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户专家》再提冠状病毒是在武汉实验室人工合成的

翻译:Jony(8 Mile)

素材&评论:Jenny

图片来源于网络

门户专家《The Gateway Pundit》发表了一篇题为《重磅!2019年12月世卫组织高官拍的视频,揭秘武汉实验室在大流行前就可以人工合成冠状病毒。

文章称在过去一年来,他们一直在报道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第一次报道是在2020年4月9日。他们获知并证实了,是石正丽在领导武汉实验室冠状病毒的研究项目,而石正丽之前在美国的实验项目,因为一次泄漏事件,导致一名研究人员死亡,而被美国政府关闭。

早在2018年,美国国务院官员就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进行蝙蝠冠状病毒危险实验的安全风险提出过警告。美国官员曾多次前往武汉实验室。尽管有这些警告,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却在福奇的带领下,还是向研究蝙蝠病毒的武汉实验室提供了370万美元的资助。

文章表示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竟然是在国务院对实验室提出警告之后!

文章称其实在2019年底某个时候,中共国就已经出现了这个致命的冠状病毒,现在已经席卷了全球。 证据表明,冠状病毒不是自然产生的。 我们仍然不知道致命的病毒是故意泄露的还是意外。

但世界卫生组织却在去年二月份,未做任何现场调查的情况下否认冠状病毒是从武汉的实验室泄露的。

目前,一段世卫组织官员皮特-达扎克(Peter Daszak)在2019年12月的视频浮出水面,他在节目中说,武汉实验室可以很容易的对冠状病毒进行人工合成。视频采访拍摄于2019年12月9日。 是在新加坡举行的尼帕病毒国际会议上录制的。2020年5月发布了一份拷贝。

在视频的29:52分钟,世卫组织官员说:”冠状病毒相当不错,你可以在实验室里很容易地操控它们,掺入的蛋白质对发生的事情影响很大。你可以得到序列,你可以建立蛋白质,我们与北卡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奇(Ralph Baric)合作来做这件事,插入到另一种病毒的骨架中,并在实验室里做一些工作。”

文章还摘录了一段台湾新闻:

在冠状病毒大流行开始前几天拍摄的视频显示,一名现任世界卫生组织检查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讨论,改进的冠状病毒在人体细胞和人源化小鼠上的测试。而这距离武汉市公布第一例COVID-19病例仅有数周时间。

在一段最初拍摄于2019年12月9日的视频中,也就是在武汉市卫计委宣布爆发一种新型肺炎的三周前,病毒学家文森特-拉卡尼洛(Vincent Racaniello)采访了英国动物学家、生态健康联盟主席皮特-达扎克,讲述了他在这家非营利组织的工作,以保护世界免受新疾病的爆发和预测流行病。自2014年以来,达扎克的组织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并将这些资金注入到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

在第一阶段的研究中,即从2014年到2019年,达扎克与石正丽,也就是 “蝙蝠女”,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协调调查和编目中共国各地的蝙蝠冠状病毒。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报道,生态健康联盟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获得了37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其中10%的经费被输送给了武汉病毒研究所。

第二阶段,更危险,从2019年开始,涉及北卡罗来纳大学Ralph S. Baric实验室的人源化小鼠冠状病毒和嵌合体的功能增强研究。4月27日,川普政府下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在疫情中撤回了对该项目的资助。

在播客采访的28:10分钟,达扎克表示,研究人员发现SARS可能来源于蝙蝠,然后开始寻找更多与SARS相关的冠状病毒,最终找到了100多种。他观察到,一些冠状病毒可以 “在实验室里进入人体细胞”,而另一些冠状病毒则可以在 “人源化小鼠模型 “中导致SARS疾病。

备受争议的是,在COVID-19疫情爆发一年多后,达扎克竟然被中共国政府允许的世卫组织疫情来源调查专家小组列入其中。

评论:这篇文章为我们更好的梳理了一下几点:

  1. CCP病毒出处来自哪里? – 武汉实验室,
  2. 制造者是谁?- 石正丽负责运行的武汉实验室,毫无疑问她是知情人,并且在美国的研究项目还有人命案。
  3. WHO的官员在武汉疫情爆发前就在采访节目中有意无意的告诉我们冠状病毒是可以人工合成的,不能用抗体来治疗,也无法通过疫苗实现免疫。
  4.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在福奇的带领下,在美国国务院发出危险警告后,依然向研究蝙蝠病毒的武汉实验室提供了370万美元的资助。

(本文纯属无个人观点)

相关澳喜文章推荐:

WHO早知冠状病毒是人工改造,而且无抗体无疫苗

查看《门户专家》原文请点击此处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