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北京新一轮整顿线下培训机构的布局设计

作者:纽约香草山 文帝

三月初,北京的朝阳区、昌平区、通州区等,相继出台红头文件,整治“校外培训机构”,开始针对教育培训机构进行新一轮治理。此次停课是无限期停课,据悉最少持续约半年。

教育产业化的20多年间,诞生了无数的校外培训机构。从2020年疫情开始,已有大批培训机构倒闭。进入2021年,各行各业都在“恢复营业”,教育培训业却又迎来了新一波的“不确定性”。这新一轮的治理要干什么呢,根据各区的公告信息,不难发现:其核心是控制钱、管理人

本次整治不涉及线上,宣传口中提到的那些线下机构的问题(如:教师资质参差不齐、教学内容朝纲、交费后跑路),在线上机构也同样存在。但是,为何再次针对线下培训专门打击呢?总体而言,教育行业的人员流动性极大,而不同的科目教授的内容又有极大的“发散性”,尤其是语言类科目极容易涉及“制度的比较”与“思想的解放”。因此,管理流动的课外补习教师,掌握教师信息、授课内容及其所教学生,把“校外的教师”编成册登记下来至关重要。

事实上,各个大型培训机构,为了配合国家的进一步检查要求,不仅上传了所有老师的数据信息,且早已经开始在各个教室安装摄像头,实时记录和上传教师的课堂。并且也明确在各版“教师手册”上,明确要求禁止“讲政治”,禁止“乱说话”,为何还是得不到“国家的肯定”?因为中共觉得,这还远远不够。把线下培训老师赶到学校或线上,明显是更容易监控的。

更进一步,在本轮的整治中,要求建立公共的银行账户,美其名曰为了家长预防机构“跑路”,将机构的资金统一管理起来,上完课后定期解冻资金。这一举措,不仅可以成功清退流动资金差的中小公司,也可以把钱握在“中共”的手里。那么,中共国几十年的教育产业化带来的各项利润,都可以尽收“中共”腰包,而无论你机构的后台是谁。

如果在全国全面实行,通过这样的方式,将国家的手,伸进“教育行业大小公司”的包,控制住他们的钱,用家长的学费、机构的自费管理,将教育行业的钱“国有化”,将这部分教育资源实现“国有化管理”。用这种模式,最终可以迅速实现教育产业回归“社会主义”道路。

中共随时可以推广这种模式,到任何“预售/集资”模式运营的公司,到任何市场化的公司与行业。以“监管”的名义,行“国有化”之实。笔者愚见,这也许是郭先生多次提到的,“中共国接下来会加速开始国有化”的过程。

(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校对/发稿:飞虹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