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共才是美国的唯一出路

新闻来源:《外交政策》| 作者:扎克·库珀(ZACK COOPER),哈尔·布兰茨(HAL BRANDS) | 发布时间:2021年3月11日

翻译/简评:随波逐流 | 校对/审核:万人往 | Page:拱卒

简评:

中美之间的竞争已经开始,未来将如何结束?中美关系紧张会导致竞争性共存吗?还是这种竞争一定最终导致中共政权解体?美国官员一直希望是第一个结果,但他们已经意识到应该为第二个结果做准备,即美国只有在中共国政权解体时才能获胜。两党之间有一个共识,即中美关系将主要由未来几年跨多个地区和治国方略的较量来界定。因此美国的战略涉及确定今天采取的行动将如何有助于实现更遥远的目标。美国需要明确其所要达到的目标,国内人民才能接受它的代价高昂的行动,才能在外交上结成反共同盟,以集体施压的方式在军事、经济、技术和意识形态上抗衡北京当局的力量。

美国政府此前一直靠谈判、做交易的方式来应对中美竞争中出现的问题,这不但没有解决问题,还让中共利用美国两党大选的钟摆效应,采取拖延战术逃避责任,蒙混过关。美国早已认识到中美之间问题的根本是两国的政治体系不同造成的,只要共产党政权存在,中美之间的诸多问题将会一直存在。但由于中共善于煽动民族主义来巩固自己的政权,美国也担心强硬手段带来中共国上下的仇美情绪。因此,美国一直想在长期的竞争中改变中共,以达到和平演变的目的。

但到目前为止,美国不仅在多个领域的竞争中处于下风,而且助长了中共的野心。美国对中共战略的不明确以及有时软化的态度令美国丧失了很多次获胜的机会,这也让唯美国马首是瞻的各盟国采取观望态度。只有美国明确表态,才能凝聚国内资源并召集国际联盟抗衡中共。现在美方说出美国必须在对中共的态度上保持强硬,并为未来更加动荡的美中关系做好准备,应被视为一个灭共信号。只有推翻中共,美国才能真正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赢得这场竞争,全球联合灭共行动可能会很快发生。

原文翻译:

美国只有在中共国政权解体时才能获胜

美中竞争有两种可能的结果——但华盛顿应该为更加动荡的结果做好准备。

菲律宾人于2019年7月12日在中共国驻菲律宾马卡蒂大使馆外的反中共国抗议活动中,烧毁了一面用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和中共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脸拼贴成的模拟中共国国旗。以斯拉·阿卡扬 /盖蒂图片社

中美之间的竞争已经开始,但是它将如何结束?两党之间有一个共识,即中美关系将主要由未来几年跨多个地区和治国方略的较量来界定。然而,对于美国领导人希望在那之后会发生什么尚不清楚。华盛顿已经接受了竞争的现实,却没有确定胜利的理论。并不缺乏建议,但美国领导人尚未阐明,这场竞争将如何导致除了无休止的紧张和危险之外的其它事情。

从几个点上,川普政府曾论证说,与中共国的竞争是由共产党的性质引起的,这意味着只要这个政权存在,竞争就会持续下去。然而,政府也令人困惑地坚持认为,其做法并非基于“试图改变中共国国内的治理模式”。同样,拜登政府也接受了与中共国的战略竞争——就像总统所说的那样,是“极端竞争”——却没有公开澄清最终如何解决这种竞争。

中美竞争有许多可能的结果,从美国将势力范围割让给中共国,到相互妥协,到中共国倒台,再到毁灭性的全球冲突。然而,如果竞争的目标是通过非战争的方式来确保更好的和平,那么关键问题就变成了美国是否可以通过转变中共领导人的思想来实现这一目标——让他们相信扩张和壮大是徒劳的——或者这是否需要减少中共国的权力或者中国共产党的垮台。

简而言之,中美关系紧张会导致竞争性共存吗?还是这种竞争一定要通过美国挑战者的逐渐衰弱或政治变革,而最终导致政权失败?美国官员当然应该希望第一个结果,但他们可能应该为第二个结果做准备。

美国为什么要花一些时间思考一场正在进行的竞赛中的长期胜利理论?鉴于某些关键领域的竞争进行得很糟糕,因此可能容易令人着重于弄清楚当下如何处理中共国问题,同时推迟对遥远未来的理性辩论。也许美国应该只是着手于靠交易处理问题,而不是试图确定如何解决问题。

但是未能确定美中竞争的理想平衡将是一个错误。战略涉及确定今天采取的行动将如何有助于实现更遥远的目标。不同的胜利理论可能对双边外交和进攻压力在美国治国方略中发挥的作用产生不同的概念。而且,如果我们不知道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们如何衡量我们的政策方法的有效性?如果与中共国的竞争确实是对当今美国战略的根本挑战,那么美国公民在不知道最终目标的情况下,能容忍代价高昂的行动多久?

很难确定哪种胜利理论在分析上是优越的,但是相应的证据支持了这里讨论的更为悲观的理论——竞争应被视为长期转变中共政权或中共国治理方式的桥梁。对于中美竞争的发展方向,这是一个相对黑暗的观点。但是,如果这种竞争像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似乎认为的那样,是根本性的,并且如果中共国的野心像越来越多的汉学家所记录的那样广泛,那么这种观点也许也是最现实的。

然而,这一结论导致了最后一个问题:目前,分析性地结合在一起的胜利理论,可能不是在外交上最好地将反华联盟团结在一起的胜利理论。必须采取多边集体施压战略来表现出对北京的耐心和坚定。这就需要组建独特但重叠的联盟,以在军事、经济、技术和意识形态上抗衡北京的力量。

到目前为止,由于许多亚洲、欧洲及其他地区的美国盟友和伙伴仍在努力避免华盛顿与北京之间的零和选择,这一事实使召集这些联盟的任务变得复杂。这些国家中很少有人会欢迎美国明确提出的基于政权解体的战略;实际上,仅仅公开谈论这种方法可能会使召集联盟来应对中共国的挑战变得更加困难。因此,美国对竞争的发展方向的评估仍然如此模棱两可也就不足为奇了,因为分析清晰度的要求——至少目前——似乎与外交效力的要求不一致。

对于这个难题,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最终,美国政府必须对自己对中共国的战略保持坦率:如果美国官员对解决潜在问题的态度软化,就没有办法凝聚成功所必需的国内承诺和资源。民主国家不能也不应该在私人场合维持一项战略议程,而在公共和国际消费领域维持第二项战略议程。在短期内,可能有充分的理由强调建立对抗中共国所需的联盟的实际问题,同时淡化这将如何结束的更为敏感的问题。但是,从长远来看,如果不明确美国需要实现的目标,很难看清楚美国如何才能赢得本世纪的决定性竞争。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