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改近五年,“校园贷”余毒难消?

作者:纽约香草山农场 鹰(文言)

新浪网3月17日转载北京日报客户端消息,中共银保监会、网信办、教育部、公安部、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继续加大对大学生互联网贷款的监管力度。

《通知》规定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未经银行业、地方金融监管部门批准的机构不得提供大学生信贷服务;银行金融机构和外包合作机构不得利用欺骗、误导式的宣传诱使大学生超前消费、过度借贷。在封堵民间机构“放贷”的同时,《通知》中明确各银行金融机构在风险可控下开发针对性的信贷产品,“风险可控”这一模糊定义相当于直接将大学生互联网贷款业务收归“国有”,即只能由中共政府旗下的银行参与。

对于已经开放的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通知》要求:小额贷款公司进行整改,严禁新增业务;银行金融机构的违规业务限期整改,但在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前提下可以开发价格适中的信用卡、消费贷款、创业贷款等。

2015年全国在校大学生规模达3700万,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在《全国大学生信用认知调研报告》中提及近5万名受访者中,有8.77%会申请贷款,而网络贷占比近半,即4.385%的学生会参与互联网贷款(以15年在校生基数计算约162.2万人),2016年面向大学生消费信贷规模达800亿元,市场规模十分可观。

新浪网3月17日转载北京日报客户端消息,中共银保监会、网信办、教育部、公安部、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继续加大对大学生互联网贷款的监管力度。

《通知》规定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未经银行业、地方金融监管部门批准的机构不得提供大学生信贷服务;银行金融机构和外包合作机构不得利用欺骗、误导式的宣传诱使大学生超前消费、过度借贷。在封堵民间机构“放贷”的同时,《通知》中明确各银行金融机构在风险可控下开发针对性的信贷产品,“风险可控”这一模糊定义相当于直接将大学生互联网贷款业务收归“国有”,即只能由中共政府旗下的银行参与。

对于已经开放的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通知》要求:小额贷款公司进行整改,严禁新增业务;银行金融机构的违规业务限期整改,但在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前提下可以开发价格适中的信用卡、消费贷款、创业贷款等。

2015年全国在校大学生规模达3700万,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在《全国大学生信用认知调研报告》中提及近5万名受访者中,有8.77%会申请贷款,而网络贷占比近半,即4.385%的学生会参与互联网贷款(以15年在校生基数计算约162.2万人),2016年面向大学生消费信贷规模达800亿元,市场规模十分可观。

在2016年大学生无力偿债自杀身亡、“裸条借贷”等事件引发社会舆论后,中共教育部、银监会5月份发布《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要求各高校建立校园不良网贷应对处置机制,随后上海、重庆、深圳、广州等地明令加强管理校园网贷市场。8月份,中共银监会更出台“停、移、整、教、引”五字方针,在全国范围内掀起校园贷平台的整治和规范。然而在五年后的今日,中共五部联合发文为校园贷继续加强监管,试问究竟是五年整改不力,各地政府三令五申下“余毒”仍在,还是仅仅为了将校园网贷市场“充公”?

根据中共央行数据,截至2020年9月30日,全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上升至906.63亿元,相比2019年的742.66亿元增幅达22%,侧面反映出因2020年经济萎靡和CCP病毒导致的失业人数大增以致个人违约现象加剧。同理作为收入能力低的大学生群体,偿债压力只会更大。而中共此时将校园网贷纳入政府囊中,一则是通过加强监管的名义将大学生群体纳入“收割名单”,二则是更快地推进国有化经济。《通知》的执行势必造成更多小额贷款公司纷纷破产,但同样学生群体的“加盟”却为银行金融业带来“生机”,并可通过学生与家人关系增大个人债务,用债务的方式捆绑民众为中共续血。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GNews无关)

参考链接:

重磅新规来了!大学生网贷套上“紧箍咒”

拍手称赞!非法“校园贷”止步!

“校园贷”乱象调查:大学生无力还贷自杀

校园贷规模突破800亿 政协委员:不应妖魔化

2019年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742亿 10年来首次同比下降

责任编辑:美国纽约香草山农场 七哩香

编辑/校对:华盛顿DC农场 光之子(沙加)

发布: Hong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