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之死》–极权专制的滑稽灭亡

The Death of Stalin

撰文作者:葛大饼

2021年3月第二次看这部电影,感觉和去年第一次看又有些不一样的想法,于是写下来,期待共产党被灭后再看又将会是何种心境。

我把整个影片划分为斯大林时期的个人专制恐惧和斯大林死后的共产党体制内斗恐惧。

这两个时期的共同特点,就是共产主义体制的绞肉机性质,也充分证明了,光死了斯大林没用,猎杀,残害百姓的事情还在继续。死了斯大林,还有李大林,王大林;死了天线宝宝,还有电线宝宝,无线宝宝。最关键是要灭掉共产党这个体制,这才是根本!也是我们最终的目标!

影片一开始就把人带入到紧张、恐惧、压抑的气氛,本是让人放松、愉悦的音乐会,可是观众席边却站满警卫,他们在监视着这些热爱生活的人们。共产党的监视无处不在,也正是这种无处不在的监视,让所有人都时刻生活在恐惧不安中。

音乐会后台工作的两个男人,因为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顿时慌乱不安,两个人因为一个时间,因为一个数字都讨论好久,谁也不敢轻易确定,谁也不敢轻易做决定,谁也不敢随意说话,谁也不想做那个负责的人,谁都想撇清关系,因为搞不好,就是丢了性命,从他们简短的对白中,能感受到每个人都深深的恐惧,害怕。

这个情节电影后面好几个片段都能感受到,比如通知贝利亚斯大林病的很严重的那个士兵,贝利亚问他叫什么,他颤颤抖抖的自己名字都说不清,后来我们也看到他被抓去枪决了。

马林科夫在斯大林聚会上无意间问起一个人,实际上那个人已经被处决了,立马引起斯大林的不满,气氛一度很紧张和恐惧,最后还是靠贝利亚掏赫鲁晓夫的裤裆来逗乐了斯大林。在大家东拼西凑找来一群老弱病残的医生团队检查斯大林死身体后,大家拿着诊断书都不敢读出来。

在解剖斯大林尸体的时候,中央委员会的人问医生:“谁拿来的唱片机?”医生说:“这是台呼吸机。” “那你用了吗。”

医生紧张回答:“没有,这是美国的。”(共产主义对抗美帝资本主义,连美国产的机器都是贴上政治标签的。)

一边吓破胆的年轻医生立马指着身边的年老医生说:“ 是他的医院里拿来的。”
年长的医生立马回击:“那是你的主意啊。”

在共产主义体制下,人们不敢说话。老百姓怕说话,被杀,当权者怕说话,被政治对手处理。

在集权统治下,所有人的喜怒哀乐都围绕着一个人转。

就因为斯大林要听音乐会现场录音,音乐会结束后,大家不能马上回家,必须得留下来 再表演一次,连大马路上的穷苦老百姓都被抓进来充数,警察深夜还特地去指挥家家里把他抓来表演,所有人就因为那个高高在上,无恶不作的恶魔而劳苦、受难。我们从这一场戏,可以看到穷人,中产,知识分子,艺术家们,警卫,整个国家的人力、物力、资源全都围着一个人转。

在共产主义的集权统治下,造神,把一个和我们一样吃喝拉撒的人硬捧成不可挑战的神,不是靠他的能力,不是靠老百姓多爱他,敬佩他,而是靠制造恐惧,靠不停的用老百姓的生命,血肉去维持。

斯大林和他的中央政治局会员们的聚会,从没有商讨过如何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我们从影片中看到,他们只是在开着低级无趣的干瘪笑话,在商量着要杀谁以及用什么方式杀。讽刺的是这样一个共产主义超级大国,对抗美帝国主义的前苏联最高领导人,斯大林最喜欢看美国西部牛仔片,还喜欢把他的部下们叫来一起欣赏。

就好像中共国对抗美帝西方资本主义万恶社会,却把自己的子子孙孙都送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学习生活一样。社会主义领导人和家人们用实际行动向大家证明了西方资本主义明显优于社会主义啊! 赫鲁晓夫每天绞尽脑汁如何取悦斯大林,回到家还让妻子记录下来那些话能逗乐斯大林。那晚他们聚会后,格奥尔基说 我累坏了,我记不起来谁死了谁还活着。这句话活生生的展示了在共产主义体制下,生死的无常和人们对生死的冷漠。

贝利亚拿着一大堆名单,随意吩咐他的手下,这个人确保在杀他之前先杀她,让他看着,恶魔们享受着别人的痛苦离别;他的手下得意的和贝利亚报告,有很多忠诚的妻子为了能够拯救自己的丈夫,无奈付出自己的肉体供这帮恶魔糟蹋,深夜的居民楼从未安静过,随时都有警察来敲门带走,亲人的永别,永久的疼痛。撕裂、孤独、让人疯狂的社会主义体制,没有人可以信任,夫妻之间,父母和子女之间,手足之间,统统都是可以被出卖和背叛的。

贝利亚的牢房里,随时有人高喊“斯大林万岁”,紧接着一声枪响,还有楼道里随时滚下的尸体。杀了你,还要你感谢他。(这和如今的中共病毒肆虐,残杀所有人一样。中共的宣传机器还在给大家洗脑,中共国的病毒防疫工作做的最好,让所有人都向共产党学习。)

生命在共产主义体制里是多么的不值一提,随意践踏,任意利用。影片后期,贝利亚和赫鲁晓夫的党内斗争,贝利亚下达释放囚犯,要进行改革,那一排站着被枪决的“犯人”,刚一声枪响,下面命令来了,不用枪决了,大家都回家。前一秒和后一秒的人,就是生和死的区别。在共产主义体制下,动物都活的比人要快活、自在、安全。

如果你说这些只是老百姓的遭遇,那些当权者,还有斯大林身边的人是安全的。错了,包括斯大林自己在内,也都是共产主义体制绞肉机的肉。从斯大林倒在他自己的屎尿间开始,就是一场把丧事当喜事办的黑色喜剧。

第一,当时门外的守卫听到房间里的声响,不敢进去查看。因为斯大林自己下令,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许进去,否则死。

第二,所有好的医生都被流放了,留下的都是差的医生。共产主义体制下的告密揭发行为,只会残害好人,善良的人,留下的都是奸 坏之人,溜须拍马 假恶狠 才能生存。

第三,用自己制定的政策谋杀了自己。当时赫鲁晓夫提议赶紧喊医生,但是其他人的反应必须是通过委员会多数人投票决定。

那几个每天围绕着斯大林舔腚的中央委员们,在被屎尿围绕的斯大林尸体前,演足了戏,同时心里也立马盘算着如何巩固自己的权力,不被清算和淘汰,每个人也都希望时间能拖就拖,等斯大林死足了才安心!

斯大林死后,贝利亚的部下带入清扫斯大林的别墅,所有人被拉走,当时执行任务的两个军官高傲又冷漠的看着开走的军车,其中一个默默掏出手枪对准他的同伴,灭口。

记得斯大林和中央委员们聚会后,各位狐朋狗友相互道别,最后贝利亚对着莫洛托夫的背影说“ 永别了。”面对马林科夫和赫鲁晓夫的惊讶,贝利亚只是淡淡的解释“ 他上名单了。”他们可是是一帮一起杀人放火,互相交了投名状的恶人啊,可是又如何呢!那是一帮权力在手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啊,可是又如何呢!刚刚才在酒桌上互相逗乐呢,宴席散后,你在名单上,你就得消失!

记住,在共产主义体制下,是没有诚信的,是没有信仰的。

高权在握,不可一世的杀人魔王贝利亚,最终也只是化为一堆灰烬。他曾经以为拉拢的同盟,也是一夜间就背叛了他,赫鲁晓夫宣读着对他的罪行和审判,众人在一旁助威起哄,慌乱中,一声枪响结束了贝利亚。手上拥有了权力,就以为自己是神。殊不知自己也是绞肉机里的一部分。

在共产主义体制下,没有谁是安全的,无论你什么身份。没有信任,没有情感,到处是背叛,出卖,灭口。

人类因为共产主义流血到今天,从未停止过,这场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撕裂了多少家庭,必须停止了!我们所有人都必须站出来反抗,团结起来去灭掉共产党!共产主义必须从地球消失!不然我们所有人都不会有明天,我们的子孙都将会是共产党的奴隶,我们每一个人都将是共产党的牺牲品。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Gnews网站无关)

其他工作人员
收稿审核:Nena
责任编辑:文渊,Nena
图片设计:Nena
排版发布:如风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