号助推器,今天是他的第9次使用啊,所以说这又是创下了一个历史记录,而且这个助推器在1月20号刚刚使用过,所以说在这个里面也是隔的时间是非常之短然后又重新使用了,所以说可见它的重新使用率是非常非常的高。而且我们可以在这个上面多讲两句啊,就是说我们现在可以看到space x在这个紧锣密鼓的发射萨凌克组网卫星,而且萨凌克在某一些区域已经开始、尤其是纬度的这种区别,某些区域已经开始投入了这个试运行的这个阶段啊,据说效果非常的好。从这一点就是说它已经具有了6g网络的这个功能啊,大家要知道美国的这个做法现在是直接跳过5G直接前往这个6g的时代啊,就是从这上面来看的话,对于未来的比方说这个无人驾驶汽车各种交通工具的AI智能啊,以及导航啊这些东西,和这个无线上网和无线卫星通讯这个方面萨凌克这个系统已经走在了全世界的最前列。从这方面来看的话,它现在的这个助推器的使用频率越来越高,而且这个助推器翻新的次数越来越多,据说很快这个1051号就可以被使用到第10次了啊,所以说从这里面看的话在单位的发射成本也是越来越低,所以我们可见这个东西进入了商业运行模式了以后它的这个对于整个市场的把握以及对整个市场的引导,以及对于科技向实际应用的转化都是非常非常强大的一个推动力,所以说这样的事情只有在美国这样的这种思想自由思想开放的发达国家才有可能实现。艾丽女士你怎么看?

艾丽:可以看出现在这种新的科技,应该讲是对未来的发展真的是差别很大,那么现在想一想现在中国的这些所有的人还在忙着内斗,还在忙着这个你杀我我杀你啊,互相之间党派之间把、老百姓还在贫困问题还在里面做假,人民的这个生活完全置若罔闻啊,就这样的一个态度,这个和文明世界现在发展的这个趋势完全是背道而驰的,所以比较起来真的是这个未来科技、新兴科技以及组网这些未来发展,对未来的科技的影响,对人类文明的影响这么巨大啊,真的是让人觉得是鲜明的对比,我先分享这些。

博博士:对,艾丽讲的很对,咱们先讲中共国,它现在的问题就是说把中国喜欢讲科技、把科学和技术搞在一起,其实我们从小接受这个洗脑啊就觉得科学技术是一回事儿,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科学是科学,技术是技术,science是science,technology to technology,中共特别喜欢把这个technology这个东西给搞的非常非常的这个重要,相反来说对于science这方面的东西来说的话,就非常非常的怎么说呢?可以说是没那么重要,但是大家一定要知道,这个technology是基于science,如果你没有很强的这个科学的这个的基础科学研究作为这个基础的话,你的这个技术是上不去的,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呢,你要有一个强大的基础科学能力的话,你就必须建立在一个自由的民主的这样的一个社会环境里面啊,所以说当年记不记得我们五四运动的时候德先生赛先生,是吧?干嘛要德先生和赛先生一起?为什么democracy和science一起?这个都是有原因的啊,就是说如果你没有德先生的话,你这个赛先生是搞不定的,那肯定会半途而废啊,是吧?所以说从这里面可以看出来中共想在它的这个学术墙内高压环境下面,去做出一个有开发的,有开创性的,这样有开创性思维这样的一种学术结果的话,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所以说从这里面可以看出来,中共现在走的这个方向就完完全全是自欺欺人,为什么?因为这个里面我们可以回溯西方的历史啊,就是说科学这个东西其实最早以前是从哲学和神学来的,你看牛顿都是神学院的毕业的,你像那个哥白尼是主教吧好像,所以说这些东西都要从一种这个、就是说人要能够一天到晚闲的没事琢磨这些东西才可以啊。你看那个牛顿坐在树底下苹果砸头上就可以出这么多东西,为什么?因为他一直在琢磨这件事情对吧?而在中共国啊,中国以往的历史就是从这个商鞅变法以后基本上就已经限制死了,你就说你除了这个儒家科举以外,你别的啥都别弄。所以说中国的这个历史被外儒内法的这个东西给僵化,固定住了以后,基本上就是说没有什么像样的哲学,也没有什么像样的科学啊。真正中国开始接触科学是最近100多年的事情,就是说德先生赛先生那个时候开始有那么几年好日子过,但是到了中共之后又被掐死了啊,所以说从这个时候可以看出来,中国人要真的想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有非常非常多的路好走,灭共只是第一步,但是一定是非常必须的一步,为什么?就是说不给你一个自由的开放的一个人文环境的话,你的基础科学是没有办法发展的,你的人文科学,你的所有的这个science这个东西是没有办法发展的,你science没有办法发展的话,你的technology就只有去抢去骗去偷,你没有、因为你没有别的办法对吧?就是从这个上面来看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最大的障碍,最大的敌人就是中共啊,所以说这个东西大家一定要想清楚这个梗,因为中共它是在墙内一直给你洗脑,一直给你说中共时人民大救星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这个领路人啊怎样怎样这个东西,你要信他的话这个年都过错了啊。所以说这个里面大家一定要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一个道理,没有自由的开放的这样一个学术环境和学术气氛的话,你就不可能有一个像样的科学,你没有像样的科学的话,你的技术就只能去抢去骗去偷,所以说这就是一个死循环,所以这是我的一点想法啊,中共才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最大的也是唯一的一个障碍。好的这个冠博士你怎么想?

冠博士:特别是到现在是真正走到了一个科学和技术的时代,那你一个国家也好,民族也好,一个种群也好,那你到后面的世界的话语权,很大程度上就是你的这样的科学技术科技水平,这就是什么这几个代表里说的也好,什么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类似的话。所以说这件事情到现在看来中共内部它现在的这样的意识形态的收紧,绝对是对于这种科学和技术发展是不利的,因为我们就说中共国这些企业它是以钱的利益为导向的,那么在这个学界比如说大学研究所这里面呢,它是以这个科学界的货币为导向,这也就是论文,那这样就很容易这个造成所有的人他都是以这个发论文为目的而进行科学研究,所以这里面的话很多科学研究的东西,你是需要真正这个静下心,而且是有一个自由的环境你才可以去做出真正的东西,如果说你只是为了这个急功近利去做一些很快就能有成果,能换钱能换利益的东西的话,那科学就绝对做不到核心的科学创新的。所以这个中共这样的搞法使得它这个体制想要拿到这科学技术的话语权,想要用这些来发展经济,它必然走向用国家的这种超限战的办法,即一国之力绑架14亿中国人去偷西方的技术,然后用西方的技术去武装自己,这样打倒西方就形成这样一个循环。所以说中共这样的搞法,中国这样的体制是注定了走这条超限战,走这个偷西方人技术的这个路线,因为他自己没有这个实力,但野心又特别大,那怎么办呢?只有靠偷。所以说真正到后面中国人想要去真正融入到世界里面,想要去真正融入到世界文明里面,那解决中共是第1步,然后去用信仰用这个重新找回中国人的这种道德标准,去重建这个文明体系,然后在这之后才有这科学的发展,才有这技术的进步,才有这一系列的这种融入到世界的让中国人真正成为世界公民这样的情况的发现,所以中共限制的除了科学技术,那总体还有中国人文明水平的这样的一个发展。

博博士:对,对,这个我是非常同意的,就是说大家要知道中国、咱们讲讲中国的文化,就是中国文化,中国历史上面的话,真正的有这个哲学的,有这个思辨的,有这个不同的哲学流派,那是在先秦啊,就是在那个百家争鸣,百花齐放那个时候啊。就是说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有这种自由思想的,但是一旦从了那个商鞅变法以后,对吧?郭先生也是、他说的这个商鞅的这个说法我是非常非常认同的啊,为什么?商鞅那个时候就把这个法家这套给弄起来了,就是拿老百姓当那个叫什么驭民五术嘛,是吧?就是说愚民疲民啊驭民五术对吧,但是呢,朝搞太狠,二世而亡,所以到了汉朝了以后,这个汉武帝就弄董仲舒嘛,说咱们把这个法家弄一个儒家的壳,哎,这就搞定了是吧?所以说这就是统治了中国人几千年的这个东西啊,所以说你看当年唐太宗说,看这个科举很开心啊,是吧?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就是说天下所有英雄都被我搞定了是不是?就是这个它一旦被他搞定了,就所有的人都想走科举,都要走这个儒家经典皓首穷经这条路啊,那就说明你这个思想就完全被限制死了,你就不可能有任何的这个,就是说离经叛道的这些东西。真正的科学发展都是离经叛道的,大家记不记得这个哥白尼、布鲁诺,布鲁诺都给烧死了是吧?他们为什么?就是因为离经叛道,但是它对于整个世界的这个这个科学推进是不言而喻,咱们再想想那个哥伦布市,路德经常在节目里面提到的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事,为什么?也是离经叛道,所以说在这个里面没有离经叛道的精神的话,你是不可能有任何的科学方面的进展的。所以说从这个里面可以看出来中国的这个文化它长期以来两、三千年以来就把这个结论给锁死了,直到五四运动以后,直到这个五四运动的时候,德先生赛先生这个时候才有了一个共的外衣,这比外儒内法还要变态,为什么?这个儒家起码还有一定的这个什么君子啊这些装逼成分在里面,而共的话那就是要么就是敌,要么就是我,要么就是人民,要么就是人民的敌人啊,所以那就更麻烦。从这里面看出来,如果不把这个共产的这个壳啊把它给弄掉,不把这个法的这个内法的这个核挖掉的话,中华民族的这个伟大复兴是无从谈起的啊,为什么呢?我自己以前在墙内也是被洗脑洗的很厉害的,大家知道,就说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在中共国接受过教育的都是被洗脑洗的非常厉害的,所以说我出国以后跟人家说四大文明古国对吧?因为我比较喜欢历史,所以我跟我那些大学里面那个学历史或者教历史的朋友在聊天的话,大家说什么?没听过啊。知道吧,所以说这个东西就是说,我们都已经被洗了多少,这些东西都是中共墙内的这些小粉红大粉红引以为豪的东西,在西方根本就不是体系内的东西,人家听都没听过知道吗?还说什么四大发明这些东西都给人家提的话,基本上属于丢人,所以这个里面你要是真正的经历到了中共这个邪恶的话,就是说它把这个历史全部给你改头换面,而且完完全全就是搞了一套东西来洗你的脑啊,所以袁腾飞老师有一句话我特别特别同意,就是说中共的那个缩写的历史就是一部秽史,就是污秽的秽,就是一部秽史啊,除了页码和年代对,里面其他啥都不对。所以他都说了那个书我都不往家里拿,我扔车里是吧?就说这一点我是非常非常同意的,就是说不把中共国这个历史认清楚的话,你没有认清楚中国整个传统的外儒内法的这样的一个文明禁锢思想、禁锢哲学,没有哲学没有思辨的这样一种能力的话,这样的一个民族是没有希望的,因为你没有一个推动科学前进的能力,是不是?就是从这上面来看的话,真的是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先讲这么多,冠博士模式分享一下。

冠博士:好,我再多说一句啊,刚才其实博博士说得非常好,那现在中共就把中国古代这一套,用这个马克思的这个主义的包装一包,这就龟头李毅说的马克思加秦始皇,所以这个现在不但是有了对以前的这样的一套系统的持续性,这种有效压迫人民的系统持续性,还把它包上了一个好像西方的乌托邦的一个还能和西方文明接轨的这样的一个外衣,所以这就是中共的这种邪恶之处,就是融汇历史融汇中西的这样一种邪恶。好,那我开始这个分享,今天第1个要说的是中共现在用这个签证诱惑人打国产疫苗,他这意思就是说想要去申请中国签证这些外国人呐,如果你要是这打了中国的疫苗,那么你申请签证的时候,中国就可以为你提供便利。所以这里面的表面上看起来是为了防疫的这个措施,但是如果它为防疫,如果真的是为了疫苗的话,那么你应该是全世界的疫苗,其他地方只要有效都可以,但它这里面只是说中共国的疫苗,所以这本身就是一个捆绑销售,那这里面后面暴露出来,就很多人就会质疑你这个疫苗到底是不是有效?如果你有效的话,为什么你要在这里捆绑销售?第2个要说的是网易上有一个评论员叫陈斌,他发了一篇文章,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谈这个阿拉斯加举行的战略会谈。人家问他美国对香港问题,开始说要把华为这5家中国企业列入国家威胁黑名单,那问他说怎么看中美关系走势和下周阿拉斯加举行的战略对话的这样的前瞻?那他这个回答呢,大家看就是这么一个几点,第1个就是说拜登上台以后,中共和美国有一个微妙的变化,现在双方在试探,但是在阿拉斯加见面能够面对面交流,是比之前这样没有交流渠道是好一些的。那第2个就是说技术和经贸是目前最难判定的,因为涉及到这个国家利益,他说川普总统实施的这种高关税伤害到美国企业等等,那么现在他对拜登政府判断,是拜登继续坚持对中共的这种出口设限,在地缘政治上继续印太战略,就是说他承认了拜登仍然在持续川普总统这样的一种反共的这样的战略。那第3个说了这个拜登政府的战略,那现在下面就要开始威胁了,他说拜登政府你在面临任何事的挑战,也就是说你在这个美国内部有巨大的问题,第1个你内部的疫情防控是这样有巨大的问题没有改善你怎么办?第2个你1.9万亿的纾困计划实施之后,你这个钱印出去了,你需要赚到钱才能补上财政赤字,否则你经济就完了。那他这里面说的是,那你美国能从哪赚到钱呢?当然是经济发展好的地方,然后就说什么中国是美国的优选地区,所以当经济这一项重要的选项摆在桌面的时候,他就知道如何面对中国,如何用中国打交道。所以这里面他的意思还是说在告诉墙内这些人,中共国有一个巨大的市场、巨大经济体呢,拜登在这个时候虽然说表面很强硬,但是他最后在面临这么大经济问题的时候,还是不敢对中国怎么样,还是要从中共赚钱,还是要和中共做生意,所以这个是他想要表达的这样的一个看法。那么最后总结来说呢,他说他个人对中美关系的看法是非敌非友,有些事情上不得不合作,那我想问问博博士您怎么理解这个人说的中美关系的看法是非敌非友。

博博士:因为这个他怎么说呢,就是、因为如果是讲到有合作的空间的话,这不得不承认啊,就是任何国家你都跟他有合作的空间,这合作空间可大可小的嘛,可有可无,所以说这个里面大家一定要知道,这个是一个非常活动的这样的一个范围啊,就是说这是一。第二就是说中国和西方合作了这么多年,毕竟有一种这个、为什么到现在它不像当年苏联的解体这么干脆啊,因为苏联它是华约一套对吧?这个美国是北约井水不犯河水是吧?现在中共这么多年,就是说它这么多年把这个世界产业链全部给捆在一起,就说跟西方的这些利益是交织在一起的,你拨也拨不开,你是也撕不开,一刀斩断的话肯定是鲜血横流啊,就说这个里面是有非常大的难度的。但是现在的这个策略就是说,我觉得就是要以这种这个强力这个竞争为主,但是它的这个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划竞争这条线,在什么地方划对抗这条线,这个线是可以动的啊,所以从这方面来看的话,我觉得现在的策略其实应该是比较务实的一种策略啊,这是我的想法。

冠博士:是,因为这个特约评论员呢,他在墙内发表的这一系列的这样的文章,他肯定是针对墙内的观众,墙内的这样的人民,所以一定是一种洗脑的这样的一个策略,就是说美国和中国没有问题,虽然说现在这大的趋势是什么反共啊等等这样的,但是最后美国还是不敢跟中共国脱钩,或者不敢出问题,所以你最后中国的经济,我们还是要对中国经济有信心,那该投的钱还是要来等等,他想表达一个这样的意思。那我理解他的看法,非敌非友就是说他把中共的实力和美国的实力放在一个平级的一个位置,就是说你虽然美国知道中共很坏,知道中共有这样的问题,你也有个反攻策略,但是你不敢打死我,因为你打不死我,因为我的实力很强,我这个这么大的经济,你和我之间就是供应链的问题。各种利益绑定的问题,包括中共给美国输送的各种利益的问题,你不敢把我怎么样。但是这里面很明显,他就是把中共的现在的实力放到了一个抬高的位置,中共的实力根本没有他说的这么强,因为在这里面一切的根源就是中共病毒的问题。他说的这个问题很对,说1.9万亿纾困计划实施后需要赚到钱才能补上财政赤字,但是美国它既然这1.9万亿的纾困计划能发出来,就是因为后面的已经准备好了,因为后面就是用这个病毒对着你中共去的。现在的这样的一种情况,美国从右到左都在推动病毒的事情,包括蓬佩奥先生,包括一些其他的川普总统政府的一些前任官员每天都在媒体上说,然后就是到了左派这些媒体现在也开始慢慢推进,然后再接下来拜登政府的这些官员他也不敢承认,说WHO就是对的,也不敢承认中共病毒就是来自自然。所以这一系列的这样的走向都可以看到美国在病毒这件事情上已经走上追责的道路了,如果说1.9万亿的纾困计划最后出了问题,一定是拿中共追责拿病毒的钱去来补,所以这个就是一下一上把中共带走,但是在这里面呢,作为墙内的这个评论员,他肯定不敢说,还是从这个经济的角度来说,来把这个美国的事情给填补上,所以说这个我觉得就是他这一篇文章的一个整体的带风向的一个策略,包括他后面说什么阿拉斯加见面是一个好的迹象,能面对面交流等等,但是他不敢提阿拉斯加见面是一个厕所见面,是一个在回程的路上人家先访问韩国日本,然后在阿拉斯加,也没有提说在阿拉斯加见面之前美国拜登政府布林肯在这国会听证会上被问到了病毒的问题,被问到了种族灭绝的问题,甚至被共和党的议员直接问到说你到底承不承认种族灭绝是文化常态?这一系列的这样的态度,就可以代表美国真实的的政界的走向,因为这里面他们很多人忽视了一点,就是美国的政治它不是说拜登上来,不是说像中共一样你上来个江泽民就把之前邓小平都灭了,你上来个习近平就把之前的人也都灭了。它是一种平衡的一种政治,如果说共和党极力想拉着一个方向走的话,那民主党最后肯定是跟共和党,不可能跟你的中共。另外一件事情我想说的就是和这件事情非常相关,为什么说这个美国的政治现在的走向一定是走向这个灭共,一定是走向川普总统这平民主义。那这个阿拉巴马州共和党就出了一个决议,说川普总统是最伟大的总统之一,那这里面是由这个共和党执行委员会一致通过了这项决议,那这个决议实际上并没有任何实质的这种行动,它只是一个表态,而且向川普总统赠送了装裱好的决议案,那里面有一句话称赞川普总统,说川普总统在48个月内取得的成就,比拜登担任参议员和副总统48年中取得的成就还要多,所以这件事情就可以看到,如果说你这里面只是一个简单的表态或者简单的发声的话,你需要用阿拉巴马州共和党人决意这种很大的方式去表达出来吗?所以说这里面真正的政治含义就是川普总统他是美国平民主义的代言人,接下来美国共和党内部它一定是要跟着川普总统这个战略去走的。所以实际上这一个决议是这个美国阿拉巴马州共和党对于这个平民主义的一个表态,所以在这样一个大的政治背景下,那么拜登政府在接下来的这样的一个行动中,特别是对中共的一系列行动中,他必须是看着这个共和党的真正的实力的方向,也就是川普总统平民主义方向去走的。那我想问问艾丽女士,您怎么看这个阿拉巴马州的共和党决议说川普总统是最伟大的总统之一。

艾丽:是的,要看到川普总统在过去以来,就是所有的这个特别是90年代以后的这些任总统有根本的不同,就是他是真心要灭共,而那些是要用灭共来维持自己的声望,用灭共来换取选票,用灭共来抬高自己的地位,然后最终不灭共才能够跟共产党那里获得更大的利益和交易,我觉得这个才是他和别人的区别,就是因为他不是政客啊,所以他是说我就要这样去做,我要这样去做我就这样去说,而不是玩两面派的这种做法。而政客的惯用的做法说一套做一套啊,就不是这样的,所以这是他首先从出发点上和这些人不一样。另外他可以讲是过去的4年里面,就是完全和文贵先生爆料的时间线非常高度的契合的。就是有爆料革命的这样的一个信息的通道啊,要看到,他所以和过去的历任的总统和美国政界都不一样,因为过去的那些人说只,都知道共产党不好,但是他们脑子里的共产党的概念真的大部分就是苏联这样的,苏联它为什么好弄呢?就是因为它明目张胆而共产党中共不好弄的,就是因为他掺沙子装傻装孙子,就是一切都给你搞乱啊,用所有的都用超限战这样的办法,因为他确实没有能力正面对抗,从他夺取政权那一刻起,就是把利用国民党在正面战争中真正的对日本对抗,然后当别人身体虚弱啊,国民党虚弱在那休息的时候,从背后捅刀子,把国民党干倒了,然后又和美国这样去耍两面派、去通风报信说假话,然后最后取得的用这样非常下三滥的手段取得了政权,所以他这是他的看家本领本事,那么对美国这样的话呢,美国是看不清楚的,所以这就是为为什么川普总统上台以后有了爆料革命、文贵先生的这样的一条的这个信息通道以后呢,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觉得这些的打击的力度直接打到了中共的真正的7寸,特别是他从贸易战开始啊,完全是从贸易公平开始,这是他川普总统作为他作为一个商人几十年思考的结果,我们看更早以前的录像,他都讲到了这个公平问题,就觉得中共在骗我们,但是政客们看不明白,因为政客们都有利益,会有小辫子被攥住,所以我们看到这一点呢,就是说我觉得川普总统的这些大的与其他的总统根本性的不同,在这里,因为他的出发点本身就是为了让美国保持美国的这个优势啊,他看到了其实整个世界文明发展的一个方向就是错的,就是国际化是错的,国际化走向国际化走向国际联盟,就全部都被中共买通、渗透、打烂这个秩序全部被他破坏,那么当他走回美国优先的时候,我就管好我美国的政策的时候,中共就没有招了,所以我觉得这都是他的这个重大的和别人不同和其他总统不同的地方,那么说回来这个最最后的就是说他对川普总统认为他是最伟大的总统,要看到,因为这还是在现在这个时代,更多的总统因为这个经济问题、钱的问题更多的向钱看,真的是信仰缺失问题,而川普他是一个清流,他是真正的为了他的理想,为了他的宣言嘛,认真的对待他的宣誓,而其他的总统宣誓就是宣给你们看的,他真的是利用总统来抬高自己的政治地位和政治影响力的或者是勾兑的这样的东西,所以我们看到他确实是在这个翻过头来怎么看他与别的政客或者别的总统不同之处,而这些东西决定了他的这个行政方向和力度去与别人不一样,这也就是他真的是列了一个非常高的标杆或者是说现在所有的局面都是他那个时期立下来的,冠博士。

冠博士:是的,实际上是共和党现在的表态,他们对川普总统表态就是对川普总统背后民意的表态,也就是对平民主义的表态,而对平民主义的表态,这里面除了美国内部政治部分,那对中共的这一部分,实际上川普总统这4年,就是这个背后就是爆料革命的真相来决定的,基础就是爆料革命,所以相当于现在是共和党他这一边是在灭共这一方向,是用之前4年也就是爆料革命的这种真相带来的内容去拉着民主党走,那民主党在这中间他最后还是要跟共和党,所以这个是现在这一系列拜登政府他对于中共这种严苛政策的这样的一种本质,好的,那我就这个分享到这儿了,接下来请艾丽女士给大家分享。

艾丽:好的,我跟大家分享一条,就是说中国呢,现在14号北京的这个电呢呃··这个北京的新闻呢新闻周刊里面爆出··爆出来啊,中共国要迎来新一轮的机场建设高潮,中国官方近日印发的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里边指出,到2035年啊,大家看到这个数字吗?又是文贵先生提到2035年,那么民用运输机场要达到400个左右,就是说继续大搞基础建设,那么这个机场它显示了2019年的民用机场为238个,那么未来15年中国要增加150多个机场,那这个就是说要达到什么呢,要建成便捷的交通运输网络,2035年前,中国除了部分偏远地区以外基本上实现这个行政中心,县级行政中心,15分钟上国道,30分钟上高速,60分钟上铁路,然后45分钟这个上高速铁路,60分钟到机场,这个完全是给出时间来的啊,就是让所有的地方和所有的地方都能够互相之间在最短的时这个把这个基础设施给它连接上,目前中国有330多个地级以上的这个市区,100多个城市啊,没有机场,那么现在我想问就是说这个,这当他做出这样的动作来的时候,就说我们还要大力发展机场,完全不受疫情的影响,不受目前中美关系的影响,不受中国现在经济完全是要走在外汇和经济崩塌边缘的这个影响啊,然后呢就是另外呢,今天还我们看到今天的比特币又推高到6万美金啊,过6万了,所以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就是大量的人民币在外逃,他要建数字人民币,数字人民币,就是让你所有藏在床底下的人民币都让你废掉,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这是什么样的一个节奏啊?哦,之前博博士也,就是说我们也分享过啊,就是中共要搞400公里每小时的这个快速磁悬浮啊这个铁路啊,要铁路还要再做铁路,要把所有能够想象中的偷来的技术全部给他上马,不管他适不适应,不管他做没做过实验,铁路都直接上商用,那么这样的一种做法啊,这个会形成什么样的一个局面啊?我想问问博博士他会是脆断吗?还是说印钱真的管用?

博博士:因为这个里面它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基于铁公鸡这个建设它是和那个啊当地政府,就和地方政府是有很大关系的啊,因为这并不是说中中央政府一···剃头挑子一头热啊,因为地方政府的话它一样从这上面可以有很多拉动经济的这一像这样的一些这个啊就是啊就是亮点所在,因为呃··怎么说呢,都希望把什么高铁啊、机场啊、建到自己所在的城市或者是这些地方的这个门口,因为一旦就是说只要有这个基础建设的东西进来的话经济就能搞活,然后领导就有政绩嘛,对吧,所以说这些东西大家可以看得看得非常清楚啊,在这个里面,但是呢,因为中共的它这个体制就是说,只要在你的这个任上面你不出事,再往后面出事,那不是你的事儿,知道吧,所以他只要在自己的任上面把这些东西给搞定了以后,把这些钱给借了以后,把这些基建给搞起来了以后,具体这个东西以后会怎么样?那天知道,谁也不管,是吧,所以说从这上面来看的话,这就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嘛,对吧,一直个一个一个往下传,一个一个往下传,一个个往下传,传到最后总有最后一个人要来买单的,对吧,而这个时候那前面的一些领导都是不管的啊,所以说这就是中共的这个大搞到现在这个时候还在大搞基础建设的一个非常奇葩的一个现象啊,因为到这些到最后,你看,都是从银行贷的钱,对吧,它从两部分,一部分比方说是政府的这个拨款,另外一部分就是说,从银行贷的钱,银行可能是发的什么专项债啊什么这些东西,这些东西万一银行比方说再暴雷或怎么样的话,老百姓找银行的话,这些东西都是现任政府所不做考虑的啊,所以说他只是说,啊,下面以后的政府要做的事情,这个跟我关系不大啊,所以说从这个里面大家可以知道,他这个现在还在大搞这个铁公鸡建设的话,因为第一铁公鸡的这些建设的话,在以前是很有效的,拉动了很多地方经济的这个发展,也让很多的这个官员能够就是说啊平步青云啊,这是一,所以说这个啊照单抓药继续来啊,这是一;第二就是说,当这个体制它还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往下滚的时候,他是停不下来的,知道吧,就是它是有一个体制惯性在里面的,它政策任何的政策,任何体制都是有一个惯性在里面,这就是为什么说中共希望这个拜登把这个川普的全给否了,结果发现一点都不可能一样,因为它整个的东西它是有一定的惯性在里面,中共他大搞铁公鸡,大搞房地产,这些东西的话它也是有很强的政策惯性在里面的啊,但是这里面两个里面有一个很大的不一样啊,就是中共他的这一条是完全建立在他的所谓的这个制度优势的基础之上的啊,他所做的一些事情就是完完全全是由领导对吧,单人决定拍脑袋拍脑袋就算啊,就是说这个里面跟民主国家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所以说这些东西到最后都是要由韭菜们由老百姓来买单的啊,所以说这个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啊,好的,这是我的看法啊,艾丽女士。

艾丽:是啊,这个要买单的话这得多少钱啊?现在这个经济完全是这样,都是,所以如果中共倒塌了,这些项目都上马,大家都跟着一起借债,地方政府全部破产了,真的这也是这个最后未来谁来买单?税收已经收上去了啊,能够收的,就像这个啊呃··这个《让子弹飞》里边说的这个税已经收到100年以后去了啊,就是把大家能炸的这个油水都炸完了,将来怎么办呢?就是说这是这种巨大的雷和巨大的债务,最后买单的一定要记住,政府不挣一分钱啊,买单的都是老百姓,所以像这样的东这样的东西,这个东西就几乎成了最后那个暴雷,不仅炸飞了他,而且最后这个花落在谁那,谁那爆雷的时候,那真的是炸的是粉身碎骨不说,真的是灰飞烟灭啊,就觉得这个对经济的这个破坏和未来的这个多长时间才能休养生息,把这个经济把人民的这个体力缓过来啊,这个才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所以我们看到中共这个真的是疯狂,在这个情况下依然没有做出任何的调整啊,2035计划照常往前跑,这种这个这种疯狂的动作啊,可见这个不灭共不快点灭共这就是中国人的全部都是中国人来背这个灾啊,这是一条;另外呢,我想跟大家再分享一条消息,就是我们看这个大纪元时报曝出来一条消息,就是中共的喉舌新华社呢被加拿大国会记者协会踢出,这是今天的一条消息,这条消息就加拿大国会的新闻记者协会呢CPPG,他已经证实了就是新华社及其员工不再是协会的成员,要想成为协会的成员,必须提交新的年度审查,然后呢,这个新华社做CPPG呢已经是57年的会员啊,从这个,我们要知道这个新华社,现在虽然他已经变成了,大家去查查新华社有地产公司有各种的大型的、国际的、上市的,参股的一堆的公司,但是大家不要忘了,它的本身就是1931年当时在苏苏区成立的红色的中华通讯社,他就是共产党的宣传机构,不管他现在在这个时代广场怎么宣扬中共抗疫有力啊,它已经买下了大块儿的这个篇幅的在时代广场进行宣传,大家要知道它它的性质不变,那么现在这个加拿大把他踢出这个协会了,那这个是,这个动作,我觉得是西方的所有的已··,经过了啊这过去的几年啊,看到了包括灭共的我们新中国联邦的时候,我们这个爆料革命的宣传啊以及所有灭共的宣传,以及他在这个美国大选当中的这种疯狂,在病毒当中的这种疯狂的掩盖啊,我觉得让更多的这个西方媒体或者是说更多的正义声音啊,看到了他们就是外宣啊,完全就是一个宣传机构,而且它已经被美国定为这个中共的外宣,就说国家代理人,所以不得随便到处乱走。那么加拿大也开始做这样的动作,把它踢出去了媒体,不是媒体的公司的成员,你要想申请,我们要审核审核你,因为你是一个宣传机构,你不代表媒体,媒体是自由发声,有说有听,而它是只准它说不准,呃··就是只准它说你听、不准说你反对它等等,这才是宣传机构,所以现在加拿大做出这个动作,会不会后面其他的国家也作出相应的动作,这个是不是整个联动的对中共的一个动作之一呢?我想问问冠博士。

冠博士:我觉得这个就是是一个西方的这样的一个阵营,他们有这个相同价值观的阵营对于中共的超限战本质的一个认识,因为毕竟从这个爆料革命开始4年、川普总统4年在这一系列的推动过程中,特别是后面的香港事件、病毒事件,那让西方真正看懂了中共,不一定完全看懂,那至少看懂一部分中共这个超限战的战略,一方面这个偷你的科技,一方面这个间谍你、黑客你,最后我还用这个,把病毒扔出来就整个破坏你的这样的国际秩序,那这在这场超限战中,喉舌这宣传战实际上是中共最重要的一部分之一,因为中共本身一个就是钱,一个就是宣传啊,除了这两个呢,他这两个是他的核心法宝。除了这两个他基本上都是一些这个围绕这两个转的一些周围的东西。所以说在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就可以看到中共的大外宣在美国,在欧洲,在加拿大,他都遇到了类似的问题,就是被认定为你不是媒体,你是一个国家的,这样的一个大外宣。所以说从这个角度上来看的话,那中共和西方现在是走向事实上的冷战,那很多待遇都和苏联当年和美国冷战时候的待遇是非常相似的。也就是说我们西方和你中共这意识形态价值观是完全的两种对立的价值观。所以在你这种价值体系下,你的这种国家力量的宣传,那当然是对我西方的一种渗透和开战,而不仅仅是媒体这么简单。艾丽。

艾丽:没错,这个其实我觉得就是在习总加速师的努力下,彻底的让西方看明白中共跟苏联当时的一样。由原来的装孙子,偷着干,变成现在明目张胆的干。那就是很容易了,那就目标明确啊,直接就是指向中共,那么这个媒体脱钩这件事情一定会发生,因为这个媒体是中共最厉害的武器啊,它其他都不厉害,就是宣传厉害。所以我们真的还是要继续的讲。中共的宣传机构无处不在啊,当然还有小粉红啊。这个各种各样的自愿的不自愿的,自干5的这种宣传,但是大外宣新华社订立以后呢,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的这种宣传机构会被退群啊,会被退群。真正的实质上的这个脱钩,我觉得就要马上到来了。路德。

路德:好的,我们接下来看啊,这两天啊,大家关注的就是啊,这个在接下来的18号,今天是14号,还有几天啊。今天美国的国务卿布林肯以及沙利文啊,杰克沙利文已经去往韩国首尔和日本东京,已经上飞机,现在在这个航班上啊,他们做的这个空军2号吧,已经在路上了。回来的时候就在哪里?在我们之前说的啊,在加油站,哪个加油站?就是那个叫做阿拉斯加,是吧。然后杨洁篪和王毅要追过来。昨天我们做节目说了这个头等大事,问了之前的前美国,这个关乎,我问他头等大事主要是关于什么?就是病毒。问如果他们第1个会提什么?以什么为主?就是病毒。第2个问前国务卿彭培奥,也是病毒,是吧?今天有记者就问沙利文,因为今天沙利文举行了一次记者招待会。有人问他:他这次会面,什么是头等大事?沙利文说关税和出口管制将不是头等大事。他说啊,这是我们向中国政府明确传达美国打算如何在战略层面上进行前进。我们认为我们的基本利益和价值观是什么,以及我们对他们的活动的关切的努力。在白宫说的。他补充说,例如我不希望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成为下周的主要话题。基本上不用谈。因为这个贸易协议说白了,这就是一个什么,就是中共转移注意力的一个东西啊,是吧。沙利文说不用谈什么贸易协议了啊。更重要的是谈的什么呢?后面说。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坦率的机会,表明我们对北京的行为和举止所面临的诸多挑战,这些挑战真正挑战着安全繁荣和美国及其盟国的价值观,重点是价值观。这里头具体哪个,是不是像前国家安全顾问和彭培奥要求的,说以病毒为主?没说。但是他说是挑战着中共挑战的安全以及价值观。但是中共想用这个关税啊,又想用什么这个贸易啊。再一次,我承诺给你,买多少东西,买多少大豆这些东西,不关注,不谈。这里头啊,虽然没说,是按照彭培奥以及前国家安全顾问所说的以病毒为主,是吧?病毒是第1位,博博士你觉得他这里面虽然没有直接回应,你觉得他会不会响应昨天彭培奥和前国家安全顾问在福克斯所说的。因为现在还有几天时间啊。他今天的这个回应,一定会引起共和党的不满啊,你得明确。明天可能还会有相应的是吧,他如果不去谈的话,会面临巨大的压力啊,社会的压力。博博士你怎么看?

博博士:我觉得这个回答特别有意思啊。人家问他啊,可能主要会谈什么,然后他说主要我们不谈什么,大家一定要知道他为什么要把这个不谈的东西提出来。一定要提出来说不谈贸易呢?不主动谈贸易呢?那就是肯定有人想谈贸易嘛!这很简单的问题嘛,是不是?我觉得这个中共这次就是还想继续打贸易牌啊,继续跟美国说,我们可以主动出让利益,我们可以继续割我们的韭菜,我们可以把钱都给你啊,我给你买这个买那个啊,我们可以啊,是不是?继续深化这个贸易的合作,以及你们扣多少关税都没问题啊,怎样?就是为了换取在其他几个方面的松绑。但是今天国安顾问居然明确说,不会和中共主动谈贸易啊,所以我觉得有些人可能要吓死了。因为这个里面说白了,就是说要谈就谈真正的这几个关键的内容,病毒追责!对吧?香港问题,对吧?新疆这个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的问题。台湾这个事儿怎么办?南海的事怎么办?不要谈贸易啊,贸易这个东西我们知道,到时候到最后中共撒泼放赖然后再来怎么样的话,贸易已经谈了很多次,已经出了很多事情了啊,所以说可见国安顾问明确地说他不会谈什么。这个信号我觉得非常非常的明显,而且我觉得这也是对这个共和党的这个下野的官员们的这些所提倡的东西的一点回应啊,这是我的一点看法啊。路德。

路德:好,艾丽女士,你怎么看?

艾丽:我觉得这个很好,就是这个说不谈什么比说谈什么,其实更有策略。不谈什么就是已经堵死了。而不谈的内容,可能正好是中共杨洁篪想谈的内容,想来勾兑呢,因为贸易最容易勾兑。出钱嘛,买货嘛!买大米,买豆子。正好中共的粮食也不够,国内粮食也不够,我就通过这个攒了这么长时间的条件,就这个时候我已经憋的不行了,国内粮库已经空了很久了,我就在这个时候甩出来,作为一个条件来跟美国谈判。而正好也解决内部需求问题,所以他想用这个便宜来换取更大的利益啊,来换取把习近平的名字抹掉,或者把这个病毒的事情抹掉。所以他们是打着这样的一副牌来的。因为他一直,你看你杨洁篪就是以勾兑出名的嘛!帮着这个江家,所以几十年都是这么勾兑出来的,他的脑子里最大的想法就是继续怎么勾兑。然后你还有什么弱点,我可以跟你勾兑的,就是你现在经济1.9万亿,国家经济不行了,我赶紧给你补点血啊,我们再抽一点中国的血,然后再补给你。用这样的一种方法想来谈。现在我相信当他说不谈什么的时候,不谈贸易的时候,其实就是已经要隔空或者是说,就是说给出了这样的方向,因为这个压力太大了,这个时候先把这些话扔出来。然后谈什么,还在讨论当中,具体要谈什么还要再讨论。但是他先把最不能谈的事情放出来。那么剩下大家看到,谈任何事情都是要了中共的命,所以我觉得这个策略啊,今天他这个发言非常的,非常的坚定,也能看出美国现在这个力量的集结,以及共和党对这个现任政府的这个压力,共和党的这一派对现任政府的压力,已经让他们。看我们这两天一直在讲,北约的在讲,彭佩奥在讲,皮特纳瓦罗在讲,之前的这个情报总监昨天也讲了。是吧!全部都在发声,全部都在指向病毒。那么这个病毒的事情一旦做实,这就是最快的一把杀中共的刀。啊!我觉得就是这样的,这是一把利器。如果把它用好了,这个病毒的事情,就是可以最快的追责。否则你其他方面你去调查取证,还有很多很多的磨合。而这个病毒的事情是美国50万人民的生命,还有全球的这个问题。一定得追责,而现在如果他不去谈,而且我们看这个布林肯已经说了,就说他这次会谈,是要谈美国关注的几个问题,交换意见,我们想跟中共得到确认。所以我觉得这一次它包括这个。回过来看,现在他说的这个话,我觉得目标就非常清晰了,慢慢慢慢把不重要,因为时间很短嘛!厕所门口能谈多长时间,是吧?我们就把不必要谈的事情,放到后面再说吧。先把美国最关心的事情谈一谈啊,这是他们的态度。路德。

路德:好,大家看美国的股市啊,道琼斯指数已经涨到32,000点了。如果是啊,咱们说的那个开玩笑的话,如果川普总统一定会发推说:你看股市都涨到32,000点。就川普总统很在乎这个经济。但是我们看到民主党上台,它现在根本经济谈都不谈,就是美国的经济不在乎,不在乎这些。就是现在中共用经济这张牌,来拽住美国的这个,已经,我看就这个不作为指标了。说白了,不把这个作为指标了。我们之前说过定海神针力量。就是这一段时间你这个位置的那一段时间,之前川普总统可在乎,啊,这个经济这盘帐。所以呢,中共一见面马上就是500万吨大豆,是吧?每天都买。那时候刘贺自己都没算清楚到底买多少。川普一看眼睛亮了,是吧。然后就慢慢一点一点慢慢的拖拖拖。现在不谈这些。沙利文的意思其实这个贸易包括什么经济,包括关税等一系列的,这什么意思?包括中共人质,什么人质?经纪人质。比如说苹果公司,微软公司,等等啊,这些公司所有在中共国国内的这些,不就是人质吗?是不是?为什么他每一次都可以通过经济市场等这一系列的东西来勒住这些啊,美国等等这些国家的脖子,这就是对吧,每次一到那个时候,每次一到谈的时候。一定有,这些硅谷啊或是NBA电话。这个你看能不能那个点,否则我这里啊,这里有3000万美元啊,这怎么怎么市场那么能不能,啊?这一次他说坚决不谈,是吧,但谈什么他不会说,为什么?谈什么提前说了,那不是让中共提前准备吗?是不是?所以,但是他说要谈的东西很明确,就是美国及其盟国的价值观,这是最关键的。价值观、安全,美国的及其盟国什么价值观?自由、秩序。是吧!这些东西是首谈。中共想用,我告诉大家,中共任何的事情一定就是,
说白了就是几点几个套路。第一就是人质,经纪人制。第2个套路就是给你一系列你的对手的黑材料,是不是?就是让你更爽。是吧。第三,你在不那个,那个就把你的黑材料甩出来,就这几套几个套路,中共的这些套路。现在,说了,不跟你来玩那个。直接就是明确的就谈这些安全繁荣价值观啊这些东西。我告诉大家:他们,你要知道啊,这些,无论国家安全顾问还是布林肯,它不代表自己,永远记住,不代表自己。他是代表所有的东西这边已经谈好的事情,让他们去做一个交涉,相当于啊,大家知不知道,上一次中国的外交官,跟另外一个国家的人在机场见面,大家知道是什么时候啊?博博士,知不知道啊?

博博士:我想不起来了,我绝对记得有这回事,

路德:当时是前苏联,60年代的时候,马上要断交的时候。正好越南的北越的胡志明去世。然后呢,当时中共也是求着跟前苏联要见面。然后呢,马上,说见吧,那就跑到,当时啊,过境,在北京还是在哪里,反正一个地方机场见完了,之后跟苏联,啪!彻底断了。上一次也是在机场,所谓的机场外交,啊。这一次也是机场外交,都是求着去见的,当时因为中共加入的是苏联体系,现在是美国体系,当时前苏联也是一样,不跟你谈别的。你过来求我们是吧?啊,搞这搞那还说什么,后来不是毛贼东就开始打倒修正主义吗?就那之后,当时还放话,是吧,对,放话什么呢?放话说要原子弹来打中国是吧?博博士应该记得吧,啊,冠博士,柯西金,是不是?很多人,对,周恩来柯西金。上次也是机场外交啊,南苑机场见的,大家谁如果知道可以说两句啊,博博士、冠博士啊,冠博士。

冠博士:这个,是的,机场外交其实当时中共和这个苏联的关系已经就基本上是这种岌岌可危的关系了,所以它和现在的这样的一种中共和美国的关系,它是比较相似的,因为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沙利文,他上面就说不会谈这个贸易出口管制的事情,这个就是告诉中共国说你想谈的我都不谈。那中共国和美国谈不就解决经济的问题,不就解决制裁问题,不是解决贸易的问题吗。那他说这里面就是不会解决你中共的问题,那谈什么谈什么价值观的问题,基本利益的问题,实际上就是表态说我们现在和你之间的这个关系是价值观之战,就像当年冷战的美国和苏联一样,那在这种情况的话,如果你想破局的话,你必须从你价值观的问题进行改变,你这个病毒的问题、种族灭绝问题和其他一系列的问题,你都需要内部发生变化,你都需要改良,那我这边才可以和你进行下一步的沟通,否则的话我每次跟你谈都是价值观,人权就这几样,病毒追责都可能会在这里面谈到,因为之前是他说疫情气候变化等等问题我们理解成是这个他是不是要谈什么疫情气候变化和中共合作这样的问题,但是最近呢病毒这件事情各方面的压力,包括各方面的采访,他在这里面这些事情的话,那么都会使得这场会谈里面如果去谈病毒如果去谈疫情的问题的话,那美国不太会可能在这样的压力下去和中共谈在疫情这方面的合作,如果要谈的话,那就是病毒是怎么来的,WHO的调查是怎么回事,这些都是有可能的,所以美国现在它的这个政府是完完全全的不敢,不敢去退让的,那么美国现在和中共的一个关系,基本上来说就是斗而不破,那我和你会谈,我和你厕所外交阿拉斯加,我和你保留这个交流沟通的管道,那么为的是防止你不让你铤而走险,我还给你留一口气,但是实际上的作用就是他希望通过这种外部极限压迫的方式来让中共内部发生变化,那这个让美国也可以软着陆,让这个全世界可以软着陆,当然这个成不成功我们后面再看,但起码这代表了现在沼泽地主人的想法,也就是说通过这种外部的压迫,让你内部一定要产生变化,这样所有人才能把这个压力卸下去,所以说但是另外一个方面我们看到民主党,他虽然说这么做,但是共和党那边一直在施压说你斗而不破,但中国这病毒问题怎么解决,种族灭绝的问题怎么解决,在这样的一种施压下,那民主党也是只能在这里面,在病毒的问题等等事件在全力地也进行一个推动。路德。

路德:当年是在69年啊,当时珍宝岛打起来了是吧,然后呢苏方也是应这个中共说是应苏方要求啊,实际上是这边中共要求啊,正好苏方的柯西金总理啊,去啊,去哪里呢?去胡志明南越参加胡志明葬礼,然后通过越南方面传话,说可以见周恩来,然后呢,当时啊这个苏联其实是说要用原子弹来打中共啊,打中共,然后呢,这个时候取道啊,然后就来在北京,在北京机场进行了三个多小时会面,这个谈完以后基本上是吧,中苏下后面一次中苏的真正的恢复是89年,就是64前期,20年以后才恢复关系啊,正常的关系,当时是戈尔巴乔夫,大家记得很清楚啊,赵紫阳当时说了一句很,当时啊让赵紫阳直接下台的话,他说我们这里还是小平同志负责,小平,啊邓小平一听到以后,马上就开始要把他废了对啊,所以这个机场外交啊,这个玩意可历史上可是有过这种机场外交的,这个机场外交是啥?就是不是正常的外交,就是闹掰之前,说白了是最后大家谈一下。博博士,你怎么看。

博博士:对,这个其实是非常明显,因为在世界历史上面像这样的事情还是很多的,就是说要创造一种偶遇的这种样子,以前中东的事情中东也出过这样的事情了啊,就是说要有两个国家领导人,实在是没有办法在公众场合见面的话,他们要在这个叫创造一种偶遇的这种环境,然后来进行一次这个交流啊,所以说在这个时候大家可以看到已经到了这样的这步田地了,那就是说明真的是脱钩、脱钩已经是箭在弦上了啊,而且现在的这个情况来说明的话,就是说美国国内现在对于这个,就是王毅和杨洁篪在阿拉斯加见这个布林肯和沙利文的这样的这个会议会面,已经被所有的这个议题已被五花大绑给绑的死死的了,就说什么会谈、什么什么能谈,什么不能谈,各处到处都画满了红线啊,所以说这个里面,布林肯和那个奥沙利文和和那个沙利文这一次出去的话,他们能够说的东西极其有限,能够做的让步是绝对没有啊,所以说因为这次在前面所有的舆论里面大家都看到了,你红线在哪儿画的都是很公开的,就是说你啊你这个不能谈那不能谈,你这个一定要谈这个一定要谈,国会里面也有说这件事情,所以要从这边来看的话,这一次完全是一个就是说要看看中共要把什么样的筹码拿上来拿到台面上来的,这样的一个会议,其实在美国这边的话已经放出来了,我们不会在任何这些实质的东西上面给向中共做任何的让步啊,就说在这里面,怎么说呢,就像那个它这个整个一脉相承的这个外交的这个脉络就是说不跟你闹崩对吧,也不跟你闹崩,但是这个里面所有的红线都已经画好,能做的这个让步是没有的,所以说这个时候你要来谈的话,那你就要做好思想准备,要在这一些关键议题上面要做出推动,这样才是一种实质性的推动,所以说从这方面来看的话,这一次的这个会面,对于这个啊,杨洁篪和那个王毅来说是一个很巨大的考验啊,但是我觉得他们可能能够做的事情真的也不多啊,所以这次的这个会见,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就是说各说各话,各自解读,应该不会有联合公报发布啊。路德。

路德:所以我们一再强调啊会见地点很关键大家知道啊,会见地点、机场选择这个地方,这个机场外交,之前在中共国上一个机场外交,就是跟前苏联闹掰彻底闹掰啊,那事之后20年都没那个,当时中共是共产国际体系,现在又是一个机场外交,中共知道这个机场外交意味着啥,说白了就是最后的,就因为中共你要知道,他是非常啊,重面子,重排场,讲究说白了,按照北京话,讲究明白不?如果比如说你去在北京是吧,找去去拜码头找的什么什么这个发改委。如果你去找这个处长、处长,就你见面了?见着了,在哪?哦这个刚出门厕所门口打了个招呼,那你基本上就回家吧歇着,永远没戏了,中国人讲究这玩意明白吗?啊,是不是,如果见面了在哪?在卡拉OK厅,那就有戏有戏,绝对有戏。见面在哪?在桑拿房那绝对有戏,我告诉大家啊,这个单搞定。如果见面厕所门口,打了个招呼,回家洗洗睡吧,你提着一篮子钱,你都知道这个项目肯定跟你没关系,明白吗?见面不算,关键在哪见面这才是最重要的,上一次机场外交中共彻底和前苏联闹掰是吧,虽然后来这个苏联当时没有扔原子弹,没扔原子弹跟这个机场外交没任何关系。是什么?美国当时放话在美在《纽约时报》,故意把这个当时要扔原子弹,前苏联原子弹,把这个消息放出来,让前苏联不敢,所以中共在这里说什么啊,因为这个机场外交啊然后让什么?让中国什么什么很有面子,胡扯,当时就是求,说白了求爷爷告奶奶,知道吗?能不能饶小弟就是黑社会,跪在地上饶小弟一马,当时前苏联绝对是最牛的,那毫无疑问69年多牛,美国当时对前苏联都能,都要害怕,是不是?所以大家知道机场外交意味着啥?不言而喻,我告诉大家啊,布林肯不跟你谈别的东西,什么贸易出口管制这就是说,在厕所门口找了处长, 处长那个你看我这怎么怎么啊,不谈项目不谈项目,别的啥都不谈,见面是吧,咱们只公对公啊,是不是,你肯定就,不谈吃饭,不谈是吧,烟酒烟酒啊,这些都不谈,说白了不谈贸易,就是不谈那些,只谈是不是啊你这个这个说白了就是硬性的要求,所谓的价值观和这些安全就是硬要求,之前这些硬要求不跟你谈,现在就硬要求直接来跟你谈,你说你还有机会吗?所以这里面大家知道啊,大家要关注这个里面,这次这个机场外交,我相信美国一般他最后的外交文本的东西一定是写的很那个,但是真正的内容一定会让中共啊,可以说是就跟那个上一次机场外交没什么区别,我告诉大家,艾丽女士,认不认可我说的啊。

艾丽:是啊,这个机场外交这个嗯,当时的这个动作啊,要看到就是不管他怎么样,最后发生的接下来的这个断裂,我们之前也讲他这个动作就是追上去了,那最后我们要开始对,当时也是苏联要对中国这个进行制裁,当时苏联这个结束以后这个闹掰了以后,也是这个大吵了一架吗,来带队,然后这个进行了,就是苏联就把专家撤走是吧?然后就开始中共国内,我想说中国国内搞的是什么,就是大批苏修,什么人打了一批人,把他们打成苏联修正主义是吧,然后就把他这个搞运动,然后就是就是你别人惹了你没招了,你对内就是开始拿自己的孩子出气啊,各种打法,就是这个也是当时把很多的责任都推给了苏联,当时撤走了专家也好,撤走了外援也好,所有所有的一切要知道,中国当时对苏联的依赖是非常厉害的,就是这些边境和土地的很多纷争,达不成这个一致啊,然后这个这样的一个最后,那么这个动作我觉得就是说机场外交这个太巧合了,历史的两次,一次是中国站在苏联这一边,中共站在苏联一边,这一次是和真正的扶持或者说他从美国盗取盗取资产和技术全方面的经济依赖美国而又和美国进行这个意识形态上的对抗啊,天天在对内就说美国亡我之心不死等等,一方面抽着美国人的血,所以中共的这个做法真的是到今天为止,我觉得就是接下来真的有可能是断交的,因为大家知道就是在这一次的这个这个机场外交里,它要做最后的,可能达成一致问题的这种,就说这一次能达成一致吗?大家看一看这个,嗯,首先先不谈贸易了,就把中共想用来谈的这个筹码拿掉了,另外呢就是说对中共的他一旦贸易不能谈了,说实在的对中国的这个中共国的技术限制和所有之前川普总统定下的规矩,军民融合的这些企业的对他们的这个血液,这是中共真正的这些官官盗国贼们他们的输血的来源,把这些都断掉,这个其实是中共非常非常不想看到的,因为只要有了这些他就能继续活继续能统治中国人,另外一点呢就是说他这犯的罪,我觉得犯的罪里边呢,能够探讨的这个内容太少了,真的是五花大绑像博博士说的,全部他能够谈的这个国内能允许他谈的这个内容太小了,因为现在已经是追责马上病毒来源的白皮书就要出来了,这是大战之前的应该讲,最后一次和平努力,如果说这次没有达成,我觉得下一次没有机会了。你在哪里见面?你只能是偷偷的,趁着大家都不知道的地方去见面,有可能吗?现在中美关系是在全世界的镁光灯的聚焦下,所以我觉得这一次的会晤就是意义非常非凡非同,就是中共要努力祈求不脱钩,另外我还想分享一个信息就是说啊,在东南亚和中东地区包括很多国家现在因为疫情的问题,中国驻当地的大使馆都是关门的,就是很多地方都关门几个月持续几个月都是关门的,其实这也是一个信号,就是说外交的不稳定,外交的政策的不确定和外方世界文明国家到底会不会让还会保持你的这个外交地位,以及什么时候随时是不是可能和你进行外交脱钩,啊这样的动作一旦形成它是拉倒是的,可能真的一上来就是80个国家就和中共断交了,一旦美国定下这个马上盟国北约多少国家,整个欧洲东欧西欧南欧北欧全部都是在北约的范围内,大家看看现在多少个北约和北约盟国,然后再加上这些五眼联盟也好,然后是亚洲的这个小北约也好,全部会对中共形成一个态势,一旦行动是联动的,那么这个时候它的外交上做出这个努力,应该讲是他最后的这个强弩之末啊,他还会努一下吧。路德。

路德:我们看当时上一次机场外交,大家看啊,是珍宝岛事件之后的三天,珍宝岛,现在咱们中国人一定会被这个刚才说的历史啊,假历史给中共给洗脑洗的,啊珍宝岛我们又扬我国威,这是什么?这是毛贼东绝对的啊,绝对的就是转移内部的,因为66年吗66年文化大革命三年可以说毛贼东转移内部的压力挑起了一项说白了对苏联的一个,别人没事你就把别人搞别人干吗?当时你看整个中国多么危机,苏联当时说啊,崔可夫为首的军方强硬派主张一劳永逸地消除中国威胁,准备动用在远东地区的中程弹道导弹,携带当量几百万吨的核弹头,对中国的军事政治等重要目标实施外科手术式打击。这个事情,他当时与美国联系啊,试探性的,后来美国知道了,美国救了咱中国老百姓,否则你看当时,一那个了毛贼东跑到武汉去了,跑了,知道不,怕!林彪跑到苏联去了,深挖洞广积粮,当时69年之后,就是所有的一线的这些所有的全部挖到当时二汽,二气呀十堰为什么搬到十堰,这就是因为那时的事,把中国人民至于什么样的地步,就为了自己一己私利,这一己私利什么就是说白了,转移矛盾,转移注意力,转移矛盾,矛盾啊,很多人不明白这个,是吧,你这。不是美国中国照样早就那个了,现在来歌颂啊,什么中共当然一定说啊你看伟大你看是吧,最终前苏联垮了,我们又跟美国勾搭上了,是不是,一起把前苏联,你看我们的这个当时珍宝岛这个永远伟大光荣正确,这一个决策做得多好啊。美国从此跟我们站在一起了,我想说的是什么,这就是这些、这些邪恶的专制的这种,这种啊,他为了转移矛盾和现在一样转移矛盾,他就发动病毒啊是不是,现在机场外交一样的概念,所以机场外交这4个字是不是,不是代表着,中国人觉得噢,好像很好一样是不是?那就六九年之后,中国真正进入了什么?是不是,这种一直到79年、10年真正的。因为毛贼东靠这一步,他就奠定了自己开始返修了啊,返修之前后来就是凡是跟苏联搞在一起的全抓了,包括啊,什么以彭德怀为首的一系列的,这是转移矛盾,转移注意力,转移国内的,就是政治斗争说白了,当然啦,这个机场外交当时就是跪着地是不是,又割让了,等于说打了白打,最后,啊,最后表面上珍宝岛你给我个面子,别的地方我给你,最终割了好多地方给前苏联,前苏联因为有了那些地方所以才不跟你那个了,不跟你计较了,当然美国、美国当时主要的斡旋是最重要的,后来导致2004年,你看,签订了什么啊,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俄罗斯将把占领的银龙岛的全部、黑瞎子岛的一部分领土以及什么什么归还给中国,但把中国搞了多少给俄国?大家知道江泽民时代,是不是,据说有100多万平方公里,就换一个所谓的这个黑瞎子岛,一个纯粹一个意义上的,因为我们当年在这里搞过珍宝岛是吧。我们要验证咱们中国共产党永远伟大光荣正确,否则你珍宝岛打了没打赢,丢掉了多丢脸啊,你先把这个给我,我把别的给你,别的给的了,然后给老百姓全部藏着掖着,不公开,跟跟这个老百姓天天忽悠,你看珍宝岛我们打赢了,珍宝岛我们夺回了黑瞎子岛,是不是忽悠。实际上给的更多来验证啊,中共的永远伟大光荣正确,这就是他的,对海参海参崴也没有,再也没有名义收回了,这对这就是,所以上一场机场外交,中共国,干个啥事你就知道,当时是应该是几亿人啊,面临着随时被核战核打击的威胁,就是为了毛贼东个人的利益。现在也是一样啊,是不是,和美国处于这个关系,很多人说能不能扳回来,不可能,我告诉大家。因为面子知道吗?因为当时也是一样,是不是。珍宝岛打了,你的面子你得给毛贼东一个面子,你得把珍宝岛给我,别的虽然我给你,啊,但是是吧,这个面子,你得。这现在也是一样,是吧,跟那个种族灭绝香港问题,香港问题就类似于珍宝岛,类似于这种事。你得面子上你得让我们那个,美国能放吗?不可能放,这就是我们要说到的这次会谈的最核心的重要的东西啊,这个博博士,是博博士吧,还是冠博士,博博士啊。

博博士:好,那我说两句啊。珍宝岛这个事情就是说,因为这个事情还有一个说法,就是说当年是因为美苏关系缓和的时候来那个,在美国的其中,因为美国肯定是不希望发生核大战吗,所以美国在斡旋以后就居然造成了美中关系缓和这样的一个状态啊,所以说这个这个真的是,当时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结果。再推到今天这个情况来来看的话,因为很多这个重要议题都摆在台面上,比方说像这个新疆的种族灭绝反人类罪像香港的这个破坏香港的现有的这个民主制度,撕毁《中英联合声明》对吧,然后像这个在南海的这样的一些所有的这个岛礁军事化这些东西的话,都是摆在明面上的问题,而这些问题是中共国绕不过去的,你去开这样一个会,你就必然要回答,必须直面这样的一个问题,而且这样的,这个东西的会谈这个结果出来了以后,中共在墙内一定会说,啊,这次结果我们是很成功的,是一个很有建设性的,是往这几个方向推推动了,是什么相向而行的第1步对吧?这些这些词我们都已经帮中共想好了是吧,但是在这个后面实质性的东西,它到底卖了多少中国的利益,中国人民的利益来给这个给美国啊,这个东西就很难讲了啊,所以说从这里面可以看出来,现在的中共它跟以前这个毛时代中共其实没有任何的区别,只要是为了这个中共的统治可以延续,只要是为了对墙内洗脑可以继续、对墙内的韭菜的专制可以继续的话,到底牺牲多少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他们是不管的,只要他们中共的这个权力能抓在手里,他们连自己的妈都能卖掉啊,所以说中共这个这个组织的邪恶真的是在有史以来的这个邪恶组织里面应该排这样,它称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啊,所以说在这个时候大家一定要看到,现在又到了这样的一个历史关键的时候,所以说,如果再让中共这么继续下去的话,那中国真的就是真的真的就完蛋了,因为大家要知道的苏联珍宝岛这个事情过了以后,中共切了多少领土给前苏联,俄罗斯才把这个事情摆平,然后再慢慢的后面里面谈啊谈啊谈啊谈啊假装在那谈,对吧,谈过以后到江时代才签的这个最后的协议,然后然后大家还说老江你是卖国贼对吧,其实那个时候早就卖掉了,只是在江的手上签了这个字而已,就是定下来这个边界而已,所以说从那个时候就可以看出来,那个时候谁也不知道,当时舆论闭塞对吧,当时也没有爆料革命对吧?谁也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都已经早就在桌子底下卖给前苏联后来俄罗斯了是吗?所以说在这个时候现在中共想做的事情真的是一样,但是我们要把眼睛擦亮,我们的战友们一定要把眼睛擦亮,中共继续享用中国老百姓的血汗,去换取他们的这个执政,这个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啊。路德。

路德:当时没有爆料革命,没有互联网,所以他们把中国大片土地全卖掉了,等到1991年啊,那时候还前苏联,为什么要巴结苏联,为什么巴结苏联?因为89之后美国要准备制裁中共的时候,中共赶紧巴结苏联,我把那块地给你签了,江泽民就签了那个字吗?然后美国一看哦,你又跟苏联走,哎赶紧,又没制裁,是不是后来慢慢的,这就是中共国永远把中国人的利益、中国的利益随时卖知道吧啊,这也是他们挑的,吃多了没事干,是不是,为了挑起转移矛盾就惹别人,你不惹别人,你不吃多了没事干了,你说是不是啊,后来你看为了验证自己的伟大光荣正确,然后把所有的利益全卖掉了,最后历史书上还写着跟中苏之间还打赢了,你这不胡扯,是不是啊?(博博士:完全是洗脑,完全是就是说讳饰,就是这个道理)讳饰,对,就是这个道理,和那个当年的慈禧太后向世界宣战有什么区别,是不是啊?有啥区别,(博博士:到最后怎么样?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呀,完全一样,而且中国还把国内的一帮小粉红洗成了义和团啊,跟当年也完全一样,所以说100多年下来的话,真是没有任何的长进,底上是慈禧底下是义和团、一回事啊,路德。)对,所有的你知道中共的几场战争不管印度珍宝岛,还有后来那个越南那个自卫反击战所谓的都是转移、为了集权,说白了打击政治对手,用的招,你去看看每一次这个中共的有多少政治对手死了,就是他的那些对头,好,接下来看美国防长访亚洲啊,说就是要与盟友合作啊,来对付中共。美国国防部长首次外访也是在东京首尔,新德里与关键的盟友举行会议,主动上门啊主动上门,这里跑到你家门口厕所,都都不想见,这主动上门啊看没有,他与国务卿布林肯同时去,除此之外他还去印度,看到没有?所以啊这个意义重大,目的就是我们就说亚洲北约这所有的这些信号你就,你看到这些信号你就知道接下来的局势是怎么样,艾丽女士啊,分享一下。

艾丽:没错,这个国防部长上任以来的首次外访,以及这个国务卿上任以来的首次外访,这是重合而且是密切重合,日本和韩国,然后国防部长增加了这个印度啊,就是说大家要知道这个文明的维系啊,你有文明你还得有办法维系这个文明就是什么?武力啊,就是武装和军事能力,你必须得有这个能力维护它,那就是当当我出手还是不出手,我有震慑力是一方面,当真的他们还在这个铤而走险的去无底线的尝试的时候,去测试无底线的这个去擦枪走火的时候,那这个就像我们经常看的那个这个这个泰森是吧,你玩命的,你在他脑袋上摸呀摸呀摸呀,然后泰森站起来嗙一拳就给你打倒了,那是绝对要有这个实力的,所以我觉得这次防长国防部长的这个首次外访,讲到了就是加强美国和盟友能力,而这一次出访没有去欧洲,没有去这个北欧,我们要看这个当时应该想欧洲的这个北约的应该是形成比较强大的力量了,就是协同作战的,谈了这么长时间,我们看那个蓬佩奥一直都是去那边,另外班农先生最早的时候2018年应该2019年初吧,去的波兰对吗?就是说完全是在东欧的这个最前沿最有战斗力的这个像波兰这样的国家,都和他们达成了一致的在军事方面的这个协同作战,所以我们现在看到围着现在就是真的这个包围圈一点一点在缩小,已经缩小到中共的家门口了,这个就是出访的第1站就是日本,韩国还有印度啊,这个意义太非同寻常了。就是说这些国家完全是跟美国要协同作战,而这些协同作战里边对抗的就是中共,所以中共在这个时候,为什么就说跟中共国没有战略对话了?没有战略对话中共自己说战略对话这个赵力坚说的战略对话,然后后面又想改口,就是因为你真的是够不上了,现在已经把你打成了,把中共打成了战略打击对象,这样才会有形成这么重大的一个新任上任的政府的重要官员啊,两个官员同时出行都是去到这个东亚南亚这样的地方,所以我觉得就是说意图非常明显,就是保卫他的文明,保卫他所有的这个政策,只要你敢冒刺儿,我们就军事打击你,所以我觉得这个对抗的这个意识非常非常的强。路德。

路德:这里面啊,这个前苏联我们就刚才最后再说一下,你像前苏联,中共最早是加入了前苏联的这个体系,现在是叫做加入美国的这个体系。前苏联的体系中共也是假骗偷,忽悠,虽然苏联败给美国,重要的是他这个体系是吧,但是前苏联至少他还是什么,他也是还是讲约定讲协议的这些东西,他忽悠吗?是不是,忽悠啥?你帮我们来搞这个,我我给你什么?忽悠忽悠了不兑现,不兑现,前苏联撤回专家一系列等等,对吧,你完全完全就是胡扯蛋吧,就跟现在你签了WTO,到了时间到了,你完全你自己还是不开放是吧,这个跟这个有关系,跟前苏联、前苏联就被中共你看,搞惨了,搞垮了这个体系彻底崩溃,所以美国现在一定要知道,这是一个中共绝对是一个走到哪里就是来破坏你的整个体系的,咱们叫烂仔啊,是不是啊,根本就没有这个说白了这个这个协议的思维契约精神,走到哪里他一定会把你搞烂,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一样的啊,好,最后这个时间原因啊,冠博士总结分享一下。

冠博士:好的,这个今天我们主要说了两件事情,第1件事情就是这个国家安全顾问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说这个阿拉斯加的会谈的不会谈这个关税和出口管制,不是会谈的重点,所以这个很明显就是告诉中共说,你的这样的想做的想让美国做的,想要给你经济恢复输血那是不可能的,反而呢是要谈价值观的问题谈人权的问题,这个就是在告诉中共说那么现在如果说你内部解决不了和美国现在这种实质上的价值观对立的问题话,那这什么贸易的问题,这些问题经济都是不会解决的,最后在这里面的核心还是病毒的事情,还是种族灭绝的事情,这个就回到之前在国会听证问布林肯的那些问题,所以这些都变成了美国和这个中共之间交往的这样的几条红线已经绑死了,就没有任何空间了,那么实际上我们说到这机场外交的问题,上一次的这个机场会面是中苏在这个闹掰之前的一次在机场会面,那么这一次呢,从历史上来看它也许是又一次机场这个外交的翻版,那中共和苏联在这个闹掰之后呢,我们说这个一直中共在这个苏联的问题上,也是一直这个卖国给俄罗斯输送利益来平息这事件,是我们从整个历史来看中共它从最开始的壮大、它能夺取政权,就是一直在出卖中国人的利益,当时日本侵华的时候,中共就是在利用这个三国的关系去利用日本人把这个国民党去消灭掉,壮大自己的力量,这毛泽东自己亲口都说我们要感谢日本人,那后面呢到这个苏联问题上又又是内部斗争,把这个中国的地,中国的利益卖给俄罗斯,卖给苏联,那么后面到WTO加入的这个体系又是一样的套路,那么它把中国人的这个血汗钱抢走,然后给西方的这样权贵分了,那么让西方承认中共把中共拉到了世界经济体系来,还是在绑架中国人,还是在出卖中国人的利益,所以这一次我们看到这个美国的和世界整体的转向,包括美国防长访亚洲的事情,它是这里面就强调对中共的可信威慑等等这一系列问题,就说明现在美国对于中共国的压迫,对于对于中共的这样的一个施压,它已经到了一种要灭共的阶段,就是美国西方他们的沼泽地主人他们已经完全受不了中共现在做的,但是这里面,实际上美国人或者西方他们当初可以因为利益亲共,那现在也是因为自己的利益去反共灭共,所以说到最后呢灭共这件事情,如果说中国人要拿到自己属于自己的利益的话,还是要靠中国人自己,所以这也是为什么这个爆料革命文贵先生在2017年发起的爆料革命,这么关键的原因是真的给了中国人一次机会,给了中国人一次拿回自己利益去灭共的机会。好的,路德。

路德:好,因为时间原因啊,咱们今天节目就到此结束,谢谢博博士,谢谢艾丽女士,谢谢冠博士,谢谢诸位观众观看,别忘了点赞分享,再见。

 发布:文顾

更多路德文字版请看:GwinsGnews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3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