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0314VI家庭政治学关系学有一个原则就是不能越位

编辑整理:

康州盘古农场:Ara;华盛顿DC农场:YIMING(文鸣)

多伦多枫叶农场: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日本东京方舟农场:山川异域

郭文贵先生在2021年3月14日 农历二月初二 文贵直播:回忆慈母;谈新中国联邦人如何重建家庭文化;如何孝敬老人直播中谈到了每个人都在探讨自己的人生让自己的生命丰富多彩;谈到了郭先生家庭中的儿女不能谈论评价父母私人生活的家规和家庭经历等问题,本系列将根据郭先生在直播中谈到的不同侧重点逐一上传,以下为本系列的第六部分——家庭政治学关系学有一个原则就是不能越位

2021年3月14日 农历二月初二 文贵直播:回忆慈母;谈新中国联邦人如何重建家庭文化;如何孝敬老人时间点1:55:53——

我们很多人在问我,七哥,那我家里面如何如何、我爸爸怎么怎么样、我爸爸怎么样,什么孝顺不对啦,孝敬、孝忠不对啦、孝敬不公平啦,然后是跟西方的如何如何比较啦。

我一会再给大家说这一条,我想问问大家有多少人真心地想过一个问题,爸妈是怎么把你生出来的,爸妈是怎么把你怀上来的,你是怎么在爸妈的经济和身体状态情况下长大的,有没有人认真地回顾过父母是怎么把你养大的,现在的我们多少战友有的是没有孩子、有的是有孩子,你有没有认真思考过,你带孩子之苦你想过你爸妈有你的时候。

我们看了这么多动物世界对待母亲的恩情,一个牛抚养了一个豹子它吃了它的奶,这个豹子每天晚上从深山老林放生以后回来,回来要跟老牛睡在一起。一只老鹰,一只老鹰,老鹰经常回来来到这个人被它救过的人这里来,经常来看望他。一只长颈鹿经常回来看抚养救它的人,一只海里的鲨鱼被人救过,经常回来然后看看这些人,一只被领养的野狗经常要回来看老人、看看这个敬养过的人。

一只狗在主人过世以后在当地待几年甚至是七八个月最后哀鸣而死,猫和老鼠时间长了竟然猫和老鼠都成了一家人了。我就纳了闷儿了,我们很多人跟爹妈的仇咋就这么大呢?难道你的敌意比那个猫和老鼠还大吗?难道你比那个豹子和牛之间这种天生的要吃和被吃的这种关系大吗?那个狮子跟人之间的关系的仇恨那么大吗?

现在就在直播前我知道我们最起码很多战友跟我都在交流问题、都在直播、都在现场,我知道,我们有两位战友是前政治局委员的孩子,这两位战友的家人和他的一个是父亲关系跟他极为不和,一个是母亲关系跟她极为不和,他们都分别地告诉了我从小成长的经历,一个是在奶奶家长大的,回来以后跟妈妈是极为不和,啊,不是,跟爸爸极为不和,就是他觉得这个爸爸简直是混蛋至极,他说他看到了爸爸的偷情、偷看了爸爸的手机,他爸爸给那个女情人发的那些黄色的语言,他觉得他爸爸简直是就是丑陋至极,啊,就不行了,所以他跟爸爸很少说话,在他爸爸被抓以前,他爸爸这么大的权力管着一国之中国上下的这么多官员,管组织的嘛,是吧?管组织的,多少人求他,他都觉得是羞辱,他活在极端之中,多次想自杀,就对他的爸爸,妈妈就好得不行了,觉得妈妈人忍受爸爸的背叛、承担了家庭的痛苦,他觉得他妈太不容易了。

另外一个是跟娘不行,是在姥姥家长大的回来以后跟妈不行,而且是她本来吃饭慢,吃饭慢她在她家妈妈吃饭快,到时间了吃饭如果再吃打大嘴巴,啊,这这个妈是过分啊。妈妈是高等教育爸爸是高等教育,对孩子学不好——打,你说这真的是很夸张打大嘴巴,然后吃饭慢打大嘴巴,动不动就是羞辱他,我当年多优秀,你当年多优秀,所以头两天我去说上海的女性和官员的时候,她很有感触,因为她妈妈就是上海人,就是上海初中的最优秀的,这位咱这位女战友说的话我感同身受,因为我有太多这种经历,她也问了我很多问题,我看了很多她给我发的信息以后,我没办法一一地回复她,我一直在劝他们这俩人都去好好学佛经。

为什么这样?我想今天在镜头前我拿这两个真实的故事,这两位战友就在我们镜头前,我相信啊,别给我发信息啊,不说你隐私放心啊。我想告诉大家的事情,这位战友说跟父亲不和的,所有跟父亲不和的原因就是他忘了他自己的角色,他是孩子,他不是他父亲的道德老师,他也不是他父亲的经师,他也不是他父亲的父亲。在一个家庭里边家庭政治学家庭关系学里面一个核心的原则就像踢足球像我们郝海东兄弟和叶钊颖妹妹一样,它有一个原则,就你不能越位,就是当儿女的你不能越位。

就像我们一个这么普通的穷人家庭、草根家庭,父母在家庭里边的核心相处的关心绝对不能越位,当你越位的时候这已经不是父子关系和父女关系、母子关系和母女关系,它已经变成了最最复杂的就是女儿成了爸爸的情人、儿子成了妈妈的情人,儿子成了爸爸的敌人、女儿成了妈妈的敌人,这种关系一旦是搞不好,实际上已经失去了伦理。

中国的孝敬里边第一条的核心精神并不是谈得对父母的孝和敬、孝和顺,讲的是伦理,它叫纲常,就是人和畜生动物不一样,甚至动物都比人做得好,它有纲常,这个纲常就是我们的原则。就是你当儿子你再牛你也不能去指挥你爹,你当儿子的再牛你也不能把你娘当丫鬟,你当爹再厉害你不能把你儿子当奴才,你也不能把你儿子当成你所谓的员工,你儿子再孝敬你也不能把你儿子当成赚钱的工具,他是你儿子,他不是你员工,就像娘跟儿子一样,她再好的儿子,你不能把儿子当成赚钱工具,再好的闺女你不能把你的闺女当成你没有实现理想的工具,你没找一个好男人让你女儿去找去,你没考上学让你女儿去考去。而且一个女性之间互相的争风吃醋,那种阴暗的心理出来它就变成了个咱俩是平等关系,你漂亮我不舒服,我没做到你得帮我做到,你不敬我我在别人面前得不到的尊严我在你身上体现,它的本质是什么?它是失去了纲常伦理。

我一个郭文贵亲身长大的,我跟我父母的关系它没有失纲常,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最基本的道理,我大概是七八岁时在我进玉米地之前,我大概十岁到十一岁,在东北是跟我母亲是睡一个炕上的,我父亲我母亲然后是我三哥、我四哥到后来还有我五哥、我六哥和我还有我八弟,后来我五哥过继给我大伯回老家了,我三哥长大了就到西屋一个炕上睡去了,这个屋里边就是我爹、我娘、我六哥、我、我八弟一个炕上睡,在东北那个地方你睡觉都得脱衣服,我没有见我娘脱过一次说光溜溜地睡过觉,没有过,为什么,她是一个她是个女性,她不可能当着你的面脱得光光的,我也没见过我爹脱得光光的就睡觉,我现在有时候就在想当时怎么睡觉的这一个炕上?是吧?父母他得有性生活呀,是不是啊?他得有隐私啊,在东北那地方到今天它是没有隐私权的,他是大了把孩子就给你到别的屋找个炕上睡去,是吧?

我跟我母亲之间我大概是十岁多一点的时候,我母亲在家里边拿的、在屋里边干完活回来拿一盆水在擦背,我进来了,哎哟我娘火了,我这一推门进来,我娘赶快披上身把我骂一顿,说以后不允许啊,我这是擦身你也不敲个门你就进来,哎,我就想我娘我怕啥嘞,你说这个我母亲是接受不了的,就这问题我母亲指责我、很严肃跟我说过这不行,我从那以后真的没见过我娘光过脚,我也没见过我母亲就是任何情况下,我母亲洗洗什么的都是偷着洗而且把门都插上,在那种恶劣环境下,是每天晚上把鸡和羊都牵进去的情况下首先男女有分,对吧?男女有分,考虑到孩子的一切。

所以我到了玉米地时我才整明白男女之间的这些关系,没到玉米地我真不知道,男女地完了我回来跟我娘说了,结果我娘不愿意人家还找人家去,是吧?后来我娘就是对我多次提醒你要干什么不干什么,而且非常恐怖地告诉我你再干这事会如何如何,当然我没有全听啊,呵,这是什么?它男女有分。

老少——我们家吃饭从来没见过我们家谁主动上去就一筷子先吃的——我爹先吃,永远我就没见我娘有一次是提前吃过饭,永远是我娘最后一个来吃,这是山东规矩。同样我们孩子也从来没有说把这一桌子饭谁不要脸到谁全吃了完,永远要考虑到爹娘吃了没有、其他兄弟吃了没有,都是互让,我们兄弟之间从来没有之间从来没有红过脸、骂过互相打过架从来没有,因为我们家强调的是长幼要有序,兄弟之间要互敬,不准口出狂言,一次都不可以,一次开始了你下一次你就停不住了,对父亲母亲永远很清楚的父母的事情再吵架你不要问你不要管,你不能管大人的事儿,你也不准问,在人权上在隐私上充分地考虑、在生活上充分地考虑,所以它首先孝敬是在纲常之上、对人的人权的尊重。

哦,我天,一百万,凡事要协调,那么我说到这的时候请兄弟姐妹们刚才那两位战友那个看了他爸爸手机这个,第一你爸爸跟谁什么事儿那真的是你没有权力管,你不应该管,你也不应该去看你爸的手机,最重要的事情你不能代替你妈妈的职务,现在你当了妈了,你来监督你爸爸的道德水平去了,那你这不是乱了辈儿了吗?

我爹那时候我都曾经见我爹跟别的女的在大街走过路,哇噻,就当时我就惊呆了,我爹这样在东北很冷就这样抄着手然后背着东北那个工人的那个兜兜——扎那个兜兜、戴着个棉帽子,但是也不确定有什么不正常关系啊,在街上走,旁边那个女的跟他很近,我在后边跟着,我跟了很长时间,咯吱吱、咯吱吱在那冰上雪上,最后我就使劲咳嗽,我爹才发现我在后面了,然后那个女的就哧溜就走了,反正他俩不正常,啊,我觉得不正常。我啥也没说,回家也没跟我娘说,我就是咳嗽两声,是吧?然后我爹还给我买俩糖三角,估计想堵我嘴,是吧?买两糖三角,然后我爹在我吃到最后一个的时候,那一半还让我爹拿走给吃了给,就是永远我没跟我娘说。

你不能扮演一个父母之间的裁判,你不能越这个位。这是个最基本的常识,这个战友就越位了。另外一位咱们战友,就她妈妈老打她那个,确实我听了以后她妈妈是过分的,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她已经不是父母关系了或母女关系了,她是一个人的法律问题了,她母亲已经犯法了。就这么打自己的孩子,孩子吃得慢你打嘴巴,孩子考不好你打嘴巴,然后动不动就羞辱她,这是精神疾病。这个时候她爸爸是最大的有问题,因为什么?在家里面要让母亲不去打这个孩子是你父亲的责任,如果母亲打孩子第一次开始,第二次还开始,父亲没制止,最大犯罪人是父亲,这个就是纲常里面最根本的子不教父之过,还有一个子女受害父之责,你必须得承担责任。

我就纳闷了她为啥这个闺女被那么长时间(挨打),她爸爸是这么高的高官就不制止自己的妻子来虐待自己的女儿,完全是违法的。是父亲对母亲的恐惧,听说她父亲很怕她妈妈,结果这闺女成了牺牲品。她是真的无辜的,如果她说的是事实的情况下啊。但是她有没有错?她有了个最大的错误,这个时候她把孝敬、孝顺和效忠、和疾病、和家常伦理完全颠倒了。这个时候她是要告诉姥姥、她要告诉父亲的我这个被打是接受不了的。

你知道吗,所有坏人的膨胀都是懦弱者的纵容的结果。如果她这个妈妈第一次打她、第二次打她,告诉爸爸和告诉姥姥和自己反抗的话,一定不会继续到她跟我说这么恐惧的程度。到现在她母亲对她还是精神折磨,爸爸被关在里面,妈妈从来没给打过一个电话,这个母亲真的是够过分了。

这我想说的事情,我们提倡孝敬、我们绝对遵从孝,孝不一定顺啊,我是孝顺是零,是零,孝顺是在有条件下的。这已经是孝、顺、变态过了头,跟孝没关系。这是疾病,这是犯罪。首先她过了纲,她失去了伦常。她已经不是妈妈了,她是变态。那个是父亲,他变了态他对她父亲,最后他父亲被抓以后,他发现她父亲帮了很多很多人,而且他父亲最后查完所谓的八百万,八百万的钱你去想想他这么大的官儿八百万,而且我真知道他真没钱,他父亲真不是个贪官,好色是肯定的!你反正当官的不好色就好钱,或者好色加好钱,甚至再加变态搞双修。

我们那位女战友,她真实的告诉我,我相信她爸爸我认识,她父亲我知道这个人。她唯一的闺女,闺女有一个孩子上学,她爸爸完全可以办,从来没帮过她忙。但他爸爸,只要是找她爸批条子上学,真的是几百几千没有一个不给办的,最后她女儿知道那个能帮助她孩子上学的那个人,她跟她爸说了那个名字,她爸吓了一大跳,因为她爸爸说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那就说明她爸爸知道那个人可以帮他的外孙来读这个学,她爸爸没帮。真的是她爸想当官,她爸想维护自己的道德和羽毛,她爸想当官,牺牲了自己闺女和自己的外孙。

这是她爸爸是很小人的个人,她爸爸现在呆在监狱里。他回来以后我第一眼就告诉他,我说你是个极为自私懦弱的人。从任何角度讲你帮你外孙批学都没有问题的,你为了维护你那个党的尊严、规则和纪律,你帮别人不帮自己,这是个很卑鄙的事。但是对不起啊,这个今天直播说了,希望这位战友听了不要,但是,我想给兄弟姐妹说的事情,这两个家庭是我们亲身经历的战友,我有无数个这样的家庭。

我再说单亲母亲,我们很多单身母亲,单身母亲很多人真的是各种原因被迫的选择,在这种单身母亲的家庭里面再讲孝和敬、孝和顺的时候,这里太复杂了。这里面一旦搞不好就变成了一个最大的伦理、伦理失常。最可怕的是单身母亲对孩子说的一句话——都是因为你,我才怎么着怎么着,这是最可怕的一句话。

我可以告诉你这句话是对单身孩子最大的伤害。任何角度来讲他不属于孝敬、孝顺里面,他就不属于仅仅属于伦理了,属于一个人的道德方面,家庭政治学的第一个,伦常道德。人家孩子如果有机会敢跟你说的话,第一个我没有选择让你这么做,如果你让我选择,我还不选择当你单身的孩子呢。

你不能把你的压力和把你曾经孩子没有选择权你的选择当成了你的资本来威胁孩子。这已经不是母子关系或母女关系或者父子父女关系,你一定要记住,这个时候要记住,这个孩子是你的选择不是他的选择。这个时候咱们要想什么?战友们!我看这多少人了?很多战友给我发信息,是单身母亲或单身父亲,这个时候大家要想到的事情啊,当你有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兄弟姐妹们,特别是单身孩子,我有很多很多朋友是单身孩子,最大的压力就是如何回馈自己的母亲。

我说到这的时候,我想谈谈孝敬和孝顺和效忠的问题。大家记住,我是最不孝顺的人,我可以做到了孝敬,还不错,孝顺是绝对没有的。我跟我娘吵架那多了去了,非常,你们无法想想,现在想起来就自杀一万回我都无法谢罪啊!还有一个就是效忠,我对我父母这个忠啊那是百分之百的,但是没到愚忠。顺——没有,几乎是零。另外一个就是孝敬,我对我父母的敬,我觉得给我自己打50分或者50分以下,因为我们这个成长和文化,现在想想过去做的一些事儿和说的话,对母亲和父亲是极大的不敬。

接上文——

郭先生0314I每个人都在探讨自己的人生让自己的生命丰富多彩

郭先生0314II儿女不能谈论评价父母私生活的家规和家族经历

郭先生0314III百善孝为先几乎是中国历史文化中所有的核心

郭先生0314IV一胎政策是最大的大屠杀改变了无数中国家庭

郭先生0314V中共倡导人民对它孝和忠,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