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1年3月3日文贵先生直播视频

1
3月3号,尊敬的战友们好,七哥乱聊直播,乱聊加健身直播。兄弟姐妹们啊,你看我昨天啊,哇噻(郭先生看手机信息)。我这个跟战友常用的手机,这个是小的iPhone12、这是大的iPhone12。昨天突然间就是,怎么戳也不管用。就是有时候叭一下就黑屏,有时候啪一下就闪屏。哎!你就按不进去,按哪都不管用,关机也关不了,被黑了!然后呢一直到今天早上刚才我才发现,哎管用了、管用了。但是昨天晚上换了个新的手机、新的手机、新的手机,换了个大的iPhone12。哎呀哇噻,这共产党我咋惹你了,最近又开始黑我,哇噻!

(郭先生看直播留言念留言)美女与野兽,叫我,叫我!叫你了,七哥。哎呀,这家伙,谁说,七哥,念念我呗!我看谁呀?霹雳无敌,叫七零后觉醒,七零后觉醒,被七零以后觉醒,天呐,犯过啥事儿啊,哈哈!共产党真是最近有点害怕,我发现啊!

2
这个我们的总裁一大早上就给我的报告,这洛杉矶才几点呐、五六点钟。每天他们都是这样、鸡蛋,每天早上醒来漱口、一杯温开水,然后吃一个苹果、刷牙洗脸,然后热身,然后一杯咖啡一个鸡蛋、然后锻炼,这就是七哥的生活。 我发现GTV现在特别好,从这个我的IPAD上看百分之百是我自己,我特讨厌发出去不是我自己的感觉。这杯子真是中南坑的,这真是中南坑老杂毛送给我的,这下面还有编号呢。这帮孙子,什么习办呐、李办呐、吴仪办呐、什么刘什么办、还有什么中办呐、这办那办的,都是办坏事的地方。你说咱这拿着中南坑的杯子砸中南坑、挺搞笑的,哈哈哈。

韩国姐姐念你,音画不同步,真的吗?有音画不同步吗?不能够啊,有吗?我看看,这木兰在线呐。木兰,是音画不同步吗?木兰木兰,你在哪儿?我发现一个问题,武侠义七哥喊你,这一会儿上来了上来人了哎。

3
哎呀,听到我肩部响了吗?G-Fashion啊,全新的啊,刚到的啊。太舒服了,你看你看、看,嗯特别舒服、郭氏设计,全世界独此一家。我特讨厌外国人所有都这样,(把衣服领子拉下来)这样,非常不好,一点时尚感没有。我看到飞飞,DC的飞飞直播穿那个G-Fashion多酷、多性感啊,加上她性格活波特别好。现在同步了吧?同步了,木兰说了。就是嘛,那个战友谎报军情啊。好,兄弟姐妹们,现在我们说正事啊。这个很多战友给我发信息,说这个拜登政府要给这个中芯国际放生,然后如何如何……很多战友们、特别咱们体制内战友,在一周以前就跟我说他们得到这个消息。他们内部嘛、知道的早,然后说拜登现在完全倒在了中南坑老杂毛的裤子底下了,如何如何的…….

我不这么认为,我不这么认为。美国的政治它是一个两派你死我活的斗争,而且这个斗争之间现在打的、最唯一的牌就是中国共产党。就是病毒和中共经济、然后是大屠杀、反人类罪、还有香港事件、还有他打不打台湾,再一个就是美国内部的腐败。不就这么点事吗?对不对呀?你能让人家美国人在这个时候啥都不说,就听咱的、就灭共,凭啥呀?凭啥?你不灭共,你让人家美国人给你灭共去,对吧,凭啥呀?包括体制内的战友们,你有种你弄死几个中南坑的王八蛋、老杂毛,当当个英雄,你老喊啥口号啊?对吧?就像前天咱有位战友是吧,你手里面有枪、你有兵,是不是?你随时可以起义呀,你可以当当英雄嘛。你不要老责备美国,你可以骂美国都无所谓,关我鸟事呀。但是我们都革命不建立在依靠任何人身上,不存在任何幻想上,也不能有任何责备上。

你看那帮欺民贼要钱都时候,伸手伸的啥都行,手一拿回来钱都是你都错,我噻四个手指头。都是你都错、都是你不对,对吧都这德行,他大爷来的,然后就是哎呀美国不民主了。你看那滕彪、乱轮彪强奸、强奸彪骂川普总统。好像……你给人家川普吃人家屎,你把你爹你妈带着吃人家屎都不配,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说人家川普怎么怎么着,人家川普人家祖宗八辈拉的屎都轮不着你吃是吧。你算个鸟哇是不是,你算个什么鸟啊,还是没嘴的鸟。就凭你那副德行,就凭你那操行劲,还说人家川普总统,对吧?还有个海外欺民贼到美国来要饭吃,提供假文件,领人家的、吃人家的这种福利,还在那块批评着美国。这种让真有病,我跟你说不是一般的有病。这个国家给了你自由、给了你安全,你有什么资格批评人家?我们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批评人家,有种回去呀,别在这呀,对吧?

4
就像国内战友给我说的,你都干到正部级了,你连这点脑子都没有啊?你当了一辈子被强奸、天天替共产党站台,你现在支持爆料革命你以为就是神了?你就是正确的了?不是的!你也不要骂美国,拜登还是川普他不管是谁,咱没有资格命令人家,咱也没有资格骂人家。咱只有把自己的事情做得更好,这事唯一的,是吧?人家拜登给中芯国际放行,关咱啥事啊?对共产党好啦?中芯国际放缓了是吗?咱有种别让他做,咱把中芯给它掐死。在灭共事业上,中芯算个啥啊?啥也不算。更重要的我今天为啥说这话呢?我这憋了这一个星期了,很多人给我发同样的信息。我就很纳闷,上到部长级到中南坑的战友下到咱平民战友,为什么对这事情这么敏感,就不看明白这本质呢?

我轻易的不想把这话说出来,因为今年我不想把这个事预料出来。因为去年咱太早爆料、太早重磅中的重磅,导致很多咱在美国政府里的战友很被动,让共产党提前发现我们干啥了、提前蓝金黄去了。蓝金黄完,阻止了三十几个案子的发生是吧,咱就不想让它知道。结果共产党所有的情报机构天天看我们爆料直播、看文贵报平安视频,然后分析、分析完就开始采取蓝金黄、提前去堵截去。所以这帮王八蛋就是特别的坏!所以今年我就不提前预报,我让你不知道。实际上中芯国际,我今天告诉大家怎么回事。

我跟大家比的例子,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老娘村里的人也叫舅舅的人到东北去,卖山东老家吹的小哨、哨和小笛子、还有带气球的,他卖那个去啦。那时候也叫投机倒把,到东北卖这个东西去、贩卖。然后就跟我爹我娘讨论,什么叫做回头汤?我就跟感兴趣,我那时候很小也就是七、八岁吧,我说什么叫回头汤呢?就是在山东老家有老人过世啦、要临走前,有所谓这玩意儿调的汤叫老人喝下去,老人会回过头来。快死啦,回过头来然后睁开眼睛然后说,“孩儿啊,我的钱在炕底下藏着呢,我的钱在哪埋着呢,还有什么金银珠宝,然后是分给你大姐什么钱、三姐什么钱。”把遗产分配完,一倒就走啦。就是叫什么啊?回光返照汤!我那时候很小,听上去挺搞笑的、也挺神奇啊。那还有这个啊?

那有没有喝了这汤继续活下去的呢?那没有。这是我小时候听说的。后来就是大家知道我很小、不到七、八岁吧,第一次吧,回山东老家途径北京、山东,折腾好几天。在火车上连沙发座底下都钻不进去,在厕所门口呆着,人家厕所里面也给塞着,没人上厕所。哇塞那个难受好几天,大家都知道我多么传奇的经历。那个时候回到老家第一次,我就打听谁家有回头汤。我就老忘不了这个事了,人们觉得我很奇怪。后来真遇到我叫老老爷爷、老老老爷爷、老老老爷爷的妻子、老老老奶奶,小脚就这么长,老人家现在还活着呢、一百多岁了,这么长的小脚(七哥比了个手势,大概十厘米)。我问她啥叫回头汤?她就给我解释解释,后来就明白啦啥叫回头汤。就是最后一分钟勾兑点什么营养,给老人家临死灌一下,能把人激回来,有可能激回来,然后再重新分配一下资产。反正最后我是明白啦,这人是活不回来啦、救不回来啦。

今天拜登给中芯国际是啥,知道不?给的就是回头汤。快死个球了,被川普弄死了、掐死,掐死了。哎,别、别、别掐死,现在,共产党我给你点回头汤。然后回头汤一喝,然后(说),拜登同志,我的钱在哪儿呢,我的钱在哪儿呢。

5
就这么点儿狗屁故事,是吧? 你说中芯国际,你告诉我中芯还能回来跟以前那么强大吗?谁告诉我谁能让它跟以前那么强大?我敢跟任何人对赌,中芯已经死了、100%死了。就像当年的ZTE川普玩儿它一样,给你喝点儿回头汤、掐一下子,给你喝点儿回头汤、掐一下子,最后掐死个球的。这里边谁弄钱了?沼泽地。谁弄钱了?美国的沼泽地和中共的沼泽地——上海帮。上~下、上~下,把所有的老百姓钱全弄走了。中芯国际、还有什么中海油、还有未来的微信、还有什么民生银行、招商银行、汇丰银行、东亚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北方工业集团——就是搞武器的、保利集团、保利地产都是这个结局。就像这个华为是一样的,掐死你、给你喂点儿返魂汤,告诉我资产在哪儿呢?然后别人一看,哎呦可能有……最可怕的是咱们现在内部的战友、还有咱们战友以为什么:它回来了、不是回光返照,好像又重生了。我告诉你绝不可能!

世界上的投资和金融家没有一个是傻子。说中芯国际,川普回来、蓬佩奥回来、还有班农回来、皮特纳瓦罗回来,谁回来都得把它掐死。这像家里一个老人快过去了、给掐死了,家里面另外一个什么所谓的坏女婿、闺女想要资产,给弄个返魂汤。但另一个、恨你的来又得掐你一下子,直到掐死你为止。它已经没有任何能力再站起来,再活回来了。这对咱爆料革命是多大的好事!任何真心灭共的人都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多次发生、反复发生。当年ZTE发生的时候,我跟大家说什么?大家去看看我当时的视频,我说ZTE一定会死,但是不会像你想象的那样死。

你知道我有一个哥们儿搞基金的,在ZTE死~活、死~活、就还魂汤喝的过程当中,你知道他赚了多少钱吗?30亿。过去总共投资了不到1亿,起起伏伏回报不到1亿5,还投了将近7、8年。但在ZTE这死死活活当中赚了30亿现金,现在去新西兰了。买一大房子、一千多个area,养了一堆小毛驴、养了一堆马。这哥们儿跟我说,他说七哥咱法治基金你做任何事情况下,法治基金捐个几千万美元没问题。这就是人家离开了,说亚洲我都不会再回去了。别说中共国了,亚洲我都不回去了,这是真正的玩家。就一辈子人吧,有人磨剑、磨磨磨磨,磨完以后卖了,磨磨磨磨磨。他那不叫剑,他那是贫贱的贱、磨的那个贱,知道吗?但有的人一辈子唰唰唰真磨的是剑,一生只玩一次,“啪”,是不是?敌人的首级斩下——就是共产党、或者是投资的目标。赢了30亿走了,这是高人。

很多人以为拿个小牙签儿,我挠你、我挠你、我挠你、我挠你,你以为就当剑用了?你糊弄你自己。这件事情的判断,是一个人的智商、情商、和你的真实能力的问题。这是真的看出一个人的智商和能力的问题。所以说中芯国际、台积电,我再告诉你台积电一定会倒得一塌糊涂。它就倒在共产党上,它会被沼泽地无数次灌还魂汤。喝~死,喝~死,最后结束。它谁也挡不住哇,它是大势所趋。话又说回来,拜登政府放一个、掐一个,喂一个还魂汤,这种玩术符合美国利益。最重要的符合他本人利益,最重要的符合他本人的利益。

6
那么中心国际这件事情我上周知道以后,我就怕他不干这事儿。因为他干这个事儿的时候,国内的沼泽地也跟着玩儿。中心国际的爹是谁呀?它爹是共产党,它娘是谁呀?美帝国主义的所谓沼泽地。这俩人在一起嗯、嗯、嗯。。。是吧,诞生的是什么?诞生的是魔鬼。它越在这块儿嗯、嗯、嗯。。。是吧,诞生的小魔鬼越多,它会挑起共产党内部的巨大的内部斗争。上海沼泽地还会像玩ZTE一样,继续在这起起伏伏的搞钱。

咱们看到国内有几个战友搞财经的,我就不说具体名字了,他讲得都对,他是看现象。就(像)看皮肤病一样,一看皮肤有病,拿点儿什么牛皮癣膏哇,什么、什么贴点膏药,贴上去没用的,这个病的本身是在身体里边出来的,是吧。我们看的是这个人,他还没有出来皮肤病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他要出皮肤病了,这是我们与众不同的地方。而且我知道出完皮肤病以后,它会不会变成皮肤癌?我们知道共产党哪儿能变成癌,哪能自然恢复,哪儿能再洗一洗就能好,这是共产党的皮肤癌的走向。你别以为给它一个什么中芯科技,他接下来很多都会放生,包括华为都要放生。

华为真正的老板不是共产党,是中南坑的那个人,你们知道是那个人,是不是?是伟大的老元帅、伟大的领导,跟上海沼泽地都没球啥关系,知道吗?所以说他们拼死救回华为,那是他符合他家的利益。江山是人民的,他家也是人民呢。我见过、听说过共产党好多当官的说。我说:唉,你们不是为人民服务吗?你怎么只为你家人服务啊?他说:唉,文贵你说的不对呀,唉你这可不对呀,你这可是有误会的。我们家人难道不是人民吗?这王八蛋我见过好几个。后来我就无语了,我就不说了。

我就跟你们说一个某军委副主席,现在已经死球的了。哇塞!我上他家一看,哎呦我的妈呀!这么大的院子,上百个女士兵伺候着他,哎呀我的妈呀。什么他那个一个堂妹住在那儿,从屋里出来都是五六个兵抬着,还有几个小男孩儿在后边拿着拐棍儿。哎呀我的妈呀,在院里晒着太阳,我就怕她把太阳给摘下来了。我就开玩笑嘛,中午去他家、在西山,然后我再中午吃完饭、喝点儿酒,是吧,不喝点儿酒也不敢。我说:首长,你这老说为人民服务,你看你们家这个,谁像你们家是的?一两百口子为他家服务啊!我特别记住啊,这老王八犊子他喝那么多他没迷糊。他突然跟我说:文贵,你这个你是有问题的,你这个思想是有问题的。所有的那屋人全都傻眼了,你知道在你没跟那些人打过交道。跟那些人打交道,真跟伴虎一样啊!一句话就要你的命啊!那下边人,你看当那个奴才、那个服务员,他们每个人你都不知道所谓首长服务员。战友们你们想想,以为首长睡睡哪个女当兵的是多大事儿?那是你八辈子烧了高香了,你见那女服务员对首长那个照顾。你能想想,农民的孩子从来没疼过爹娘,十几岁所谓被弄去了选美、选美、选美,培训、培训、培训到首长家去了。那就是首长家的家奴啊!那就是一个物件,像手里所谓玩儿的那个扳指一样物件,想咋玩咋玩,想放哪儿磨屁股就磨屁股,想磨磨胳肢窝子磨磨胳肢窝子,是吧!想在裤裆里磨两下磨两下,想扔就扔了,他就是那个感觉。所有那些人一看首长对我(这样说),全傻眼了、全看我,我乐了。

我说:首长,啥意思?”我们家、我的家人难道不是人民吗?你这个理解是错误的。”想一想一般人都懵了。是,人家家人也是人民啊!我问他了,我说:那我们这些人民家里边,那我家里边咋没有那么多人?”那我可以给你家送去人呢!我给你派个,马上!这个勤务长小张,给文贵家送上100个我们的女战士。”我向天发誓!这是军人,送100个、200个,郭老板,还不用付钱,原话就是:”郭老版不用付钱。”这就是中共的真正的嘴脸。

你别以为他在跟你开玩笑,他是真心这么认为的,这个是最可怕的!就像九指妖一样,诶,我改了支票了,我改了付款单了,你要的时候我不吱声,我不回答你,是吧;然后你再跟她要钱,你写遗书;你再要钱,你再要钱,我给你上帝是不是;你再要钱,你再要钱,你再要钱我给你真相。她认为是真的,这个王八蛋!你知道吗?她坏人,你千万记住,别以为坏人她知道我在干坏事,她不觉得。军委副主席张同志,眉毛很长,是吧?一家人家在那陪着,哇塞!在哪晃荡晃荡的,你说她一个表妹都受这待遇,我都怀疑她表妹跟他啥关系,是吧?咱那草根的孩子就给他家当奴才去了。这是共产党真心的就是他认为:为人民服务,我家也是人民,那么中南坑里边的人非常清楚的,他不认为这个华为是我家的,有什么不对。那么我家人,我家就代表着人民呢,我家人也是人民呢。

你问问江泽民、你问问这个韩正、你问问曾庆红,你问问所有的上海帮这些人,你问问江绵康、江绵恒,是不是?还是江志成。他没有半点不觉得,说我是中国人民的主人是有什么不对的。他不认为说:江山是人民的,江湖是人民的。人民是我的,我就代表人民。他一点儿都不这么认为,这就是真正的中国的真相。所以说中芯科技,他们认为那上上下下、炒一炒挺好啊!他炒一炒,我弄点钱。他没有任何想象说:你炒的时候把老百姓的钱炒没了,他说你的钱就是我的钱。

就像九指妖一样,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我的钱是我的钱。你跟九指妖要钱,九指妖从头到尾没花过一分钱,撒过无数次谎。每次都说:”我从来没拿过一分钱。”一回1万2万,然后我给义工了。去你大爷的!FBI、国土安全部会跟你说清楚。国土安全部、美国FBI调查完所有的事情以后,我们特别希望他调查,因为他对我们新中国联邦、我们这些人(调查),到底有没有洗黑钱?有没有骗钱?涉不涉嫌犯罪?会对我们重新认识。等到新中国联邦出现在美国政府名单的时候,这是对我们最好的背书。这叫什么?这叫KYC,这叫背景调查。如果咱真有洗黑钱犯罪、还有诈骗、象九指妖一样,那你等着吧,什么狗屁新中国联邦?进监狱呆着去吧你,对吧,这就是我们最希望的。

那九指妖你啥结局?她百分之一百进监狱!篡改银行票据、谎话连篇、拿掉所有不属于她的钱、制造假文件、虚假承诺、假合同,然后还威胁战友、让人写遗书、跟共产党合作,然后满口雌黄、然后在银行、在律师面前全撒谎、作伪证。她1000年她也出来不了!她跟他儿子令狐、叫什么魏丽红?九指妖叫魏丽红,儿子叫什么?哎呀,叫啥呀?叫魏啥呀?魏修竹、陈其生、赵明、PJ潘,潘杰好像签证要到期了,要跑回去了吧?你跑到哪儿也跑不了!你能出了境,我都给你磕个头,你要能出美国境,我给你磕一个。你PJ,你试试去。是吧?那么,战友们,这就是一个共产党它的心态和坏人的心态永远是,它不认为自己在干坏事儿,这是一个我说完啦。

第二个关于咱们,说哪儿去啦呀?直接干五台山去了,这跑题了。我们要说一个,昨天那个G系列很多战友在问说,这农场那农场取消了。战友们,没有取消任何农场,就是在这个投资过程当中,战略性地资源组合,没有取消任何农场。今天一大早上,玛莎:七哥,你能不能又不说我们农场啊?很多人以为我们农场被并了。谁要并你们农场了?谁并你们农场啦?没人要并你农场啊,谁要并你农场啦?非常简单,就是因为你是初始公司,初始公司啊,初始公司,听懂我意思了吗?你是爹和娘的关系呀。如果你觉得G-TV我说是儿子,不是,那就是G-TV是娘,现在弄了20个爹,20个丈夫,就是干共产党去了,就这么简单,行吗?诞生的所有的椅子就是孩子,是不是啊?就是孩子,那都是股东嘛,都是家族成员嘛,对不对呀?然后集体灭共去。——基本上是这个概念。

那么这些农场你不能多,人家法律有规定,你不能因为灭共,说你这就整出了几十个出来,那不行的,它有限制的。那有些农场你的这个投资,和战友们委托你,你就没必要嘛,你的利益照样。该管的管理费,你就把这个加给其它强大的农场。因为你得有收钱的能力,再转款的能力,还有律师、还有会计师,这一堆的文件,你干嘛做那么多呢?一个,额度有限,所以把那些我说像韩国农场啊、像玛莎的俄罗斯农场啊、西班牙农场啊、小皮皮法国农场啊,是吧?还有康州农场啊,是吧,还有几个准农场啊,你还没形成规模,你把你的业务就这一单再投G-TV的初始投资,去弄到这个其它农场代理你。这个代理当中该给你的费用给你,就这么简单。再者你啥也不受影响,不是为了战友好吗?

一定记住,初始投资是组合家庭的一员,创始家庭的,是爹妈身份。椅子是这个家庭成立以后的第二代成员;现在战友们直接进入第一层,成就了第一个家庭成员,就这么简单!因为我用专业术语给你们说吧,很多战友听不懂,还有人在问我,七哥,啥意思?啥意思?我真没法回。我那个手机我从昨天,就投资者那个手机,我昨天从律师那儿拿回来,我给大家回信息,我开始680,我回了四个半小时了,690,因为里边信息就叭叭叭就回,因为有的战友,我回一次,他给我回复一次,我回一次他给我回一次,完了,3次4次,所以实在我没办法。我想给战友们多回,因为很多这个关键时刻我得给回复。人家律师拿着手机呢,这律师在美国的律师可不是拿你钱就替你说话,他比那个检察官、他比调查部门还认真,这个信息我得拿走,这手机我得拿着,你没办法。这就是美国法律,这是我们追求的,也是我们想要的,是吧?咱就得尊敬人家。所以那个手机我就给大家回,有些我真回不了,太多了。你问我啥叫初始啊?初始和椅子有啥不同啊?战友们,所以我今天赶快直播。

初始和椅子,初始就是成立这个家庭的限制,中国叫一夫一妻制,在中东也是一妻三夫制,一妻三夫制。咱现在呢,由于过去那是成立完家庭以后,才邀请你们进来当了家庭二代——叫椅子。这叫什么?这叫私募。可以搞三回,私募第一次,私募第二次,私募第三次。就是组建家庭,Saraca是爹,G-TV是娘,他俩一结婚有了咱们这个新的家庭成员,是战友们、是咱们新的兄弟姐妹们。那么再有第二次兄弟姐妹们,第三次兄弟姐妹们,然后就上市了,然后全世界大家都来当兄弟姐妹们。这回不是,这回是一个Saraca爹,现在一个丈夫,现在弄了二十几个丈夫来了。这个家庭这是一妻多夫制,这事儿挺夸张,所以共产党很害怕嘛,它就怕这个Saraca这样的公司。那么这个时候战友进来以后呢,全都直接升级,这就是为什么你是椅子,是房子下面的椅子,现在是盖房子时候把你盖在了房子里,你是房子的一部分,房东啦。千万记住,这些进去以后的这个农场,进去拿到的股份,是他本人所拥有的股份,他给你手上的就是G-TV股份,不存在所谓的给的是他本人的股份,不可以的。你拿到手的就是股份。

例如啊,例如,我们再探讨一个更好的……哎呀,我在想说不说呢战友们?搂不住了有点,……“椅子成房东”——说对啦!

所以说我们得感谢这个没毛的豆豆,没毛的豆豆我R你八辈祖宗你,你这个坏种,你简直是坏到家了,你说我对你多好,萍水相逢,给你几千美金,对你无限尊重,结果你个混账东西,干尽杀绝之事,毁坏我战友,伤我新中国联邦,此账必算!此账必算!和九指妖有一比。但是最后,七哥的本事就是,你的坏,你那个坏脓水,我能变成双氧水,我能变成清水,我能变成力量,真谢谢你!当我最后大梦方醒的时候,我突然间我从房子里面我真的是,我要兴奋得跳,我想唱一首歌,我想感谢豆豆。因为啊我突然发现,由于你这个坏啊,还有九指妖这一折腾,九指妖这VOG诈骗,也帮了我们,一下子让我们找到了另外一个层次。

就是把战友变成初始,把整个G-TV、Saraca和G-News升级到云中去。现在搞的叫云计算是吧,我搞的叫云平台,呵呵呵,云平台!你大爷的,你真帮了我了!就是我真的是冥冥之中,老天爷帮咱爆料革命。战友们你去想想,这得是多大的力量才能帮到我们这样,是不是?SEC调查,这么长时间,官僚至极,咱以后再说这事。啊,各种力量的渗透,是吧!结果弄来弄去,啪,七哥的想法来了,想法来了。这么多战友要自杀,要抱着孩子要跳楼,是吧,很多人要自焚,七哥压力倍增啊。咋办?咋办咋办咋办,迫在眉睫,怎么办?也不能让SEC把咱们都逼死啊,一千三百个人的希望也不能少啊,G-TV也不能因为共产党的怕,这个G-TV这个爹,这个娘,这样伤害我们那,是吧!

抱怨是没有用的,靠实力……咔,主意来了,上天来电:初始。把战友们……你看,这就是当你想到对别人好的时候,为别人负责任的时候,你就会得到上天的这个灵感。把战友们椅子统统变成房东,还变到天上去、云上去,不受任何房子控制。你房子要盖到人家地上,盖在美国,人家美国管你啊,是吧,你盖到英国,英国管你啊,咱这回得盖到空中去,在空中就叫云中,云中的平台,云中G-TV。卧噻,把我给美透了!

所以说,牛了。无非是,就一个代价:七哥还有背后的投资者,他们要付出代价,他们少赚点嘛,不就这么简单嘛,叫战友们,叫战友们地位高一点嘛。那如果当初认为这个平台就属于战友的,就是为爆料革命,又何尝不可以呢?为啥不行呢?除非是我私心太重,和投资者,机构者他认为这个G-TV不应该服务爆料革命,那你当然不同意啦,是吧。对不起了,啊,七哥得告诉机构投资者,你必须得尊重这个条规。大家,只有战友好,大家都好。我当时给他提了一个方式啊——我这乱说的啊,乱说的啊,你别当回事啊——我当时提了一个疯狂的方式,他们全都懵了啊,这个咱们联盟委员会的委员都知道。我说完以后,他说,我求求你Miles,你在直播中能不能不说这事儿,能不能不说这事儿。你说我说不说啊?(读战友名字)玟欣、G-玟欣啊、李玟的玟啊,不是那个文欣。搂住、搂住、搂住,战友们都让我搂住。我发现让我搂住的都是真战友,说“说!说!说!”的那全是五毛儿,可能啊,“说吧!文贵先生说吧!”这都不是绝对不是椅子。“说的”不是椅子啊,“不说、不说、别说、别说”。

我就简单说一小点儿吧,昨天我直播完以后,就我那手机我回不完。只有一个战友是咱在美国的战友,投了80万个G-TV椅子、10万的借款项目。他说,七哥,我退60,我留30投资。只有一个,所有其他人全部说,七哥,所有的钱可以捐给你,捐给你,所有人都说,你说咋办就咋办,给你七哥,几乎都这样,你说咋办就咋办。所以我昨天晚上我给那个欧洲的那两个律师,我说我想把这个东西发给你,我想让你看一看。为什么我做出这个决定,你觉得我是个疯子。但我让你看一看,世界上有一个国家,有任何人,能得到这么多人的信任吗?而且这些人说,七哥你把钱退回来会要了我的命,七哥你把钱退回来会要我全家的命,七哥你把钱退回来我全家可能失去自由。还有超过一半的人说,七哥我投资是为了灭共,我不是往这赚钱;既灭共还要赚钱,可以,但是你要选择是灭共还是赚钱,当然灭共!我说为什么这就我做出这决定,因为他们心中把我放在了他们脑袋之上,我当然要把我的战友,这1300把椅子放在我的脑袋之上;你们外国人不懂,但我请你学一学。他们很感动。

我说,所以说我说的计划一点儿也不疯狂,我只是把我的战友放在了和我平等的位置上。我考虑他在考虑我的头之上。我没有把我放在第一位,我没有把你们机构投资者放在第一位。这是个基本的,我们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和G-TV存在的原因。他们现在明白了,越来越明白。比如说我这很简单,我们战友,退款的时候SEC他必须得给俩选择,它不给俩选择会死很多人。一个是他们知道有多少人不能直接退款,它不能退款啊,对吧?那不能退款的话,他们就是,他的钱就指定第三方。一个指定到我们这个农场啊,战友们到农场那儿去,去拼爹去了,是吧,这个就直接就……填表的时候就三项选择可能。一,退到你原来账号;二,指定到你指定的账号;第三个你现在,你可能,你可以买G-Club啊,对吧?你可以买G-Club啊,对吧。你懂我意思吗战友,下面的话我就不说啦。下一段话我就不说了。你可以买G-Club啊,这个倒合理合法吧,五万块钱一个卡,你买俩、买仨。现在我告诉你,我说,G-Club你们要修改章程,每个人可以买n张卡,为啥不能买n张卡?对吧?你买10张卡就50万,你买20张卡就是100万。为啥不可以?你想买100张就买100张。买100张就500万。对吧,然后下一步,然后、然后、然后、然后你们就懂了是吧,我就不能说了。大家懂我意思吧?

而且我还不,他们能把我们掐死吗?唉,掐不死。反过来说了,假如到时候G-Coin、G-Dollar要上市的话,我买G-Dollar去啊,我买G-Coin、我直接买G-Dollar去。买G-Dollar是不限额的嘛,它就是美金对美金嘛,我买G-Dollar去。我过得了这个啥,我直接买G-Dollar了。我有了G-Dollar,我爱买啥买啥。我买股票,我买锅,我买碗,我买盆,你管得着吗?……另外,我说那我买啥,买任何东西你都管不着,那我买G-Dollor我去干啥都行。反过来说,我想拿钱我随时可以拿走啊,G-Dollor是随时变成现金的,一秒钟啊,我一划就变成现金了。你管得着吗?你管不着,对吧。那G-Dollor也可以买任何,你明白我意思的啊,什么都系都可以买。G-Dollor也可以到农场去说:唉,农场我给你投资,是吧。这农场里面说那可以啊,给你啊,是吧。我给你这个,是吧,你想要的东西,都可以啊。他能挡住吗?

当时我们给SEC说了,VOG,VOG的所有的投资,我们强烈要求,跟希望SEC写的协议当中,把VOG的给写上去。原来他这个是不写的,我们一定要写上去,我告诉律师团队必须写。写上去,就把VOG所有过去战友的投资给它法律化了。就写什么:VOG的投资我们要退回。一共咱这块儿收了6000万,来到这个VOG的——这个傻货,这个九指妖,这个烂货——这6000万这一说呢,现在因为在凤凰城百分之百在刑事调查,我告诉大家的是,她一定会进监狱的。只要仍然说退回去,这个钱就会退到司法机构去,就司法机构监管的账号去,也可能是FBI,也可能是CIA,也可能是那个Homeland国土安全部,也可能是法官指定的账号,那咱们VOG的战友的钱就安全了嘛。这个6000多万一退回去,在那个地方,人家会主张给原来的所有战友退回去。到那时候战友同样有两个选择,一退回你原来的账号,二退到你指定账号。你继续可以买G-Club,你可以买G-Dollor,或者你愿意把钱你爱干啥干啥去,或者你买完G-Dollor以后你再去买什么山啊、水啊、地啊,什么股票啊,随你的便。

不但让我们战友这次没受到伤害,还让我们战友有了更多的选择。兄弟姐妹们,您觉得怎么样?七哥就这本事儿,这就当年我和盘古大观和盖裕达的时候,每次事情过后,七哥都上一个台阶,遇难呈祥不是吹牛的。你不能像海外那帮欺民贼那帮啥叉,你过一段时间你会看到好几个案子,我会咋赢他们你看着,不是上次几个傻货一辈子的Loser,因为他永远不会赢。他是遇灾成大灾,遇灾成难。厉害不?兄弟姐妹们,厉害不?这就是七哥说的,所有任何战友记住七哥说句话,1300把椅子,你们受到共产党的威胁和伤害,和受到的这些不公待遇,我绝对一个都不会放过他们!记住我今天说的话。第二,你拿过来的钱,一分不会少,只会多不会少。

我刚才给大家说一个啊,更疯狂的,大家你们别吓倒了,我估计听完以后,老班长长岛哥,我估计直接昏过去了,如果你们想看他昏过去你就听我说,不想看他昏过去你就别让我说。(看屏幕)Low着Low着,Low住Low住Low住,别说别说别说。

现在有个问题啊,就是我简单说一下,也简单说一下啊,昨天晚上勾兑啊,昨天晚上勾兑。因为呢,一你这个G-TV这个资源得卖出去,卖回到云中平台去,卖完以后要重新评估。这跟我想卖多少钱谁管不着,因为这不涉及第三方,是吧,我卖一毛钱,你管得着吗?我卖一块钱你管不着,他只要有一个第三方评估,但是你没有这个其他股东给他评估多少钱,那你是多少钱就多少钱,是吧。

卖完以后,再重新拼爹的时候,拼共产党的爹,给共产党多造些爹的时候,是不是,那么怎么办呢?那评估就照那个耶鲁的第三方,斯坦福,或者是英国的剑桥评估,这样评估。人家已经问过了,一星期(前),说怎么一评估都得给你评个几百亿去。哇噻,这把我给吓坏了啊!我说:几百亿,我这战友哪有这钱呐,没这钱呐!我说,但是,你能不能评得越低越好啊?这个,反正这不是私募,无所谓的,这是投资原始股,不受限制的。你可以发股一块钱,你可以发股一分钱。但是呢,原机构投资者要求一个:重新评估。因为,他拿钱了嘛。现在战友们,你们一分钱(没有),说来说去你们没拿一分钱,就是那钱你没有,没花你一分钱。人家是花了这个钱了,是吧,人家要求评估。

所以这些数据和这个平台属于人家的。这没办法,这是共产党还有没毛的豆豆,还有九指妖,共产党折腾的了。要恨,恨她们去,是吧。那评估,那要一评估你想想,那战友们就歇菜了。你就是拼爹进来你也不能这,你也不能说这个,人家说要评估,你也不让人家评估啊。这没辙了,昨天晚上遇到的新问题。

那我给他了个建议。我说:如果你评估,比如说你评估了100亿美元,比如你评估了500亿美元,我有一个要求:就是我原来投资椅子的这些战友们,按照当时的比例给我们战友。就是说,原来参与的人,人家是一块钱一股,那你现在评了100亿的时候,那就不是一块钱一股,是一块钱十股,一块钱五股,因为涨了五倍嘛。你要涨了十倍,那就是一块钱十股。你不能让我战友们吃亏!就是说那最低也得评个五十亿美元,五十亿美元我说那也很简单,就是一块钱一股半,1.5股,那不是就一股了,就是2.5股。2.5股,对吧?我说,最起码的,你得让我们战友享受原来的待遇。他们也觉得很疯狂。你算是,Miles你这太疯狂了,全世界没有人这么做的。我说,但是,就是一个前提:我战友得到的一个不能少,只能多,不能少。多少?就凭这两个。第一个,公司的总价值,和战友一块钱一股,不能少。说不定,还可以那样让你折腾一下呢,是吧?为啥不可以啊?最终要跟着一条,所有这些平台必须我战友绝对控制权。绝对控制权,现在是战友,和我那个家族基金,加一起绝对控制权。一定是的,否则绝对不可以!

这就是七哥告诉大家,你们有n个选择,愿意跟的就跟;不愿意跟的,走。走的时候,欢迎;跟的,咱们继续奋斗。这就是七哥要说的。

所以说,中芯科技,七哥跟你说了,折腾它必死无疑。还有几个国营企业,接下来都会折腾。都会灌还魂汤。就是这个,这个回光返照汤,最后人家沼泽地弄点钱。谁也挡不住。共产党的核心是,不是为了人民,也不是为了所谓的党的国家,是为了那几个家族,能尽快把钱拿走。这是他们要干的,他们要洗钱,真的要洗钱。

再一个就是我们G系列,这一次让我们学会了更多,成熟。直接将G系列不在人家的地上盖房子,要在云中盖房子。最后,在云中要搭建出我们自己的国土,自己的平台。然后战友的投资,有n个方式会让你们获得更多更安全的投资,更好的回报。这是今天开始说的,这是今天七哥所说的中心。还是那句话,兄弟姐妹们,任何事情都要做你力所能及能承担的。任何事情都要做你坚信的,否则别做。现在,俺要去继续锻炼去了。我要继续锻炼,我要现在从这里开始,为75亿全世界人民、14亿新中国联邦人、台湾同胞、香港同胞、西藏同胞祈福!为我们爆料革命的所有战友和家人祈福!

阿弥陀佛!今天的直播怎么样?怎么样?这件衣服漂亮,今天穿着舒服,新的啊。我再告诉大家,就是这个G-TV一定是战友的。哇,好看啊,这个好看啊。说实在话,你说七哥这个帅吧,确实有点与此不同——不玩点不要脸的不拉倒啊。这个帽子在大牌里面是460美金,那咱G-Fashion战友买,那就差太多钱了,保证是一个厂的,一模一样的,还没上市那,你看这质量,你看,是吧?Take Down The CCP !Take Down The CCP !我看那个DC的菲菲讲的Take Down The CCP的,Take Down The CCP,没劲儿,得喝点酒,Take Down The CCP !发自内心的才行。

这也不错啊,国内现在战友一见面,你被郭文贵骗了吗?你被北美教练骗了吗?这样,Take Down The CCP !

我觉得真的是很多美国人最爱占便宜,见面,这帽子我想要,直接就说要。凭啥给你呀,对不对?好几百美金,你不买去,你干嘛这要?是吧?就爱想要,占便宜,就是不给他,去G-Fashion买去。确实好,这个料子大家看明白了这个料子?跟咱原来的郭战帽,那个质量是天地之差,天地之差,天地之差。确实,后面这个信仰之星也漂亮。中,卖衣服卖完了,郭骗卖衣服卖完了,郭骗,郭骗又卖衣裳了……我那天律师让我展示黄河边他的YouTube网站,一打开电视上,嚓嚓嚓,全是骂我的,把我给笑坏了。我说我特别开心这样。他说,你为什么要笑呢?这律师问你为什么要笑呢?兄弟姐妹们,下面回答我为什么要笑?

我看看啊……战友们,为啥可笑……这帮人渣……为啥笑你知道吗?他们蠢,傻呀?我看看战友们……肛门找屎吃……我告诉战友们,你一定要记住,包括你们,我曾经在山东的老家,我跟当地的,每次回去都山呼海啸的拥着我,我说我有个要求,你能不能让我和你们信访部门这些人聊聊天。最后当地竟然把我的一个老师叫去了,当信访主任去了,陪着我吃饭,一堆人。我说我也讲讲咱老家的信访,我说能不能把我这话你们多给他说几遍,说几回试试啥感觉。他们同意了,还拿着本子在那儿记。我说我看到老乡们有的人上访,上访达十年一件事儿,先不管你的事儿是对是错,咱那时候不说共产党是对是错,我只告诉大家,我给你算算账,你生命里有多少个十年。十八岁以前你不懂事未成人,四十五岁人以后逐渐走下坡路,到六十五岁的男人和女人基本上身体属于调整半废状态,六十五岁以上,为啥这人都五十、四十五到六十五是一个犯罪的最高峰期呀,叫抓住生命的尾巴。我说你那你从十八岁到四十五岁之间是多长时间,也就二十多年,那你从四十五岁到六十五岁也就二十年,二十年七千天,二十年七千天,两个七千天是你最好的时间,一万五千天,这说明你没有病、没遇到灾难还有饭吃的情况下。你一上访十年、三年、五年,浪费掉你或者你一千天,或者你一万天。我说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受到惩罚就是你,不论你对与错,你把生命耗在了路上生气是五年到十年,它绝不证明你执着,也不证明你坚强。因为你去的上访那个地方,你不是在跟正义打架或者也不是跟别人打架,你是在跟你自己打架,你在跟完全没有影子的鬼在打架。我就没好意思说,那个流氓共产党能找到真相吗?那不可能的,是吧?你浪费你生命不值得,与其花十年三年五年去干这种事情,你不如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你生活上,让你强大上,等你有机会的时候,你因为有能力了站得更高,你会实现你的梦想。我说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就是浪费你的生命。我说假如有一天我惩罚我敌人的时候,我一定耗死他,我说即使我的敌人我有权力我有能力我把他送进监狱的时候,我一定不会让他呆在监狱里死去,我一定让他活着。我让他看着我强大,我让他看着我活得好。我从爆料革命第一天我就给大家说过,让敌人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你活得比他好,你比他强大。

最后是,他们开始给人讲话就是把我这话给大家说,还什么讲咱们老家最成功的人就是文贵、郭七儿是吧?你们知道人家讲这观点,很多人都自动都散去了。所以最后是我们那个老师被当去了妇女主任、信访主任,战友们你们可以打听打听,在山东济南,山东济南,你可以问问济南信访办的人。

那么黄河边我为啥笑他你知道吗?我最怕从2017年就黄河边这号人啊,还有什么熊宪民呐、屎诺呀,还有孟维参这帮孙子,我就怕他们停下来了,他不吱声了,完了,知道了吗?我希望他这一生都耗在砸郭上。但你发现有聪明人吗?有极聪明的人,砸几下就跑了。你像那个鸡腿潘什么,我希望他一辈子他年轻的生命,你看鸡腿潘那个脸胖得、肚子大得,真的像一个死猪一样的德性了,你看那个样你看那个德性,他本来生活中个子极小、极为龌龊,他这个嘴歪眼斜,你看那个样儿。你看那个高冰尘那个德性,还有一个加拿大的叫什么玩艺砸郭的,死不赖咧,简直我看,那天我看他那出来的时候,因为头一段有人去黄河边抗议的时候我看他出来过,我都没时间看他,上来所有的什么砸郭的。郭文贵我的生命中,不可能说,我真的上厕所都不会花给高冰尘,但是高冰尘却把一天最好的时间花给了我郭文贵。包括他老婆、他孩子每天都听着他郭文贵郭文贵骂我,骂时间长了不骂,他老婆孩子受不了了,听得我已经成了他生命的乐章的主题曲。

如果我能成为一个我敌人的生命的主题曲,耗掉他百分之八十的生命的话,这是我赢了。所以我的律师让我看我特别开心,我说他在骂我的时候,你知道我在干什么?我在灭共、我在享受我的生命、我在追求我想要的、我在享受我已经得到的,他知道他说那事情是真是假,他知道那些事情他能有什么结果,他拿共产党那点小钱,他在卖他的良知、卖他的生命,包括他的家人所有的空间都在乌烟瘴气中干这种事情。就像一个人造毒一样,你在卖给别人毒的时候把自己也毒了,所以我很开心。

所以我看到法庭当中那个有些人瞪眼撒谎,就像郭宝胜那当时气得(郭先生模仿郭宝生翻白眼儿)哎呀,然后那个熊宪民还弄个小口罩,还弄个小围巾——那个狗的就是现在我们家狗都有,我们家笨笨啊Snow啊,都好多人送的狗扎的围巾——我后来才知道熊宪民上法庭为了让自己显得酷一点,上那个DC开庭还弄一个狗的围巾再扎上来,就那样。但你看那种龌龊、夏业良那种病态……对了,九指妖原来是郭宝胜的秘书,秘书啊,秘书啊,有没有睡过午觉不知道啊。你看那些人整个人就砸郭就是变了,就觉得那个人都是,你看夏业良那人就是个病人啊,精神病人,还有那个孟维参,你就看那个眼睛,拧巴的慌,那就不像个人样。你一看放眼一过去——坏人,一看我们这边——好人,我们的矍水台在现场一看——好人!还有咱们好多战友,这边——坏人!这边全是水灵灵的,你想想战友们,咱们爆料革命四年,砸咱的人都砸成啥样了?你给我找一个砸郭的人把自己的脸给砸好看了,把自己给砸得很有钱了,砸得现在生活比以前好,你给我找一个。你找一个出来,包括什么吴征啊钥匙澜呐,是吧,孙力军啊、孟建柱啊、王岐山呐,你找一个出来……这就是那天我笑的原因。

兄弟姐妹们,这个世界上最荒唐的事情,就是你信你不信。如果信的你一定要百分之百信,不信就不要信,不要在信与不信之间晃荡,这个晃荡就是来浪费你的生命。这个人活着最怕没有个希望,就混荡、混荡、混荡、嘚不嘚、嘚不嘚地。你最起码有一个希望,灭共或者你去挺共,你去挺共就使劲挺,灭共你就是坚定地灭。就怕在这两者之间——完蛋了,你啥都不是!所以说跟大家再分享这个啊。

现在那些砸郭的人,你想想,没有那些砸郭的人咱没有那么多流量,咱没那么多人知道咱,他把我砸成啥样了?呵呵,是不是啊?他能砸成啥样啊?盲流子弄成那样还有饭吃吗?啊?熊宪民进监狱是百分之百的,法庭就等着判呢,孟维参进监狱咱等着呢,乱伦彪已经是就是已经人都快完了,听说老婆都跟他离婚了,夏业良那孙子是不是当绿帽子当了半天,现在苦不堪言,没人搭理他是过街的老鼠狗一样,还有什么,你像那屎诺就不是个人,那是个畜生,他本来就是个垃圾,现在比垃圾还垃圾,还有那个郭宝胜那整个还有知道他吗?我想不起来还有谁,还有鸡腿潘是吧?还有日本的什么相林什么相林秃头相林,还有什么袁白冰,哇噻,还有这,我突然想起这人,很滑稽呀。行啦,俺啥都不说了,啪啪啪(郭先生击掌三下)!郭三秒,我去关机去啊。大家看着这个衣服,知道这感觉吧?一摸,耶!

G-news编辑部
(YIMING(文鸣)、Ara、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杯酒渐浓、贝贝、兰草(文泉)、文顾、shangshang、SCELF(文正))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