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习】美中在中共病毒计划上是有资金流通

西班牙巴塞喜悦农场 wenwu

图片来自推特

3月17日美国前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推特上发布推文,顶级医学博士、企业家史蒂文·奎转发并评论。其大意内容为,(蓬佩奥)拜登移民政策让谁受益?人口贩子、毒品运输货车司机和走私犯。边境的危机把美国的价值观和生命放在最后。(奎)然而民主党以“同情”的名义,创建了因为拜登政府施舍进入美国得到公民身份而投票的契约移民。在伤害美国公民的同时。美国人需要醒来。另外,德州边境或许是中共蓝金黄和3F美国的一部分,怎么确保彻底灭共对于被中共病毒所伤害的人都是重要的。

无独有偶,同日川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先生也在推特上发布类似推文,并指责这是拜登政府对企业家和外来非法移民的双重标准。或许更要加多一个对象,即美国的老百姓就是三重标准——在纽约和加州的“疫苗护照”正悄悄然进行。另外,WHO的自然起源科学家仍然不能为中共找到证据,这些证据只存在于安徒生童话里。因为中共病毒的本质是人畜共患的来自实验室的人工病毒,要多少证据管够。

(大意)突发新闻→众议院民主党人刚刚投票反对要求对越过南部边境的非法移民进行中共病毒检测。但他们仍然希望你的企业被封锁,你的学校被关闭。他们的双重标准是可耻的。”

拜登政府喜爱选票多过喜爱美国人的生命,这种对草菅人命的行政手段和中共政府如出一辙,但中共更懂得如何“完美犯罪”。分子遗传学,加州大学伯克利校友罗兰·贝克在推特上发布推文,闫丽梦科学家转发。该推文表明了自然起源说是无稽之谈,更把病毒来源地指向一个单位——“武毒所”。据今日喜站推特的推文(附援引福克斯的报道视频),“武毒所”不是卫生研究机构,而是中共军方生武研发机构。美国不可能不搞清参与中共病毒计划的人、资金流向、动机,中共政府也不可能有能力单独完成这项计划。那么问题在哪是必须去了解的。

(大意)主题:有明确证据表明,中共病毒在武汉的最初传播幅度比最初想象的要高得多,而且从未在中国其他地区传播,表明在疫情爆发前它没有无症状传播。附另一位推友的数据
前国务院高级调查员亚瑟(Asher)在接受福克斯采访时表示,认为中共病毒是中共的生物武器

另附上一篇原文翻译:

中共国大规模渗透美国病毒研究所实验室

新闻来源:《门扉网》(TheGatewayPundit)|作者:乔·霍夫特(Joe Hoft)|发布时间:2021年3月16日
客贴:劳伦斯·塞林博士

它始于 20 世纪 90 年代,当时中共国军事科学家经过中共国人民解放军(PLA)的洗脑,抵达美国大学和研究机构。

然后,通过相当于链式迁移的科学交流,美国病毒研究项目充斥着来自共产主义中共国的科学家,已经在美国工作的中共国科学家邀请了亲密的同事来他们的实验室

因此,在美国建立了许多与中共国军方相关的事实上是中共国研究项目,其中大部分直接或间接由美国政府资助。

本质上,中共国占领了美国病毒研究项目,这些中共项目由美国纳税人资助,可能高达数十亿美元。

姜世勃教授,现任上海复旦大学医学微生物研究所教授兼所长,在解放军第一和第四医科大学获得医学硕士和医学博士学位。

1987年至1990年间,他在纽约洛克菲勒大学接受了博士后培训。

1990年后,姜世勃在纽约血液中心林德斯利F.金博尔研究所工作或者有过联系。

他与美国其他病毒研究实验室建立了广泛的合作研究网络,并获得了超过1700多万美元的美国研究经费,其中绝大多数来自安东尼·福奇博士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

在整个期间,姜世勃与解放军实验室进行了广泛的合作研究,这里详细描述了这一点,同时邀请中共科学家进入他的美国实验室,并培训与中共国军方有联系的科学家。

与此同时,中共国病毒研究军事项目正在大幅扩张,并利用了在美国实验室工作的中共国科学家来获得的知识和技能。

在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就读期间,刘叔文和姜世勃于1986年发表了一篇关于人体免疫缺陷病毒(HIV)的文章

1990年获得金博尔研究所的职位后,姜世勃与广州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保持着关系。

到2002年,刘叔文加入了姜世勃金博尔研究所,同时继续与第一军医大学建立联系。

同样在2002年,姜世勃与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微生物系的解放军科学家合作

2002年,第一次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冠状病毒大流行的爆发,导致中共解放军的病毒研究活动以及姜世勃及其在美国实验室工作的中共国同事的活动发生了重大变化。

在疫情爆发之前,中共解放军在很大程度上将冠状病毒视为一种兽医疾病,特别是在工作犬中。

之后,中共解放军将在人类冠状病毒研究中发挥重要作用。

这工作是围绕着两个中共国军事研究中心,即病原体和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北京微生物和流行病学研究所和北京军事医学科学院,以及南京军区下属的医院和研究所,特别是重庆第三军医大学。

参与新冠病毒传奇的三名关键人物来自中共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司令部。

他们是周宇森、赵光宇和吴宇章。( Yusen Zhou, Guangyu Zhao, and Yuzhang Wu.)

周宇森、赵光宇将成为姜世勃的长期研究合作者,周宇森将成为北京军事医学科学院病原体和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来自周宇森军事研究所的两名科学家将在姜世勃的美国实验室工作。

第一个是何玉贤(Yuxian He),他最初跟随姜世勃去了洛克菲勒大学,然后去了他在林斯利F.金博尔研究所的实验室。

第二个是杜兰英(Lanying Du),据称是周宇森的妻子,她仍然是纽约林斯利F.金博尔研究所员工。纽约金博尔研究所最近收到了安东尼·福奇博士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颁发的为期5年的赠款,总额为410万美元。。

吴玉章出任重庆第三军医大学免疫研究所所长。

来自中国的爆料革命战友闫丽梦博士声称,中共病毒起源于中共国解放军监督的实验室,使用从中国舟山采集的蝙蝠冠状病毒ZC45或许包括ZXC21,然后在重庆第三军事医科大学和解放军南京军区医学研究所的监督下进行定性和基因工程。

2002年非典疫情爆发后,姜世勃将研究重点从艾滋病毒转移到冠状病毒上,大大扩展了与包括南京军区在内的解放军研究机构的工作,并开始与美国其他病毒实验室建立联系其中一些实验室将在导致中共病毒疫情的研究中发挥作用,包括:

  • 安东尼·福奇博士感染性疾病与疫苗研究中心实验室,即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
  • 属于北卡大学流行病学的拉尔夫·巴里克博士的实验室,该实验室以其冠状病毒的“功能增强”研究而闻名;
  • 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病毒部门,医学博士德特里克堡;
  • 德克萨斯大学医学部(UTMB)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系部门,德克萨斯州的加尔维斯顿。

2015年,姜世勃是北卡大学、明尼苏达大学和武汉病毒研究所联合项目的一部分,该项目旨在实现蝙蝠到人体的冠状病毒传播。

2012-2020年,姜世勃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发表了12篇科学文章。

2013年至2020年间,他与国防部资助的生物防御和最新传染病中心的所在地UTMB发表了11篇文章,该中心拥有P4病毒研究设施,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共国军方的渗透目标。

UTMB现在有来自中共国军事医科大学的永久教师。

今天,美国病毒研究实验室几乎没有任何是中共国军方不熟悉的。

本文所描述的只是冰山一角。待续。

劳伦斯·塞林博士从国际商业和医学研究生涯中退休,在美国陆军预备役服役29年,是阿富汗和伊拉克的老兵。他是国家安全公民委员会的成员。他的电子邮件地址是[email protected]

🔗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GNEWS无关)

+8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3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