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和俄罗斯对挪威的战略收购引发争议

新闻来源:ZeroHedge 《零对冲》| 发布:Tyler Durden 泰勒·德登| 发布时间:2021年3月15日

翻译/简评:Yang |校对/审核:万人往 |Page:小雨

简评:

本文揭示了一个长久以来在各个国家都存在的现象,如中共和俄罗斯这些“寡头式”的独裁国家可以利用国家的力量来控股私人公司,去别的国家进行收购和经营,从而打击当地的企业和经济,进而控制这些国家的命脉。毕竟资本说了算,政治是需要经济的支撑。

中共和俄罗斯购买稀有资源也是为了掩盖他们真正的想一统世界的邪恶梦想,想通过这种手段来控制所有的要道和战略地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会把握很多国家的命脉。

所以,每个国家必须提高警惕来对抗这些偷偷潜伏进来的披着羊皮的狼,不能让他们发展壮大、反客为主。

文章最后的一句也对应中国的一句古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切不可做一个贪婪的人。为了眼前中共许诺的蝇头小利,让中共的红色资本大举入侵,未来失去的不仅仅是市场,还有国家、人民的未来。

原文翻译:

出售挪威:俄罗斯和中共国真的在买挪威的国家资源吗?

原文作者:乔纳森•威廉姆森,发表于《今日挪威》

在过去的一年中,由于COVID-19的影响,从而导致世界经济受到了重创。疫情大流行影响了全球的每个角落和世界经济组成的每个部分。然而,某些国家在封锁以后相对没有受到影响。

总的来说,那些不受到选举周期、人民自由、市场经济影响的威权政权可以非常有效的关闭它们国家来应对疫情。与其他的自由国家相比,这些政权可以派出军队来确保隔离的有效性和群体疫苗接种计划的实施,这有助于它们更快地重新开放经济。

因此,这些国家处于更有利的地位,能够充分利用全球经济的疲软。全球生产力、商业和贸易急剧下滑使得各国政府用巨大的财政支持来支撑他们的经济部门。这使得关键的战略性国有企业和资源几乎可以“贱卖”。

最近的收购引发了政治辩论

近年来,中共国和俄罗斯对挪威的投资激增。2010年,中共国的国有企业中国化工集团公司(ChemChina) 从 Orkal手中收购了埃肯公司(Elkem),被认为并购时代的开始。这家生产贵金属和合金的挪威战略性化工公司的最大的股东是中共国政府,这让人感到惊讶。

特别是在过去的一年中,由于受到COVID-19的影响,中共国和俄罗斯政府在挪威经济疲软的时候增加了在挪威的影响力并展示了他们的经济实力。由于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挪威政府去年对挪威航空提供了近30亿挪威克朗的补助。根据挪威广播公司(NRK)报道,在政府的支持下,这家脆弱的航空公司脱颖而出,中共国国有的中银航空租赁公司快速收购了12.67%的股份,使其成为第二大股东。

最近有争议另一案例是将位于Hordvikneset的卑尔根(Bergen)发动机工厂以16亿挪威克朗售卖给俄罗斯控股的TMH国际公司。在四个政府部委(贸易部、外交部、国防部和司法部——他们都已经签字了)的合作下,这笔出售得到了政府的初步支持。然而,由于卑尔根发动机最大的客户是挪威海军,挪威军方和北约其他成员都担心关键军事技术落入俄罗斯手中。司法部长莫妮卡•马埃兰(Monica Mæland)称,出于“安全考虑”,该交易已暂停。

政府的观点是两者都是私人商业交易,不应干涉。但是,并非所有人都满意。独裁国家对挪威经济关键战略部门的侵蚀,引发了关于此类收购影响的广泛政治讨论。

安全法的更新和情报部门的警告

在过去的10年中,专制国家不仅仅只是在金融市场上面崛起。有一种感觉是让这些国家在挪威的经济中取得一席之地,不仅是坏事,而且会破坏国家的安全。更新后的《安全法》(Sikkerhetsloven)在2018年已经生效,专门适用于打击这些侵略性的收购。

最近,Emilie Enger Mehl (SP)等政界人士一直在质疑更新该法的意义,因为这种收购似乎可以在政府很少进行尽职调查的情况下进行。该法现在赋予国家安全局(监督此类收购的监管机构)阻止此类交易的权力。以国家安全为由,可以禁止外国直接或通过供应链收购履行“基本国家职能”的挪威私营和上市公司。这可广泛适用于经济部门,而不仅仅是与国防和军事有关的部门。

中共国和俄罗斯等国家在挪威的经济存在,也引起了挪威对外情报机构的警惕。莫滕•哈加•伦德中将在去年发布年度报告时说,像俄罗斯和中共国这样的国家,“……在政治和经济、国家和私人、平民和军事领域之间都有密切的、有意建立联系的政治体系。”例如,现在收购挪威资源公司,既有政治考虑,也有经济考虑。

周二,司法部长莫妮卡•马埃兰在挪威议会(Storing)的新闻发布会上暗示了《安全法》的适用。据NTB报道,在讨论暂时停止出售卑尔根发动机时,她承认,“我们现在正处于对国家安全利益有很大不确定性的阶段”(交易)。看起来政府很想利用该法案永久停止这笔交易。

虽然挪威各情报机构已经暗示,随着中共国和俄罗斯在挪威经济中的显现,它们是最大威胁,但挪威武装部队总司令Eirik Kristoffersen仍然希望改善对话。在北约与俄罗斯边境的前沿,挪威必须微妙地平衡经济、政治和军事事务。

俄罗斯与挪威的边界(Kirkenes/Storskog)图片来源:Vidar Ruud摄 / NTB scanpix

中共国和俄罗斯最近的活动主要集中在北极挪威

关于收购挪威关键资源、基础设施或公司的争论的复杂性,挪威的北极地区可以很好地总结。这里是一个人口不足但资源丰富的地区。基础设施和就业机会需要巨大的投资。最近,利用这些机会的不是奥斯陆,而是莫斯科和北京。

北极地区越来越受到中共国的关注。近年来,中共国不仅发布了概述其“北极政策”的白皮书,而且中共国企业也在北极地区发展了大量的业务。位于纳尔维克附近的哈洛加兰大桥是由中共国合作修建的,是横跨伦巴肯峡湾与附近欧洲E6公路的重要通道。这是中共国政府将北极作为其“一带一路倡议”北方路线的一部分,将建立连接欧洲与中共国贸易路线的关键基础设施。

俄罗斯与挪威陆地接壤,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更大。俄罗斯Novatek公司已开始在距基尔肯内斯约250公里的摩尔曼斯克建设一个世界领先的石油和天然气设施。该公司雇佣了超过15000名员工,有望将极北的北极地区变成一个新的全球贸易中心。然而,事实仍然是,大部分自然资源位于挪威的领土和经济水域。

随着全球气温的升高,曾经无法航行的连接欧洲和亚洲的北海航线已经成为一大焦点。该地区已经有一家中俄天然气合资企业,货物运输活动也在增加。有希望将基尔肯内斯全面发展为深水港,这将有助于挪威、中共国和俄罗斯的贸易。

玩弄金钱的地缘政治学

近年来,专制国家不断增加对挪威经济的影响,这让挪威政府如何被视为人权的捍卫者?

从历史上看,挪威政府的外交政策一直是促进《联合国人权宣言》中规定的权利:即意见自由、宗教、言论、平等、隐私、公平审判和免受酷刑的自由。最近,挪威政府还倡导和平外交、让妇女更多地参与经济和政治生活以及气候变化。

对这些自由的拥护,导致了外交冲突,而这些国家中许多正在增加在挪威的经济影响,却根本没有这些自由。这些拥有战略资源、公司或基础设施的国家进一步融入挪威经济,使人们相信这些国家可以用来影响挪威的政策。

当政治家不说话的时候,金钱往往会说话

就在中国化工收购埃肯股份的同一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将其年度和平奖授予了中国作家、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尽管该委员会是一个独立于政府的实体,但中共国认为这是一种直接的轻视,中断了6年的外交关系。这意味着刚刚恢复的自由贸易谈判陷入停滞。此后,挪威政府在与中共国的交往中变得更加谨慎。

挪威财富基金强调了挪威和俄罗斯经济的复杂融合。无论欧盟和美国的制裁如何,该财富基金都增加了对俄罗斯公司的所有权,主要是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随着更多的挪威现金流入与普京政权有关的公司,如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这些钱很可能被用来支撑摇摇欲坠的经济……和政权。

关于外国投资的意见分歧

俄罗斯和中共国在挪威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在挪威社会的中心引发了一场持续不断的讨论。在挪威政府与中共国政府进行自由贸易谈判之际,各主要政党(除进步党外)的青年党派都表示反对。由于中共国最近在对待维吾尔族穆斯林人的人权事宜,他们希望立即停止与中共国的关系。

最近公布的一项关于对外国投资态度的研究报告显示,人们普遍对俄罗斯和中共国持怀疑态度。有趣的是一个年龄差异,年轻人似乎对俄罗斯和中共国的投资不太怀疑。由于冷战很早以前就结束了,而且中共国此后积极拥抱市场经济,人们对生活在“铁幕”和共产主义危险旁边的集体记忆已经很少了。

尽管中共国和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存在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现象,但它们日益活跃的经济活动却是最近才出现的。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进行一场明智的辩论,讨论来自未必与挪威社会许多方面一致的国家的任何形式资金的长期影响。正如挪威的一句古老谚语:“宁愿钱包空空,也不昧着良心赚钱。”

🔗原文链接

编辑:【英国伦敦喜庄园编辑部】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3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