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评】亚特兰大枪击惨案 司法是止暴制乱的关键——仇亚暴力犯罪追踪报道(三)

作者:纽约香草山农场 文荷

昨日, 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市三个按摩院同时发生枪击案,造成8人死亡的惨剧。其中,6名死者的亚裔身份令舆论再次把焦点放在针对亚裔的种族仇恨上。

亚特兰大发生枪击案的三家按摩店之一,图片来源:美联社

该案的司法调查还在进行中,从警方公布的嫌疑人照片看,袭击者是白人男性。但以此断定该暴徒是因支持川普的病毒言论而作案,还为时尚早。此前的多起对亚裔的严重暴力袭击中,有黑人及其他少数族裔犯罪,而实施暴力犯罪的Antifa成员,也有许多是白人。因此,用肤色来判断如此凶残的暴徒的作案动机是非常草率的。但同时,我们在网上看到了有中共背景的大外宣平台和左派主流媒体,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几乎一边倒地将此次袭击定型为“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报复。这种未审先判的舆论导向,早已失去了新闻媒体该有的中立和客观,也更令人警惕这场风波背后企图掩盖真相、引导舆论走向的深层力量。

一、调查仇亚犯罪的动机为何总停留在表面而缺少有效的证据链?

到目前为止,没有一起仇恨亚裔的犯罪公示出罪犯是川普支持者的直接证据,或是显露出“白人至上”主义组织在背后支持的迹象。在没有对作案动机做更深入的调查,只是停留在罪犯是否在犯罪时表达了有关病毒和侮辱亚裔的说辞的情况下,我们不能排除这些暴徒是否是在某些组织的授意和资助下,制造因病毒而报复的假象,以达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从而转移对病毒来源追责的视线,并趁机抹黑因支持川普而在政治上受到打压的族群。如果没有对罪犯过去的生活轨迹和立场背景的调查,只凭罪犯作案时的片面之词,草草结案;就如同相信一个杀人犯的自我辩护,而公诉机关却不去核实求证,予以反驳的逻辑一样,是站不住脚的。在我们大声谴责暴力犯罪的同时,我们更应该呼吁司法机关依法调查,给出令人信服的证据链条,对此类案件的犯罪动机做出公示,以找出乱源和幕后黑手。

新闻截图:一些媒体毫无证据地把“白人至上”主义作为亚裔和非裔种族冲突的原因

去年以来,全美针对亚裔的暴力犯罪上升了1900%,这是个令人心碎的数字。但我们也要看到,在全国范围内,针对所有族群的暴力犯罪也在急剧上升——这与民主党出台纵容犯罪的政策,Antifa、BLM等左派极端势力的暴乱不无关系。仅去年一年,俄州波特兰市的暴力犯罪就上升了2500%。显然,亚裔并不是这场从去年以来蔓延至全国的暴力浪潮中的唯一受害者,病毒也不是暴力案件激增的唯一原因。止暴制乱的关键,不是制造更多没有证据的情绪化指控,而是在于司法公正调查、严厉追责,还信于民,不给暴徒任何施暴的借口,更不给暴力犯罪任何滋生输血的机会。

新闻截图:左派媒体以病毒来源地定义COVID-19和其变种,却只批评川普的言论有歧视性

二、媒体是否夸大了川普言论的影响力?

在这场愈演愈烈的反仇亚舆论风暴里,理智而警觉的人们,嗅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一个在川普执政四年中不断出现的现象——恐川妄想症。川普的一句话、一个动作都被媒体无限放大,被贴上各种十恶不赦的标签;而他四年来为挽救美国、打击中共所做的努力,却在左派媒体那里被轻轻抹去。比如川普在国会前发表演讲时,就因为讲话中使用了“fight like hell”一词,尽管之后他也提到了“peacefully”,哪怕民主党的官员也在各种场合使用“fight”的表达,但都无济于事,左派还是给川普打上了国会暴力煽动者的标签,并因此对其第二次发动弹劾。川普对病毒来源于中国的表态,是左派攻击川普煽动仇亚暴力的依据。作为华人,尽管我们更希望川普用“CCP病毒”来下定义,而不是用“China virus”这种会给对手抓住把柄的说法,但理智的人都明白,这个定义只是沿用了历史上对病毒以来源地为区分的做法,就如同西班牙流感,非洲猪瘟,英国疯牛病,以及新冠病毒南非变种、英国变种这类说法一样,并不是对来源地国家的人民表示种族歧视。更不要说,川普曾多次赞扬美国华人为美国所做出的贡献,并表示病毒和中国人没有关系,但这些统统消失在左派媒体的宣传中。就像中共控制舆论所惯用的移花接木手段,左媒把川普刻画成了一个“种族主义”者。

YouTube上,川普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支持疫苗的视频。右侧为网民的留言。

与此同时,媒体似乎有意夸大了川普言论的影响力。真实情况是否真的如左派描述的,川普说什么,他的支持者就会冲动的去做什么呢?笔者找到了一个最近的例子来证明事实并非如此。昨日,川普在福克斯新闻的一个采访中表示,他自己打了疫苗且认为疫苗是有效的。但从该节目下方的留言看,支持川普的许多人并不认同他的这个建议。其中,相当一部分的听众在留言中表示:谢谢您的建议,但我不会接受一个没有充分时间验证其安全性的疫苗。显然,这也是笔者和许多理性思考的保守派人士的想法。我们支持川普,是因为他在提倡安全法制、强调公平正义方面和我们的信仰与价值观相一致,但这不表示我们无条件的认同他的每一句话,更不表示我们要因为他的一句话去违背保守派尊重法治正义的初衷,去做违法犯罪的事情。如果真的有人打着川普的旗号去犯罪,只能说这个人从来就没有支持川普反复强调的“Law and order”,他不过是拿川普为自己原本就有的犯罪动机找一个幌子而已。

三、调查病毒来源是否会因担心扩大种族仇恨而停止?

这场蔓延全球的病毒危机,给整个世界都带来了巨大的伤痛。对这场危机根源的调查,是每一个受害国家的政府和民众的共同诉求。可惜,我们在这次的仇亚暴力风波中,看到了一些反对的声音。这些声音企图转移人们对病毒来源问题的怒火,让人们相信对病毒来源的追查,会导致对华人的种族歧视。这些声音来自许多亲共的华人组织和左派媒体。这些声音故意掩盖了对罪犯的背景和动机调查的呼吁,企图让人们简单的相信,一句“China virus”就是一切暴力的根源,从而掩盖了不查清病毒来源会让世界陷入更大的危机当中这个关键问题。并且,他们企图让人们误以为追究病毒来源会给亚裔带来伤害,硬生生的把中共做的恶捆绑到华人身上。如果我们因为这些暴力事件而模糊了焦点,对犯罪的始作俑者放弃了追查和惩罚,就正好中了中共的奸计,让华人和被污蔑为暴徒的川普支持者成为二次受害者,而中共和中共指使的极端组织却逃避罪责,成为仇亚暴力风波中的最大受益者。

社会关注下,中共为了洗白病毒来源不遗余力。

四、我们需要发现更多被左派媒体和大外宣刻意抹掉的数据。

追究此次仇亚暴力犯罪的根源,究竟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因病毒生恨,还是左翼极端组织刻意制造噱头从中牟利?只要有足够的信息来源,结合有关部门的公正调查,要想找出答案并不难。即便在目前从网上能找到的相关资料十分有限的情况下,笔者仍需向有关部门提出以下质问:

1、可否绘制一份仇亚犯罪的全国地图?一份由Stop Anti-AAPL Hate组织出具的2019和2020年仇亚犯罪的对比报告中,笔者清楚的看到了前五个犯罪率飙升最快的地区,前四名都是民主党主政的蓝州。其中,纽约更是飙升了800%。显然,越是不支持川普的地区,仇恨犯罪的发生比例越高。更讽刺的是,这个目的在于制止病毒仇恨犯罪的组织,成立于2020年1月——远远在病毒仇亚势力抬头之前。而发起这个组织的三家单位的主要活动阵地则是旧金山和纽约——恰恰是最早防范喊得最大声的地方,仇亚暴力犯罪后来发生得最多。这份报告中也提到发生仇亚犯罪最少的几个州,如阿拉巴马、怀俄明、爱荷华、密西西比等,这些州全部在2020年大选中大比例支持川普。因此,这些事实不免让人对仇亚犯罪的根源产生质疑。如果有关部门能够绘制一张最新并细分到每个县的犯罪分布地图,民众就能更准确的看到哪些地区发生了仇亚暴力。倘若将这份地图与2020年的大选投票中更多支持川普还是拜登的地图做比对,就能由此推断出什么地区采用什么政策更容易防止犯罪,或是更容易助长犯罪。

来自Stop Anti-AAPL Hate的仇亚犯罪案件的城市分布对比

2、可否出具一份施暴者的身份、背景和犯罪历史的分析报告?笔者从一个名为反歧视联盟(ADL)的官网上找到了一份对仇亚暴力案件的不完整报告。这份报告只是简单摘录了案件的时间、地点和一部分受害者的描述,连罪犯的名字、年龄、身份都没有,也没有附加司法调查和审判的跟进,缺少对罪犯是否有过犯罪记录的查证,更没有深挖背后是否有极端组织支持等这些关系到作案动机的关键因素。综合这些调查证据可以找出引发暴力的真正根源。

图片来源:ADL.org

3、可否尽快查清事实,公开调查结果,避免舆论的未审先判?在这场来势汹汹的风暴里,主流媒体看似是探讨仇亚暴力问题,实质则是对川普和其支持者的未审先判。在保守媒体citizenfreepress上关于亚特兰大枪击案件的报道下看到,许多网民一方面表达了对这个凶手毫无人性的愤怒谴责,另一方面也有人质疑为什么过去许多少数族裔攻击亚裔的新闻报道都没有出现嫌犯照片,而这次的屠杀嫌犯因为是白人就第一时间被公布。这是否会是继国会冲击事件后,民主党为打击川普支持者、推出禁枪法案的新一轮造势?面对民意的质疑,司法机关应当扮演好自己维护公平、惩恶扬善的角色,尽快调查、公开报告,挽救越来越脆弱的人民与政府之间的信任危机。

参考阅读:

公民自由媒体:8人在亚特兰大三个按摩院被枪击身亡 杀人者已被警方控制

反歧视联盟 仇亚犯罪报告

大纪元:病毒大挪移?透视中共的诡异宣传

编辑/校对/发稿:Irene木木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更多香草山节目资讯,欢迎登陆G|TV — MOS Talk香草山访谈 & 香草山之声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aolanqu
1 月 之前

中共指使的可能性很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