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起源调查员为武汉实验室辩护,并将无法进入武汉实验室归咎于“反华政治言论”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 -WZ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 -Mike Li
编辑:康州盘古农场 -轰炸机

据《华盛顿观察家报》司法部记者杰里-邓利维撰稿:

WHO-你去过武毒所和蝙蝠洞吗?看看那些编织谎言和传播谎言的人们,他们是怎样在一起沆瀣一气的

*移除数据库是因为黑客攻击

*携带病毒的蝙蝠距武毒所千公里之外

*反华政治言论阻止WHO起源调查

*蝙蝠,野生动物,家禽和农场繁殖

2021年初,世界卫生组织(WHO)调查新冠肺炎在中共国的起源的团队的一名关键成员为武汉一家实验室将一个病毒式样本数据库从公众视野中移除的行为进行了辩护,并表示是“反华政治言论”的过错导致中国共产党阻止调查一年。

川、拜两届政府的官员都表示,中共政府极力阻止对该病毒来源的调查,导致全球263万人死亡,世卫组织-中国的报告定于下周发布。中国不透明,仍在隐瞒关键数据。国会报告指责中共国的口是心非和世卫组织的无能导致疫情成为一场大流行。

周三,在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一次讨论中,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领导人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称,该实验室关闭包含数千份病毒样本的公共数据库的决定是“绝对合理的”。该联盟向武汉病毒所提供了至少60万美元的资金,用于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他声称,该实验室这样做是因为它受到了黑客的攻击。这场讨论似乎是对世卫组织即将发布的报告的预览,达扎克试图证明中共政府长达一年的不妥协是正当的,他指出了所谓的反华口号,而不是将责任归咎于中国。

达萨克此前批评拜登政府似乎对世卫组织的初步调查结果持怀疑态度,并向与中共有关联的媒体为中国辩护。2018年,美国驻华大使馆官员对“蝙蝠女”石正丽领导的实验室的生物安全表示担忧。

“当我们在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时,我当着整个团队和双方的面,问了一个关于所谓的失踪数据库的问题。石正丽告诉我们,数据库遭到了黑客攻击,大约3000次黑客攻击,他们关闭了这个Excel电子表格数据库。绝对合理。“达萨克周三说。“我们并没有要求查看数据,正如你所知,很多工作都是与生态健康联盟合作进行的。我也是这些数据的一部分,我们基本上知道这些数据库里有什么。我向双方介绍了我们与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共同开展的工作,并解释了工作内容。在这些数据库中,没有证据表明比RaTG13更接近SARS-CoV-2的病毒。“

今年2月,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频道(NBC News)报道称,“情报官员”指出,武汉实验室“出于安全考虑,从公众视野中移除了一个包含2.2万份病毒样本的数据库,并且不允许详细查看实验室的笔记或其他记录。”该媒体说,官员们“说,病毒爆发是可疑的,因为武汉是中国的病毒研究中心,而通常携带冠状病毒的蝙蝠通常是在离武汉一千英里的洞穴里发现的。”

美国国务院1月中旬发布的一份情况说明书称,武汉实验室的研究人员“进行了有关RaTG13的实验。RaTG13是一种蝙蝠冠状病毒,2020年1月被WIV确认为与SARS-CoV-2最接近的样本(96.2%相似)”,该实验室“有进行‘功能增益’研究以设计嵌合病毒的公开记录。”情况说明书补充说,该实验室“代表中国军方从事机密研究,包括实验室动物实验。”

美国政府有理由相信,世界卫生组织内部的几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秋季患病,也就是第一例确诊病例之前,症状与新冠肺炎和常见的季节性疾病都一致,“国务院的情况说明书说,这引发了对世界卫生组织高级研究员石正丽公开宣称世界卫生组织教职员工和学生对SARS-CoV-2或SARS相关病毒的‘零感染’的可信度的质疑。”

达萨克声称,“我们发送了一份想要交谈的地点和人员的名单,没有一个被拒绝。”他说,“新冠肺炎逃离实验室的理论”“本质上不是阴谋论,但很多人认为这是阴谋论,因为中方密谋掩盖证据。”达萨克哀叹自己之前在实验室所做的工作受到了批评,称其“相当具有讽刺意味”。

他还指责前总统川普竞选团队前首席执行官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他经营着作战室:大流行播客;班农的盟友、流亡的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以及法轮功,一个受到中国共产党迫害并资助大纪元时报的宗教运动,指责中共国为什么没有早点允许调查,理由是他们发表了“反华政治言论”。

达萨克声称:“在某种程度上,科学已经被卷入其中,在其他程度上,它完全被它压垮了。”“在过去的12个月里,我们一直无法在中共国开展有关起源的工作,这具有讽刺意味,因为我们本可以在那里与我们的中国同事一起工作,到目前为止,对于它是如何出现的,我们可能已经有了一些非常重要的答案,而花言巧语却让这一点站不住脚。”这些政治并不是用来帮助寻找根源的。他们只是为了帮助一个政党获胜。“

达萨克说,中国从华南海鲜市场擦拭了900个样本,并说石正丽进入湖北省,查看了1100多个蝙蝠样本,得出的结论是这不是蝙蝠带入市场的当地病毒。

达萨克说:“蝙蝠或其他野生动物携带的病毒是SARS-CoV-2的前身,它进入了家畜、野生动物、农场繁殖的动物,或者与此相关的人,并以这种方式进入武汉市场,我认为这是最有可能的情况。”

他说,“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将会有关于这些数据来源的真正重要的数据。”

今年2月,川普的副国家安全顾问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面对全国”(Face The Nation)节目的采访时说,“认为这是某种人为错误的解释,远远超过了称这是某种自然爆发的解释。”波廷格在1月份表示,世卫组织的调查是一次“波特金演习”。

世卫组织调查小组的另外两名成员,伊拉斯谟大学医学中心(Erasmus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病毒学系主任马里恩·库普曼斯(Marion Koopmann)和英国公共卫生组织(Public Health England)高级医疗顾问约翰·沃森(John Watson)也在周三发表了意见。

库普曼斯说,认为世卫组织的调查是一次“检查”是一种“误解”。她说,“我们认为这只是一个起点,而不是将得到答案的任务。”她承认,世卫组织代表团在中国的前两周存在“全面隔离”的“障碍”,然后“在访问的后半段受到限制”。

沃森反复强调,这是一项与“中国同行”的“联合研究”,并表示世卫组织的团队成员是独立的。他声称,“研究进展缓慢,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看到了很多东西。所以我一点也不失望。”

沃森说:“这并不是成立一个外部组织来调查和指责,希望找出确凿证据。”他补充说,“有一种流行的看法是,一群夏洛克·福尔摩斯带着放大镜和棉签进去辨认什么东西。”

库普曼斯说:“中共已经做了…大约3万只,对全国各地的动物进行了大量的测试,但在驯养的动物中没有发现这种病毒的证据。她说,他们被告知,“大约1000人已经努力让这些数据达到我们可以讨论、审查和审查的程度”,并表示他们与来自武汉市疾控中心、湖北省疾控中心、中国国家疾控中心和武汉实验室的工作人员进行了交谈。

所以我们走访了三个一直在积极工作的实验室,包括靠近市场的实验室,包括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库普曼斯说。“我们讨论了他们的研究项目、常规检测项目、他们的工作方式,以及他们在员工健康监测和检测方面所做的工作,在此基础上,我们得出结论,发生实验室事故的可能性极小。”

川普官员,如前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和前国务卿迈克·庞皮欧指出,有证据表明新冠肺炎可能起源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中共政府对此予以否认,并对其源自中国表示怀疑。

文章来源:https://www.washingtonexaminer.com/news/who-origins-investigator-defends-wuhan-lab-blames-lack-access-anti-china-political-rhetoric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