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云长天时评40期】中共是“完美犯罪”学理论践行者——案例十六:(四)江泽民论教育

作者: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捆绑CCP一千年

前言:邓小平改革开放后不久,中共国人慢慢地摆脱了饥饿,私营经济逐步放开,大学教育开始正常化。直到1998年6月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上,江泽民当选中共党的总书记,掌握中共国权力,可以说,江泽民绝对是站在“64”英烈的尸体上起来的权力核心人物。卸任后一直垂帘听政(Manipulate politics behind the curtain),控制胡锦涛政权,直到他亲手把习近平送上权力核心的那一刻,即意味着江家王朝的势力走向没落。话归正题,江泽民在教育上的功过是非又有哪些?笔者试图揭幕中共国最黑暗又最扬眉吐气的江泽民、朱镕基时代的教育黑幕。而这些黑幕背后最令人记忆犹新的就是小学到中学的择校费以及中共国两代人价值观的扭曲。这甚至拖垮了千万个家庭,也毁掉了孩子们的前程,其经济损失无法统计。

一.江泽民时期的教育是家庭难以承受之痛

江泽民时期教育市场化程度到了极其扭曲的程度,人们普遍感到沮丧的是孩子上学面临“择校”,也就是不一定在你家附近就近入学,而是都希望把孩子送到好的学校里去。中共国政策是适龄儿童就近入学,如果想上好的学校,就跨学区,交高昂的高额择校费。一位家长的心里话这样说道,“我真的后悔呀,如果当初没交那3万元,女儿至少比现在快乐。”面前的丽媛,眉头拧成了疙瘩。3年前,丽媛也是这样拧着眉头,不过她当时愁的是如何把手里的3万元交出去。她女儿因为学业压力,长期处于紧张高压状态,最后孩子因身体原因把信心彻底击垮了。这位家长说。一次出差前去学校看孩子,“不经意地向教室里望了望,我突然看到女儿就坐在几乎跟老师并排的一个单独的位子上,其他同学正在热烈地跟老师讨论着一道物理题,只有女儿缩在那,眼睛空洞地看着黑板,毫无生气”。(见《搜狐教育》)

像这样痛苦的家庭,被毁掉的下一代比比皆是,他们只是沦为没有思想的学习工具。对于学校灌输的有害的、有益的知识都是被迫接受。当因为择校导致学生出现社会问题和少年犯罪问题增多的时候,这会威胁到政府的公信力,因此,就此问题,时任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在一次教育《谈话》中说:谆谆告诫家长们应该抛弃把读书和受教育看成是“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的敲门砖,应该把孩子培养成对社会有用的人才(见《鲁迅小学》),家长择校的背后真的是为了孩子将来“金榜题名”吗?社会真正的良性发展是人尽其才,若政策只能有一条路可走的时候,谁甘心自己孩子掉队呢?于是,择校的高压,各种培训班的“充饥”等等现象就可以被理解。当你发现孩子如果不上大学,出去打工不可能在中共体制内工作,体制外的工作又会因为不可预料的各样行政手段被边缘化,甚至被淘汰。人生如此没有保障的前途哪里有洞房花烛夜?

择校费的问题不仅择校这么简单,首先著名中小学自然有他优质教师资源过度集中的问题(相对中共国环境),这自然形成学校和学生多极分化现象,优质学生往往出生寒门,公务员和官员以及富豪、中产阶层的子女自然是霸占优质名校招生名额,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区区几万、几十万择校费不成问题。而寒门优秀学生花光父母所有积蓄进入这样一个名学校后,孩子们的互相攀比造成的自卑心理,其痛苦不言而喻,这直接给家庭关系造成严重伤害。

自90年代和00年代以来,社会舆论最多的就是择校费的合法性质疑。“据了解,义务教育阶段名校收取‘赞助费’其实是‘合法’的,经过有关部门许可。北京市小学和初中择校费的‘法定’标准约为3万元,但因人而异,被要求缴十几万、几十万元的大有人在。”(见《环球网》)但笔者知道的事实显然不是这样,所谓择校费合法,也许是中共教育部内部口头约定,3万作为最低门槛,也就是名校里最差的学校。根据学生家长交的择校费实际情况看,根本就不是合法的,因为学校收取择校费后从来就不给开具发票。所谓择校费,美其名曰赞助费,合法性何从谈起?这是一群将所有人当傻子的做法。

如果学校是知识的宝库,作为有知识的老师们来讲,把人当傻子的游戏为何屡试屡爽?居然有一家重庆的小学为此搞了一个有关择校费的辩论会。做完秀了,有变化吗?笔者仅选取一组辩论作为参考:

校方:“学校收取择校费是在国家教育部门规定的范围之内,并不属于违规。而且择校费是一次性的消费,回报就是获得进入学校学习的机会,这是一个公平的选择。”

家长方:“如果择校费妨碍了社会主义的公平性,我们为什么要允许其存在?如果择校费合法,那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何在?”(见《大渝教育》)

笔者彻底无语,在9年义务教育阶段,择校费作为一次性消费,居然仅仅是获得入学门票,而且还说这是公平的。天底下有这样的黑帮学校吗?从逻辑上讲,首先是违反了义务教育法,因此,他们不会傻到给你开发票。而家长们的发言显然是被允许的演员。“如果择校费合法,那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何在?”问得好啊!解气啊!有用吗?择校费不但继续交,而且越来越高。这也是一种完美犯罪的心理使然,因为家长们敢怒不敢言。笔者试想,如果中共国的人们都有条件移民会怎么样?中共政权的完美犯罪的玩法就不可持续了。因为他们没有韭菜割就没饭吃了。香港就是个例子,几乎都要移民走人,剩下的是不反共的。于是习政无奈,限制你。人走可以,钱留下。

图片来源

江泽民要求“家长要把《谈话》作为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思想武器和行动指南,一定要重视对孩子进行思想政治和法制纪律教育,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使其增强自制力、鉴别力、抵抗力,自觉地抵制拜金主义、享乐主义和各种歪风的干扰。”(见《鲁迅小学》)这种赤裸裸的威胁又怎能教育人呢?学生在交付昂贵的择校费后,买来的其实不仅仅是入学门票,还有一个有力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武器”,用他武装学生的三观实在是一种反人类做法,当这种马克思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幼小心灵后,自然会抵制西方文化,把“拜金主义”和“享乐主义”这样负面用词妖魔化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而他们的子女都是没有“自制力、鉴别力”的人,都堕落到西方国家去拜金和享乐去了。这既是郭文贵先生一再说起的,共产党从来不允许人民享有体面的生活。生活一旦改善一点,就有各样运动把你打压下去,这就是社会主义教育的产物。

二、江泽民的958、211工程背后的战略野心

时任中共国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周烈表示:“985工程”、“211工程”人为造成了大学的三六九等。985、211的错误导向助推了应试教育。“985工程”、“211工程”是大跃进式的跨越发展;人为划分“985”、“211”的做法是一种政府行为。”(见《澳洲新闻》)问题是这些问题的提出本身,教育工作者心里都知道,这就是江泽民的智慧所在,学者还是有一定程度发声的自由,与习近平新时代的做法不同处在于几乎不会有因言获罪的案例。首先,这位校长提出了教育等级是人为造成的结果,而非市场化竞争所致。并指出中共的“教育大跃进”做法透露了中共教育行政干预背后的阴谋,——目的不在教育本身,而是一种国际战略,就是今天世界上看到的结果。中共打响了统治世界的第一枪,超限生物基因战。

综上所述,表明江泽民时期那一届官员还都是有一定能力的标准政客。他们懂得在政策与舆论中间玩平衡术。更懂得在于什么时候做出一点倾听民意的虚假姿态。就像养鸡场老板,如果要养高质量的柴鸡,你不会愚蠢到把鸡都关进一只笼子里养,而是会让部分鸡在有限的露天范围内觅食,于是,这些鸡们就会向笼子里的鸡炫耀他们的自由,这和习近平时代相比,实际上不只是监狱空间大小的问题。确实有一定程度上的区别,但本质上没有变化,即习近平给人能活动的空间极度大地缩小,社会压力正在与日俱增。

究竟什么是“”958和“211”教育工程呢?笔者从来没有听说任何一个西方国家把对教育政策的制定定义为“国家战略”,这很容易给人一种这样的认知,中共国的教育工具就是国家战略打击武器。笔者根据这两项教育工程分别加以论述。

1,所谓“985工程”,即1998年5月4日,时任中共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庆祝北京大学建校100周年大会上,江泽民宣布:“为了实现现代化,我国要有若干所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一流大学。”(见《985》)这个时间正好是“六四”大屠杀第十个年头。人们仅把天安门事件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没有人会因此继续悲愤。这就是郭先生3月11日视频直播时援引中共前国家领导人的话说,“中国人忘心大”。而中共政权正好利用了人们面对这种国家机器碾压后不敢反抗的心理,再来和你谈教育,关于教育计划的真正意图是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但人们应该从江泽民(以下简称,江)的北大建校100周年讲话中可以窥见一斑。江在这个讲话中的关键论点依旧是尊毛,依旧称按惯例将西方文明对清政府的一次历史性教训为“列强入侵”。 江说,“一百年前,在列强入侵、民族危亡的历史关头,中国发生了戊戌变法。一批爱国志士喊出了兴学图强的口号。”(见《北大演讲》)这是一次赤裸裸的将清末的民主法治社会的萌芽运动归功于共产党口里的爱国主义运动,实在是有辱戊戌六君子的殉国精神。可以说,戊戌变法的百日维新运动和后来的北大五四运动的学生们那种赴死忘生的爱国精神如出一辙。因为那同样是一次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共产党最完美犯罪的欺骗在于篡夺了“戊戌变法”和“五四精神”的成果,他们以为自己能通过蒙住人们的口和眼睛就可以接过中国现代史上一次又一次地公民意识觉醒的爱国运动先贤的衣钵。可以说,中国最大的封建极权政党每年都要纪念五四运动。奉为“青年节”。这是世界文明史上最卑鄙无耻的一次文化清洗。其实,真正爱国的青年,大学生应该以沉默不参与的方式抵制中国政权对中国现代化启蒙运动的侮辱,而不是为他们的篡夺做历史背书。

图片来源

前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先生于美国时间2020年的5月5日在弗吉尼亚大学米勒中心对“五四运动”做了一次精彩的演讲。五四精神的宝贵之处在于胡适先生打破了专制集团对知识和话语权的垄断。并批评了北大学者辜鸿铭精英沙文主义者反对白话文运动。博明引述了辜鸿铭赤裸裸的挑衅性言论说,“辜鸿铭在1989年8月写道:‘想想,四万万人,九成识字,结果是什么?想想,在北京,马夫、苦力、剃头匠、店小二、小商贩,懒汉、猎人、流浪汉都有文化,同大学生一样,都想参与政治,我们的美妙处境会怎么样呢?’”(见《西岸观察》)这正是中共政权一直认同的观点,今天的中共,对于剥夺平民受教育的权利最好的做法就是使其学而变为中共专制机器人,为此采取的是一种思想控制的完美欺骗式的办法,目的是以中共的意志力为转变的教育模式,试图将所有人塑造成反社会型、表演型、自恋型的人格障碍综合症这样一种反人性的教育体系。迫使中国人对西方文明普遍存在一种文化认知障碍。首先,防火墙是阻隔西方文明最直接的手段,其次就是迫使人们处于一个无形网络监狱环境中。因为你学习的教科书是中共编的,你学而时习之,自然就听党话,你追求进步,就要入党。中共永远只给人们一条路的选择,即你必须选择顺服共产党,要么你被体制边缘化。只有你成为中共信赖的人,你自然会愿意帮中共管理那些体制大网的漏网之鱼。不听话、反党分子就是漏网之鱼,我们都是。闫博士,郭文贵先生和其领导的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人都是漏网之鱼。

对于这些具有公民意识、社会良知的真正爱国者们,博明先生提到的张鹏春和胡适都知道“中国人不适合民主”是一派胡言,是最不爱国的论调,是极其荒谬的说法,台湾就是最好的证明,没有人在自由的环境里还想造反的。因为你有造反的权利,政府也有公正审判的权利,而不是被消失,被心脏死等各样离奇的死法。博明先生继续说道,“真正的五四精神的继承者是具有公民意识的中国人”(见《西岸观察》)而不是中共国的居民。这是江泽民专政以来第一次以极权沙文主义控制了北京大学。百年北大,曾经由美国的传教士司徒雷登建立,起先被毛泽东称为“中国人民的好朋友”,而后被毛树为敌人关系。

江泽民继续说道,“北京大学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是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和五四运动的策源地,最早在我国传播马克思主义和科学、民主的思想。”(见《北大演讲》)而这句话更具有迷惑性。中共国学子们最搞不清的就是以北大为“新文化运动的中心和五四运动的策源地”这一概念。准确地说,“新文化运动”不是五四精神的代表,而“白话文运动”才是五四精神的源头。可以说,上帝在中国同时给出了两种价值的判断,一派,以胡适为代表的白话文运动,真民主也;另一派,以陈独秀为代表的“新文化运动”,假民主也。这两股思潮并未合流,而是被中共混淆视听后的一种“五四运动的假说”。何以见得?笔者援引陈独秀著名的“德先生、赛先生”的观点说,1919年,陈独秀在《本志罪案之答辩书》中提出“本志同志本来无罪,只因拥护那德谟克拉西(民主)和赛因斯(科学)两位先生,才犯了这几条滔天大罪的。我们现在认定只有这两位先生(民主与科学),可以救治中国政治上、道德上、学术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若因为拥护这两位先生,一切政府的压迫,社会的攻击笑骂,就是断头流血,都不推辞”这不是地道的民主精神吗?怎么会是假民主呢?因为,陈独秀接受的是马克思主义思想,他于1921年当选中国共产党总书记,是共产党第一任总书记,后来因反对接受共产国际的大量金钱和鸦片援助被开除党籍。可以说,陈独秀走的是今天共产党所走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独立路线,这在当时国际共产主义思潮汹涌的潮流来看既不现实也过于幼稚。笔者同样作为安庆人,一直对陈独秀的政治思想持反对态度,被人视为神经病。笔者在这一议题上颇费笔墨的目的在于更好地揭露江泽民有关五四精神的完美欺骗,希望中国人不要继续陷入中共主导的五四精神中去。

2,所谓211工程,按江泽民的说法,即“面向21世纪,建设100所世界一流大学”。该计划是1991年4月9号提出的。7月27日,国家教委向国务院正式上报了《关于重点建设好一批重点大学和重点学科的报告》。报告中提出:“建议由国家教委设置重点大学和重点学科建设项目,该项目简称为‘211’计划。”直到2006年8月3日验收通过,历经15年。(见《211》)即江泽民时代的大学学科建设具有中共国家战略的世界布局,因此,他们论证过程的可谓严谨程度还是可圈可点,也许其中关系到很多大学的利益受到侵害,而引起多方阻挠所致。不管情况如何,这为中共蓝金黄世界和与世界大学间人才的互动与勾兑打下了深厚的基础。不过,承诺的100所世界一流大学目标并未实现,但为中共习政实现全球统治野心提供了可能性。试想,若不是习总加速师继续末路狂奔,中共的完美犯罪学心理怎么会这么快被识破?

三、江泽民的百所世界一流大学梦

说到建设100所世界一流大学引来的国际笑话倒是很多,一位北京师范大学教师透露,“中国政府奖学金标准每人5.92-9.98万/年,这对于来华留学生是什么概念呢?首先,这远高于中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让我们来详细对比一下我国居民收入,2018年我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见《知乎》)但笔者相信,这样比较客观,超出国民平均收入的奖学金对于欠发达的非洲地区还是很有吸引力。但这位老师还透露,很多假洋鬼子,即中共官员子弟和富豪子弟以留学生身份参加清华北大留学考试,既能考上清华北大,又能拿钱,真是不错啊。不过,究竟留学生规模有多大呢?“根据教育部发布的年度数据,如果将各类留学生加总,他们的存量已从2011年的29万人上升到2016年的44万人,接收留学生的高等院校则从660所增长到829所。中国已经成为亚洲最大的留学目的国。”(见《知乎》)

一位叫“小婷”的推特网友2019年7月16日发布了一个任志强讲话的视频,视频中,这位被中共习政打入秦城监狱的任志强说,“艾滋病在全世界都在减少,唯独在中国大陆大量爆发。尤其是在大学,就是因为中共无偿的、给钱的引进了这么多非洲地区的留学生,他们在不断地把艾滋病带到大陆来。”而一位叫“紫诺”的推特用户于2019年7月13日发布了一个新唐人的视频,视频报道了“中共教育部命令,女大生陪读男留学生,一个男留学生可以配3个中国女学生,女生不同意将被扣除学期德育分。山东大学回应称,中外学生‘学伴’活动合法且正当,符合教育部鼓励促进中外学生交流的精神。”在面临指责后,便拿中共黑帮教育部口头文件说合法正当来搪塞。正如这个推特账户所言,“符合一个留学生每年可得10万元以上补贴。大陆贫困地区多是,有钱上大学还要被逼做‘慰安妇’人心丧尽!”这大概就是习近平政府为了完成江泽民提出的建党一百年,到2020年,要完成建设100所世界一流大学目标的任务搞的拉郎配(Induce men to be husbands)吧?不仅如此,江泽民对共产党人提出的奋斗目标是“再经过半个世纪的努力,到建国1 0 0 周年时,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将会胜利地得到基本实现。”(见《北大演讲》)于是就有了习近平亲自指挥脱贫攻坚战,终于在2021年2月25日宣布中共国不再有穷人。人们也可以这样理解,中国共产党要求在他百岁生日后,就不能有穷人。因为他自己即将走向坟墓,需要消灭穷人来为自己陪葬。

走过江泽民时代的中国人,如今正在经历习政恶法,对江执政的评价竟然是好忧参半,甚至多数人认为江泽民远比习近平强万倍,只是碍于江对法轮功活摘器官的反人类做法使其不敢过高评估江泽民。但笔者认为,习是忠实执行江的政策,当然,这有习的巨大政治利好,期待成为中共第二个毛泽东。这也因此使江泽民大为恼火,无论江满意与否,习注定要成为历史人物,那就是现代社会的新纳粹领袖——习近平。而江泽民也终将会因为中共的垮台为他活摘法轮功器官被推上纽伦堡武汉审判庭。

四、结论:江泽民时代教育被习近平“双一流”宣告终结

习近平于2015年提出双一流大学建设模式并没有论证验收过程。基本上是在江泽民“世界一流大学”即958、211工程基础上一拍脑门决定的产物。不过,这些概念,西方人千万别在吃饭的时候看到或听到,不然有辱绅士颜面。一个不争的事实,大学能否进入世界名校行列,不是“建”出来的,也不是“搞”出来的。要学到山东大学,忠实践行江泽民提到的“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的观点,虽然江明着是否定,习对江的说法是心领神会,于是,世界双一流大学就是山东大学“双陪睡”模式。(两个中国女学生配一个外国留学生模式)。

言归正传,所谓双一流大学,这不过是在江泽民时期建设世界一百所一流大学的一种加速灭共的过程而已。因为设有马克思主义学院和生物学的双一流学科大学有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农业大学、北京协和医学院、武汉大学、西南大学;有设有生物学但没有马克思的大学有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南京大学、东南大学、浙江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厦门大学、河南大学、华中农业大学、中山大学、(见《维基百科》)这是维基百科2016年或2017年的资料。如今有生物学,没有马克思的大学基本上不存在,可以说,原来只有6所北方的大学和亲共的武汉大学有马克思主义学院,其他南方10所大学都没有马克思主义学院。

笔者根据一个奇怪的思维逻辑得出上述一些数据,即大学仅存的一点独立思考空间在习近平亲自指挥领导下全面沦陷。由此可见,笔者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即中共病毒也可以称为马克思病毒,中共教育,可以称为马克思、列宁主义教育。病毒——超限生物基因武器在中共眼里就是马克思主义精华钥意,马克思主义本身就是超限战代名词。说到这里,人们应该有理由相信,中共国的教育在江泽民眼里就是马克思主义,人们从沉睡不醒,甚至装睡的国人身上可以得到印证。他们惊恐于中共病毒真相,他们继续选择沉默,害怕这些会打破本已宁静的家庭……。

无论国人境遇如何,又是如何思考未来人生,习近平和他的猪队友们的加速灭共行动不仅摧毁了14亿家庭的未来,也彻底摧毁了江泽民百所世界一流大学梦,摧毁了中共自己一手营造的全球统治的帝国梦。我们迎来的将是蓝蓝的天空、蔚蓝的大海的蓝色梦想——新中国联邦的和平崛起,它将在教育上肩负着14亿国人开启民智的教育和真正自信地走向国际学术交流的和平之路。只有14亿中国人思想的智库之钥被开启,必将如泉水般为人类文明贡献应有的迟来的智慧结晶。同时,我们有理由相信,新中国联邦的兴起是历史的必然,也是亿万没有向中共政权屈服的有使命感的中国人和世界和平力量努力的结果。愿上帝祝福新中国联邦!

2021年3月15日写于东亚

参考引用资料:

北大演讲
澳洲新闻
鲁迅小学
大渝教育
211
958
双一流
环球网(择校费)
维基百科
搜狐教育
西岸观察
德先生
知乎

免责申明:本文只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校对: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東洋武士
责任编辑: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文小白
发布:喜马拉雅东京樱花团 / 煙火1095

0315C103a


+8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